第1072章番外:勾夫手記(13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6:02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離頎長的身形兩個大步很快就沖進了客廳,直奔剛剛聲音響起的地方,然,下一秒鐘,在習慣了的暗黑中只見一道人影已經到了門前,此時正要開門出去。

“英子……”他低低喚,步伐急忙閃過去,下意識的就拉住了女人正在開門的手臂,也封锁了她欲要出去的舉動。

英子心口一顫,她只是突然間心血來潮想要來這裡看一看,然後回去休息一晚明天天一亮就走,卻沒有想到……

不是說他從來都不來這裡的嗎?

而且今晚據說也是與一個姓孟的女人一起回去他現在的住處,簡家的祖宅的。

英子微微掙了一下,可很快就放弃了,雖然已經與簡非離分開五年多了,可是她對簡非離的瞭解卻是半點也沒少的,若真打起來,最多就是一個平手。

“英子,好久不見。”簡非離一手緊握著英子的手,一手摁開了客廳的電燈開關。

乍然而亮的空間裏,兩個人一起無所遁形。

簡非離怔怔的望著眼前的女子,披肩的長髮,灰色的洋裝,這樣的英子再也不似五年前的那個青澀的英子了,成熟,嫵妹,更具女xin魅力,簡非離怔怔的看著她,若不是俏臉如昨,如果在大馬路上擦肩而過,他也許根本認不出她來。

也是這一刻,他想起了在AM遇到景欒時景欒身旁的那個女人,也是這樣的褲裝,原來,他們早就相遇了,只是,是英子刻意的避開了他,不過,也由此證明景欒是她的孩子了。

“景欒是我的孩子,是不是?”不需要任何驗證,只需想到英子身邊的那個小東西的一張小臉,他就百分百的確定了。

英子皺起了眉頭,低“嘶”了一聲,“疼。”

簡非離這才發現他握著她手腕的手重了些,緩緩减了些力道,卻還是不肯鬆開她的手腕,只怕一鬆開,她轉身就走人了,目光灼灼的緊盯著她的小臉,那一天在AM真的是他眼拙了,居然就沒有認出她來,“到底是不是?”

英子咬牙,耳鼓裏全都是男人磁xin的嗓音,這樣的場景,這樣的地方,迎面的這個男人,恍惚中就彷彿回到了五年多以前,她因為他才有了景欒,這五年來每一次看到景欒的時候,她的腦海裏都會閃過簡非離,那是曾經讓她很頭疼的一件事情,想要忘記,卻發現忘記是那樣的難,景欒的小模樣時刻都在提醒著她,他是簡非離的孩子。

她可以說不是嗎?

“說話。”簡非離俊顏悄然抵近英子的俏臉,四目相對間,兩個人越來越近,英子的心也越來越慌,口鼻間全都是男人曾經很熟悉的氣息,席捲著她的大腦有些混亂,此時已經完全不會了思考。

“說話,到底是不是?你最好別騙我。”簡非離一眼不眨的緊盯著陌英子,這麼幾年了,她的肌膚還是如從前一樣的好,滑膩如脂的感覺半點也沒有變過,可惜人已經變了。

又或者她從來也沒有變過,只是他當初錯識了她,才被她徹徹底底的騙了過去。

“不是。”英子低應,說什麼也不能承認景欒是簡非離的孩子,只要承認了,那麼,簡非離就絕對不會放過她和景欒的,那她從前所有的設想中的生活就絕對會從此泡湯再也不會繼續往前走了。

“真的嗎?”簡非離眯起了眼睛,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那他也不是方諾言的孩子,那是哪個男人的?”

“疼。”英子這一下真的吃疼了,這還是第一次有男人對她下如此重的手。

那吃疼的委屈的模樣落在簡非離的眸中,卻更像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楚楚可憐,俊顏繼續輕俯,轉眼前他的唇距離她的幾乎已經沒有了距離。

深深的呼吸著女人的芳香,到底,唇還是落在了唇上。

四片柔軟相觸的那一瞬間,英子如同觸了電一般的整個人都跳了起來,她想要封锁簡非離,也想要掙開簡非離,卻突然間發現渾身都是那麼的無力,這吻,絕對是一種無法言說的盅惑,佑著她就這樣的與他深吻了起來。

久違的記憶中的吻,轉瞬間就帶起了兩個人一起的狂顫。

時光,在這一刻彷彿回到了五年多以前,那時,他們是恩愛的是親近的,她是他的女人,就在她與他的公寓裏幾度癡纏,卻最終被她算計著離開了他。

“景欒是我的骨肉,是不是?”許久許久,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簡非離才緩緩鬆開了英子,一如之前的四目相對,只是兩個人的眼底都寫滿了濃濃的情的味道,仿似剛剛那一吻還差了火候,還應該繼續再繼續似的。

“嗯。”英子已經不會思考了,整個人都軟軟的靠在男人的臂彎間,呼吸著他的男xin氣息,女人身體裏原始的本能的渴望在被蟄伏了五年多以後的這一刻,正在悄然的醒來,所以,不由自主的,她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應了,可當說完,頓時就傻了,“不是。”英子在反悔,卻,已經來不及了。

“呵呵,到底是還是不是呢?”簡非離低低笑,忽而一傾身,便打橫抱起了英子,舉步走向兩步外的臥室,女人很輕,輕的與記憶裏沒什麼兩樣,他突然間就有些心疼,不知道她這幾年帶著景欒是如何過的,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孩子,那一定很辛苦,所以,她才一直這樣纖瘦。

英子知道再也騙不過簡非離了,乾脆不吭聲,只是靜靜的看著抱著她的男人,就是這麼片刻間,肌膚已經是寸寸染上了緋紅,看著這樣的英子,簡非離已經無需再確認了,她的不說話就代表默認了,抱著她輕輕一放,便放在了記憶中那張不算大可也不小的床上,就連床單都是從前的那一款,只是略略的有些舊了,但是,很乾淨。

他雖然從來也不來這裡留宿,但是,每星期都有鐘點工來打掃兩次,所以,公寓裏的所有都是整潔乾淨,一塵不染。

“非離,景欒沒人照顧,所以,我想快點回去。”英子艱難的開口,不管簡非離同意不同意,她都要試一試能不能逃出他的手掌心,若逃不過今晚,以後再逃,就麻煩了。

“叫我什麼?”簡非離長眉輕挑,目光如炬的落在女人的俏臉上,多年不見,可他此時只有一種感覺,仿似他們從來也沒有分開過似的,他對她的感覺一如從前,沒有半點變化,她也是這世上除了藍景伊以外唯一讓他動過心的女人。

“阿郎……”英子先是抿了抿唇,然後識時務的輕輕喚了一聲,不然,她真的保不齊面前的這男人會對她做出點什麼。

簡非離這才滿意了,人坐到了床沿上,指尖輕拂過英子如蛋清般的臉頰,“你覺得景欒需要人照顧?”

“他才五歲,自然是需要的。”

這一句‘五歲’,便徹底的洩露了景欒的年紀,那臭小子果然是對他說了謊,簡非離淡淡一笑,“呵呵,我倒是覺得平常你與景欒一起出門,都是他在照顧你。”回想在AM機場上發生的畫面,還有景欒如小大人般的與他的一次次的‘偶遇’,便都足以證明他絕對沒有說錯。

“……”英子看著臉上全是理所當然表情的簡非離,悶悶的竟是一時說不出反駁的話語來,他還真的沒說錯,是真的,每次與陌景欒出去,因著那孩子被她師兄給教的幾乎是無所不能,於是,她便用習慣了,凡事都讓小東西去打理。

見她沒說話沒反駁,簡非離這才愉悅了些分,“你要見景欒我不反對,不過,要帶我一起去見他。”

英子撇撇嘴,知道再也避不開這件事情了,只好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好,要不,我們現在就去見他?”她想,簡非離現在一定是想要見到景欒的,不過這也都是那個臭小子惹得禍,若景欒當初在AM不招惹簡非離,此時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不會被簡非離發現她和兒子的踪迹了,對那個臭小子,她現在是又愛又恨,但是現在,她還是有擺脫簡非離的可能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只要他隨她出去這間公寓,那麼,在去見景欒的路上,她有一百種擺脫他的辦法,只要她想,就一定有機會。

“晚點再去見他。”簡非離忽而一俯身,挺拔的身形便躺在了英子的身側,隨手一摁電燈開關,頓時,整間臥室裏就變成了一片黑暗。

黑漆漆的暗色的光影中,足足過了三五秒鐘兩個人才一起習慣了這黑暗,英子緊張的感受著身側男人的存在感,所有的感官在這一刻都特別的敏感,簡非離沒有說話,可他只一隻手搭在她腰上的輕輕的動作,她就知道他接下來要做什麼了。

早就已知人事,只是,被她空置了五年多而已,但是她很知道這接下來即將發生的是什麼,不管分開多久,他都是她生命中最最熟悉的男人,心口一陣狂跳,“阿郎,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