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番外:勾夫手記(13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5:47
A+ A- 關燈 聽書

“哪個是你?”陌景欒小手快速打過了這四個字,同時目光也迅速的掃了一遍剛剛進入遊戲大廳的人,有十幾個之多,一眼看過去那些昵稱,一時之間他真的猜不出誰是簡非離,所以,便問了過去,這是最直接也是最快的辦法。

“先開始吧,邊玩邊猜。”簡非離看著QQ,想起景欒的小模樣,那麼小小的一個孩子,若是真把遊戲打過了通關,若是被遊戲大廳裏的人知道他才‘六歲’,不知道那些大人們又會是怎麼樣的驚豔呢。

“OK!”小東西打過了兩個英文字元,再配了一個萌萌噠的‘好的’的表情,便開始玩起了遊戲。

簡非離雖然是第一天第一次玩,不過,經過高手的指點,在加上他本身的悟xin,還有認真,很快的,就從一個粉嫩嫩的新人轉為老司機了,粉絲值一路飆升,直追陌景欒。

家庭影院裏,簡非離玩起了遊戲,孟子悅看起了電影,可只看了兩分鐘她就按耐不住了,腦袋瓜偏向了簡非離手裡的電腦,“非離,你陪我看一會電影就好,行嗎?”她扯著他的手臂,就想拉著他一起看電影,多好的與他增進感情的機會,她不想放過。

簡非離玩遊戲算是新手,這才入門的時候正是最上癮的時候。

感受到孟子悅的手,簡非離抬手去拿滑鼠,就這樣一個不經意的動作就不著痕迹的避開了孟子悅的手,“我不喜歡看電影,你喜歡就慢慢看。”

孟子悅頓時尷尬了,“非離,你許我來,卻不理我,你……”

“你如果覺得不自在,可以離開。”簡非離淡冷的目光都在電腦荧幕上,半點都沒有落在孟子悅的身上,那樣的目光,那樣的聲音,分明就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現,孟子悅身子一僵,紅唇微開,剛想要發飆的吼過去,忽而就想到許曉曉的警告,她深呼吸再深呼吸,終究是忍了又忍的沒有說什麼。

於是,房間裏,一個玩遊戲,一個在看男人玩遊戲,而開始了的電影就象是擺設一樣,根本無人觀看。

簡非離玩得認真,再加上他根本沒想去注意孟子悅,所以,就連女孩悄悄的拿出手機拍了一張他的照片也不知道。

一個多小時下來,簡非離已經連克了五六關。

陌景欒一邊漫不經心的玩著一邊看簡非離這邊的情况,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過再想一下這也很正常,畢竟,簡非離是他老子,他老子自然要是個强的,不然怎麼生出這樣强的他?

雖然,這也有他媽咪的一部分功勞。

小東西越玩越興奮,有對手很容易,可是有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卻不容易了,而且現在這個對手還是他爹地,小傢伙全神貫注在電腦荧幕上,說什麼也不能輸了,不然,多難看。

“欒少爺,你看這是什麼?”忽而,一邊閑閑的保鏢拿起手機舉到了陌景欒的面前。

一個昵稱為‘悅悅’的用戶在T市的最大的論壇裏發的貼子,貼子上貼的照片赫然就是簡非離。

悅悅,陌景欒一下子就聯想到了是孟子悅,况且,這會子能拍到簡非離玩遊戲畫面的也就只有孟子悅了,畢竟,孟子悅跟去了簡非離家裏。

看到女人發上來的照片,小傢伙撅嘴了,“她還在簡非離家裏?”

“是。”第一次聽陌景欒直呼簡非離的大名,而不是稱呼為簡先生,保鏢立刻就覺察出了陌景欒這是對簡非離有意見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玩了。”陌景欒一聽到這個消息,立刻就意興闌珊了,直接停了遊戲,在與簡非離的對話方塊裏打了一行字:“不開心,不玩了。”說完,他直接退出遊戲大廳。

“等等……”簡非離急急打出這兩個字,可小東西已經看不見了,簡非離皺眉,轉首看了一眼孟子悅,也是這個時候才發現她正拿著手機對著他拍照呢,“你幹什麼?”

“沒幹什麼。”孟子悅心虛的把手機直接放在了手包裏,“非離,你怎麼不玩了?”全神貫注玩遊戲的男人看起來更具男人味,她就覺得他就象是她的一個盅惑,無論他做什麼,她都覺得帥帥的,特別的男人。

簡非離眸色輕瞄了一眼她的手包,雖然沒有親眼看見,但是以孟子悅剛剛反常的表情他已經很確定這女人一定是做了什麼,他懶著理她,只淡淡道:“我乏了,想要休息了。”

赤果果的逐客的意思,惹得孟子悅小臉一白,“非離,這才八點,有點太……”

“那是我的事兒。”說完,簡非離直接拿起手機打給了司機,吩咐司機送孟子悅離開,全程都是不容質疑的神情。

孟子悅縱然有萬分的不樂意,可到底還是不敢忤逆簡非離,只好出了門上了車氣鼓鼓的離開了。

孟子悅才一走出簡家祖宅,簡非離就再度拿起了手機撥給了西門,“怎麼樣,跟踪到了嗎?”

“就差一點點,可是對方突然間退出遊戲大廳了。”

“Shit!”簡非離低咒了一聲,直覺告訴他應該與孟子悅有關係,可他現在真的再不想理會孟子悅了,與孟子悅有關的一切都不想過問,“繼續查,只要發現他進遊戲大廳,就盡可能查出來他的具體位置。”

“好的,總裁。”聽著簡非離沉冷的聲音中更多的懊惱,西門只覺得大腦皮層都沉重了起來,若是再查不到簡非離想要的,他估計自己最近的日子又是難捱了。

“讓你們查找的那輛紅色柯尼賽科有下落了嗎?”若他猜的沒錯,那輛柯尼賽科一定是他送給英子的車,只不過,換了車牌而已。

“……”西門沒說話,可聽到電話彼端的靜,簡非離已經大致猜出了答案,那就是沒有答案,所以,西門才沒有回應。

“繼續查,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幾點都要通知。”陌英子,這是T市,是他的地盤,只要那車真的是她的,不管上天入地,他都要找到她。

“是。”西門長吐了一口氣,簡非離沒發火他就很知足了,這次的確是他辦事不利。

掛斷了手機,簡非離把玩了起來,不住的拋上拋下,若是落在別人眼裡一定是驚險的,可他自己卻不以為然,拋了一會,便收起了手機,起身走出了家庭影院。

這座宅子,他真的再也呆不下去了,這會子就是想要回去公寓那邊,雖然明知道陌英子不可能出現在那裡,可是只要一想起景欒那個小子,他就不由自主的想要去公寓裏靜一靜。

或者,今晚就住在那裡好了。

驅車駛離祖宅,八點多的T市夜才開始,到處都是霓虹閃爍街景繁華,可他的腦子裏卻全都是陌英子和景欒,那臭小子是英子生的嗎?

這個問題一下盤旋在他的腦子裏,怎麼也揮之不去,也讓他男人的心,第一次的亂了。

果然,男人到了一定的年齡就開始喜歡小孩子了。

車停,簡非離頎長的身形一邊走向大堂,一邊掃向周遭,紅色的柯尼賽科彷彿就在周遭,可當掃過之後,卻哪裡都沒有那車的影子,彷彿之前的那場遇見只是他的幻覺一般。

鑰匙開啟了公寓的門,先是英子的房間,再是自己的房間,那時與她分開如今回想起來是那樣的自然,他以為他可以徹底的放手,卻發現經年之後,每一次回想起來當初的一幕幕,英子與方諾言之間都像是一場戲,一場讓他與她分開的大戲,而自導自演的英子,似乎,就是想要他離開她。

為什麼?

為什麼?

他一直想不通。

靜靜躺在英子曾經睡過的床上,手裡的烟輕輕嫋嫋的吸著,他覺得自己魔症了,居然開始想念起一個女人了。

煩躁的吸了一根又一根烟,整間公寓都充滿了烟草的味道,暗色的臥室裏,他沒開燈,黑暗吞噬著他所有的感官,忽而,耳中響起異動,響在這黑暗中特別的不真實,可當側耳細聽,那腳步聲雖然低低,卻絕對就發生在臥室的門外。

簡非離倏然起身,輕輕輕輕的移到了臥室的門前,低低的腳步聲已經沒了。

門外靜的仿似掉根針都聽得清晰,像是剛剛外面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可他很確定他沒有聽錯。

有人進來了英子的公寓。

會是誰?

是英子嗎?

大抵,也就只有她有可能會回到這裡。

而她出現的原因呢?

想到這個,簡非離突然間心口狂跳,難道她也是如他一般的懷念起那些曾經與他一起的過往和時光了嗎?

門外靜靜,再無聲息。

陌英子來幹什麼?

簡非離靜立了許久,緋薄的唇輕抿了抿,突然間,大手迅速摁下了門把手,臥室的門頓時開了,“誰?”黑暗中低喝而來女子的聲音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卻也夾雜了幾許的陌生,他有幾年沒有聽過她的聲音了,可是從前記憶裏的聲音從來都沒有半分褪色。

簡非離百分百的確定,這是英子的聲音,如假包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