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番外:勾夫手記(13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4:28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離倏然轉首,單手推開了靠上來的孟子悅,視線掠過碎裂的散落的到處都是的高腳杯的玻璃碎片,陷入了沉思中。

“來人,快來人,要殺人了。”可是他安靜,孟子悅卻一點也不安靜了,高腳杯碎,傻子都能看出來那不是自然碎裂的,是被人打碎的,可這周遭人太多,一眼掃過去,每個人都有嫌疑,卻又絕對不可能每個人都是嫌疑犯。

於是,孟子悅這一嗓子很快就喊來了騷動的警衛,簡非離的眸色更加深幽了,淡冷冷的掃過孟子悅,然後目光落在趕過來的幾個警衛身上,沉聲道:“沒事。”

“沒……沒事?”最前面的警衛迷糊了,女人喊要殺人了,男人卻說沒事,這到底是要聽男人的還是聽女人的?

“散了吧,沒事。”簡非離點點頭,只是目光有意無意的慢吞吞的掃過周遭,人很多,此時都因為孟子悅之前的驚叫而全都把目光落在了他和孟子悅身上,那些目光讓他有些皺眉,只怕,又要被人捕風捉影的放到什麼報紙什麼雜誌的頭條了,就象之前報導他和林咪寶一樣,可惜,也不過是報導而已,他和林咪寶也就是偶爾吃個飯而已的關係。

“非離,有人要暗殺你,你不能掉以輕心。”孟子悅卻不依,“若不查出來是誰做的順藤摸瓜找到主謀,說不定下一次那東西打到的就不是高腳杯,而是你了。”高腳杯與簡非離只差了那麼十公分左右的距離,這高腳杯的下場其實更像是一種警告。

“嗯,我知道了。”簡非離安撫的拍了拍孟子悅的手背,然後轉身就往騷動的大門口走去。

“非離……”孟子悅低低叫了一聲,可是男人仿似沒有聽見一樣,很快就大步消失在了霓虹閃爍間,他走了,離開騷動了。

怔怔的看著簡非離的背影,他不認識她,可她卻記得他,初中畢業前的那一次徵文大賽就是由簡非離頒獎的,她只得了三等獎,與他也只是擦肩而過的緣份,可就是那一眼,她便記住了他,從此,再難從記憶裏剝除……

簡非離驅車駛往與西門約好的地點,他滿腦子的全都是剛剛碎裂的那只高腳杯,混迹商場這麼些年,什麼陣仗沒經歷過呢,不過,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况,那支高腳杯分明是在暗示他不許與孟子悅親近。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是的,當這個念頭閃過腦海的時候,他居然一點也不擔心被人盯上了,反倒是有些興奮。

景欒。

陌英子。

他是魔症了,滿腦子的全都是那個女人和那個孩子,只是可惜景欒象他多些,他居然想不出那孩子象陌英子的地方,所以,才一直什麼也不敢確定。

一家不起眼卻很隱秘的會所,所來的人差不多都是內部熟悉的人。

簡非離推門而入,西門正與一個男子在低低的聊著什麼,聽見門開便看了過來,簡非離二話不說,直接就走過去將手機遞給了那個駭客,“我就是用這部手機上的QQ加的那個QQ,後來,那個QQ拉黑我了,應該很好找,因為我很少上QQ,今年也只加過他一個QQ。”卻,是被拉黑的下場,那個小東西,太古怪了。

“好,我試一下。”男子接過手機,指尖翻飛的査詢著什麼。

簡非離這才坐到了西門的對面,端過服務生才送進來的咖啡,慢慢的輕飲起來,他不急,他相信只要有迹可循一定能查出來的。

景欒,等著瞧。

咖啡一杯接一杯的喝過,時間也一點一點的走過,那人將他手機裏的數據截取到電腦裏一個字母一個字母的檢視起來,簡非離始終都是淡定從容的,倒是西門在兩個小時後終於忍不住了,“總裁,若是查不出怎麼辦?”

“有了。”忽而,那男人眼睛一亮,然後手機就開始在鍵盤上刷刷刷的敲下一組組的英子字母。

簡非離挪了挪椅子,目光掠過那些字元,這會居然就有些後悔自己從前所修的專業不是IT這一行的,若是,他也不用現在這樣麻煩的請人幫忙了。

“他就在本市。”

簡非離點頭,若景欒就在本市,那之前的高腳杯事件就可以解釋了,看來真是那孩子做的了。

打架,往人身上撒尿,銷毀監控錄影裏的內容,景欒,他還有什麼事是做不出來的?

才幾歲的孩子,這也……

簡非離越想越是驚心,若這些都是景欒做的,那孩子若是教育的好將來就是一條龍,可若教育的不好,那就是一條蟲。

T市的小旅店內,陌景欒一脚踢開了門,小身板一閃就進去了,就為了不讓簡非離發現她的存在他就住在這樣的小破旅舘裏,他容易嗎?

哼,居然還敢親旁的女人,不是說不近女色嗎?

原來都是假裝的。

這一次他只是嚇唬嚇唬簡非離,下次簡非離若還有‘背叛’媽咪的行為,他一定不輕饒。

拿過桌上的固定電話,點了一份桂林米粉,等著餐廳送上來的時候,他舒服的躺到了床上,隨手摁開手機,準備找個遊戲過過癮,忽而,小眉頭狠皺了起來,手機裏的程式在預警,有人正在入親他的手機。

呵呵呵,這可有意思了。

不知道這是哪位舅舅在跟他玩遊戲呢?

不過,除了六舅舅他誰也不怕,小手指飛快的點在鍵盤上,一會兒的功夫,他就樂了,居然是透過簡非離的手機查過來的,大腦開始高速運轉,很快他就想起來了,他這個手機號除了沙州島的人以外,就只有簡非離才知道。

原因就一個。

QQ.

他加了簡非離的QQ,後來又把簡非離的QQ拉入了黑名單,原因就一個,媽媽的要求,他不想媽媽擔心。

至於這一次來T市,純粹是路過,七師兄來完成一個任務,他聽說是T市就跟來了,就想悄悄打聽一下簡非離的現狀而已,原本以為自己已經為了媽媽而放弃了這個爹地,可當真的看到他與旁的不是媽媽的女人親熱的時候,竟是受不了。

不動聲色的看著對方侵入他的手機,手段還行,不過自然是比不上他六舅舅和他了,大眼睛輕眯成一條縫隙,緊緊的盯著手機,當確定對方已經竊到了他的QQ號碼時,他立刻就隨手輸入了一組字符,他的底線只是把QQ號碼給爹地,不知道是不是血緣親情的關係,他現在又想跟爹地聯系了,不過也只限於QQ而已,至於他現在的住處,絕對不能暴露出去的。

還沒得到英子的首肯,他是說什麼也不能再讓媽媽傷心了。

會所的房間裏,西門和簡非離的目光全都在駭客的電腦上。

“有了,QQ查到了,是XXXXXX。”

駭客說過的時候,簡非離已經深深印在了腦海裏,這一次,除非是有人讓他失憶了,否則,只要留在腦海裏,他隨時能調用,再也不用擔心丟了景欒的QQ號了,“繼續查,我要知道他現在在哪裡。”那孩子還是個拽的,QQ號都這麼拽這麼酷,居然還是六比特的QQ號,而且還是很好的數位,這個位數的QQ號都可以拿去網上拍賣了。

“好的,先生。”駭客繼續手指翻飛,然而,不過才一分多鐘的時間,他就懊惱的停了下來,“查不到,對方的防火牆突然間加强,我才試了一下,這個級別我……我對付不了。”

“那是什麼級別?”簡非離眸光掠過電腦荧幕,他在想像著那邊那只手機的擁有者,會是景欒嗎?

“這個,我也不能太確定,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在我所知道的業界的同行中,能超出我的大概也就那麼幾個人,這人,應該是高手中的高手。”男子感慨的說過,手指又翻飛起來,不死心的又試了一次,然後還是懊惱的搖了搖頭,“不行,他太强了,我不是對手。”

“行,我找回他的QQ號碼就可以了,謝謝。”

“先生客氣了。”

於是,西門送客,簡非離繼續留在會所裏,舒服的靠在真皮沙發上,他居然一點都等不及回去住處再來試QQ,就恨不得立碼馬上就加了景欒的QQ,然後,好找到那個臭小子在哪,這一次,他一定不會再讓那小壞蛋逃了。

上網。

很快注册了一個新的QQ號,這樣,即便加了景欒的,景欒也不知是他的QQ號吧,那孩子一定以為他是個不認識的陌生人。

迫不及待的進了QQ,查找了景欒的QQ號,點了加入就開始緊盯著QQ,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見反應,那臭小子這個點是睡了嗎?

這也太早了吧。

他卻忘記了,對一個小孩子來說,每天早睡早起是必須的,正常的孩子這樣近淩晨的點早就睡了。

陌景欒小手指點在那才加入他QQ的號碼上,心裡暗猜著一定是簡非離,不急,他明天再加,就讓簡非離急一急,誰讓簡非離跟那個叫孟子悅的那麼親近了,他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