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番外:勾夫手記(12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4:02
A+ A- 關燈 聽書

“機……機場,你放手。”嚼舌根的在他強勢的氣場下,不知不覺的就說出了地點。

又是機場,簡非離緩緩鬆開了手,思維第一次有些亂,只有一個念頭走馬燈一樣的轉動著,那孩子來T市了。

雖然還沒有見到那孩子,但他卻已經確定了應該就是景欒。

如果真的是景欒,那麼就一定是這幾個小混混惹到了那個小傢伙,不然,那麼懂事乖巧禮貌的孩子絕對不會打架的,他有些好奇了,那麼小的孩子怎麼打架?

“是他親自動手打的你兄弟?”

“對。”

“打完了又撒了尿?”這有點太‘調皮’了。

“對,打倒在地直接一泡尿澆在頭上……”

“行了,你閉嘴。”眼看著小丁丁越說越詳細,混混頭頭急忙出言制止,畢竟被打倒又被撒尿這樣的事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而且還是被一個小不點打倒的,這說出去好說不好聽,丟人呀。

“幾點鐘的事情?”

“昨天下午三點鐘左右的樣子。”

“謝了。”簡非離問到這裡手已經鬆開了,轉頭沖著江君越和成青揚道:“這裡就交給你們善後了,我還有事,失陪。”

“喂,你給我站住,攔住他,小手指必須留下。”混混頭頭叫囂著怎麼肯讓簡非離離開呢,那他面子丟得更大了。

“姓簡的,你這是玩的哪樣?”江君越著惱的瞪著簡非離,他怎麼越聽越覺得那孩子與簡非離有關係呢,可是簡非離不承認,他就也不能確定什麼,畢竟簡非離這幾年除了林咪寶偶爾會給他帶上點桃色新聞以外,就再也沒聽說有其它女人了,而林咪寶,馬上就要嫁人了,過幾天訂婚,然後就是大婚,他也收到請柬了的。

“報歉,我先走一步。”一把推開就要攔住他的人,簡非闊步往騷動的正門走去,西門不在T市在AM還沒回來,所以,他只能親歷親為了,否則,交給一些飯桶也沒用,而且,他絕對相信只要他晚一步,就有可能啥也查不到。

這個時候,時間就是一切。

“簡非離,你特麼……”江君越‘蹭’的站了起來就要去追簡非離。

“君越,還是替他攔著人吧,不然,說不定很有可能破壞了他的一樁好姻緣。”成青揚淡清清的叫住了江君越,薰著薄醉的眸望著簡非離的背影,還有追過去的混混們沖著自己手下一揮手,“給我攔著,讓簡先生離開。”

“是。”成青揚一聲令下,兩個早就摩拳擦掌的手下立刻沖向幾個混混,不過兩個人也只攔住了兩三個,其它的自然都追出去了,江君越回味了一下成青揚的話,雖然滿心的好奇那什麼孩子是怎麼回事,可是男人對於八卦的渴望怎麼也比不上女人的,再加上簡非離一付不愛搭理他的樣子,江君越傲嬌了,他才不要追著簡非離問呢。

於是,騷動正門外的霓虹閃爍間,幾個混混圍住了簡非離動起了手。

簡非離黑眸輕眯,出手招招都是狠招,只怕再晚機場那邊的線索可能就連渣都不剩了。

這個,絕對有可能。

於是,不過是幾分鐘的功夫,幾個小混混就全都被他打趴下了。

“奶奶個熊的,都給我起來,給我上,這特麼一老一小,老子從此跟他們沒完沒了。”混混頭子扯著嗓子罵著,可也只能是罵著而已,幾個人被打的根本就起不來了,哭爹喊娘一片慘不忍睹。

簡非離胸口也挨上了一拳,坐上車子的時候隱隱作痛,可他什麼也顧不得了,啟動了車子直奔機場,晚上下班的高峰期已經過去了,不過路上的車一點也不見少,但並不影響他的車速,他不記得超了多少輛車,也不記得闖了幾個紅燈,只知道趕到機場的時候只用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那絕對是超速度了。

警車在身後呼嘯,是在追他的,他也不管。

直接沖進了機場,然,當他迫不及待的請機場的保全打開監控的控制室的門想要檢視昨天下午三點鐘左右的錄影時,整個人再一次的怔住,那些監控是空白的,所有的都是空白的。

這絕對是被人為毀掉的。

怔怔的看著眼前花屏了的荧幕,他的眉頭越來越皺。

“簡先生,您的車涉嫌違章,請配合我們交警正常執法。”交警追過來了,雖然知道他身份尊貴,但必須例行公事的處理他違規的事情。

簡非離沒有反駁,也沒有逃避,默然無聲的隨著交警去了交警大隊,由頭至尾都由著他們處理,交警說什麼他就應什麼,整個人彷彿丟了七魂八魄一樣,“簡先生,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一個交警忍不住的猜測的問他。

簡非離搖頭,腦子裏全都是那個見過三次的小朋友景欒,不可能那麼巧的只要他出現的地方監控都出問題的,所以答案只有一個,都是那孩子人為破壞的。

可他才那麼一丁點大,就算按照景欒自己說的年紀也才六歲,六歲的孩子有這個本事嗎?

簡非離雖然懷疑,可也不能否定那孩子真有這個本事。

“簡非離,你小子到底怎麼回事?”江君越來了,不然,以簡非離這樣的配合程度,這起普通的交通違規事件一個晚上都搞不惦。

簡非離輕輕抬頭,看著江君越一臉嫌弃的樣子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可能是我的感覺錯了。”他什麼也不能確定,也就,什麼都不能說出去。

“行了,以後少特麼給老子惹事,看你恍恍惚惚的,你先回去吧,這裡我來處理。”不管怎麼樣,他們兩個幾年的交情了,不看別人也要看藍景伊的面子。

好在,江君越出面就是扣分罰款這樣簡單了,還好給他留了兩分,否則,連車都不能開了。

車子駛離了交警大隊,簡非離卻並沒有回去祖宅,而是漫無目的的開著車,他也不知要去哪兒,那便隨意的開,開到哪算哪,視線也一直在車外,彷彿這樣就能突然間看到那孩子似的。

那一晚,直到夜深人靜,大馬路上好久才能看見一個人影時,簡非離才悄然的把車駛回了祖宅。

洗澡睡覺,動作不疾不徐,好象是他在做,又好象他什麼都沒做,整個人都處在清醒與迷糊之間。

只睡了兩個多小時,天剛朦朦亮,簡非離就醒了。

靜靜的望著頭頂的天花板,許久之後才起床。

吃早餐,上班。

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彷彿昨晚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西門回來了。

“總裁,還要繼續查嗎?”

簡非離搖搖頭,“不必了。”查也沒用,他自己親自去查了,結果那個小東西又是把一切都删除的乾乾淨淨。

不過,景欒越删,他越是覺得這其中有猫膩,否則,那孩子又何必費勁去删呢。

“總裁,那個孩子與你……”西門還是沒忍住,想像著一個與簡非離長得很相象的小男孩的樣子,他所有的好奇心都被挑起來了。

“我也不知,看緣份吧。”簡非離輕轉著手中的黑色水筆,低低笑開,這一刻,突然間就坦然了,一切,都順其自然就好,不然,他越是强求的想要知道,那孩子越是不給他機會知道。

而他在明,那孩子在暗。

景欒。

景欒。

這名字倒是好聽,是陌英子起的嗎?

到了這個時候,即便還沒有證據足够證明景欒是他的兒子,他也已經下意識的認定了。

中午下班,簡非離去了食堂隨便吃了一點食物就出去了。

逛了逛商場,親自買了一款限量版的LV包,正想要去買套衣服準備晚上與孟子悅的約會,忽而,他想起了幾年前陌英子離開他之前買給他的那些衣服,那一天,她折騰了一晚,給他挑了好多套衣服,其中還有……還有好幾條紅內褲,說是要給他本歷年的時候穿的,不過,他還沒有到本歷年呢。

到底,還是沒有買衣服,而是驅車回去了公寓,那些被他束之高閣了五年多的陌英子為他買的衣服,從前沒有想過要穿,但是今天,他突然間就想要穿了。

也順便改便一下自己的穿衣風格,換換顏色換換款式。

人生,總要經不斷創新的嘗試,否則,就只有一個感覺,老了。

簡非離選了一套淺藍色的休閒西裝,內裡加一件條紋的格子襯衫,說實話,穿到鏡子裏的第一個感覺就是太花哨,大概適應了五六分鐘,他這才離開了公寓,換下的拖鞋擺在鞋架上,旁邊就是一款女式拖鞋,放了幾年早就放舊了,卻一直一直的那般放著,從沒有動過。

瞄了一眼他就收回了視線,或者,他雖然不再來這裡,卻從來也沒有放下過這裡曾經帶給過他的做男人的感覺。

一櫃子的新衣,全都是陌英子買給他的,這一天以前,他從來也沒有穿過,這一天以後,他打算天天換一套,從此改變一下自己的人生。

夜了,騷動的大門前,簡非離靜靜坐在車裏,手裡是一支長烟,沒有點燃,只是低嗅著烟草的味道,眸色則是專注在車外,他在等那個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孟子悅,亦或是景欒,全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