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番外:勾夫手記(12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3:47
A+ A- 關燈 聽書

“行,那你定個時間吧,地點也由你定。”江君越大方笑,給了簡非離充分的自主權,想到能勝利完成孟峻峰交給他的任務就欣慰,要知道想搞定簡非離這個人去約會,那絕對比登天還難。

“那就明晚吧,晚上七點,也是騷動,有意見嗎?”簡非離微微思量了一下,低聲道。

“沒有,你說咋地就咋地。”江君越笑眯眯看簡非離,頓了一下又道:“來,說說你為什麼突然間就同意相親了呢?我接任務的時候都覺得這是個沒可能完成的任務,不想你居然答應了。”若不是孟峻峰那小子又設賭局他玩輸了,死都不肯接這個任務的。

簡非離抬頭睨了一眼江君越,有這樣直接的嗎?

這也太赤果果了。

淡淡一笑,道“想了就相,沒有為什麼。”

“我不信,你一定是有原因的,不然,你連景伊的面子都不給,她都給你介紹多少個了,你看都沒看一個,怎麼可能突然間這麼給我面子呢。”江君越一付我就不信的樣子。

“真沒什麼。”簡非離低低笑,又是飲了一杯酒,然後轉頭看成青揚,“成哥,你的雪悉妹妹怎麼樣了?”

成青揚沒吭聲,先是喝了一杯酒,才道:“她走了。”

看著他輕描淡寫的樣子,簡非離皺眉,“她走你就任由她走了?”

這一次成青揚沒回應,只是又喝了一杯酒,然後就是一直一直喝,簡非離瞧他那樣子就知道自己剛剛的一問是觸到了他的痛處了,“成哥,我說兩句難聽的,你覺得順耳了就聽,不順耳就當耳旁風,一吹就過了,女人呢,若是真的動了心,還是緊緊抓住才好,不然,總有你後悔的那一天。”就象英子,這陣子不知是為什麼,他就是覺得後悔當初。

“怎麼,又在後悔放了我家景伊了?”不想,簡非離是說者無意,江君越卻是聽者有意,又聯想到藍景伊的身上了。

簡非離哭笑不得,“不關景伊的事情,她如今能幸福,我很欣慰。”

兩個大男人在這裡踢皮球,那邊成青揚就一直喝悶酒,仿似沒聽見他們兩個人說話似的,忽而,正門那邊走進了幾個小混混,為首的是個染了黃毛的小子,懷裡摟著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張揚的朝著場子裏走進來,因著那女人一身紅裙,簡非離便不由得多看了幾眼,似乎,每一次遇到穿紅裙的女人,他都會下意識的想要多看幾眼,這五年多以來已經形成了一種習慣。

不想,就在他隨意的收回目光的時候,卻被那懷摟著女人的男人盯住了,“喂,誰許你盯著我的馬子的?”

簡非離一愣,這樣的場合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樣張狂的質問他呢,不由得呵呵呵笑了起來,“第一,沒盯著你馬子,對她沒興趣,第二,就算她是你的馬子,可只要她還沒嫁給你,那就誰都有機會。”最討厭這種有幾個跟班就把自己當老大的混混,其實不過是個渣。

“喲呵,你誰呀?敢給老子拽?”

於是,簡非離還沒反應,一旁的成青揚的兩個跟班不爽了,他們老大還在呢,T市哪個小混混不給他家老大面子的,這當著他家老大的面子損老大的朋友,是可忍孰不可忍,其中一個忍不住的就衝撞了過去,“他是我們青幫成老大的朋友,就拽怎麼了?”

成青揚的人才一說完,小混混耳朵邊就多了一個嚼舌根的,也不知那小子嚼了什麼,那男人越聽臉色越不好,等聽完了,整張臉都黑了,一雙眼睛不屑的盯著簡非離,手指著他怒聲道:“青幫是什麼鳥幫?成老大又是什麼鬼?老子不認識,老子就認這人侮辱了老子,他就得給老子付出點代價來。”

簡非離樂了。

其實是為著這個小混混悲哀了,要知道成青揚就坐在他身邊,不過,成青揚仿似沒聽見般的,依舊默然無聲的喝酒,一杯接一杯,好象還沉浸在他剛剛提起的雪悉妹妹事件中。

“行,你說,你想要點什麼代價?”簡非離沉聲問,一付不以為然的樣子,反正真出了事,在場的成青揚不可能不替他頂著,當著成青揚的面他要是受了點什麼,他成青揚的面子也不好看的,更何况,就這幾個混混,就他自己一個人他都能頂住,所以,他根本就沒當回事。

“老子要你一根手指,嗯,右手的小指。”混混頭子說著,目光就直落在了簡非離的小指上,似乎對他那根手指勢在必得一樣。

“就為我剛剛一句話,就換一根手指?”簡非離反問,目光掠過混混頭子看向剛剛那個嚼舌根的,“還為了什麼?”隱約的,他就是認定了那個嚼舌根的剛剛亂說了什麼。

“哼,你們一個老的一個小的昨天損了我一個兄弟,今個又來損我,呵呵呵,老子非要你一根手指頭。”混混頭頭怒瞪著簡非離,咬牙切齒的表情不像是說假的。

“小的?”首先出聲的是江君越,吃驚的看著混混頭子,“什麼小的?”

簡非離則是漫不經心的抿了一口酒,可他看似平靜的外表下卻是一顆風起雲湧的心,若他沒猜錯,這混混頭子口中的小子指的應該是景欒,因為,以他現在擺在市面上的身份,他只有他自己一個老子,沒有‘小子’,沒有女人沒有家哪來的小子?所以,面前的這幾個人一定不是T市里混著的,是從外地來的,他們根本不認識他也不知道他,只是透過那個‘小子’才來找他的碴的。

“就是他家的臭小子。”混混頭子繼續指著簡非離,恨不得剝了他的皮的樣子。

“呵呵,說說那小子的事情,我洗耳恭聽。”簡非離不惱不怒,這會子腦子裏全都是景欒的小模樣,也只有他那種象他象極了的樣子才會被這幾個混混認定是他的小子吧。

“你……你不知道?”混混頭子的臉頓時漲紅了,看那表情就猜得出一定是被那‘小子’給折騰的挺慘,所以,吃了大虧的他們這會子才要把怨氣撒到簡非離的身上。

“不知,不過,若真是他做的不對,我回頭教訓他,只是,還請告知詳情。”

“小丁丁,你說。”混混頭子一指剛剛在他耳邊嚼舌根的,還真的認真了。

“昨天那小子打傷了我兄弟不說,還尿了他一頭一臉。”小丁丁恨恨的說過。

“尿了他一頭一臉?多大的孩子?”簡非離回想一下景欒禮貌可愛的小模樣,怎麼都與打人和撒尿無關吧,也許,是他的猜測錯了,根本不是景欒小朋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對,就是尿了一頭一臉,媽的,所以今個老子一定要為我兄弟報仇,對了,你自己個的孩子你自己不知道?還來問我們多大,有病。”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見這人說的過份,成青揚的跟班忍不住就又頂了一句回去。

簡非離擺擺手,示意他不必插言,他這才噤了聲,於是,簡非離淡淡冷冷的笑著沉聲道:“那孩子應該不是個會打人更不會隨便往人家身上撒尿的主兒,所以我猜你們應該是認錯人了。”

“認錯人?不可能,他跟你長得一模一樣,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一般,你說,你這個老子是不是不想對你兒子的行為負責任?”

“他五歲?”簡非離繼續問,眼睛已經發亮了,可是酒桌的現場還有一個人比他的眼睛還亮,那個人就是江君越。

“非離,你有兒子了?什麼時候的事兒?哪個女人生的?”

可是這會子簡非離根本沒時間回應江君越,他滿腦子的都是景欒,只想知道那孩子的下落,“是不是五歲,你說話?”

“好象是,真是奇了怪了,你自己兒子多大你還來問我?”

簡非離倏的站了起來,一步沖到那人的面前,彷彿怕人家一下子消失了似的,一手狠狠的攥住對方的衣領,“你說,你在哪裡遇到他的?”

“你……你幹嗎?”嚼舌根的被他這樣的神情和手勁一嚇,立碼現形了,嚇得身子都要癱了。

江君越半天等不來簡非離的回答,著急了,乾脆也站了起來沖到簡非離的身邊,“簡非離,你先回答我的問題,你有兒子了是不是?是哪個女人生的?”

“沒。”簡非離微微轉頭,在景欒的事情還沒查出眉目的時候,他還不想說出景欒和英子的事情,畢竟,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測,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他有兒子了。

“神經,那你問那麼詳細幹什麼。”江君越興趣缺缺的坐了回去,不想理會那幾個混混了,懶洋洋的喝酒,這一刻的他完全一付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簡非離,趕緊把手指洗洗乾淨,開剁,老子就愛看那樣刺激的場面。”

“呵呵。”成青揚又幹了一杯酒,抬頭看江君越,“你呀,看熱鬧不交費,是不是?”

“我樂意。”

成青揚搖了搖頭,轉頭也看起了熱鬧。

“你說,你在哪裡遇到那個小子的?”簡非離此時的眼裡仿似只有了這個嚼舌根的,此時,這嚼舌根的就是他最大的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