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夢過無痕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0:58
A+ A- 關燈 聽書

似乎,江君越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又一次嚴重失控了。

整個人軟倒在藍景伊的身上,又把所有的重量都交給她了。

“傾傾……”藍景伊真的迷糊了,這男人明明就在她身前,可是,她卻覺得他只給她一種撲朔迷離的感覺。

“叮……”,一聲微響,電梯裏的燈亮了,藍景伊急忙按下電梯所要去的樓層,很快電梯便啟動了,居然,一切都正常了。

眼中的數位正在一節一節的攀升,江君越還靠在她的身上,彷彿剛剛根本沒有發生過什麼電梯事故,彷彿他還是醉著,一切都如最初,而她就象是做了一場夢一般,只覺之前發生的不像是真的。

電梯停了,門開,藍景伊吃力的扶著江君越來到了小公寓門前,他還是趴在她的身上,讓她特別懷疑又特別無言,想到女兒就在這小公寓裏,她的心情便略略的好了一點點,“傾傾,密碼多少?”還是那道門,還是那個密碼鎖。

回應她的是江君越身上那濃濃的酒氣。

藍景伊只好一手扶著他,一手去試密碼鎖,不知道他有沒有換密碼?

手指飛快的按下自己的生日,“哢嗒”一聲,鎖開,她頓時聽到了“咯咯咯”的笑聲,那是小沁沁的,“沁沁……”直接把江君越推進房間便松了手,他是倒是臥都跟她無關了,她現在,只想抱住失而復得的女兒,那是她的命,若是真丟了,她也活不下去了。

“爸……爸爸……”小沁沁也看見了她,先是興奮的揮舞著小手,然後撒歡的便朝著她爬來。

藍景伊三步並作兩步便到了,一彎身就抱起了小東西,“想媽媽沒?”她柔聲的問,心,特別的激動,那種失而復得的喜悅充斥著她的整個身心。

回應她的是小東西的小嘴往她的胸前拱去了,小東西餓了,而且,即便是吃母Ru,她也喜歡直接啃到媽***Ru,而不是透過那個Nai瓶子。

眼見著小東西的急切,藍景伊臉紅了,江君越還在地毯上歪著呢,他兒子也在朝她看著,她總不能就這樣喂了小東西吧。

可是,懷裡的小東西那小嘴已經隔著衣服啃了上去,想到不久前江君越也曾碰觸過那裡,藍景伊只覺身上彷彿一陣電流流過,他唇的溫度,彷彿還殘留在上面。

“藍家後,孩子餓了,你快給孩子喂Nai水吧,我喂她Nai粉她怎麼也不吃,這孩子,只認母Ru。”保姆也發覺了藍景伊似乎是想要哺孩子卻有些不好意思,便急忙的勸道。

藍景伊這才走到沙發前,落座,轉過身體背對著江君越,這才撩起衣服,才一撩開,小東西一下子就叼住了她的Ru,Nai水瞬間源源不絕的被小東西吸食到她的小嘴裡,低頭看著女兒不住鼓動的小腮幫,藍景伊的心疼了,“在哪裡找到的?”

“這個我可不知道,要問先生,找到了就送回來讓我帶著了,藍家後,你女兒真可愛,她叫什麼名字?”

江君越的目光開始從迷離而轉向深邃,他望著藍景伊的背影,突然間,就嫉妒起小沁沁來了,那小東西居然可以這麼明目張膽的占著原本屬於他的。

踉蹌的起身,“酒,我還要喝酒……”他晃晃悠悠的走到沙發前,“撲通”一聲,就在藍景伊的身邊躺下,隨即,睡著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回頭瞟了一眼安靜睡在身側的男人,即便只是睡個覺,看著也是那樣的養眼,讓她貪婪的看了又看,也許只是她的錯覺吧,他是真的醉了。

沁沁吃著一隻小手摟著另一隻,全然的霸佔了她的兩隻Ru,地上那個原本在自己玩著的小熙被沁沁的動作引發了好奇心,他好奇的朝著藍景伊爬了過來,速度無比的快且驚人,大眼睛就在藍景伊的Ru上和小沁沁的小嘴上轉來轉去,然後,手揮落到藍景伊的腿上,不住的嚷嚷著,“爸爸……爸爸爸……”看著小沁沁吃,他也想吃。

小沁沁又吃了一會兒,這才飽了且愜意的鬆開了唇,扭頭看著小熙,得意的笑著,那笑容讓小熙越發的想要嘗嘗她吃著的那東西是什麼味道?

“藍家後,你Nai水够吃嗎?”

“哦,還行。”

“那你看看,能不能給我家小少爺也吃點,他饞著呢。”

是的,小熙那雙大眼睛此刻全都在藍景伊身上打著轉。

看著他,就讓藍景伊想起了自己的兒子,可憐那孩子一口都沒吃過自己的Nai水就丟了,她放下小沁沁,便抱起了正熱切看著她的小熙,“怎麼,他媽媽不給他吃母Ru嗎?”

“哦,一生下來就沒有母Ru,一直吃Nai粉來著。”

藍景伊的心疼了,彷彿這就是自己的孩子一樣,把他放倒在自己懷裡,小東西就學著小沁沁的樣子去吮她的Ru,還真給他吮出了Nai汁,象徵Xing的吃了幾口,小東西便鬆開了小嘴,他喝Nai粉喝習慣了,Nai粉多香呀,母Ru啥味道也沒有。

“呵呵,他跟你女兒一樣呢,吃什麼習慣了就不肯換著吃,你女兒不喝Nai粉,他呀,也吃不慣母Ru了,這習慣呀,一旦養成就難改變……”

聽著保姆的絮絮叨叨,藍景伊緊摟了一下懷裡的小男娃,若是這孩子是她的該有多好,他們一家四口也就可以團聚了,哪怕只是團聚一分鐘她都滿足了。

可,他是洛美薇的,不舍的放下,這才抱起自家的小沁沁,她該走了,再留下來只會是自取無趣,“阿姨,等江先生醒了,替我謝謝他幫我找回了女兒。”說完,她抬腿就朝著門前走去。

江君越的心一顫,真想她可以再多留一會兒,可是,他終究是沒有說出來。

耳聽著那輕輕的腳步聲漸漸消失在門前,江君越這才坐直了身體,惹得保姆瞪圓了一雙眼睛看著他?

不是醉了嗎?

不是睡了嗎?

可是,她只是保姆,她要做的就是自己份內的事兒,至於主人的其它事兒,她管不著。

江君越彎身抱起了兒子,“香不香?”這小東西也有口福,多少也吃了幾口他媽***Nai水。

小東西就笑,他還沒反應過來藍景伊已經抱著小沁沁走了,估計一會兒反應過來就要大哭了。

藍景伊進了電梯,回想起剛剛進小公寓的過程,那個密碼鎖的密碼居然還是她的生日,還有小公寓裏的擺設,一如她從前住在那裡時一模一樣,一點都沒有改變。

洛美薇沒住過那裡嗎?

她烦乱的想著,心隱隱的痛,江君越,他的心裡難道還有她的存在?

心神恍惚的走出電梯,走出小公寓的大堂,外面,夜色深沉如畫一般,她才要舉步朝社區門口走去,一道身影卻一閃而來,忽得擋住了她的去路,“藍景伊,誰讓你來這裡的?誰讓你來勾飲我未婚夫的?”藍景伊一進了小公寓,洛美薇就得到消息了,或許,她不怕其它任何一個女人,但是,她怕藍景伊,當初,若不是因為藍景伊‘甩’了江君越,讓他Xing情大變的每天酗酒,她也不會那一夜有機會鑽了空子進去那間包厢成就了她和江君越在一起的事實,那也就不會有今天了,所以,她對藍景伊是充滿敵意的,藍景伊的出現,讓她恐慌了,所以,一聽說藍景伊扶著江君越到了小公寓,她就立碼趕來了,她要給藍景伊一個下馬威,她要告訴藍景伊她才是江君越的准未婚妻,她和江君越馬上就要訂婚了,所以她藍景伊能滾多遠就多遠。

面對洛美薇的咄咄逼人,藍景伊坦然一笑,“我沒有,我只是來接回我女兒的。”將懷裡的女兒摟得緊緊的,沁沁已經睡著了,這麼晚了,小東西一沾染到母親的氣息,就心安的睡了。

“你利用女兒來接近君越,是不是?”卻不想,洛美薇卻越來越囂張跋扈了,怒聲的沖著藍景伊吼道。

“我沒有,讓開。”藍景伊無懼的回視著洛美薇,不管怎麼樣,她是問心無愧的,電梯裏的那個小插曲,她就真當是一場夢吧,夢過無痕,或許,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啪”,就在這時,一隻手倏的甩在了藍景伊的臉上,原本,若是她沒抱著小沁沁她還是可以動作迅速的躲過去的,可是,懷裡抱著孩子,再加上這一整天她都沒有吃過東西,體力已經到了透支的邊緣,所以,一張小臉上結結實實的就挨了洛美薇的這一巴掌。

“你……”若不是手裡抱著小沁沁,藍景伊真想回擊過去,可,她不想吵醒了小沁沁,大人間的劍拔弩張她不想牽連進孩子的世界,脚向一側側去,她大步越過洛美薇,“人在做,天在看,洛美薇,你好自為之吧。”

“藍景伊,你拽什麼拽?你跟我吼什麼吼?”洛美薇的尾音還未落,身上的手機就響了,她不耐煩的拿起,看到是自家的手下,便沒好氣的道:“怎麼了?”

“江……江先生好象是在陽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