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你混帳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0:47
A+ A- 關燈 聽書

看來,來這裡之前就應該是喝了酒的,不然,不可能到了才這麼一會兒就喝成這個樣子。

藍景伊突的有些心疼了,手抹了抹一直都是潮濕著的眼睛,悄悄的就朝著那個男人走去,他清醒的時候她不敢見他,可是他現在喝醉了,她來見他好不好?

“傾傾……”她停在他的身邊,輕聲的一喚,眼睛裏更是沒出息的更濕了。

“酒……我要酒……”感覺到一隻小手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男人的自尊心這才多多少少的滿足了一點點,藍景伊,早點找上他不是早就見到孩子了嗎,這可真够折騰的了。

“傾傾,你醉了,我送你回去吧。”藍景伊試著扶他起來,可是,他真的好沉,她費了好大的勁才把他扶起來,付了酒錢,扶著他踉踉蹌蹌的往外走,才剛剛來,她卻要走了,只為,她不想在這樣人多的地方與他在一起,若是被人發現影響了他和洛美薇的關係和婚事可就不好了,那可就是她的罪過了,她和他已經沒有未來了,那麼,她只希望他能幸福。

他幸福了,她也就幸福了吧,似乎,她的幸福本身就是建立在他的幸福之上的。

扶著他上了車,他一歪頭就倒在了車子的後排座位上,她拿著他的車鑰匙坐上了駕駛座,他喝多了,她就只好免為其難的送他回去,真的不是她故意的要與他接觸的,實在是巧合,真的只是巧合而已,是他們一起丟了兩個孩子。

專注的開著車,後面的江君越卻是忙了起來,先是把手機消音給蔣瀚發短信,交待完了再把剛發的簡訊統統的都删了,這才把消音改成鈴聲扔在一邊。

很快的,江君越的手機便響了,很刺耳,讓這車廂裏一下子從安靜變成了吵鬧,藍景伊回身拿起,又急忙去開車,飛快的掃了一眼,那上面閃爍著蔣瀚這個名字,那是她所熟悉的名字。

她的心一下子跳躍了起來,回頭看看江君越似乎是在昏睡著,她就再也忍不住的接了起來,“是不是有孩子們的消息了?”急切的問過去,心,狂跳的厲害。

“你是……”蔣瀚明知故問,相當的配合江君越了,沒辦法,江君越現在就是他蔣瀚的大爺。

“我是藍景伊,小沁沁是我女兒,找到孩子們了嗎?”

“哦,找到了,兩個一起送到總裁的小公寓了。”蔣瀚的聲音有些發顫,一切都進行的這樣順利,順利的讓他忍不住的想手機那頭那個正在偷聽的大爺此時是不是在偷著樂呢?

“謝謝……謝謝……”藍景伊懸了一整天的心終於放下了,此時,聲音發顫的倒變成是她而不是蔣瀚了。

“能不能麻煩你把電話給江……江總?”

“哦,他喝多了,我送他回去。”回頭瞟了一眼正橫躺在後排車座上的江君越,藍景伊的心是激動的,他們一家三口,要團聚了嗎?

只是少了一個,少了一個她的Baby,少了她最愛的寶貝,兒子,你在哪兒呢?

這一刻,她恨不得車子長了翅膀,帶著她和這個男人一起飛到孩子們的身邊。

夜,帶著柔妹的黑,彷彿被潤染上了一抹抹或輕或濃的水墨丹青,蘭博基尼沖向那個她想要去的地方,這一晚,她什麼也不管了,只想去那裡,去帶回自己的女兒,來一次悄悄的一家三口的團驟。

電臺裏,正播放著一首老歌。

周蕙的《好想好好愛你》

有一些人,容易動情也容易忘情,我愛過了你,心永遠在那裡。

好想好好愛你,這一句話只能藏成秘密,關上窗外的雨,反復觸碰你愛過的痕跡,好想好好愛你,卻沒有權利……

那麼柔美的旋律,那麼走心的一字字,藍景伊流淚了,若是可以,她真想那個被他牽著手的女人是她。

想是一個母親。

更想,是一個女人。

酒香飄來,或者,那裡就是她曾經的家,只為,她一直在流浪。

車停,人醒。

其實是江君越從來也沒有睡著過,藍景伊那樣的車速所代表的意義是一個母親的心。

“傾傾,走,我們回家吧。”他醉了,所以原諒她的胡言亂語吧,她真的把那裡當成是他們的小家的。

江君越閉著眼睛享受著她此刻的溫柔,是不是只有他喝醉了,她才會在他面前展現她最最本真的一面呢。

是不是上了樓,見到了小沁沁,她就會抱著那小東西離開他了呢?

這一瞬間想到的可能,讓他倏然抱緊了那柔軟的身體,“伊伊……”

電梯,一層一層的上升,就為了他酒醉後低喃出的這兩個字,她什麼都夠了。

“啪”,一聲悶響,隨即,世界變成了黑暗,一片漆黑中,電梯停了下來。

“傾傾,電梯出故障了,你醒醒。”藍景伊在黑暗來臨的那一刹那,第一個動作就是緊緊的回摟住了江君越,那種男人會帶給她的安全感是她所渴盼許久的,心,在聽到他有力的心跳的時候,安然了。

“傾傾,你醒醒。”藍景伊輕輕喚。

“伊伊,是你嗎?”微微帶著酒氣的男聲,磁Xing而悅耳,那是她曾經的記憶裏最美的聲音,此刻,就在耳邊,這個男人,就在她的身邊。

“傾傾……”藍景伊仰起了小臉,什麼也看不見的感覺原來可以這麼的好,他醉了,讓她可以肆無忌憚的輕輕仰首就吻住了那個多少個午夜夢回時她想往的薄唇。

柔軟而滾燙。

“傾傾……”她低喃著,慢慢的融入那一吻之中。

這樣的一刻,不知道是酒醉了人,還是人醉了酒,江君越只覺一顆心再也不是自己的了一樣,只是深深的回吻著懷裡的女人。

傻女人。

傻女人。

而這樣的深吻,帶給他的結果已經可想而知,她忽的想要推開他,卻,再也無能為力。

喘息聲悄起,江君越深嗅著女人的氣息,身體只往前一壓,便抵著藍景伊靠在了電梯的牆壁上,帶著些冷,卻還是止不住那身體的滾燙。

他有多久沒有這樣抱過她了?

他有多久沒有這樣的吻過她了?

那是一種讓人為之瘋狂的感覺。

黑暗在繼續,明明只是小小的一隅空間,藍景伊卻覺得這整個世界彷彿就只剩下了她和身前的男人。

她有些貪婪的嗅著他的氣息,只怕電梯一重新運轉,他就會離開她了,接到了小沁沁,他就再也不屬於她了。

他是屬於洛美薇和他的兒子的。

而她,永遠都是那個只有遠望著他幸福的女人。

或者,這一刻她更希望這電梯永遠也不要修好,就讓她永遠的留在他的懷裡,享受著這一刻彼此心的貼近。

原來,她還是那樣的深愛著他,很愛很愛。

“傾傾……”他醉了,他知道他吻著的女人是她而不是洛美薇嗎?

有一瞬間,她吃醋了。

他和她,就在電梯裏。

但是,她的手她的唇她的身體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他的存在,那是真實的存在。

她太渴望這個男人了,分開的這幾百個日日夜夜裏她無時無刻不在想著他,想著,他們一起的兒子,可是,她的兒子丟了,他卻跟另一個女人生了又一個兒子。

當腦海裡閃過這樣一個訊息的時候,藍景伊瞬間驚醒,她這是怎麼了?

她怎麼可以與他如此的親近,怎麼會由著他吻了她呢?

不,不可以的。

“江君越,你放手。”從傾傾到江君越,兩個稱呼,帶給江君越的感受完全不一樣,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藍景伊已經開始在推著他的身體了,那只小手拼命拼命的推著他,同時,她的頭也偏到了一側,就是不給他吻她。

這女人,居然勾起了他的火就不管了。

有這樣的嗎?

大手一捉,便硬生生的握住了藍景伊的手腕,一隻一隻,只是片刻間,藍景伊的兩隻手便被固定在電梯壁上,讓她怎麼也移不開。

江君越的薄唇再度落了下去,狠狠的攫住了她的唇,吮著,咬著,帶著點微疼,那力道讓藍景伊不由自主的就開始扭動起了身體,“放開……放開……”他真的醉了嗎?可是醉了的男人那東西也能漲大嗎?

這個時候,藍景伊真的質疑了,非常的質疑。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君越又如何能够放開,身體裏那點點酒精根本不於讓他真醉了,但是,那種微醉的感覺更是薰人,想著她居然瞞了自己那麼多的事情,他就氣不打一處來,只想著要懲罰她。

“江君越,你混帳,疼……”

那一聲疼讓江君越驟然鬆手,也才發現自己這一刻的確是有些失控了,想起她之前的種種經歷,他的心也疼,也便放開了她的手,只是,還是把她緊緊的摟在懷裡,只是摟著,只是深嗅著她身上的氣息,彷彿只有如此才能讓他感受到她就在他身邊一樣。

“傾傾,你沒喝醉是不是?你誑我的是不是?你是不是早就找到孩子們了?”藍景伊的腦子裏瞬間鑽出這一條條的疑惑,喝醉的人能這麼清醒的摟著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