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番外:勾夫手記(11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0:23
A+ A- 關燈 聽書

五年後。

簡氏。

頂樓。

咖啡色與白色相間的辦公室,簡潔的線條卻不失尊貴的氣派。

簡非離靜靜的坐在大班椅上,辦公桌上厚厚的檔案象一座小山一樣的壓在他的心口,今晚必須要全部完成,然後明早六點的飛機去AM。

六點的班機就意味著四點就要出發。

“總裁,叫餐嗎?”辦公室的門被輕輕推開,沙小戀低聲詢問過來,簡非離胃不好,這是公司裏的人差不多都知道的,生怕他忙起來忘記了吃晚飯,沙小戀在下班前到底還是壯著膽子進來問了,不然,他大總裁要是胃病犯了,最後倒楣的還是她這個秘書,雖然他明天出差,可是出差回來後還是要折騰她的。

“嗯,中餐。”

“好的。”沙小戀點頭,只要他同意叫餐就好,他習慣了哪一家的口味她都知道。

辦公室裏靜靜,只有筆尖刷刷劃過紙張的聲音,簡非離專注的看著手中的一份協定,這個案子是一個關係到過億利潤的大CASE,所以,半點也不能掉以輕心。

一股食物的香氣飄了進來,勾著他的胃立刻就攪動了起來,也是這個時候才發現已經接近八點鐘了,他還真是餓了,“迷戀,放茶几上吧,我審完這份協定就吃。”下班的時候,他也隨著辦公室裏其它人的習慣也叫沙小戀為迷戀,五年了,之所以一直沒有換掉沙小戀,甚至于連換掉她的念頭都沒有,就是因為沙小戀不會給他帶來困擾,找一個永遠都對自己沒感覺的女秘書還是相當難的。

然,飯菜香氣依然朝著他的方向飄來,女人沒有回應。

簡非離抬頭,微微詫異的看著悄悄走進來的林咪寶,“迷戀呢?”

“我進來的時候她正要上來給你送餐,我想著反正我也要上來找你,就讓她先下班了,一來一回也挺浪費時間的,再者,她沒必要呀。”

簡非離點了點頭,咪寶來了,他手頭的工作說不得也得放一放了,總不能客人來了你繼續辦公不理不顧吧,“你吃了嗎?”不過,不能辦公卻是可以用餐的。

“吃了,就只有你這樣的人到了這個點了還不知道吃飯,愁人。”咪寶搖頭歎息。

“這不是明天要出差嗎,不然,也不會這樣趕的。”說著,他打開了精緻的食盒,卻是一愣,“你包的餃子?”咪寶喜歡包餃子,原因無他,就因為他喜歡吃餃子,三鮮餡的餃子最清香了,他還真是有個把月沒吃餃子了。

“嗯,我吃好了才給你送過來的。”

“謝了。”簡非離不会的夾了一個就吃了起來,“好吃。”

“迷戀還給你打了湯,你一起吃。”

“嗯嗯。”

許是餓了,就覺得這餃子特別的美味,將迷戀打的飯擱在了一邊,他一邊吃餃子一邊吃菜,“說吧,是不是有事想對我說?”趁著吃飯的這個點與咪寶交談完,然後吃過飯他就可以加班把辦公桌上的那厚厚一大打消滅掉了,不然,出個差也不能安心。

咪寶眨了眨眼睛,遲疑了一下才低聲道:“非離,我要訂婚了。”

“與那個房地產大亨?”簡非離微微一愣,思緒輕轉,低聲說到。

“嗯。”咪寶抿了抿唇,“下個月先訂婚,不知到時你會參加嗎?”

簡非離將才夾起的餃子一口送進了口中,低低道:“不了。”他若去了,咪寶的未婚夫一定會很不爽,T市幾乎就沒有人不知道咪寶追了他五年。

五年,說長不是特別長,卻也是絕對不短的時間,可是,對面的女就是固執的浪費在了他的身上,任憑他怎麼說怎麼勸都沒用。

直到最近那個房地產大亨的出現才改戀了咪寶,可是每每想起那個房地產大亨,簡非離更頭痛。

“為什麼?”咪寶絞著衣角的手一緊,大眼睛直直的看著簡非離,恨不得一下子看盡他的心,這樣就能知道簡非離到底在想些什麼了。

瞧著這樣的咪寶,簡非離搖了搖頭,“你就不怕他誤會?”

“不怕。”咪咪輕輕語,依然定定的看著簡非離,她想他去,這輩子原本只想做他的新娘,可她努力了五年多都沒有攻陷他那顆頑石最終選擇了放弃,可雖然放弃了,卻依然不想他走出自己的生命。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如果他親自送我請柬我就去。”否則,他不會參加咪寶的婚禮,他要的就只是她的幸福,簡簡單單,如此而已。

“好,你答應的,可不能反悔。”

“嗯。”

咪寶走了,簡非離繼續手頭的工作,一直忙到淩晨才驅車駛回家。

自從簡鳳樓走了,他就搬回老宅去住了,不然,那麼大的宅子空著有點不象話。

洗了個快速澡,定了鬧鐘,於是,從睡覺到起床也就只兩個小時的時間。

天才朦朦亮,簡非離就駛往了機場。

若不是時間太趕,他甚至想要自己開車過去了,可是是客戶突然間改變的時間,又是一個非常重的單子,他不得不親力而為。

上了車就睡了。

薄薄的毯子蓋在身上,飛機上時而會因為遇到氣流而起躁音,他一點也不知道,直到飛機開始準備降落,喇叭裏開始通知即將到達的時候,簡非離才緩緩睜開眼睛。

AM的天氣真好,金色的陽光鋪滿大地,遠處的近處的景致漂亮的就象是一幅幅畫,絕美。

不是第一次來AM,卻只有這一次來,還沒有下飛機,只是這樣看著這座城市,心底裏都會湧起一份說不出的感受,喜歡這裡的安靜,與世無爭。

他喜歡這座小城。

飛機降落了。

機艙的門開了,簡非離拿著隨身攜帶的皮夾,胳膊上搭著外套便下了飛機。

白色的襯衫露出他一小片麥色的肌理,全手工的筆挺西褲包裹著他的兩條長腿,五年,在他的身體上和臉上彷彿沒有劃過任何的痕迹一樣,他看起來還是那們年輕那樣溫文那樣俊朗。

簡非離隨著人潮走向拖運行李處,取了行李就可以離開了,不過,還要等幾分鐘。

他低頭看了一眼腕表,飛機很準時,出去會有人來接他,按照他早就估算好的時候,應該不會遲到。

忽而,一抹紅色的衣角在視線裏飄過,那顏色讓簡非離下意識的就抬起了頭。

紅色的長裙曳地,是一個看起來年約四十幾歲的貴婦,他慢慢收回視線,幾不可察的搖了搖頭,這麼久過去了,卻總是被紅色所吸引,陌英子,他們早就是陌路了。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再見過了。

記憶裏最後一次見面是在他的辦公室,她請他簽了一份賣掉公寓的授權書。

他送她的公寓,她賣了。

他送她的車,後來好象也更了名從T市消失了。

不知被她賣去了哪裡,他從來也沒有查過,她就象是他生命中的一場夢,醒來,便只剩下了淺淺弱弱的回味,從此,再無行迹。

手機響了,他瞄了一眼隨手接起,“正在等拖運行李,五分鐘左右出去。”

“好的,簡先生,我已經將車子開出了地下停車場,就在機場的正門出口處等你,是一輛黑色林肯。”

“OK。”簡非離應了一聲,便掛斷了。

回復了幾個乘飛機時公司職員發過來的簡訊,最近公司的業務一直在突飛猛進,而他也把他除了吃飯和睡覺以外的時間都用在了工作上。

或者,也只有工作才能讓他快樂了。

行李來了,簡非離拉著行李箱快步往出口走去。

人還是很多,三三兩兩的很多都是以家庭為組織,老老少少很是熱鬧,就只有他,這麼幾年無論是飛到哪裡都是孑然一身,他已經習慣了那樣的孤獨,唯一覺得對不住的就是老爺子,直到去了也沒有看見他成親也沒有等到他有個一男半女,好在有簡非凡的孩子,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老爺子並不是特別喜歡簡非凡的一雙兒女,雖然有了那兩個孩子,還是不住的要求他和簡非凡生,再生。

可他與非凡卻始終都沒有再生了。

“麻煩請讓一下。”一記女聲自身後傳來,有些熟悉,熟悉的讓他的心一悸,卻也不過一瞬,他便放下了。

五年來,很多次都有這樣的感覺,就象剛剛在等行李時看到的那飄飛的紅色衣角,卻最終不過是他的錯覺罷了。

簡非離依然不疾不徐的前行,視線已經透過玻璃大門看到了外面正等著他的手下,揮手揚了揚,示意他到了,便繼續朝前走去。

“媽咪,我們是不是走錯航站樓了?”

“錯了嗎?小欒,你快看看機票。”撒麗著急的把機票遞給兒子,由他開始檢視。

陌景欒的小模樣斯斯文文,絕對的小紳士的款兒,那樣貌簡直活脫脫就是一個簡非離的再版,英子看著那男人五年前送給了她的這個兒子,她愛極了。

“喏,你看,真的錯了,快點出去打車,幾分鐘就能趕到了。”小手拉著大手,絕對的不容質疑,絕對的一家之主範兒。

“嘭”,一大一小兩個人中的小小的這只撞在了一個人的身上,簡非離伫足,轉頭,眸色淡靜的落在視野中的男孩身上,一瞬間,只覺得莫名的熟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