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番外:勾夫手記(11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10:02
A+ A- 關燈 聽書

聽著他淡淡的語氣,一時間只剩下了疏離的感覺,這是她與他一起這樣久的時間裏,他對她最為冷淡的一次。

英子淺淺飲了一口酒,以此來緩解心底裏的不舒服,雖然這一切都是她自己親自製造的,可還是不由自主的覺得失落。

兩個一起的感覺,再也沒有了之前的恩愛,坐在一起也不過是貌合神離,她是想他放下她,他卻是因為剛剛的所見心傷了。

於是,沒什麼話題的兩個人便只剩下了安靜的喝酒。

你一杯,我一杯,也不碰杯,各喝各的,彷彿在比賽一樣,可是喝著喝著,英子猛然驚醒過來,她不能再喝了,這懷着寶寶呢,自己醉了沒關係,要是把寶寶也灌醉了,可就是罪過了。

輕輕放下酒杯,隨手打了一個響指,服務生就過來了,有些迷糊這一直在喝悶酒的一對,也不說話,也不攆走對方,就是一起喝酒,這樣的一對太怪異了,“小姐,請問有什麼吩咐?”

“來兩杯醒酒茶吧,嗯,再幫我叫兩個代駕的司機。”她與簡非離喝成這樣,若是再開車真的很危險。

“你叫你的,我不用你管。”簡非離冷冷的開口,面容若染了冰霜一般,讓英子咪了咪眼睛,笑了,“簡非離,你跟我彆扭就跟我彆扭,總不能因為我再開車出個車禍什麼的,那也不值得呀,是不是?到時候,我這心裡也過意不去。”

男人這次沒吭聲,英子說的對,若是因為她而傷心過了頭而醉透了而撞了車,的確是不值得。

見他沒吭聲,英子淡淡笑了,“嗯,叫吧,叫來了通知我們一下。”酒早已薰然,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簡非離繼續杯中的酒,彷彿不喝完就浪費了似的,不過,他還沒醉透,大腦也還是清醒的,“刷卡買單。”他是男人,他買單天經地義,不管英子怎麼背叛他了,他都不會讓一個女人替自己買單,畢竟,在一起的時光她曾愉悅了他。

想到這裡,不由得感慨自己沒有陷進去太深。

這個時候放手還不算晚,至少,他不至於如同失去藍景伊那般痛苦萬分。

曾經覺得與藍景伊再也無望了的那一段時間,他常常一天不說一句話,可是後來,不也是挨過來了嗎?

只是此生,他再不會隨便的相信一個女人了。

不會了。

是誰也不會。

哪怕是林咪寶也不會。

抬眸望著對面的女人,她還是那樣光鮮那樣漂亮,可是霓虹閃爍間就只剩下了虛無飄渺了。

太不真實的感覺,原來,與她一起,不過是他做的一場夢。

夢醒,就只剩下了了無痕迹了吧。

“先生,這是您的卡,已經刷卡完畢,這是結帳單。”服務生恭敬的把他的卡和單子拿過來,這一晚簡非離可沒少消費,點的酒也都是好酒,不是XO就是上個世紀的紅酒和葡萄酒,要知道越是年頭長的酒越是貴呢,所以,他絕對算是他們的大客戶了。

“謝謝。”他接過,隨手遞向了對面的女人,“送給你了,若是不够花,可以再找我換張卡。”

英子隨手接過簡非離遞過來的金卡,“真給我了?”

“嗯。”他不遲疑,既然心底裏已經决定了,那麼,男人的驕傲就不會再容許他回頭,他也不容許英子再走進他的世界。

兩個人什麼都沒有徹底的公開來說,卻都是心知肚明彼此的用意,他知她,她也知他。

一張卡,代表一份結束。

或者有些倉促,但是不挑明就已經是給了彼此最大的面子了。

英子很滿足。

接過金卡的白皙的手輕輕惦了惦,這張卡的份量很重,她不用問也知道對面的男人不會虧待她的,只是感覺,無關其它。

“謝了。”

見她只是頓了一下就收進了自己的錢包裏,簡非離黑眸眯了起來,他也終於明白了這個女人為什麼接近自己了,原來,到底還是為了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是,嫁給他不是錢更多嗎?

不對,嫁給他,她就再也不能去騙寵別的男人了。

騙錢騙寵騙滿足一顆虛榮心吧,她圖的只是個新鮮。

原來不止是男人喜歡新鮮的女人,女人也亦是,他若是還想與她保持關係,就得象諾言那樣吧,接收她同時與其它男人來往。

不,他不接受,永遠也不接受。

“那間公寓也劃到了你的名下。”他此刻說起,突然間就覺得西門這兩天才劃好產權的公寓彷彿就是為了這一刻而準備似的,一切的時間都是剛剛好。

“好的,謝謝。”

什麼都交待好了,簡非離看著對面的女人微微笑起,拿過了那杯新上來的醒酒茶,優雅的遞到女人的面前,“以茶代酒,幹一杯。”

“乾杯。”杯子碰上了杯子,是清脆的迴響,卻也敲在了男人的心頭,全都是刺痛。

“再見。”不管結束的多倉促他都已經决定了。

她可以在人前與別個男人擁吻,這與上次諾言強吻她不同,這一次,她是享受的是接受的,呵呵呵……

“再見。”二字出口,她隨後在心裡補了一句‘再也不見’,從此,最好再也不要見了,免得,彼此痛苦。

簡非離起身就隨著剛到的代駕走了,車鑰匙拋給了司機,報上了地址,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的時候,他突然間就恨起了騷動這個地方。

這是一個讓藍景伊遇上江君越走向重生的地方。

卻也是一個讓他走向愛情終端從此只剩孤單的地方。

突然間,就再也不想相信愛情了。

愛情就是狗屁,頭一甩,便是過眼雲煙。

車開。

簡非離靜靜坐在車廂內,這是許久以來他第一次選擇坐在後排的位置,上車的時候,連他也不理解自己為什麼不選副駕的位置就是要選後排呢,可是到了這一刻,他突然間就明白了。

後排會給他一種與世隔絕的孤單感,仿似那是一個只有他一個人存在的世界。

閉上眼睛,睜開眼睛,腦海裏都是無邊的霓虹閃爍。

T市就是這樣一個繁華的都市,從來都給人以無窮的創造力和想像力,可同時,又終是一個只會給他感傷情感的地方。

手機響了。

他瞄了一眼,是林咪寶的。

只是靜靜的看著手機荧幕閃動再閃動,他居然沒有半點想要接起的意思。

指尖輕輕一劃,手機靜音了,他沒掛斷,只是任由它自動掛斷。

不想接任何人的電話。

這個時候,即便是藍景伊打過來,他也不會接。

英子的車遠遠的緊隨在那輛熟悉的車後。

紅色的柯尼賽科很拉風。

她很喜歡這輛車,是簡非離送給她的,還有,她今晚才收下的一張卡,寶寶,爹地給你的金卡,媽媽代你收了,等明天就將卡裡的錢全部取出來換到另外一張卡上,那麼以後無論帶著你在哪一個地方消費,你爹地都不會知道了。

簡非離沒有去任何地方,直接就回了公寓,洗了澡,可躺在床上還是不舒服。

竟是怎麼也睡不著。

明明喝了那樣多的酒,可腦子卻是出奇的清醒。

他摸了根烟,靜靜的靠在陽臺的欄杆上,目光則是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的看著社區樓下的車道。

紅色的柯尼賽科停下來了。

簡非離的黑眸一下子眯了起來。

他知道她回來了,卻沒有想到,她居然又帶回來了一個。

這一次,不是諾言,而是另外一個看起來也相當英俊的男子,只是這樣遠遠看著,都給他一種挑戰。

不對,不應該是挑戰了,他和英子已經結束了。

不需要任何解釋的結束了。

一輛車,一張卡,他沒有虧待她。

一男一女走進了公寓大堂,又是看起來很般配的一對,他怎麼就不知道她有這樣多的男人呢。

一個諾言就足够了,原來還有其它的。

“撒麗,他好象正站在陽臺上,你說我會不會被他的目光射殺了。”落城一淡笑的瞟了一眼陌英子,“要不,你就從了我好了,我不止是連你的人,還有你的孩子一併的全都接收了,我保證以後不會虧待你的孩子的,不對,那就算是我的孩子了,我視為已出,怎麼樣?”

“滾。”英子回手一拳打在了落城一的肩膀上,“你想都別想。”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動手的瘋鬧了起來,沙州島上的格式,英子與這些哥們從來都是如此。

“可我就是天天都想怎麼破?”

“破不了,你死心吧。”狠狠瞪了他一眼,英子摁開了電梯的門。

“今晚能一起過夜了,嘿嘿,我偏不死心。”

“門口放個耗夾子,門頂再準備一盆雞血,你要是不怕就放馬過來。”

“哈哈哈,撒麗你確定你房間裏現在有這些?”落城一大嗓門的笑著,張揚著的男xin味道充斥在才出來的走廊裏,很刺耳。

輕開的門只有一點點的縫隙,卻足以讓簡非離聽得清楚。

果然不是諾言,是另一個男人。

她果然有很多個男人。

大手輕輕一推,門闔上了。

他轉身躺到了床上,閉上眼睛,輕輕睡去,再也不想那個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