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番外:勾夫手記(11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9:30
A+ A- 關燈 聽書

騷動。

身為東家的簡非離先到,他沒有包包厢,每次來騷動都習慣在大廳,大廳裏人多,熱鬧,他要的就是這裡的氣氛,有人氣。

“姓簡的,說吧,請我和成哥是不是為了姓林的那妞?”簡非離正輕輕晃動著手裡的高腳杯,望著裡面的紅色酒液出神時,江君越到了。

“呵呵,你又知道?”

“你老子不是還給你和她辦了訂婚宴了嗎,若不是你小子中途反悔自己給自己砸了場子又封鎖了媒體,這會子只怕全T市的人都知道了。”

簡非離搖頭低笑,果然什麼都瞞不過江君越,“我若是對她有意,便不會砸場子了。”

“那就是無意嘍?既然如此,我今個和成哥來只喝酒,不談事。”

“他人呢?”

“五分鐘後就到。”

簡非離微微點頭,“那就好。”

“你什麼意思?還是想幫林虎?他自己惹出來的事情就要他自己擦屁股,你又不是他女婿,逞什麼威風,這事別說成哥不答應,就連我這關你也過不了。”

“來,喝酒。”簡非離親自拿過了高腳杯,再親自為江君越滿上了一杯酒,“景伊最近好嗎?”

“好的很,所以,你絕對不用惦記。”

“呵呵,只是禮貌xin質的問問而已,沒想到江君越你還這樣緊張,怎麼,怕我奪回她?”

“我會怕?老子兒子女兒都有了,還是兩兒一女,你呢,連女人都沒搞定,我會怕你?”

說到女人,簡非離的腦海裏閃過英子,他的女人很快就要搞定了,“我聽說季唯衍有消息了。”想到英子,他心情一好,笑眯眯的就來了這麼一句。

頓時,江君越的臉色沉了下去,然後,一拳頭砸在簡非離的胸口上,“你小子說話要經大腦,騙人也要有點技術含量吧。”

“真的,是非凡那邊的消息,所以,你不知道也正常。”簡非離一本正經的逗著寵妻如命的江君越,看到江君越炸毛他最爽了,這麼幾個兄弟,如今就數江君越最得意了,要女人有女人,要兒子有兒子,要女兒有女兒,啥好處都被他給占上了。

“不信。”江君越端起酒杯,一仰而盡。

“等你信了的那天就晚了,八成,他就回來了。”

“都這麼久了,他要是能回來,早就回來了,所以……”

“所以你這是認定他不會回了?可我怎麼就覺得那小子有九條命,這會子一定在哪個天涯海角的地方默默的等著景伊呢。”簡非離淡淡說著,彷彿都是真實的似的,卻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根本沒有季唯衍的任何消息,那人,彷彿從這個世界徹底的消失了似的,再無半點音訊。

江君越拍了拍簡非離的肩膀,“別只說笑了,讓你兄弟也上上心,他所呆著的那座小城的海域也是落海的人能飄流到的地方,說不定真的就在那座小城呢。”

“嗯,我會告訴非凡的。”說到這裡,兩個人的表情都沉重了,之前的開玩笑的心情再也沒有了,說歸說,鬧歸鬧,可是兩個人都是真心的希望能夠找回季唯衍的,那人,走的太讓人想念了。

“來,幹一杯。”說到季唯衍,其實不止是藍景伊的心情還鬱結著,他們兩個大男人也不差了,只是男人更習慣於隱藏自己的心。

男人不哭,男人只相信努力。

酒入喉,視線中一道挺拔而高大的身形灑落在了案頭上,簡非離與江君越一起轉頭看過去,成青揚正邁著矯健的步伐走來,一舉一動間透著濃濃的男xin魅力,他是那種會讓女人尖叫而他自己卻絕對不會有任何反應的男人,深邃的目光從簡非離的身上移到了江君越的身上,然後,就再也沒有移開過,“君越,你找我,還是……”

“哦,他找你。”雖然之前還嫌弃簡非離,不過這會子,江君越還是與簡非離站在同一條戰線上的,情敵歸情敵,友情歸友情,他一向拎得清。

“成哥,你好。”簡非離大手遞過去,客氣的與成青揚握了握手。

“有事?”成青揚是個不多話的人,倒是直接就問了過來,要知道,這是簡非離第一次請他來參加酒局。

“嗯,是有點小事要請成哥幫忙。”簡非離絕少求人,為了咪寶,他可以說算是仁至義盡了,這一次是能做的都做了。

“小事?你那是小事嗎?簡非離,你真是撒謊從來都不打草稿。”江君越指尖點在桌子上,仿似在彈鋼琴。

“我覺得這事放在成哥身上就是小事一樁,難道不對嗎?”他不是拍馬屁,他簡非離也不屑拍馬屁,只是這樣感覺就這樣說了,再者,即便成青揚不幫他,只要他花點錢,也會有樂意幫他的人,只是,他不想捨近求遠。

是人都喜歡被誇,就這一句,成青揚的心情便愉悅了,“說吧,只要我成青揚能辦得到的事情,一定辦。”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眼見什麼都挑開了說了,簡非離便也不会,“來,成哥先幹一杯吧,然後我再說不遲。”

“好說。”成青揚端起杯中酒,與簡非離,再是江君越碰了碰杯,然後,一仰而盡,他的是白酒,不過,他喝白的就如同飲白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非離之前被殺手追殺,有一次差點中槍,是林虎的女兒林咪寶替我擋了一槍,我對咪寶不存什麼心事,可就憑她替我擋的那一槍,我就希望她好好的,而林虎為了一已私利居然屢次要將她送給那個姓任的,這些事我想成哥大概也有所耳聞吧。”

“怎麼,你是要讓我幫林虎擺平他道上犯下的事?”

“對,至於錢財上的,我簡非離自然會自己出招,人各有所長,我擅長的是商場,成哥擅長的就是你們那個圈子裏的了,我想只要成青一句話,就什麼都擺平了。”

成青揚略略沉銀了一下,隨即淡淡道:“好,你是君越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兄弟,這事我包下了。”

“呃,不要扯上我。”江君越的臉黑了,怎麼每次只要成青揚一開口,他就覺得全身都不對勁呢,被一個男人惦記著的感覺真不爽。

“好,不扯你,就只是我與簡兄弟之間的事情。”

江君越這才愉悅了,“來,喝酒。”

簡非離知道只要江君越出面了事情就好處理,卻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的順利,心裡一嗨,便喝的也嗨了起來。

於是,三個大男人你一杯我一杯,邊喝邊侃著大山,氣氛倒也融洽,喝多了些,就連成青揚的話也多了起來。

簡非離中途給咪寶發了一條簡訊,讓她放心,然後,又點了幾瓶XO,過癮的喝著,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喝過酒了,喝的甚至連胃病這事都給忘記了。

難得高興。

也難得醉了。

薄醉的簡非離甚至不知道江君越與成青揚是什麼時候走的,只記得江君越接了藍景伊的電話說小三鬧了就立碼走人了,而江君越走了,成青揚自然是坐不久的,沒一會也就走了。

簡非離望著桌子上喝殘的半瓶酒,决定喝完這半瓶也走人。

英子這個點也該回了,他要回去陪女人去了。

也許過不了多久英子就會同意見簡鳳樓,到時候,屬於他的春天就來了。

騷動裏霓虹閃爍,一切都是他所熟悉的。

輕晃著杯中的酒,視線則是掃落在舞臺正中央那個唱歌的女孩身上,狂野的說唱歌曲,他一向不喜這個,那於他來說是聽不懂的藝術,所以,只瞄了一眼就轉移了視線,轉而落在了舞池中。

男人。

女人。

搖搖擺擺中到處都是擁吻在一起的情侶,惹他搖了搖頭,多髒呢。

這地方的女人他是絕對不會染指的。

不然,髒了的就是自己了。

一杯酒又送到了唇邊,可他才要一仰而盡,突的,手中的杯子一下子掉落,落在桌子上濺起了玻璃碎片和酒液噴灑在他的身上,“先生,您沒事吧?”服務生立刻沖了過來,生怕高腳杯的玻璃碎片濺傷了他,簡非離卻恍若沒有聽見般的,目光直直的落在舞池中央。

沿著他的視線,服務生看到了一男一女,男的帥,女的靚,都是那種拿得出手的俊帥和美麗,他有些懵,不知道那兩個人怎麼礙著簡非離了。

“先生,我來收拾下吧。”一桌子的殘亂,再不收拾,說不定下一秒鐘就能傷了人,傷了別人也許沒關係,可是傷了簡非離這樣的人物可就不好了,傳出去好說不好聽,影響他們騷動的聲譽。

簡非離的目光卻還是落在舞池中央,久久都沒有回過神來。

“簡先生……”

視線在舞池中,他的手卻是落向了桌子,像是在摸酒杯,整個人的神情也有些恍惚了起來,服務生急忙新倒了一杯酒遞給他,他接過,喝盡。

服務生再倒,他再喝,不過,從頭到尾,視線都沒有移開過舞池中的那對男女。

方諾言和陌英子,他們跳舞了,他們也接吻了,如果說從前的每一次都是方諾言主動的,可這一次,明顯的,英子也享受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