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醉透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0:34
A+ A- 關燈 聽書

“咯咯……”小沁沁笑起來,那模樣,跟小東西如出一轍,不愧是一胎雙生呀,果然是心靈相通的。

江君越回親了一下,狠狠的,恨不得想要將那小臉啃進自己的身體裏,他太喜歡小沁沁了,想到那天他跟去機場她對自己笑著時的小樣子,不知怎麼的,心竟是有些酸,這是,女兒第一次清醒的在他懷裡呢,他把小東西緊緊的摟在懷裡,不住的喃喃著,“沁沁,爸爸的小沁沁,以後,再也不跟爸爸分開了好不好?”

“咯咯……”小東西還是笑,然後,破壞力極强的就在他的臉上身上亂啃了起來,連他的領子也咬到了小嘴裡。

“先生,她可能是餓了,我喂她點Nai粉喝吧。”保姆已經發現了小沁沁的不對,便悄聲勸著道。

江君越這才不舍的放開女兒,餓著了小東西,他心疼著呢,可是很快的,他更心疼了,因為,沖好的Nai粉小沁沁不喝。

即便是灌到嘴裡也會吐出來。

“是不是Nai粉不好?”江君越乾脆拿起Nai瓶來自己喝了一口,若是不好那便趕緊換。

保姆的眼睛看得都直了,那麼帥氣的大男人居然拿著Nai瓶子就嘗起了那Nai粉,天,若是拍下來被傳出去,一定非常賣座。

江君越嘗了一口,似乎,沒有什麼不對的味道,淡淡的,是純牛Nai,“小熙喝嗎?”

“小熙喝的,他愛喝,先生,這孩子以前是不是不喝Nai粉呀?”

“嗯,不喝的。”

“吃飯?不能吧,她太小了。”

“吃母Ru。”

“那就怪不得了,有些孩子是這樣的,吃母Ru的時候就是不肯吃Nai粉,吃Nai粉的時候就是不肯吃母Ru,看來,得讓她慢慢適應。”保姆歎息的道。

靠,居然還有這樣的說法,江君越急了,拿起電話就打給蔣瀚,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在幹嗎?”

“還能幹嗎,還不就是象之前那樣唄。”蔣瀚特無言,他真不明白自家總裁要玩哪樣,眼看著藍景伊失魂落魄的樣子,他這個外人居然都有點看不下去了。

“讓她擠點Nai水,多擠點,然後,派個人給我送過來。”吼完,江君越便掛斷了,煩躁的扯開領帶,那女人,先是虐他,然後虐她自己,現在,連著女兒也一起虐了,他卻沒想到,其實女兒是他帶走的,是他在虐女兒虐著她。

蔣瀚石化當場,江君越自己惹的禍,現在卻要他一個大男人來解局,這怎麼好上前讓藍景伊擠Nai水呀?

那也說不去呀,他又不是小嬰兒,他不吃Nai水的呀。

蔣瀚烦乱了起來。

從沒有過的烦乱。

正不知道要怎麼完成江大總裁交待的任務時,那邊,又打來了電話,看著江君越的號碼,蔣瀚的心又開始七上八下了,若是再給他一個剛剛那樣高難度的任務來做,他今天非得瘋了不可,心顫顫的接通,那邊,又吼了過來,“找個女人去找她,就說孩子要吃母Ru,女人吃了藥不敢喂孩子,所以請她給擠點Nai水,記住,到時就說也是住在凱斯飯店看到她抱過孩子所以才求她的。”

“是……是……是……”蔣瀚不住的答應著,也終於緩了一口氣,還是總裁好呀,沒有再指派他什麼高難度的任務,還給他解了迷津提供了最好的辦法,其實蔣瀚想錯了,江君越一點也不是要給他解圍,他是放下電話就覺得蔣瀚一個大男人,讓他去找自己女人要母Ru,那彆扭的是自己女人呀,說到底,他是要護著藍景伊,總不能讓蔣瀚一個大男人去偷看他女人的胸前Chun`光吧,雖然,他覺得蔣瀚不一定有那個膽子,不過,還是防著點好。

這世上,有錢能使鬼推磨,果然,蔣瀚很快就勝利的完成了任務,花點錢雇個女人很快就把事情解决了,他開著車,直接把那一大瓶的母Ru送去小公寓,門一開,江君越接過去就吼道:“誰讓你送過來的?沒其它人了嗎?她若沒了怎麼辦?”

蔣瀚耷拉下腦袋,好象,他怎麼做都不對了,當下也不敢頂嘴,轉身就走,他急著送母Ru給小公主吃他這也錯了嗎?

小沁沁有了母Ru,“咕咚咕咚”一會兒就喝飽了,然後樂顛顛的跟著小哥哥一起玩,那畫面,特別的暖融,江君越啥也不幹了,什麼公事都放下了,就坐在沙發上,一壺茶一壺茶的喝著,再愜意的看著一雙兒女,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可是,舒服愜意之餘,心底裏的不自在卻越來越攀升了,那女人,居然還沒打電話過來。

就沒頭蒼蠅似的亂找著孩子呢?

居然也不報警,真的有够蠢的。

“蔣瀚。”江君越又沉不住氣了,“她有沒有吃飯?”

“沒,中午和晚飯都沒吃。”這是實話,蔣瀚實話實說。

其實,晚飯江君越也沒吃幾口,倒是兩個小東西吃得飽飽的,一個喝Nai粉一個喝母Ru,母Ru藍景伊給擠得挺多的,就在冰柜裏冷藏著呢,還挺新鮮的,可是,晚上怎麼辦?

那點母Ru,睡覺前一定被小沁沁喝光的。

也不知道兩個人是誰一根筋了,藍景伊不打過來,他江君越不是也沒打過去嗎?

死要面子活受罪。

又是把兩孩子交給了保姆,江君越便出門了,這次,他又開回他那輛玄黑色的蘭博基尼了,嗯,她不打給他,他只好去招惹她了,不過,先說話的還要是她,要他江大爺跟她先說話,門都沒有,他氣著呢,誰讓她當初先虐他了。

這次,不用問蔣瀚,他一查蔣瀚的GPS定位就查到他在哪兒了,車子,疾速的往那個方向駛去,開著開著才發現那個位置居然距離騷動很近。

他的心赫然狂跳了起來,騷動,那是他和藍景伊初初相識的地方,一想起那個時候那個女人把他當牛郎他就氣不打一處來,他江大爺什麼時候做起牛郎來了,可是他這張臉……

皺皺眉頭,人長得帥有罪嗎?

他沒罪,有罪的是那些犯花癡的男人女人,非要喜歡他,他能怎麼辦。

手指按開了藍牙,“行了,蔣瀚你該幹嗎就幹嗎去吧。”

蔣瀚立刻就笑了,因為,他已經看到江君越的車超過他的車了,原來是江大總裁要親自上陣了,他巴不得呢,再跟著藍景伊,他覺得他先要瘋了,他家總裁也太會玩了,居然玩起了自己的女人來,還玩得不易悅乎,讓他特無言。

可,說來說去藍景伊也不對,不聲不響的生了兩孩子,居然一個丟了也不向他家總裁彙報,她這不是自己找虐嗎?

江君越的車不疾不徐的駛過藍景伊,眸光掃過那抹纖瘦的失魂落魄的嬌小身影后,他心疼了。

算了,原本想要多虐她兩天的,可是這會兒,他怎麼覺得虐得不是她反而是自己了呢。

前面一個轉彎,江君越便把車停在了一家小量販店前,下了車進去買了烟和打火機,一出門,果然就看見了不遠處的那個女人,她跟來了,不知道是因著他的車跟來的,還是原本就是想要去騷動的。

那地方,她也一定記憶深刻吧。

江君越跳上車,便往騷動駛去,車速依然慢到不能再慢,眼見著快要到了,再看藍景伊還在車後不遠處,他這才松了口氣的跳下車就進去了騷動。

點了酒,最濃最烈的酒,卻是哪間包厢也沒去,就在大廳裏喝了起來,卻是喝一瓶倒了三瓶,一瓶也只喝了一點點,藍景伊進來的時候,江君越拿起那只喝了一點點的酒瓶就把瓶口送到了唇邊,就當成是冷白開般的喝了起來,多少得喝一瓶,不然,即便是醉了也挺假的。

超眩的霓虹在閃爍,騷動裏還是一如既往的人潮湧動,舞池裏的男人女人都在瘋狂的扭擺著身體,藍景伊的目光卻在迅速的搜尋著那個男人的身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這是怎麼了,她居然鬼使神差的就跟著他的車來了,抑或,她早就朝著這個方向走來了,反正,不管怎麼樣她就是來了騷動,這個,她和江君越初初相遇的地方。

只掃視了少半圈,藍景伊就發現了那個男人,遠遠看著他,她卻不敢靠前了。

怎麼,才來就喝了那麼多酒?他面前的桌子上居然有好幾個空酒瓶,他是把酒當成是水嗎?

就因為孩子沒了?

因為他和洛美薇的孩子沒了?

藍景伊的心倏然痛了起來。

“酒,再給我拿酒。”相較於白天,他已經換下了西服,一身的淡青色休閒服,卻襯著他更加的好看,永遠都能在一眼間就攥住她的眼球,讓她怎麼也移不開了。

他似乎醉了,聽那聲音都有些不對。

“先生,你醉了,你家住在哪裡?我讓人送你回去吧。”服務生走過去勸道。

“走開,換個送酒的過來,我要喝酒,酒……”他繼續的嘶吼著,手狂亂的在案頭上一揮,頓時,那些空瓶子就咕嚕咕嚕的從案頭上滾到了地上,隨即,他人一趴就倒了下去,似乎,是醉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