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番外:勾夫手記(10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7:28
A+ A- 關燈 聽書

一杯咖啡,一個人。

咪寶靜靜的坐在咖啡桌前,靜靜的望著對面的簡非離和英子,淺淺的啜飲了一口,“英子,謝謝你。”

英子忽而就心軟了,她原本就是要把簡非離配給咪寶的,等她離開了,由咪寶來照顧簡非離其實也挺好的,想到這裡,心便釋然了,再給她一點時間吧,等過了幾天就知道有沒有懷上了,“咪寶,我們是姐妹,你就不要客氣了。”

“非離,不好意思拉你下水,這樣晚了,你與英子快回去吧。”

“那你呢?”英子擔心的問了過去。

“我?”咪寶自嘲的一笑,林虎那裡她真是不想回去了,自己親生的父親才是最會害她的那一個,甚至都不及一個外人,“我想多坐一會,咖啡很香,夜色很好。”她此刻就想坐在這裡一直到天亮,可是天亮了,她還是沒有一個可以落脚安身的地方,在T市,哪裡都是父親林虎的天下。

“咪寶,你父親的事情,很快就可以解决了。”

“你有辦法?”咪寶眼睛一亮,灼灼的看簡非離,她現在也不求做簡非離的女人了,只求清清白白做人就好。

“嗯,那筆資金我來想辦法,至於幫派之間的事情,我會請青幫的成青揚與你父親來談判。”

“你能請動成青揚?”咪寶的眼睛又亮了,青幫的成青揚是什麼人物她自然是清楚的,如今的威望比她父親林虎還要高一些,不,是高很多,自從父親欠了債,威望就直落千丈了。

簡非離的腦海裏閃過江君越那張臉,只要請得動江君越,一切就水道渠成了,成青揚那個人最聽的就是江君越的話,一杯咖啡入腹,他淡淡笑開,“嗯,沒問題。”說完,便已起身,“英子,我們回吧。”折騰了一晚上,也鬧過了,可當女人又在身邊時,他只想一起回去自己的窩,安安靜靜的睡一覺,這一刻,喝多了酒的他還有些不清醒。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咪寶靜靜的望著那輛紅色的柯尼寒科漸行漸遠,依稀還是英子打開車窗沖著她揮手說再見的樣子,英子配簡非離,很登對,一個郎才,一個女貌。

輕輕笑了一下,杯子裏的咖啡在一點點的减少,24小時營業的咖啡廳,她真的可以耗到天亮,簡非離,他是再也不會愛上她了吧,他的眼裡,只有英子一個人。

柯尼寒科駛往公寓區,簡非離靠在副駕的椅背上,第一次的,英子覺得男人很弱,弱的可能她現在一拳打過去,他絕對招架不住,吸了吸鼻子,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怎麼喝那麼多的酒?”雖然知道他可能是因為諾言的話感傷了,她卻還是忍不住的想要再確認一下。

“想喝了。”英子還在開車,簡非離卻是長臂一伸,輕刻間就摟住了女人的頸項,“停車。”

“大馬路上呢,你別胡鬧。”英子皺眉瞪了他一眼,這麼大的人了,還象一個孩子。

“停車。”許是真的多了,酒氣濃濃的噴灑在英子的身上,簡非離帶著酒氣的唇已經貼上了英子軟軟的脖頸,有一下沒一下的親著,帶起絲絲的癢絲絲的溫柔,撩蕩起英子的心一瞬間就微亂了,“簡非離,正開車呢,你怎麼這樣?”

可,男人卻樂此不疲了,腦海裏總是閃過諾言的那一句,她會甩了你的,她會甩了你的。

她要走了嗎?

這一刻,原本在警察局裏還很清醒的簡非離大腦就一點也不清醒了,彷彿那些酒液的後遺症才剛剛開始似的。

到底,英子還是拗不過男人孩子氣的又親又摟的停了車,不等車停穩,就被簡非離大手一把抱到了懷裡,副駕的座椅早已放倒,窄小的空間明明是那樣逼仄,可是對於緊緊貼在一起的兩個人來說,卻也是够用的。

受不了他一波又一波的親吻,受不了他欲取欲求的輕撫,到底,英子還是沒有拗過之前的决定,安全期她可以不要他的,可他卻不能不要她。

歎息了一聲聲,直到他一聲低吼結束一切時,她才明白只要是與他還在一起,她便永遠也不能不給他。

“傻瓜。”結束了,也滿足了,帶著酒氣的男人終於睡著了,英子扯過衣服穿上,再拿過一條毯子蓋在簡非離的身上,這才打開了車燈,準備稍做整理再開車離開,卻在目光掃過男人的腿時一愣,剛剛一起的時候車裏太黑,她真的什麼也看不清,這個時候才發現他受傷了,猛的扯開毯子,一處處的傷淤青在身上,果然打架不是好事,他這是吃了多少的虧呢。

也是的,不管他多厲害,可畢竟是喝了酒,還是他一個人對人家七八個人,能這樣,已經算是萬幸的了。

輕輕的為他蓋上了毯子,明天她一準打聽出來那些小混混是哪一幫的人,居然敢動她男人,活膩了嗎?

她陌撒麗如今還活著呢。

車停在公寓樓下。

柯尼寒寇里一片安靜,男人在沉沉的睡著,英子靜坐了足有五分鐘,才低低歎息了一聲,怎麼都覺得他這樣睡在車裏不舒服,“阿狼,我們回房間回床上去睡,好不好?”

“別吵。”男人的手推著她的小手,睡得正沉,做夢一般的不想她吵他。

“乖啦,你要是不聽話,我就走了,以後再也不理你了。”在幾次三番的哄勸之下男人還是無動於衰的時候,英子拿出了她的殺手鐧,她知道他現在好象最怕的就是她的離開了,可她,早晚都要離開的,想到這個,又是一陣頭疼。

“不許,我不許。”睡著的男人如同孩子般的一把捉住了她的身體抱在懷中,“我不放你離開。”

“好,我不離開,不過,你要下車喲,我扶你回房間睡覺,我陪著你好不好?”

這一次,簡非離終於是輕輕點了點頭,雖然是閉著眼睛的,但代表他把英子的話聽了進去,然後由著下了車繞到他這邊的英子把他扶下了車,男人的眼睛還閉著,酒精的作用讓他第一次的在她面前如孩子樣的耍著小脾氣,與從前那個英俊溫文的男人半點都不搭邊了,“阿狼,這邊……這邊……”他真沉,好在她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將他扶進了大堂,等在了電梯前。

男人依然靠在她的身上,後半夜的夜讓電梯彷彿就成了擺設,寂靜無聲的只有他們兩個人上去。

打開簡非離的公寓門,直接把男人推到了床上,嗅著他漫身的酒味,若是她能抱得動他,她一定把他帶去洗手間裏洗洗,可惜,她真沒他那樣大的力氣,以前出任務,憑的也是巧勁和能力,絕對不是力氣。

論力氣,女人永遠也不是男人的對手。

不過,澡不能洗,擦身還是必須的,端了水,拿了手巾,仔仔細細的為簡非離擦好了身體,英子這才拿出醫藥箱一處處的處理著他身上的傷。

大多都是淤青的傷,只有幾道劃傷的口子,好在並不大,她也司空見慣了,並沒有任何不適感,終於弄好了之後,英子疲憊的倒在男人的身邊就睡著了。

好累。

好困。

她如今,只想睡覺。

這個時候就是再送她一輛柯尼賽科她都不會沖下樓去開了。

睡覺最大。

清晨,暖洋洋的光線透過窗紗照進室內,簡非離徐徐睜開了眼睛,入目是熟悉的公寓,只是身邊多了一個女人,他伸手一摟,便將英子摟進了懷裡,“嘶……”卻是一聲低嘶讓他皺了皺眉頭,這才赫然想起昨晚打架了,扯開被單掃過去,一處處的傷,不嚴重更死不了人,上面明顯的或塗著藥膏或貼了創口貼,是女人做的吧,手法還不錯,乾淨俐落。

只是略有些遺憾,他竟然半點也記不起來她為他處理傷口的事情了。

睡沉了吧。

靜靜的看著懷裡的女人,長長的睫毛仿如棲息了許久的蜻蜓的翅膀,隨時都有可能煽動,然後悄然飛離。

就這樣的看著,一個清晨的時光正在偷偷溜走。

想要的美好,卻被手機的鈴聲打斷了,他隨手摸過,快速的切斷再靜音,可當抬頭時,女人還是被吵醒了,一雙大眼睛帶著濃濃的起床氣正瞪著他呢,“為什麼不靜音?”

他能說他昨晚是怎麼回這裡的都不知道嗎?

為什麼不靜音?其實是她沒有給他的手機靜音。

可是這會子看著女人嬌嗔的模樣,忍不住的喉結一陣滑動,大手輕落在她的後腦,只輕輕一扣,便自然而然的吻上了她的唇。

輕軟而泛著女人獨有的香,只是這樣輕輕的一觸,頓時天雷勾動地火,身體裏的男xin荷爾蒙迅速的飆升再飆升,於是,也從最初的唇的撫觸慢慢的緊貼在一起,竟是,怎麼也要不够的節奏,“給我……”

“不要……”英子大腦裏的最後一絲理智在拒絕,卻還是拗不過男人的唇男人的手,只不過是須臾間,就已經繳械,繳械在清晨最美麗的時光裏,再不想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