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番外:勾夫手記(10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7:13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離被抓了,請你馬上趕來警察局保釋他。”

英子激欞坐起,眸色一下子就深邃了些分,“因為什麼事被抓?”

“打架。”

“打架?”英子皺眉,“簡非離跟別人打架?在哪裡打的?”她不過是早睡了一覺而已,居然就鬧出這些事情,什麼時候簡非離這麼不讓省心了?

他不是溫文他不是儒雅的出了名的嗎?

“騷動酒吧。”

“哦,跟什麼人打架?”原來是騷動,他去那裡做什麼?她知道他喜歡去那裡是因為藍景伊,藍景伊就喜歡那個酒吧,更是因為那個酒吧藍景伊才遇見江君越的。

可這大晚上的,藍景伊又有三個孩子,簡非離不可能是去見舊情人的。

不過,就算是他想,江君越也不會答應,那個男人,據說氣場强大,更不是個好相與的主兒。

所以,只有一個可能,簡非離是去喝酒了。

可他為什麼要喝酒呢?

“一群小混混。”

“呃,原因呢?”

“這個,陌小姐還是先來保釋簡先生吧,到了,你可以自己詢問簡先生。”警詧在接收到簡非離警告的目光後立刻噤聲了,在T市,得罪簡氏就是掉了自己的飯碗一般,簡氏不止是T市的優秀公司,簡鳳樓曾經的大名更是T市白道黑道的標杆,就沒有不知道的,雖然如今簡氏已經洗白,可是曾經的那些故事還是被一些老傢伙到處傳揚,所以,他們年輕的人也都多少知道些。

“馬上到。”英子摸摸小腹,迅速的起身換下了睡衣拿了車鑰匙就出發了。

紅色的柯尼賽科,飛速駛往警察局,英子撥通了諾言的手機,“怎麼回事?”

“誰?”

“簡非離。”

聽她質問的語氣,諾言淡淡道:“你問他自己。”

“不是一起飆車嗎?怎麼後來他進去了,你倒是好好的?”

“陌撒麗,你想我進去?”諾言低吼,聲音清冷。

“我只想知道為什麼他進去而你沒有進去?你是不是跟他說了什麼?”不然,簡非離一個人去騷動幹嗎?除非是不開心,他不會去那種地方去喝酒的。

諾言淡淡的:“快到終點的時候,我告訴他你回公寓了。”

“你大爺的,需要你告訴他嗎?”英子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那男人一定是以為她跟諾言彙報了行踪卻沒告訴他,可其實,她壓根沒給諾言打過電話,兩個男人都沒有,只不過,諾言更瞭解她罷了,所以,一猜既准。

“難道你沒回去?”

“滾。”直接切斷電話,英子把車子開到了最快,柯尼賽科依然拉風,可她此刻的心裡卻一點都不平靜,簡非離對她是真的上心了嗎?

這個答案很不好。

簡非離越是上心,她若離開他時,對他的傷害便是越深。

這是她所不想的。

悄悄來悄悄走,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她可不要走了還被一個男人惦記著。

看來,她不能再與他時時的膩在一起了,安全期少在一起更為妥當。

真想立刻就懷了孩子,這樣她就不用這樣辛苦的去維持與他的關係了。

早晚要分開的兩個人,若是誰付出了感情,那就是傻子。

可惜,她知道,他卻不知道。

紅色的柯尼寒科停在警察局的大門前,來這種地方,英子一點也不膽怯,她來過很多次,每次都是看著揪心進來,實則都是安全出去,對付這些警詧其實是小兒科,只要你死不承認再擺出一付弱女子的姿態,也就相安無事了。

但是今天不必,她是來保釋簡非離的,不是她進局子了。

推門而入,大廳裏的人‘刷’的朝她看過來,應該是來的匆忙,所以,她只是隨便抓了一身洋裝穿在身上,卻襯著她玲瓏的曲線完美的讓大廳裏的男人看了再也移不開視線,就差沒噴鼻血了,“你是……”有男警詧一臉驚豔的問了過去。

“陌英子,我是來保釋簡非離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身上,他在吸烟,煙氣飄渺在一張俊臉間,襯著他的面容有些不清晰,但卻怎麼也掩不去他一身尊貴加頹廢的混合在一起的衝突的味道,離得遠她都嗅到了他身上的酒氣和煙氣,讓她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陌小姐,在這裡簽一下字就可以了。”警詧公事公辦,不過,語氣上很客氣。

“好。”英子接過筆,飛快的在上面簽了‘陌英子’三個字,娟秀而清透,字迹乾淨好看。

“簡先生,您可以離開了。”

簡非離淡淡的點了點頭,卻並沒有直接站起,而是抬首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一頭長髮只是簡單的束了一個馬尾,微亂,惹得額前的碎發遮住了她一小邊的臉,卻掩不去那份俏麗與嬌妹,她來時一定是很急,以至於從來都是髮型一絲不苟的她居然第一次沒有好好的梳發,簡非離打分到這裡,心情竟是莫名的好了些分。

見他只是安靜的看著自己,英子氣不打一處來,“簡非離,你是男人不是?怎麼跟個小孩子似的,還會打架了?”

男人不惱不怒,淡靜的看著她,直到她又要發火的時候,他突然間笑了,“碰到咪寶了,有人調系她,所以……”剩下的他不必說,她也應該明白了。

“咪寶?你兩個還挺有緣份的。”英子眯起了眼睛,小嘴嘟了起來,那完全是下意識的動作,她什麼也沒想,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男人的眼中,而此時的簡非離,卻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緊緊的盯著她,不許警詧說出他是因為林咪寶而打架而由他自己現在親自說出來,他就是想要親眼看看她的反應。

似乎,好象是有點吃醋的意味,卻不那麼明顯。

“你回去了,我無聊就想喝一杯,結果,就遇上了咪寶。”他淡淡接語,修長的指將即將燃盡的煙頭掐熄在烟灰缸裏,動作輕輕緩緩,漫不經心的仿似一點也不急著離開這裡,還對這裡有感情了似的,看得被中止好眠的英子又是一陣心頭火起。

英子深呼吸再深呼吸,大庭廣眾之下,她來接他,他居然跟她討論起了另外一個女人,“那你現在不走,是不是她也在這裡?要不要我一起保釋了?”

“要。”不想,她不過氣惱的隨口一問,簡非離居然想都不想的就要她去保釋林咪寶了。

英子的臉色瞬間黑透了,只是礙於周遭人多,而且這大廳裏差不多所有的人此時都在看著她,想要發火,卻又不好發作,想了一想,她强擠出一抹笑笑開,“這個不用你說,我與咪寶是好姐妹。”說到這裡,她轉首對警詧道:“警詧先生,我要保釋林咪寶。”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好的,這裡簽字就可以了。”

於是,英子咬牙切齒的簽了字,那是一種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感覺,反正,因著簡非離的提議讓她保釋林咪寶,她就是有些不舒服。

簽好了字,黑色簽字筆隨手甩在桌子上,“林咪寶人呢?”

“在隔壁的休息間。”

做女人果然比男人好,林咪寶在警察局裏的待遇明顯比簡非離要好許多,不過,很快英子就覺得不對了,“咪寶又沒打架,你們憑什麼抓捕她?”也是這會子,她才反應過來這很有可能是男人打的一個結,然後,試著讓她來解,什麼時候簡非離的心機竟是這樣深沉了?

她從來不知道。

“是她挑起簡先生與人打架的,所以……”

聽這意思好象林咪寶是主謀一樣,常年與警詧交往的經驗告訴英子還是噤聲的好,即便是有怨氣,也等回家了關起門來再罰男人,深吸了一口氣,她低聲道:“把她帶出來吧,然後,我們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嗯。”

一會的功夫,咪寶出來了。

林虎是不管這個女兒的死活的,只為,她死都不肯跟著任振宇,而林虎的資金周轉現在還存在著大問題,他根本沒心情管她的死活,自然也沒有派人來警察局接她,而咪寶也沒有要求警詧打林虎的電話。

騷動裏她打給阿彪,阿彪不管她的死活她就懂了,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除非自己强大了,否則,她根本沒有揚眉吐氣的那一天。

“英子,謝謝你。”咪寶蒼白的小臉轉向英子,微笑的點了點頭。

“走吧,出去再說。”原本對簡非離還氣著,可當看到弱不禁風的林咪寶,英子的氣怨一下子就消散了許多,象林咪寶這樣的女孩,是男人都會忍不住的想要出手保護吧。

是的。

若是她遇見了,估計也會動手的。

或者,簡非離並沒有錯。

想到這裡,一下子就釋然了,看著簡非離也沒那麼彆扭了。

夜風柔柔的拂過漫身,T市的夜溫柔的就象是一幅沙畫,唯美的讓人沉醉,簡非離坐上了副駕,咪寶則是坐在了後排的位置,她輕輕笑,一眼就知道簡非離的站隊了,他要的,還是英子,他喜歡的,也還是英子。

從來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