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番外:勾夫手記(10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7:02
A+ A- 關燈 聽書

“小姐,他不要你,我要你,來,哥親一個撫慰下你美麗的心靈。”旁邊有男人凑了過來,拉著咪寶的手就要把她從簡非離的身上扯開。

“走開。”咪寶嫌弃的甩手,卻根本甩不開那男人的鹹豬手,她一著急,端過簡非離的酒杯便朝那男人灑去,一下子就灑了男人一頭一臉,狼狽的象一隻落湯雞。

“你他媽的別給老子敬酒不吃吃罰酒,信不信老子直接上了你。”男人惱了,爆了粗口。

那樣烏煙瘴氣的話語讓咪寶皺起了眉頭,雖然從小到大聽過很多次粗語,甚至可以說是數都數不過來,但是唯有這一次是直接針對她的,那種感覺又不一樣,忍了這樣久,這一刻的林咪寶再也忍不下去,轉首輕輕一笑,明眸皓齒分外豔麗,“真想上我?”

聽她這樣問,男子一愣,沒想到她這樣直接,不由得就有些膽寒,畢竟,敢這樣問的這樣氣度的女人他倒是第一次見,不過,話都到了這個份上,一旁又有在看著熱鬧的,他自然是不能丟面子的,“自然是想上你,不如就現在直接上了?”

“好呀,不過,也要你能打得過我男人,只要你贏了我男人,我隨便你上。”咪寶說話彷彿在與人閒話家常一樣,字字句句都透著輕鬆淡然,男子聽她一遍遍的說‘我男人’,忍不住的手一指簡非離,“就這個醉鬼?”

“是。”咪寶毫不猶豫的說是,或者簡非離不承認她,可是在她心裡,他就是她唯一的男人,也是她唯一樂意委身的男人。

“好,那老子就陪著你這個小白臉玩玩,事先聲明,打死打殘不能追究責任。”男子早就看著簡非離不順眼了。

是的,這世上就是有這樣一種人,因著自己是矮窮醜,所以就特別的不待見高富帥。

“非離……非離……”咪寶推了推簡非離,她知道他的本事,若是一對一,就連幫中一等一的好手阿彪和龍飛都不一定是簡非離的對手,所以她並不擔心他會輸,唯一擔心的是他喝多了不能打,那就慘了。

“走開,我還要喝酒……喝酒……”簡非離卻是對剛剛咪寶與男子的對話充耳不聞,完全沒有反應的繼續倒酒,喝酒,他今晚來的時候就一個目的,不醉不歸。

就是想喝酒,想喝醉,很久沒有醉過了,他想嘗一嘗醉了的滋味。

“嘭”,他這邊還在想著喝酒,那男人卻不幹了,他們那一行從來都是先下手為強,他先對簡非離下手了,一酒瓶子就砸在了簡非離的頭頂上,刹那間,酒瓶的玻璃混合著酒液四濺開去,咪寶嚇得尖叫了一聲,“非離,你沒事吧?”

簡非離只覺頭上一痛,隨即站了起來,“你打我?”他是想醉了的,可是想醉又豈是容易的事情,越是想越是不醉,千杯不醉的感覺。

“老子打的就是你。”男人一看一砸就中了,膽子更大了起來,又抄起了一個酒瓶子直奔簡非離的頭頂砸去。

被砸一次,是他分神了,可這第二次,簡非離長臂一探,一下子就握住了男人砸下來的手腕,輕輕一捏,“啊……啊……”男子便失聲痛叫了起來,手裡的瓶子的確是砸了下去,不過這一次卻是砸在了地上,頓時,周遭響起了口哨聲起哄聲,亂了。

咪寶見人越聚越多,還有一些人是站在那男人身後叫好的,明顯是男人一夥的,她這才發覺了不對,人家人多,若是男子一個打不過讓他的兄弟一起上,簡非離要吃虧的,想到這裡,她直接摸出手機打給了阿彪。

“三小姐,有事兒?”阿彪很快接了起來。

“阿彪,你馬上趕來馬蚤動。”

“發生什麼事了?”阿彪卻不急,不問清楚不出馬。

“要打起來了,一幫小混混要打非離。”

“呃,原來你是為了簡非離,那小子有什麼好?他又不肯娶你,你還是想辦法再找一個你喜歡的金主吧,不然老爺子被逼急了,還是得讓你嫁給任先生。”

這些話,咪寶早就聽膩了,躲進馬蚤動就是不想再聽幫裏的人囉嗦,此時更是聽不下去,“阿彪,我就問你一句,你幫還是不幫?”

“三小姐,報歉,我已經睡下了。”

咪寶氣得小臉通紅一片,直接掛斷手機,再看場子裏的兩個男人,簡非離已經鬆開了她走到了前面一小塊相對來說被移了桌子椅子的空曠點的位置裏。

真的要打起來了。

咪寶一步沖過去,一下子拽住了簡非離的衣袖,“非離,別跟他打,走,我們回家,我帶你回家喝酒。”她輕聲哄著他,答應他帶他回家喝酒不過是權宜之計,可簡非離卻聽懂了,“帶我回去公寓喝?”

“嗯嗯,我陪你喝。”

“那英子呢?”

咪寶眼神一黯,“她也陪你喝。”

“騙人,她不會陪我喝的,她回她自己的房間了,她的心裏只有諾言沒有我。”酒多了,簡非離開始胡言亂語起來,他雖然沒醉透,卻根本不知道自己都說了什麼。

“妞,原來他不是你男人,他根本不喜歡你呀,你還說你男人會替你出頭,哈哈,真是笑掉大牙了。”兩個人這樣一來一往,讓那男人也聽清楚了簡非離喜歡的女人另有其人。

咪寶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若是可以,她真的只想做簡非離的女人,可惜,他不要她。

如今的她,就快要被逼上任振宇的床了。

咪寶小手拉住簡非離的,輕輕一個閉眼,她有些後悔,自己不該惹上不該惹的人,也不該拉簡非離下水,本來就不關他的事的,他救她一次,兩次,卻沒有次次都救她的權力,他不欠她什麼。

纖瘦的身形迎前擋在簡非離的面前,“不關他的事,你們要打,就沖著我來吧,我林咪寶大不了一死,你們休想侮辱我。”忽而就覺得自己太天真了,以為阿彪會來幫她,可打了電話才知道這世間冷暖,原來只有自己才最知道。

“你剛不是還說他是你男人嗎?這會子就不承認了?呵呵,原來是龍虎幫林先生的愛女林咪寶,不是要跟著任振宇了嗎?怎麼這麼夜了還有空外面泡小白臉,還是任先生不要你了?”

話是越說越難聽,嗓門也越來越高。

簡非離多少清醒了些。

伸手一拉咪寶,只輕輕一帶,便帶著她靠在了他的懷裡,他是不喜歡她,可是這個女人曾經為他擋了一槍,若沒有她擋的那一槍,也許他連命都沒有了。

“誰說我不是他男人,呵呵,老子正閑得無聊,閑得手癢,來來來,開打。”勾勾手指,他一個晚上的鬱氣在這一瞬間全都被挑了起來。

想打架。

打架最過癮。

打架可以疏解心底裏的不痛快。

於是,馬蚤動裏真的打了起來。

十幾個對一個。

咪寶驚得退到了一邊,卻也不害怕,她不是第一次看簡非離打架,第一次在遊艇上他對龍虎幫的兄弟,不落半點下風,所以,她此時淡定的看著,並不緊張。

只是,這一打馬蚤動裏的桌椅就倒了楣了,很快的,全都被掀翻在地,馬蚤動的警衛來了也沒能制止這場混亂,直到員警來了,那一聲聲的警笛聲才終於拉開了簡非離與那一群混混的打鬥。

大半夜的,簡非離被例行公事的帶去了警察局。

“簡先生,情况已經大致瞭解了,這次事件的起因並不怪你,可是我們這邊有規定,您或者是叫律師,或者是叫什麼人來保釋你,只要他簽字就可以了,你看,你想叫誰?電話號碼給我,我幫你打?”警詧對他,還是很客氣的。

簡非離早就酒醒了,眸眼輕眯的閃過不遠處自己被收走的手機,有一瞬間,他真想打給江君越,畢竟是男人,男人才不會笑話打架這種事情呢,可是轉念就想到了藍景伊,大半夜的把江君越叫出來她一定會問七問八的擔心江君越,若是叫簡鳳樓呢,老人家那麼大年紀了,實在是不適合折騰,於是,他選了西門。

警詧撥給了西門。

可是結果卻是出乎簡非離意料之外的,西門關機了。

再撥蔡亞琪的,也是一樣的結果。

兩個人一定是關起門來“啪啪啪”了。

是了,西門以為他才回國,一定是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的,卻沒有想到,他鬧出了這樣的一場玄蛾子,越是年長越是無法自控了嗎?

又或者,遇到陌英子,他就常常無法自控。

“簡先生,你看,還能再提供一個人的電話號碼嗎?”

簡非離眯了眯眼睛,靜靜的沉坐了足有一分鐘,才淡淡報上英子的手機號碼,“叫她吧。”如今酒醒了,他才發覺他是有多胡鬧,可是究其原因全都是因為陌英子,若不是因為她的不告而別,他也不會失控的喝酒失控的想要發洩。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英子的公寓。

沙發上的女人正睡得沉香,手機突然間在靜夜裏驟然響起,她隨手摸過,“誰呀?”

“簡非離被抓了,請你馬上趕來警察局保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