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番外:勾夫手記(9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6:47
A+ A- 關燈 聽書

英子的面色頓時變了,想也不想的拿出手機,“不許胡說。”孩子還沒確定懷上呢,這個時候,她不能與簡非離分開。

只四個字,諾言的身體裏瞬間就騰起了熊熊的火苗,“好,老子就跟你飆一次,不過,你開她的車吧。”贏也不能贏在車上,他諾言勝也要勝的光彩,不能勝之不武。

“不必,我開我的車,那車既然送她了,就是屬於她的了,從這裡開到環島路高架橋,誰先到誰勝,如何?”

“OK。”諾言眸色清冷,很早就想與簡非離比這一場了,所以此刻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開始。”大手瀟灑的一拉車門,簡非離坐進了車裏,諾言也不慢的準備好了,兩輛車並停在馬路上,簡非離沖著黑色柯尼寒科的駕駛座點了點頭,於是,下一秒鐘,兩輛車齊齊出發,飆了起來。

車行越來越遠,英子收回了視線,突然間,之前那種興奮的飆車的感覺就半點也沒有了,打了個哈欠,她困了。

上車,不疾不徐的駛回公寓,至於諾言和簡非離,他們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忽然間就有些不理解男人這種生物了,簡非離這樣是嫉妒了?

可她與諾言之間真的沒什麼,若是有什麼,也輪不到他簡非離了。

車停在樓下的地上停車場,再看這輛紅色的柯尼賽科,這一刻就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那種喜歡,出了電梯,看著簡非離的公寓,再看自己租住的公寓,心思一轉,英子轉身進了自己的。

快來月經了,這樣的安全期即便她與簡非離在一起,她也很難懷上孩子,今晚她想歇一歇,最近,真的被簡非離給累壞了,都說女人會掏空男人的身子,可她怎麼就覺得自己的身子快要被簡非離給掏空了呢。

舒服的洗了個溫水澡,一身清爽的窩在沙發上,電視打開,隨便撥了一個韓劇煲著,迷迷糊糊的像是要睡著了,可是又清醒著。

高架橋上,兩個男人的飆車也即將接近尾聲,就要抵達終點了,可是兩輛車幾科是並駕齊驅,不相上下。

車速已經到了極限,簡非離瞄了一眼車身右側的方向,諾言被他落下了一個車頭的位置,不過,前面沒有轉彎了,全部是直行,所以,一切都有可能發生。

到了,就要到了,再有一公里左右的距離,他就贏了。

車上的藍牙卻就在這個時候響了,簡非離一邊開車一邊摁開接聽鍵,他擔心是英子打過來的,他不能不接。

“簡非離,英子沒有跟上來。”

“哧啦……”車身一滯,簡非離走神了,之前他一直在全神貫注的開著車,英子的車的確沒有顯示在他與諾言的車後,但是,並不代表英子的車沒有跟上來,也許只是開得慢罷了,但是諾言這一說,他的車子猛一個打滑,差一點就撞到了一旁的護欄上,與此同時,諾言的車呼嘯而過,簡非離猛打方向盤,全力再追過去,冷聲吼道:“你怎麼知道?”

“英子告訴我的,她回公寓了。”諾言平靜的陳述著。

“嘭”一聲響,就在車子即將超過諾言的車時,簡非離的車頭一下子猛的撞在了高駕橋的護欄上。

黑色的柯尼寒科呼嘯而過。

簡非離一拳砸在方向盤上,他輸了。

靜靜的看著諾言把車停在終點,然後打開了車的大燈,刺眼的光線讓他微眯起了眼睛,不知為什麼,這一刻,突然間就湧起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很不舒服,英子告訴諾言回去了公寓,卻,沒有告訴他。

深吸了一口氣,簡非離開始倒車,擺正了車位,直行,諾言還等在終點,見他開了過來,搖下車窗沖著他的方向喊道:“簡非離,你輸了。”

簡非離淡淡一笑,“是,這一局,我輸了,不如,我們繼續玩?”若不是諾言的打岔,他不會輸。

許是還在贏了的興奮中,諾言一點頭,“怎麼玩?”

“開去馬蚤動,誰先到誰贏。”

“若你兩次都輸了呢?”

“那我就為你做一件事情,不過,若是你輸了呢?”

“我若輸,也是一輸一贏,簡非離,你沒有理由要求我什麼。”

是,他輸了一局,“好,開始。”

從高架橋到馬蚤動,這一次,簡非離直接關了藍牙關了手機,不管是誰都再也不能騷擾他再也不能讓他分心。

英子迷迷糊糊的睡在了沙發上。

手裡的手機也掉落在了沙發間,兩個男人誰也沒有打過來電話,從飛機到飆車,她累極了。

馬蚤動前的停車場,兩輛車這一次是真的只差了一個車頭的位置,簡非離先停,諾言緊隨其後,一輸一贏,簡非離扳平了。

淡清清的下車,檢視了一下之前撞在高駕橋上的部位,他這車雖然不及諾言的柯尼賽科,不過也只是擦傷罷了,沒什麼大不了的,“承讓。”

“你……”諾言還坐在車裏,看著簡非離就是不順眼,可這一場他輸了就是輸了,“簡非離,別讓我知道你有對不住英子的地方,否則,我不饒你。”低聲說過這一句,諾言便調轉車頭離開了。

簡非離抬頭看了一眼馬蚤動,霓虹閃爍間,藍景伊的俏臉就浮上了腦海,他拎著車鑰匙便走了進去,一邊走一邊打給了江君越,“兄弟,出來喝一杯。”

“憑什麼?”江君越正抱著江衍衍,小東西尿了,尿得他褲子濕了一大塊,此刻,做了壞事的小人正沖著他樂呢,弄得他打也不是,罵也不是,孩子太可愛了也不好,他捨不得教育捨不得下手。

“你桃花多呀。”女桃花男桃花都有,跟英子有的一拼。

“你也多,不過是你不敢招惹罷了,簡非離,不要告訴我,你現在還是個處兒。”

“放心,老子不是。”簡非離進了馬騷動,隨手一個響指便叫來了服務生,“XO,隨便上。”這會子,他就是想喝酒。

“呃,那你說說女人啥滋味?”江君越一付我半點也不相信的樣子。

“你來了我就告訴你。”簡非離尋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定,“我在馬蚤動,你愛來就來,不來我就自己喝了,自在。”說完,他掛斷了電話。

江君越低頭看著自己一褲子的濕,藍景伊去樓上給兩個大的講故事去了,他這會子要是把小三抱上去丟給藍景伊,估計沁沁和壯壯一定抗議,想了想,無奈的發了一條簡訊給簡非離,“很想跟你喝幾杯呀,可是小三尿了,我這還要打掃,奶爸階段,下次的。”發過去的時候,連他自己都在鄙視自己了,這真是有了孩子就再也沒有自由了,只求這小三快點長到沁沁壯壯那樣大,他也就解脫了。

“滾。”簡非離就回了一個字,便開始斟酒,酒香彌漫,他一邊喝一邊打回了公寓,簡非離沒有打英子的手機,而是,打了公寓的固定電話。

自己的公寓,鈴聲響到自然停,他掛斷,再打英子的,居然也一直響,彷彿永遠也不會有人接起來一樣,就在簡非離以為不會有人接了以為英子並沒有回去的時候,電話那端突然間傳來女人迷迷糊糊仿似沒睡醒的聲音,“吵死了,誰呀?”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執著酒杯的手一滯,隨即,將一杯酒一仰而盡,他沒有說話,直接掛斷了。

英子果然回去了公寓。

還是回去了她自己的公寓。

先還以為諾言是故意的,故意的那般說好贏了他,可到了這一刻,他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真的。

倒酒。

又一杯喝盡。

馬蚤動裏今晚人很多,燈紅酒綠間,酒不醉人人都有自醉的感覺。

這樣的夜,似乎每一個人都有伴,獨獨他一個人,對著的只有酒杯。

還有透明液體中自己的形單影隻。

那種說不出來的不好的感覺濃濃的襲上心頭,諾言的話也一遍又一遍的閃現在他的腦海裏。

“你別得意,總有一天,她會甩了你的。”

“你別得意,總有一天,她會甩了你的。”

“你別得意,總有一天,她會甩了你的。”

“呵呵……”他低低一笑,雖然之前的旅行很愉快,可這一刻,昨天的旅行就仿如曇花般,只一現就再也不再綻開了。

花香依舊,只是幾許殘敗。

酒沒了,他再點。

以為會醉了的,卻是一直的清醒。

一道人影在五彩的霓虹中悄然而至,纖瘦的身形就坐在他的對面。

咪寶靜望著面前的男人,他仿似還沒有發現她的存在,她也不急,他喝酒,她就也喝酒,不與他碰杯,只是這樣相對著陪著他。

眼看著簡非離面前的空酒瓶越來越多,咪寶皺了一下眉頭,簡非離胃不好,這樣喝下去會出事的,忍不住的站了起來,小手一把握住簡非離端起酒杯的手,“非離,別喝了,你的胃受不了的。”

“走開。”簡非離揚手一揮,這一用力,杯中的酒液一個潑灑,不偏不倚,全都灑在了咪寶白色的裙子上,惹眼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