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玩得很開心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0:23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走去洗手間的時候,江君越正在接從法國打來的電話,電話是小伍打回來的,小伍在說,他便在認真的聽著,時不時的應一聲以示他一直都在聽。

隨著小伍講的事情越來越多,江君越的臉色也就越來越凝重,一顆心忽而激動忽而心疼,那白癡女人,原來虐他的同時也虐著她自己。

果然,她真的生了雙胞胎,一想到那個小女娃是自己的女兒,江君越恨不得立刻把那小傢伙抱在懷裡,只那一晚抱過,卻讓他一直記憶猶新。

藍景伊要怎麼樣才肯跟他聯系呢?

回來了也不來找他,居然就由著他們的兒子‘遺失在外’,看來,他一定得給她點教訓,再讓她馬上來找他。

掛斷了電話,吳總見他心事重重的樣子,又談了一會兒公事便藉口帶著妻子兒子離開了。

而江君越的心已經飛到了藍景伊身上,還有,那兩個孩子身上。

落座到位置上,手滑過滑鼠,立刻的,電腦荧幕上便顯示出了那兩個小東西坐在飯店一樓大廳沙發上玩著的畫面,可愛極了,兩個,都可愛,兩個,都讓他疼到了骨子裡,拿起電話,他冷聲道:“把孩子抱走,告訴女服物生,若她出來,直接說不見了。”

“是,江總。”吩咐完了手下,江君越心情愉悅的靠到了椅背上,手中,卻是一隻筆,不住的轉動著這只筆,看著它在手中轉換出各種各樣飛旋的形狀,江君越的唇角漸漸的潤開一抹微彎的弧度,他要讓她主動來找他,一定。

電腦關機,整理了一下帶過來的資料,他沒帶秘書來,所以,這些事情便自己親自動手了,身著黑色西裝的他全身都洋溢著一股子酷酷的味道,再配合著那冷冽的動作,一舉手一投足都透著一股子絕無僅有的尊貴氣質。

“江總,那位女士上樓來了。”女服物生飛跑進餐廳,邊跑邊喊道。

“站住,喘勻了氣再說,不急。”相對於女服生的急,江君越卻是一臉的淡定,可是,外表歸外表,內心裏卻已經泛起了層層的波浪,她來了,果然,一激將立刻就來了。

藍景伊出了洗手間就有些懵了,因為,兩孩子不見了,女服物生說她只是接了個電話的功夫,再回頭,孩子就沒了。

藍景伊頓時有種天塌地陷的感覺,只覺頭重腳輕,一下子就趴倒在了沙發上,可是下一秒鐘,她又強迫自己站了起來,不,沁沁不能丟,若是再失去沁沁,她真的活不下去了,沁沁是跟著那小東西一起丟的,江君越一定不會由著自己的孩子丟了的,不會的,她拔腿就往電梯間沖,她要去見他,她跑得那樣快,電梯一停就沖了出去,可,當她真的再次來到餐廳門前時,藍景伊卻頓住了脚步。

敞開的大門。

江君越就在那裡面。

她聽見他低吼著,“還不快去找,立刻馬上要給我找回來,否則,我唯你們是問。”

他知道了。

他在生氣。

他在發飆。

他已經派人在找孩子們了。

如此這般,那她進去催他也沒有用,藍景伊停在了原地,轉而走到餐廳門側的位置頹喪的坐倒在地毯上,此時的她連站都站不穩了,她無法想像小沁沁再丟了後自己要怎麼活下去了。

江君越吼完了,可當放下電話,那個女服物生通報的已經趕來的藍景伊卻依然還沒有出現。

她改變主意不來找他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女人,居然連自己女兒沒了也不想找了?

江君越這一刻徹底的暴怒了。

行,她就拽吧,他會讓她後悔的。

拿過公事包,瀟灑的一個轉身,頭也不回的大步朝外走去,長腿邁出餐廳大門的時候,眼角的餘光驟然瞥到那個女人蜷縮在牆角的身影,暈,原來她坐在那裡了。

好,就看她能挨到幾時,兒子丟了不來告訴他,女兒丟了也不來告訴他,她還當他是不是男人了?

男人的自尊心讓江君越只瞟了藍景伊一眼便迅速的走進了電梯,一直到電梯門關上,他看都沒看藍景伊的方向,倒是在他走出餐廳的時候,藍景伊就發現他了,可這個時候,她想站起來也沒有力氣了,她想追上去,卻又不知道自己要以什麼樣的身份請他幫忙,眼看著電梯門合上,藍景伊煩躁的站起來,不住的在原地走來走去,最後,只得又去找那個女服物生,請她一定要與江君越聯系一下,若是孩子們有消息了,便來告訴她。

有些亂,什麼都是亂的。

怎麼就丟了呢?

藍景伊又開始失魂落魄的尋找著兩孩子,自己的,那個男人的,一起找,總是覺得哪裡有些古怪,但是,請原諒她,孩子一沒了,她的大腦就開始當機了,簡單的還能分析下,複雜的說什麼也分析不出了。

找不到,怎麼也找不到。

女服物生那裡,她已經一連打了幾個電話追問了,人家都說沒消息,她都覺得自己再打過去追問就是打擾人家了,可是,丟的孩子是她的。

她想過要報警,可是,當真的要按下110時,她想到的卻是當年藍晴身上的顏料還有自己懷孕時的鬧肚子,還有江君越的車禍,難道是那個人到了T市,是那個人帶走了自己的和江君越的孩子?

可是,從她回來,她真的沒有聯系過江君越,從來也沒有,她只是遠遠的看過他,除此以外,她沒有刻意的要去接近他,那個人為什麼又要帶走自己的孩子呢?

就因著那個人,藍景伊不敢報警,那個人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若是一個不小心,那人殺了兩個孩子該怎麼辦?

藍景伊也想過要告訴陸文濤,請陸文濤幫忙,可是,江君越的孩子也丟了,以江君越的能力他一定可以找回來的,若是把陸文濤扯進來就有些亂了,她卻絕對沒想到這次其實是監守自盜,若她知道,她早就沖到江君越面前了。

藍景伊烦乱了起來,她悔死了,若是知道孩子會沒了,她寧願不去洗手間呀。

可,她就是去了。

她怎麼就那麼沒記Xing呢。

已經過午了,孩子們還是沒有找到,似乎,飯店的人也都在找,所有的能出動的服物生都在四處找著,卻依然沒有消息。

藍景伊疲憊的走在T市的馬路上,她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了,就象當初月子裏去找兒子一樣,也是看哪裡都象藏著兒子,結果,哪裡也沒有。

午後的陽光很暖,卻暖不了她的心,眼前的一切又開始搖搖晃晃了起來,仿如從前的那一次,她漸漸的站立不穩,若不是及時的扶住了一株樹,只怕早就倒下了。

“沁沁……沁沁……”她低喚著,怎麼會這麼的倒楣呢?

不遠處,一輛玄黑色的奧迪停在路邊,江君越皺皺眉頭,眼看著車外的女人在傷心,她給自己打個電話她能死嗎?

怎麼能那麼倔呢。

可,她就是不打。

而他呢,也是死要面子的不想打給她。

忽而,藍景伊的身體又是狂晃了兩下,惹得江君越一驚,才想要下車,她卻居然又站好了,讓他的眉頭越來越皺。

算了,他就等她想明白想清楚打給自己再說吧,他先去會會自家的小公主,按了一下車喇叭,車後的蔣瀚立刻就明白了,這是讓他跟著藍景伊。

真不知道江君越要幹什麼,明明擔心的不得了,可是,非要死要面子的不下去英雄救美。

車子一個漂亮的倒U型飄移,便調轉了車頭,直奔小公寓而去,想像著那兩個小公西一起在地上爬來爬去的樣子,江君越的車開得越來越快,孩子她媽,你就倔吧,看你能倔到幾時。

他是歸心似箭,這會兒,特別的想抱抱小沁沁。

沁沁,這名字挺好聽的,不知道藍景伊當初給兒子起了一個什麼名字,到時候,就以她起的名字命名吧。

愉悅的想著,一邊開車一邊看看手機,還是沒電話,他突然間發現,原來急的不是她,而是他了。

急。

非常急的想要聽到她的電話她的聲音。

下了車,飛一樣的沖進小公寓,一想著那個就是自己的女兒,心,激動的根本無法形容,這麼幾年了,原來,他也還會有如年少般那樣激動的感覺。

飛快的按下了密碼,門一開,頎長的身形就閃了進去,地毯上,兩個小傢伙正面對面的坐著呢,而他們之間就是他買回來的玩具,啥都在那擺著呢,保姆坐在沙發上看著,兩個小東西挺省事的,根本不用管,兩個就可以玩得很開心。

江君越卻是沖到了小沁沁的身側,一把抱起了那小東西,“沁沁……”他柔柔的喚,心底裏滿溢著再次身為人父的喜悅,真的很開心自己又多了一個女兒,他看著這張酷似藍景伊的小臉,喜歡的緊。

“爸……爸爸……”小沁沁笑呀笑,一點也不怕他,相反的,還把小臉貼上他的臉去,小嘴濕濕的在他的臉上蹭了一下,那唾液滑過的痕迹江君越居然一點也不反感,“呵,跟爸爸玩親親呢,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