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番外:勾夫手記(9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5:32
A+ A- 關燈 聽書

“喻小姐,沁沁那孩子很調皮,你跟沁沁視頻的時候可要多幾個心眼呢。”

“呵呵,好歹我是大姐姐還大學畢業了,若是鬥不過那麼個小丫頭片子,我豈不是白活了嗎?”喻色笑,杯中咖啡一飲而盡。

“呵呵。”簡非離輕笑,對著這樣一個全身上下都透著純淨氣息的女孩只覺的舒服,“喻小姐,勸非凡回T市的事情再次拜託給你了,嗯,我明天就要回了。”

“簡先生放心,我把他當我哥們,他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

簡非離抬頭看面前的女孩,有一瞬間很想要去查一下她喜歡的那個男朋友,可是很快的他就否决了這個念頭,非凡那樣優秀都打動不了喻色的心,可見那人一定是非池中物。

想到英子,他微闔了一下眼眸,只想先回T市了,那個阿染,以後有機會再見吧。

阿染。

這樣的昵稱念起來倒是有一種莫名的熟悉的感覺,只是,因為英子而心亂的他怎麼也想不出來自哪裡是什麼原因了。

與喻色分開,簡非離訂了隔天的機票,從T市到小城每天只有一班飛機,他就算是恨不得立刻馬上飛回去也沒有辦法。

沒班機。

從咖啡廳出來,鼻息間都是濃濃的咖啡的味道,薰得他的頭有些微痛,一夜幾乎沒合眼的他揉了揉額頭,摸出手機看過去,果然有西門的簡訊。

“攬勝被弃了,弃在了垃圾場。”

“Shit!”他幾百萬的豪車居然被諾言弃在了垃圾場,這是明顯的挑釁,明顯的在告訴他他的車就是垃圾……

“總……總裁,接下來……”西門見他半晌無聲,緊張了。

手機那端卻是靜了下來,靜得讓西門更加緊張了,就在他以為簡非離會命令他繼續查下去的時候,耳朵裏卻傳來了詭異的盲音,簡非離掛斷了。

……

熱帶小城,天氣從來都是只有更熱更熱。

簡非離徐徐漫步在小城的馬路上,身上的襯衫長褲幾乎被汗水打濕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就是覺得熱,從來都沒有過的熱。

長指解開了兩顆扣子,露出他胸口一小片若隱若現的麥色的肌理,透著數不盡的男人味。

“哇……”

“嘩……”

有女孩朝著他的方向吹起了口哨,短衫熱褲,標準的青春少女,卻絲毫沒惹起他的半點反應。

“先生,你失戀了嗎?”一個女孩好奇的凑了過來,實在是被簡非離溫文而又仿似恍惚再加上很男人的氣質給電到了,電的一發而不可收。

女孩卻沒有想到,這樣的開場白居然就命中了。

因為,此時的簡非離真的以為英子背叛了他,與諾言離開了,也走離了他的世界。

她之於他,始終都是神秘的,他查不到她任何。

甚至對易明遠對諾言,也一直是毫無所獲。

聽到失戀兩個字,他抬眸看面前的女孩,眸色若深潭,冷酷中蘊著一種淺淺淡淡的憂傷的意味,一下子將女孩電得更厲害了,“先生,我果然沒說錯,嗯,你就是失戀了,不如,換一個如何?”

這一次,簡非離眼皮都沒動,俊顏一轉視線便離開了女孩,彷彿剛剛根本沒看見她似的大步朝前面走去,這樣的小女孩他見得多了,記得有一次公司的一個女職員進了他的辦公室,二話不說直接就開脫……

後來,那個女職員自然是被清退了。

有傷風化。

有傷風化。

“先生,也沒要你換我,就是我也剛剛失戀了,兩個失戀的人凑一堆,一起喝一杯好不好?”女孩一急,沖上去就捉住了他的手腕,小手微凉,觸感很好。

簡非離身子一僵,本能的一甩便甩開了女孩的手,冷冷的彷彿淬了冰的眼神只顯示了不可以碰他的訊號,“試試進警察局的滋味?”再纏著他,他要報警了。

男人俊逸的面容一下子冷沉若海,驚得女孩一個激欞,再也不敢亂試了,“哦哦,對不起。”只是看他一眼,就有一種感覺,這男人絕對能說到做到,她不敢惹了。

簡非離恍若沒有聽見,遊魂一樣的一直走一直走,居然就走了一個下午,眼看著要天黑了,他才打了車又去了醫院,離開這個小城之前再去看看簡非凡。

小城最好的醫院,簡非凡舒服的躺在病床上,受了傷的人本應該是愁眉苦臉的,可他沒有,心情愉悅的正哼著什麼小調,簡非離推門而入,默默無聲的將剛剛才買的一束花和一個果籃放在了桌子上,這才道:“什麼時候回去?”

“不知。”簡非凡懶洋洋的擺弄著手裡的電視遙控器,從知道喻色就是他找尋了很久的女孩以後,他的精神就一直的處於一種極度亢奮的狀態。

“這次爸是真的病了,狼沒有來,我以我簡非離的人格向你保證是真的。”

“哥,能不能換個話題?”

“不能。”他來的目的一是要看看簡非凡的傷情,二就是要勸簡非凡回去T市,如今已經看到了人瞭解了病情,那就只剩那最後一個沒達成了,他又怎麼會換話題呢。

“那請吧,我累了,要休息了。”簡非凡拿出了他病人為大的姿態,趕人了。

“你呀……”簡非離直皺眉頭,“老爺子一直惦著你呢。”

“他不是惦念著我,是惦著把我弄回去好給我塞兩個女人,那樣他就能抱上孫子了。”

“……”

“哥,除了那個藍景伊,你就再也沒有遇到讓你動心的女孩?”

簡非凡這一問,簡非離的心底裏刹那間閃過一張嬌妹的小臉,紅色的長裙風情萬種,是陌英子。

見他不語,簡非凡的手摸到了枕頭下,隨手一抽,就抽了兩張照片出來,然後遞到了簡非離的面前,“瞧瞧這個,多水靈,真搞不懂你為什麼要拒絕呢?我覺得比藍景伊都漂亮。”

簡非離眸光掃過,居然是早前在大馬路上纏著他要去喝酒的女孩,那時他還真沒認真看那女孩,這會看照片,的確挺漂亮的,不過再漂亮都與他無關,“呵,那我還覺得她比喻色漂亮呢,你乾脆喜歡她不要再喜歡喻色了。”

“那能一樣嗎?喻色是我的初戀,這都戀了快二十年了。”

“她有男朋友了,她喜歡的不是你。”

“那有什麼,只要她一天沒跟那個喻染結婚,我就有一天的希望,我這跟你的情况是截然不同的,喻色未婚,你的藍景伊可是不止結婚了,還有三個孩子了。”

好吧,他真的說不過這個弟弟了,於是,原本是該他勸簡非凡回去T市的,結果變成了簡非凡對他的愛情總動員了。

不過,大多數時間都是簡非凡在說,簡非離在聽。

簡非離是淩晨的時候才回去飯店的,解了襯衫掛起來,望著鏡子裏的自己,疲憊的神情一覽無遺,陌英子,她什麼時候變成了他的盅,居然這樣影響他的心情了呢?

手機裏一直靜靜,他不知道這一天裏是第幾次的例行公事的檢查手機有沒有未接來電和簡訊了。

不過,每一次都是帶著些許的希望看過去的,結果卻都是失望,除了失望還是失望。

他沒辦法形容那種心境,這麼多年,似乎只有再與藍景伊分手娶了紀敏茹的時候才會有那樣一種說不清也道不明的患得患失的感覺。

忽而,就在簡非離望著越來越暗的手機荧幕發呆的時候,手裡的手機一下子亮了,那突然間的亮讓他手一顫,下意識的就看了下去。

當目光掃過‘英子’兩個字的時候,初時還以為自己看花眼了,可當再看下去,還是那兩個字一直在閃動閃動。

心思一轉,他還是接了起來,“這麼晚了,沒睡?”音調是如往常般的溫柔,不見半點起伏,他不想被她知道他此時正因為她的突然隨諾言離開而渾身不對呢。

“阿郎,我今個回我以前的故鄉了,真美。”英子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抱著才與她一樣洗了澡的拉奈,回到沙州島已經很晚了,她這才吃過飯洗過澡呢,也才抽出時間給簡非離打個電話,不然,諾言一直在身邊,真的挺不方便的。

那聲‘阿郎’,瞬間讓簡非離愉悅了,也是這個時候才想起來,陌英子為人處事的管道從來都與旁的女人不一樣,而他也不應該把他自己的離開了就應該彙報的想法强加給英子吧,他們都是自由的獨立體。

“什麼時候回來?”他低低語,聲音喑啞。

“明天,我就住一晚而已,阿郎,你呢?”她叫阿郎似乎叫順口了,語調輕柔,仿若是在向他撒嬌似的。

果然心病只能心藥醫,她這一個電話,簡非離心底裏的陰霾便被一掃而光了。

“明天。”

“太好了,那明天見喲,不過我可能要晚些才能回去了,路太遠,又不通飛機,沒辦法,阿郎,別忘了給我做晚餐,我到了的時候一定餓壞了。

“好。”簡非離唇角彎彎,回想著女人在吃他煮的菜時的舒服的表情,心,也開起了一朵笑花,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