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番外:勾夫手記(9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5:17
A+ A- 關燈 聽書

“不必了,英子開心就好。”說完這句,諾言直接掛斷電話,轉手將手機還回給西門,起步便向電梯間走去,

諾言走了。

喧囂了好半天的走廊裏也安靜了下來。

一左一右的鄰居也終於可以安穩的睡覺了。

英子什麼也不知道,那一夜,她睡得很沉很香很酣很舒服。

只是醒來,已經很晚了,她沒有定鬧鐘,諾言自然是沒有按時叫醒她。

英子迷糊的坐了起來,當看到牆壁上掛鐘的指針,想到昨晚諾言與她說起的兩班火車的時間,英子一下子有些懵,直吼出去,“方諾言,你給我出來。”

然,空蕩蕩的公寓裏半點回音都沒有,她這才發覺不對,沖進客廳裏看過去,諾言真的不在。

洗手間,廚房,還有陽臺上全都沒有那個男人的影子。

不辭而別?

諾言從來不會這樣的。

英子摸出手機就打給了諾言,“方諾言,說好的帶我一起回沙州島呢?為什麼走了?為什麼不叫醒我一起走?我要回沙州島。”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手機那端先是頓了一下,隨即是男人一如既往的從來都沒有溫度的聲音:“十五分鐘內下樓,馬上出發。”

“真的?”英子一下子驚喜了,也忘記問方諾言昨晚上為什麼突然間離開了。

十五分鐘洗漱加換衣服,或者旁的女人做不來,可諾言知道,即便他只給陌英子五分鐘時間,她也能搞定。

一身休閒運動裝,一個馬尾,一個雙肩背包,英子步出公寓大堂的時候,諾言眼睛一亮,若不是早就知道她幾歲了,如果她現在告訴他她是高中生,他都會相信的。

這樣的英子宛若十**歲的少女,青春靚麗的全身上下都洋溢著一份鮮活一份美麗。

“哇……”英子伫足,懶懶的打量起眼前的這輛超眩的路虎攬勝,雖然車身價不及柯尼賽科,可是爬山路絕對適合,以前出任務的時候她也開過一次,超爽,打了一個響指,愉悅的上了車,坐到了副駕的比特置上,她眯眼一笑,“方諾言,哪來的?”

諾言俊顏微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偷來的。”

聽他說的輕描淡寫,彷彿這是一件很稀鬆平常的事情,可是這樣的豪車,若是偷來的,那車主發現車沒了絕對會跳脚的,這可不是幾萬幾十萬,是幾百萬,“那車主是誰?”

“保密。”

“怕我告密?”

諾言掃了她一眼,“真要我說?”

“不方便?”車子已經啟動,諾言不疾不徐的駛出社區,這樣的龐然大物落在他的手中,一樣的襯著他冰冷入骨,半點人氣都不沾似的。

“有點。”他輕應,嗓音寒凉。

“呃,還有誰讓你不方便說呀?”

“你。”車速越來越快,過了早高峰的馬路上車雖然還多,卻不至於擁擠,加上這車是豪車,旁的車都是能離遠不離近,萬一刮擦一下,少說也是幾十萬的賠償呀,那才是得不償失。

“這車跟我有關?”英子迅速在腦海裏蒐索了半天,怎麼也蒐索不出來自己認識的人中有誰開了這樣一輛豪車。

“嗯。”

聽他又應,英子的大腦開始迅速的轉動了起來,也這才想到一個問題,“昨晚怎麼連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打了,你沒聽見。”

“我聽不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故意的是不是?昨晚的後來到底發生什麼了?”到了這會,英子才嗅到一點不尋常的訊息。

“沒什麼,半夜三更睡不著,就給自己出了一個任務。”

“偷車?”

“對。”

“諾言,你吃火藥了?這車主難道是姓簡的?”論缺錢,要是諾言也缺錢的話,那全世界的所有人都可以稱得上是缺錢了,所以,他偷車,就為了一個字,爽。

而,讓他最近火冒三丈的只有一個人,簡非離。

“正確。”

“呃,他有這車?怎麼從來都沒見他開過,看著八成新,不像是新買的。”英了嘀嘀咕咕,左右看了看車子內飾,片刻間就給了評估,她雖然不及男人那樣喜歡車,不過以前每次出任務的時候總是會遇到各種各樣的車,以至於對於車也有了很深的瞭解。

“不生氣?”諾言一怔,沒有想到她會是這樣平靜的反應。

“我為什麼要生氣呀?”英子漫不經心的拿過手機準備聽音樂,有人開車送她回沙州島,還是拉風的路虎攬勝,她只管享受就好了,若是去生氣去烦乱,那就是傻子了。

“不介意?”

“不介意。”懶懶的回了這樣一句,再摸出耳機戴在耳朵上,英子聽起了音樂,完全一付放鬆的狀態。

見她一付興趣缺缺的樣子,諾言一向淡漠而冷沉的俊臉居然意外的現上了些許的暖意,開車的速度略略加快了一些,她開心他便也開心,她愉悅他便也愉悅,她不在意他偷了簡非離的車,那便證明她還不够愛簡非離,所以……

所以他還是有希望的。

於是,拉風的路虎攬勝裏的兩個人,一個開車一個聽音樂,完全都是放鬆的狀態,連聽了兩首,英子便摘下了耳機,開始動手翻起了車子裏的格子,明的暗的,全都翻了開來,她翻,諾言就由著她翻,完全一付不關他事的樣子。

英子足足翻了有一分鐘,才歎了口氣道:“我認輸,你說,你把吃的藏在哪了?”

“狗鼻子不錯。”

“你才狗呢,我只是知道你不會讓才睡醒的我餓著的,諾言師兄最最好了。”她開始撒嬌,真的餓了呢。

“在車前。”

“車前?”

“嗯,你打開車窗,窗玻璃與車身相連的位置有個暗巢,嗯,就在那裡了。”

“原來你藏車廂外了,怪不得我找不到,這次,不算我輸。”她說著就去開窗,然,車窗開了,她卻沒有去找東西,而是靜望著後視鏡足有兩秒鐘,才道:“後面第五輛車是西門的車。”

諾言的目光刷的掃過去,臉色頓時一變,西門這是跟了他有多久了呢,他卻因為英子而完全的卸下了警惕和心防,居然一直都沒有發現,“坐穩了。”

英子自然是會意的,更知道他要做什麼,不過還是先快速的摸出了她想要的吃的,這才摁下車窗乖乖的理好安全帶,然後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完全放鬆的道:“好好練練,別讓我瞧不起你。”

諾言回敬了她一個冷眼,脚下已經狠踩下了油門,不等西門反應過來,路虎攬勝已經開出了半裏地了。

“他追上來了,哈哈,沒想到蔡亞琪那女人養的男人還不賴。”英子一邊吃還熱呼的包子一般瞧著熱鬧,彷彿正在斗車的兩部車不是她所乘坐的這一輛似的。

事不關已,她只管看熱鬧。

諾言的臉頓時一黑,英子的尾音還未落,強悍的車身突然間一個飄移,轉眼間就換了一個車道,最邊上的車道,再往前就是十字路口的右轉車道,車速繼續加快,於是,只是幾秒鐘的時間,路虎攬勝便甩開了西門的那輛小車,“嘀嘀……”西門用力的摁下車喇叭,右轉向燈一直在閃一直在閃,然而沒用了,後面的車子如潮水般的跟上來,很快就堵住了他的右轉路口,眼看著那輛路虎攬勝越行越遠,西門狠狠的一捶方向盤,他跟丟了。

紅燈,懊惱的停在十字路口,西門深吸了一口氣,這才打給了簡非離,“總裁,跟丟了。”

“哦,怎麼跟丟的?”簡非離眸色一凜,不過聲音還算是平和,諾言是一等一的殺手,其實西門能跟了這樣久已經很不錯了,他原也沒覺得西門能跟到諾言和英子要去的目的地。

“還差幾米就到十字路口的時候,他突然間右轉,然後突圍轉彎了,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右轉的通道已經被堵死了。”

“哦,那你回去,找交管局的人操控時時路况,查一下那車的動向就好,不必跟了。”

“不用跟了?”西門不相信的反問了一句,還以為簡非離會暴跳如雷的吼過來,卻沒想到簡非離居然很平靜。

“嗯。”簡非離說完,便掛斷了,抬頭看了一眼鏡子裏的自己,一臉的黑線,方諾言,他昨晚把方諾言趕出了英子的公寓,方諾言就回敬的給了他一個下馬威。

偷了他的路虎攬勝,還甩掉了他的人。

簡非離洗了個手出了洗手間,咖啡廳裏的女孩正淺淺的飲著咖啡,喻色,很漂亮的女孩,也是簡非凡喜歡的女孩,可惜,女孩的心裡只有一個叫阿染的男人。

想到剛剛的談話內容,忍不住的還為喻色才說過的那句“簡非離,你喝過童子尿了?”而失笑,都是沁沁那個小丫頭亂說話。

此時看著喻色,再想到英子,恍惚間,他的心竟是平靜了下來,或者,一切都順其自然就好了,是你的,你不必强求也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再番去爭去搶也沒有意義,一如非凡,再喜歡這女孩有什麼用呢?

喻色不喜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