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番外:勾夫手記(9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5:02
A+ A- 關燈 聽書

第四次,他撥了她公寓的固定電話,這一次,響了三聲被接起了,“你好,哪位?”冰冷的男聲,是他聽過的聲音,是諾言。

簡非離眸沉如水,有一瞬間,他真接就想要飛回T市了,可當想到受傷的簡非凡,到底還是忍住了,“讓英子接電話。”他才離開,她就帶男人回去住,簡非離只覺得胸口堵得慌,仿似有一塊大石頭壓在那裡,就連呼吸都有些不暢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睡了。”諾言冷冷的,隨即掛斷,然後,直接拔下了電話線。

聽著手機那端‘嘟嘟嘟’的盲音,簡非離的火氣瞬間爆棚了,深吸了一口氣,才壓下想罵人的衝動撥給了西門。

“總裁,你到了?”西門松開正膩在他身上的蔡亞琪,這會子就覺得最可憐的不是自己女人而是自己,數次被簡非離打斷在最緊要的關頭,他家老二以後要是有什麼後遺症,那便全怪簡非離。

“讓房東退房,立刻馬上,十分鐘內要搞定,否則,你直接回家陪女人去不必再上班了。”

“……”

可憐的西門無辜到再也不能無辜了。

好在,簡非離去機場的時候就有交待他要想辦法讓英子的房東退房的,好在他雷厲風行的一接到命令就有做了功課,也知道房東的電話,可是這會子這樣晚了,打過去多少有點騷擾人家的感覺,正猶豫著措詞,手機又響了,看到是簡非離的號碼,西門魂都要嚇飛了,總裁現在似乎是很生氣的樣子,想要不接吧,又覺得不接不妥。

硬著頭皮接下,那邊簡非離飛快的道:“按市值十倍的價格直接把那套公寓買下來,然後,找人把公寓裏的人趕出去,嗯,帶上警衛,文明執行。”

“好好好,我這就去辦。”按市值十倍的價格呢,這樣他就好辦事了,傻子才會不同意,賣了可以買更好的,果然是有錢好辦事有錢可能任xin,他也不敢多問別的,立碼開始打電話辦事。

一個小時後。

睡的正香的英子被吵醒了,她聽到門響了,“嘭嘭嘭”的敲門聲吵得她皺起了眉頭,這樣晚了,這是誰這樣撞槍口上來的非要敲她的門呢,等她一會開門,一準全部打倒,擾了她的好眠了。

英子真不想起來,可是那敲門聲半點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她披了晨褸走出房間,驀然發現客廳裏有烟火在明明滅滅,一股煙氣飄過來,她這才想起諾言睡在沙發上了,而諾言此時正在吸烟,“諾言,你沒聽見有人敲門嗎?你幫我處理一下。”英子立刻轉身就返回了房間。

“怎麼處理?”

“趕走,趕不走直接打趴下,出問題我兜著,居然敢擾了姑奶奶的好夢,哼。”躺到床上,英子繼續睡。

然,她四仰八叉才躺下,諾言就如影隨形的跟了進來,開著的門讓門外的敲門聲更響了,震得英子手捂住了耳朵,“諾言,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滾犢子,姑奶奶自己來。”

“要不,試試?”諾言瞄了一眼慵懶如猫樣的女人,晨褸斜斜的掛在她的身上,露出大片柔軟的肌膚,那若隱若現的身體讓他不由得鼻血上湧,不是第一次對英子有感覺了,若不是知道她搏擊的本事,若是真打起來,只怕兩個人會兩敗俱傷,他早就動手了。

“試什麼?”英子的大腦神經才開始復蘇,還沒反應過來諾言在說什麼。

“試試行不行。”諾言說著,一下子就壓向了床上的女人,就在馬上要壓到她身體的時候,單手倏的撐住自己的身體懸在半空,另一隻手則倏然一扣英子的下頜,隨即,薄唇便落了下去……

英子終於醒透了,眼看著諾言的俊顏壓下來,她嫌弃的一歪頭便避過了男人的唇,“開玩笑也要找個清靜點的時間,現在外面吵死了,好吧,你不去我就自己去看看。”手一推諾言,英子想要起來。

“別去。”諾言卻一把捉住她的手臂,用腳趾頭猜他也猜得到外面是誰的人,一定是簡非離,他掛了簡非離的電話,所以那男人惱羞成怒的派人來騷擾了。

“為什麼?難道由著別人吵我的好眠?姑奶奶不樂意。”

“你不覺得你不出去還不怕騷擾會把對方氣個半死嗎?那樣,豈不是更過癮,還能報仇呢。”

“對呀,我倒是忘記了,嗯,去拿紙筆來。”

“哦?”

“寫張字條呀,然後氣死他們。”英子淺淺笑,反正已經被吵醒了,乾脆就陪外面的人玩玩,她被氣著了自然也要把外面的人氣回去。

諾言悄無聲息的去辦了,很快拿過了紙筆遞給了英子。

女人懶散的坐在床上,嬌妹的模樣半點殺手的樣子都沒有,生活中的撒麗只剩下了女人味,也是最能撩撥男人的味道。

“感謝光臨,慢慢敲,敲到明天早上算你們贏,否則,就是輸給姑奶奶了。”寫好了,她遞給諾言,“去,門縫裏塞出去,然後,繼續睡覺。”

諾言點點頭,這才是正常的陌英子才會做出來的事情。

不過,只要想到這字條塞出去後被傳到簡非離那邊簡非離怒火中燒的樣子,他千年寒冰的臉上居然破例的露出了微笑來。

門外的人,除了是簡非離的人,不可能是別人。

字條塞出去了,諾言學著英子把耳朵塞住便閉上眼睛準備睡覺了。

無聲的世界,果然讓人好睡,英子很快睡著了,可是諾言卻是怎麼也睡不著。

總是覺得簡非離不會這樣簡單的放手,一定還有後招。

諾言隨手取下了耳朵裏的填充物,卻發現敲門聲已經停了。

“總裁,你看,是她的字迹嗎?”門外,西門正在與簡非離通著電話。

“撞門。”

“……”

“聽見沒有?”簡非離低吼。

西門突然間就後悔把才拍下來的字紙發給簡非離看了,他一定更氣了,“是鐵門。”

“撬門會不會?不要告訴我你連個小偷都不如,那我豈不是養了個飯桶?”

西門很想說,撬門這活計他真的比不上小偷,可他知道這會子說了的後果會很慘,“我找開鎖公司吧。”

“好,隨便你,不過,必須立刻馬上把陌英子和裡面的人給我趕出去。”

西門終於反應過來了,原來,裡面不止有陌英子,還有另外一個人。

直覺告訴他肯定是個男人,原來,簡非離是因為這個才生氣的。

西門果斷打了開鎖公司的電話,加錢好辦事,十分鐘就趕來了。

當聽到電鑽的聲音時,諾言再也坐不住了,悄無聲息的走到英子的床前,她睡得正酣,捂住的耳朵讓她的世界很安靜,這樣的她才是幸福的,看了又看,指尖輕落在她的臉上撫了撫,很輕很輕的動作,英子卻還是感覺到了,下意識的呢喃,“阿郎,別鬧。”

阿郎……

諾言的腦子裏轟轟作響,這絕對不是在喚他,也不是再喚沙州島的那些個師兄弟們,她叫的應該是……

想到簡非離,諾言眸色暗了暗,隨即,轉身離開。

公寓的門被突然間拉開,外面正忙碌的人驚的一下子後退,諾言一眼就看到了西門,簡非離的人他幾乎都認識,因為,英子讓他調查過簡非離的情况,所以,他想要不知道都難。

一不留神,全知道了。

“方諾言,你在這裡幹嗎?”西門愣住了,這下算是徹底明白了簡非離怒了的原因,果然是有男人在裡面,還是簡非離最不待見的方諾言。

“她睡了,不許吵她。”

“這個……這個公寓的歸屬權已經易主了,新房東要收回房子。”西門迷亂的照著簡非離的意思對付著諾言。

“簡非離買的,對不對?”諾言冷冷一笑,倒是沒想到簡非離一怒之下連這間公寓都買下來了,還真是有錢。

“你管不著。”

“撥他的電話,然後我來跟他說。”

“我憑什麼聽你的?”西門並不樂意,可是再看諾言那冷冰冰的樣子,只覺得渾身刹那間都被淬上了一層冰似的,冷嗖嗖的,“等下,不過先說好喲,兄弟只是急著回去愛女人,再這樣耗下去女人會跑了的。”

“給我。”諾言一把搶過西門的手機,隨手一翻電話記錄,連續幾個通話記錄都是簡非離的,他指尖一按就回撥了回去。

“西門,又什麼事兒?開個門也要打電話來求救?知道猪是怎麼死的不?”

“她睡沉了,讓你的人立刻馬上離開,否則,你信不信我直接帶走英子,讓你從此都見不到她?”諾言手握著手機,氣息沉冷的仿似隔著幾千裏的距離都能讓簡非離感覺到。

“那你呢?”

“我離開,只為,不想吵醒她。”

簡非離的眸色這才好看了些,拎著行李邊走向機場出口邊低聲道:“方諾言,別以為你走了這事就完了,等我回去,找個地兒練練,玩什麼,你選。”趁著他離開T市的時候玩陰的,他從此藐視方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