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番外:勾夫手記(9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4:31
A+ A- 關燈 聽書

“凉拌。”狠狠瞪了簡非離一眼,英子便朝著他的休息室走去。

後來的後來,簡非離每一次回想起她當時所說的‘凉拌’兩個字,都覺得她是應景的,原來早在她接近他伊始,她就已經準備凉拌他了。

開門。

進去。

鎖門。

而且是連續反鎖了兩道。

確認簡非離即便是有鑰匙也打不開了,英子這才沖進了洗手間,食指一摳嗓子眼,很快的,那杯才被喝下的牛奶就浪費在馬桶裏了。

那種藥,即便是對女人的身體無害也不能喝,萬一她現在就懷了胎兒了呢?

那是絕對不能讓胎兒沾染到那藥的。

一百一千一萬個不行。

吐過了,鼻涕眼淚的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不過也是這個時候,英子才有時間打量起簡非離休息室的衛生間,格調與他的辦公室差不多,咖啡色主打,看著很男人,她喜歡。

而且,很乾淨,比五星級的飯店都不差了,想起她在沙州島的那個小窩,她有點臉紅,好象還沒男人這裡乾淨整潔呢。

看著那浴缸,再想想中午他弄了她一身的粘膩,英子皮癢了,乾脆舒服的洗個澡再睡好了。

浴缸裏接滿了水,輕輕踏進去的時候,想著這是那個男人專屬的浴室,不知有沒有其它女人用過呢?

算了,管他呢,他也不是她的良人。

她的良人只有她的寶寶。

手落在小腹上,小寶寶,快點來吧,來了,她一定很疼很疼他的。

懶懶的泡著泡著,英子睡著了。

水很熱。

浴室裏密不透風的。

那一睡,英子直睡了一個多小時,她還沒醒。

“咚咚……咚咚……”一聲接一聲的敲門聲驚醒了她,她這才慢吞吞的睜開了眼睛,視線掃過乾淨奢華的浴室,大腦這才回籠,“敲什麼?”吵死了,把她吵醒了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扯了一條浴巾,很小塊的那種,果然是男人的浴室,這條也只能是男人用的,因為那小小塊的尺寸只能裹住男人的,絕對裹不嚴實女人的,她也無所謂,走到門前將反鎖的門轉了一圈又一圈,這才悄悄拉開了門,只拉了一條縫隙就停住了,大眼睛看出去,簡非離正無頭蒼蠅般的在原地轉著圈圈,“怎麼了?”她莫名的輕聲問,輕的像是在低喃。

“英子……”聽到她的聲音,簡非離倏的轉頭,“你剛剛在哪兒?”他忙著處理公事,處理了一些緊急的,等到終於有點空閒的時候才想起她來,可到了休息室前,他根本打不開那道門,拿鑰匙也沒用。

擔心的時候想起了他電腦裏的私人監控,那是只有他的電腦才安裝的。

然,當他打開休息室床前唯一的監控看過去的時候,頓時就慌了。

床上乾乾淨淨,平整的無半絲褶皺,顯然,英子並沒有睡上去。

可,英子從進去了分明就沒有出來過。

簡非離靜靜的坐在大班椅上,盯著電腦荧幕足足有五分鐘,即便她有潔癖上個廁所也要把床弄得平平整整,那五分鐘過去了,她總也應該上完廁所了吧?

可,英子還是沒有出現。

所以,就有了他接下來的不住的敲門聲。

“泡澡呀。”英子莫名的看著男人,不懂他在緊張什麼。

“泡澡?”他伸手就要推開那扇門,否則,只看到她一張小臉根本不過癮,根本不够壓驚的。

英子囧了,他推門,她也回推,一時間,兩個人的力道不相上下的僵持在那裡,最可憐的就是那扇門了,開也不是,不開也是。

“開門。”簡非離是知道英子有些力氣的,卻沒想到,居然與他不相上下。

“那個,那個我沒穿衣服啦,你剛敲門敲的急,我就來開了。”

簡非離眸色一下子亮了起來,越過女人的小臉往下看過去,果然看到了她隱隱露出的一點香肩,她的皮膚不是特別白,但是看起來卻是很健康的膚色,“又不是沒看過,你全身上下我倒背如流,這時候再害羞是不是有點晚了?”

英子努努嘴,頓時點頭附和,“是喲,那你進來吧。”她說第一個字的時候手就鬆開了,身子也移開了。

門刷的開了,簡非離失重的身體沖進來,若不是他手快直接抓住了英子的手,這會子說不定撞牆了。

一股浴沐中的女人幽香悄然襲來,擾得簡非離心神一蕩,“英子。”隨手打橫一抱,便將她軟玉溫香的身體抱了個滿懷,果然,她全身上下只有一條男款浴巾,而且此刻已經鬆散的只掛了半邊,露出她不著一物的那一處,聖潔而美好。

他低頭吻上去,如同毛頭小夥般的已經沒有了克制力。

果然是不能開葷,只一開,便從此一發而不可收了。

食髓知味,他此刻終於懂得了這四字的深刻含義。

他戀上了這具身體,抑或是這個女人。

他不知道,也還沒有理順。

只是想要她,從沒有過的想要一個女人。

英子小手攀附在男人的脖頸上,由著他的唇舌遊走在她的身上,慵懶若猫。

還是一隻壞壞的小猫。

那是簡非離工作以來第一次在上班時間開小差,哪怕以前為了藍景伊也從來沒有這樣的放縱過。

好在,他大爺的是總裁。

所以,隨他為所欲為。

一場雲伴著一場雨夢一樣的走過,直到英子軟在他的懷裡再也不能動了,他才饜足的環了她的腰,任由她窩在他的懷裡,就那麼靜靜的躺著,他不言,她亦不語,歲月靜好,只有他和她。

直到快下班了,英子瞄了眼牆上的西式掛鐘,才懶洋洋的道:“我晚上有約了,簡先生,放手好不好?”

“不好。”他卻不依,依然緊擁著她,低嗅著她發間的清香,還是不能相信自己真的會與一個女人這樣的兩相纏在一起,他若是說出去,都不會有人相信吧。

“上次就放了沙小戀的鴿子,今晚真的不能再放了,非離,不過是女人間一起吃個飯罷了,又沒男人,你彆扭個什麼?”她冷嗤他一聲,表情滿滿的都是不屑。

“我覺得……”簡非離回想每次遇到的沙小戀看英子時的眼神,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可是讓他具體說出來,他卻說不出,他又不是愛八卦的人,心思一轉,低低笑道:“好,放了你,不過……”

“不過什麼?”若不是真的要下班了,她恨不得再跟他做一次,只為,這兩天是她的非安全期,這樣的時候,她絕對不想放過,反正他有的是精力,這一天裏已經連做了兩次了,依然不見半點疲倦,可當這個念頭閃過腦海的時候,她又歉然了,她這是把他當牛郎了?

摸摸他的臉,這麼英俊又能幹的‘牛郎’可算得上是極品了。

“不過,九點前必須回家。”

“回家?”英子一時沒反應過來。

“嗯,回公寓。”

“太早了吧?”下班六點,趕去餐廳要一個小時,回公寓要一個小時,他就給她一個小時的時間用餐?可,點餐上餐最少都要用去二十分鐘,這算得也太精了吧。

“不早了,女孩子晚上吃太多不好,要减肥。”

“我肥?”英子打量著自己,哪裡都不肥,身材好到一級棒,這男人分明就是胡言亂語,可是想到他是胡言亂語,又覺得這樣的他有點可愛。

什麼時候簡非離與可愛這個詞搭上邊了?

“還行。”

“那就這樣吧,我起了,十點回。”第一次的,英子先於簡非離起床,穿衣,一邊穿衣一邊欣賞著床上男體橫陳的男人,居然還挺有美感的。

“九點。”簡非離卻固執了起來。

“十點。”

“那就不要去了。”一直不動的簡非離忽然伸手一拽,於是,才穿妥衣物的英子便被扯著重新倒回了床上,“我們繼續……”他低喃,輕嗅著讓他聞之上癮的女人香。

“不要……不要……”英子只想拒絕,不然她以後在外間的秘書室怎麼混呢,至少在離開簡氏離開簡非離之前,她要與他的秘書搞好關係吧。

可是男人的唇已經落在了她的上面,輕輕軟軟的摩梭著她的,那一下下,讓她心尖尖一跳,想到是自己的非安全期,哪裡都癢了,可是……

忽而,桌上的手機刺耳的響了起來,一聲接一聲,刺得簡非離皺起了眉頭,這是他私人電話的手機鈴聲,這個號碼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而且,都是與他極為親絡的人,沒有遲疑,他伸手拿過手機,可當看到是老爺子的號碼時,他還是猶豫了一下。

“喂,這可是天意呢。”英子已經動作俐落的下了床,拍了拍身上的褶皺,“我保證九點左右回家還不行嗎?”反正先應了他,即便是晚了,他還能把她怎麼著?大不了就又是一場吃幹抹淨的遊戲唄,可那是她喜歡的。

手機依然在響,簡鳳樓大有他不接就一直一直打下去的意思,簡鳳樓從來都不會在他上班時間打過來電話的,難道是沙小戀和蔡亞琪說出去了什麼?

心思一轉,簡非離接了起來,“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