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番外:勾夫手記(8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4:01
A+ A- 關燈 聽書

不等英子拒絕的話語出口,簡非離打橫一抱就將她抱在了懷裡,幾步到了門前,反鎖。

窗簾,完全的拉上。

暗色調的窗簾更容易讓人昏昏欲‘睡’,英子被直接抵在了窄窄的座位上,不過,對於開始‘睡’的男人來說,兩個人疊在一起本也不需要更大的空間。

長長的發鋪展在墊子上,英子迷醉的看著身上的男人,就有種不真實也不清晰的感覺,原本那個看起來溫文儒雅的男人早就化身成了色鬥士,彷彿怎麼也無法饜足似的,明明昨晚才經歷一場瘋狂的欲的洗禮,但此刻,他又來勁了。

她也不惱,雖然身子還有些酸軟,可這不正是她所迫切需要的嗎?

野馬般的男人馳騁著,她輕眯著眼眸,眼裡全都是男人略帶薄汗的俊顏,就是這樣看著,竟是下意識的抬手去輕拭他的額頭,不許他的汗珠滴落在她的肌膚上,“非離……”

“叫我阿離……”那一聲非離他只覺得疏離,情動中直接就否决了。

“不好。”阿離,阿離,雖然知道等她懷了孩子後他們註定是要分開的,可是此時喚他阿離還是讓她不舒服,甚至於有種心虛的感覺。

“那麼……”

“你是我男人,我就叫你阿郎,好不好?”她隨口語,一出口就覺得這個稱呼親絡,好聽,她喜歡。

“隨你。”

“阿郎……”她試著叫了一聲,感覺真的好。

“嗯。”他輕應。

“阿郎……”她再叫,樂此而不疲。

“嗯。”

“阿郎……阿郎……阿郎……”她一聲聲叫,他一聲聲應,淺暗的室內充斥著兩個人的低喃聲還有低喘聲,仿似兩個人已經揉和在了一起,再也無分彼此。

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男人總是有用不完的精力,而且,對於這檔子事情很捨得浪費時間,手機早就被他靜音了,從他拒接第一個電話到現在,英子估算最多也有一個多小時了。

他起了。

‘睡’過的男人渾身上下都飄著一股子成熟男人的氣息,英子掃視了簡非離一眼,再看自己一眼,頓時就覺得不公平了,他只是解開了褲子,此時已經拉好,只聽腰帶輕輕一扣,整個人就又恢復為之前的那個乾淨整潔的簡非離了,倒是她,一身的狼狽,還有一身的粘膩,懶懶的不想動,“簡非離,你討厭。”大中午的,她現在覺得走路都有些困難了。

“乖,擦擦就走,回去辦公室再睡,這裡睡不舒服。”他整理好了自己,俯首拍了拍她的小臉,便拿起桌子上的濕巾,就在他的手就要落下來的時候,英子臉更紅,但手就要去搶,“一邊去,我自己擦。”

“害羞?”簡非離低頭俯視著女人,有過了幾次,他已經完全的適合了她的存在,如今與她在一起,就象是在飲一杯葡萄酒一般,清雅淡香,還會讓他迷醉的上癮,只是,只要一想起第一次爬上他床的女人的‘所作所為’,他就覺得她還是會害羞真的很神奇,然,英子的小臉此刻紅的如同染了胭脂,一點也不像是假的。

“狼,還是一頭惡狼。”她咬牙切齒的瞪了他一眼,這會子又是渾身酸疼了。

“錯,是阿郎。”簡非離立刻正色糾正,他喜歡她喚他阿郎。

好吧,她又錯了,阿郎還是她給他起的昵稱呢,她更喜歡,“給我呀。”

然,簡非離半點也沒有要把濕巾遞給她的意思,“要是害羞,你就畢上眼睛,很快的。”

英子的臉更紅了,如煮熟的蝦一樣羞的閉上了眼睛,男人的手到底還是落了下來,那樣的溫柔輕拭,若不是鼻息間都是他身上獨有的氣息,她甚至不相信這個男人會親自為她服務。

還是這樣的私密的服務。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從包厢裏出來的時候,英子一直是低著頭走路的,生怕再遇見蔡亞琪和沙小戀,然,餐廳裏沒遇到,回到辦公室是躲也躲不過去了。

“英子,你終於肯來上班了,這個表格急要,你馬上做出來。”英子和簡非離一前一後才進了總裁辦公室的外間秘書室,沙小戀就站起來交待給了英子一個任務。

英子原本要拒絕的,一聽說是表格,便隨手接了過來,“好。”她最近,迷上了做表格。

簡非離伫足,回頭看了她一眼,見她喜歡,也就沒有封锁,只是淡聲道:“做好了表格來我辦公室一下。”

“好的。”英子打了個哈欠,美美噠的應了,還是好想睡覺呀,她快成小猪了,吃了‘睡’,‘睡’了吃,然後還想睡……

沙小戀困惑的看了一眼簡非離,對於他與英子兩個人中午一起吃飯現在又一起回來,然後簡非離居然讓英子做完表格就去他的辦公室她就是覺得怪怪的,很不爽。

而且,英子是她的助理,凡事都是應該透過她與簡非離溝通的才對,她有些迷糊了。

對於簡非離的情况,再來簡氏上班前和上班後她早就瞭解的特別清楚,他從不染指於自己的秘書或者公司的女職員,潔身自好的口碑很好,坊間也很少有關於他在男女方面的緋聞,就是基於這幾條,她才應聘了做他的秘書,可是現在他對英子的態度明顯與對旁的女職員是不同的。

“有事兒?”簡非離回視了一下沙小戀仿似帶著點不友好的目光,有些不習慣沙小戀看他的眼神,不似以前女職員看他時的那種偷戀的花癡表情,而是好象是對他有怨懟一樣,這是一種他第一次感受到的目光,很詭異。

“哦,沒事,只是今天手頭上的事情有些多,英子可能還要多做幾份檔案。”腦子一轉,沙小戀隨口說到。

“很急的事情嗎?為什麼我不知道?”不想,簡非離卻是個護犢子的,他答應了英子今天下午讓她進他的辦公室睡覺的,男人嘛,若是不答應也就罷了,一旦答應,自然是要做到,這還是他第一次想要為一個女人做些事情,因為,從昨晚到現在,他的確是‘累’壞她了。

後來的後來,他才知道他對英子的所謂的‘累’其實都是她甘之如飴的,那時,他恨不得砍了她。

“哦,也不算急,就是……”

見沙小戀有些支吾,簡非離眸色一冷,“既然不算急,那就你自己做或者讓蔡亞琪做,今天能做多少就多少,剩下的明天做。”

見他表情嚴肅,彷彿她做錯了什麼事情一樣,沙小戀心底一慌,只好道:“好。”只是這一下,她更加確定了,簡非離與陌英子的關係似乎有了突飛猛近的進展,甚至於讓從不染指公司女職員的簡非離都破了例。

轉頭看英子,沙小戀一臉哀怨。

簡非離徐徐步入辦公室,英子懶洋洋的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蔡亞琪立刻凑了過來,“英子,戀愛了?”

“去,才沒有。”這話,她真沒說謊,她只是在盜某男人的精子而已,與簡非離還談不上是戀愛關係,當然,這個絕對不能讓簡非離知道,她知天知地知就足够了,不需要再多個第四方知道了。

“呃,瞧你那臉色,才被人愛過吧。”不想,蔡亞琪這個過來人卻是一點也不会,一雙丹鳳眼上上下下,下下上上的打量著英子,恨不得連她的心也看個清清楚楚,然後,也不等她回答,低頭就凑近了英子嗅了又嗅,再煽了煽風,“嘖嘖,你這身上都是男人的味道,坦白從寬,你是不是剛跟總裁……”說著,她還發了一記電眼。

“去。”這個,英子是絕對不承認的,既便是她與簡非離出雙入對她也不承認,只當是為將來離開時讓簡非離面子上更好看些吧,她盜了他的精子,怎麼也要維護下他的形象還有感受,做人是要講良心的。

對,她一向都是講良心的好女孩。

“騙人。”不想蔡亞琪這會子化身名偵察了,低嗅著她身上的氣息沒完沒了,“你騙不了我,我的嗅覺一向靈敏,我們家西門都說,我這鼻子是狗鼻子。”

“對,你就是一隻小母狗,該幹嗎去幹嗎去,不許騷擾陌英子。”一記拳頭打在蔡亞琪的肩膀上,沙小戀氣憤的教育著蔡亞琪,瞧瞧她這身邊養的全都是飯桶助理,事情不會做,倒是會釣男人,對,蔡亞琪就是靠著西門才進來這間辦公室的,倒是英子一身清白,英子是她給調進來的。

“呃,我就騷擾她怎麼了?女人跟女人說幾句體已話很正常有沒有?你管不著。”沙小戀那一拳有些重了,重過了玩笑的力道,惹得蔡亞琪一邊揉肩膀一邊火大了。

眼看著事態正在向不可控的方向發展,英子想想起因都是自己,不由得的拉住了沙小戀的袖子道:“迷戀,你別跟她一般見識,她就是跟我開開玩笑罷了,晚上,我請你們兩個吃飯,現在就和好了,好不好?”

一聽說她要請吃飯,沙小戀眼睛一亮,“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