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番外:勾夫手記(8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3:17
A+ A- 關燈 聽書

“你……你什麼時候進來的?”英子結巴了,又一次的為自己的慢了N拍而懊惱了起來。

似乎是只要碰到簡非離,她總是能讓他輕而易舉的接近而不自知。

“半天了。”簡非離淡清清的回應了一句,長腿便朝著淋浴室走去,頎長而高大的身形刹那間就籠罩住了英子,那濃濃的男xin氣息讓她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可也只有一步可退便退無可退了。

纖細的背抵在微溫的濕濕的大理石牆壁上,漂亮的蝴蝶骨佑人的現在簡非離的視野中,一雙黝黑的眸先是如幽潭般的足足凝視了女人有五秒鐘,簡非離才低低笑開,長指輕挑起英子的下頜,他盡量放柔了聲音道:“說吧,為什麼要逃?”從服務生那裡知道她住進了這家飯店,他一路飆車開過來的時候腦子裏全都是這個女人從在遊艇上爬上他的床開始到現在與他一起所經歷的一幕幕,結果,就得出了一個結論。

她對他似乎是患得患失的感覺,或者說是若即若離的感覺也可以,她好象是前一秒鐘很想與他在一起,可是下一秒鐘立刻就反悔了逃走了。

思維變化這樣快的女人的選擇一定是有原因的,今晚上,他不打算放過她了,只要她不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她就別想從他身邊逃走。

絕對不可以。

他可以被她耍一次,卻不能再被她耍第二次了。

若不是她從前救過他,他早就直接把她撲倒以行動告訴她惹了他的後果了。

這會子還能與她心平氣和的談理想談人生,完全是看在她的第一次是給了他的面子上。

英子磨牙,真想跟他動手打一架,可是這個念頭才一升起她就先暫停了,因為她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她跟他打真沒多少勝算,除非是出其不意,可是要出其不意又不能在這個時候,因為此時的簡非離看著她時是處於完全的警惕狀態中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感受到了。

“我不想參加你父親的生日宴。”英子也不拐彎抹角,乾脆直抒胸意,因為什麼彆扭的就把什麼說出來,省得他猜七猜八,也免得自己更彆扭。

“就為這個?”簡非離的眸色一下子迷離了起來,長指也加重了些微的力道,挑著她的小臉越仰越高,她的唇也離他的越來越近了,只需他輕輕一俯,四片唇就可以相貼在一起了……

“對,就為這個。”英子是個簡單的,心裡有什麼就說什麼,先前不說,是覺得能逃,這會子說了,是覺得逃不開了。

“為什麼?”簡非離真的困惑了,旁的女人恨不得求他做的事情,到陌英子這裡就視為糞土了,她居然不樂意。

“不想就是不想。”英子舔了一下有些乾燥的唇,她是真不想見他的家長呀,若是與他的家人熟悉了,將來她要怎麼逃呢?只是這話,她沒辦法對他說出來,若是他知道她只是想要他的精子,要到了就離開,她覺得他會砍了她。

簡非離還不是那種需要賣精子才能生活的男人吧。

連柯尼賽科都答應給她買的男人了,錢於他來說,都是小兒科,他其實是個惹不起的男人。

望著英子輕舔唇的模樣,嬌妹的讓簡非離喉結湧動了一下,這女人隨意的一個動作就挑起了他身體裏的熊熊之火。

“呵,不想嫁給我?”簡非離瞬間的理解就是這個女人並沒有打算嫁給他,所以,才不想見他的家人。

英子一愣,沒想到他問的這樣直接。

不過,隨即也就釋然了,她剛剛回答他也是這樣直接的。

她輕笑望盡男人的眼底,心思在這一瞬間轉了又轉,“也不是。”

“那是……”

“我覺得吧,男人和女人間只有徹底熟悉了,互相瞭解了對方,覺得兩個人在一起是舒服的愜意的,那個時候再見家長才算是成熟吧?現在就見,是不是有點早了?”

聽她說得輕描淡寫,簡非離不由得感慨了,看來他遠沒有她來得時尚,如今的年輕姑娘都是很開放的,很能接受未婚同居這樣的管道,倒是他這個年紀的有些接受不了。

原還以為他們之間已經發生了所有,而他對她也不算是討厭,那便對她負責吧,卻沒有想到,居然就是他要給她的負責嚇跑了她,“真的等我們彼此互相瞭解了你就去見我父親?”長指再度加重了力道,他的唇只差一點點就貼上她的了。

“嗯。”英子很篤定的說過,心底裏卻溢著濃濃的笑,等真到那一天,她早就懷了孩子,早就遠走高飛了,才不會跟他去見簡鳳樓呢,反正現在逃不開,乾脆就認了,畢竟,這個男人的基因實在是太難得,她此時只是這樣近距離的在他身前,都能聽到心跳加快的聲音。

豐神俊朗,尊貴若神祗,拿什麼來形容他都不為過,都當得起。

這個男人,她不討厭。

“那,還要怎麼瞭解呢?你要瞭解哪些方面的?”簡非離的音色沙啞了,她這是明擺著要瞭解他,可他對她的瞭解呢?查到的根本都是無關緊要的,在他的眼裡,她還是那樣的神秘。

“自然是方方面面都要瞭解,比如……”英子輕笑著,既然把一切說開了,她也就不會再患得患失了,帶著水珠的身體緩緩的貼近男人的,只是這樣一移,四片唇就相貼在了一起。

初時,只是四片柔軟的輕觸,柔柔的,軟軟的,薰染著兩個人的心也柔軟了起來。

女人的身上無寸縷,倒是簡非離的身上該有的一件也不少,卻根本擋住他男xin體驗的迅速展開。

荷爾蒙濃烈的灑在小小的浴室裏,房間裏的燈光與浴室裏的燈光交織在一起,就象兩具身體交織在一起一樣,根本無分彼此。

吻早已經從四片唇的相觸很快就演變成了舌與舌的糾纏……

英子的呼吸被奪走了,她只能呼吸著男人呼出的空氣,迷醉在他悄然編織的迷幻裏再也沒有辦法清醒了。

身子軟了,軟倒在男人的懷裡。

白皙的肌膚在男人指尖的輕輕拂過後泛起一層又一層的紅暈,直到空氣稀薄的讓她再也無法呼吸時,男人才緩緩移開了唇,望著女人迷醉的眼神滿意的彎身打橫一抱,便抱著英子橫躺在他的臂彎上,長腿隨即一邁,於是,不過是片刻間兩個人就一起滾在了標間裏的那張大床上……

簡非離的襯衫,皮帶,長褲,還有……

一件件被甩在地毯上。

這是一向溫文的男人從來也沒有過的。

放縱,他被女人的身體徹底的點燃了。

熊熊之火,不知道蔓延了多久,只知道夜越來越深沉了。

空氣裏彌漫著的都是男人女人交織在一起的氣息,濃濃的,揮也揮不開。

窗外的霓虹泛著淺淺的光暈,女人睡著了,白皙的肩膀露在被單外面,他不是不給她蓋上,只是他蓋她就撩起,像是習慣了這樣子睡眠。

這是一個於他來說真的還算是神秘的女子,可他居然就决定了要帶她去見父親。

搖頭失笑的起身,簡非離一身無一物的進了淋浴室,花灑擰開後他隨手關上了淋浴室的門,雖然不介意被房間裏的英子看到他漫身,卻介意把她吵醒。

她似乎是累壞了,疲憊的一閉上眼睛就睡沉了。

水聲淅瀝,他的耳邊還是她低低的微酣的聲音,只是這聲音,都泛著嬌妹入骨的味道,讓他越來越是食髓知味……

簡非離飛快的洗了一個站鬥澡,拿了一條浴巾隨意的裹在腰間,再從脫下的褲子口袋裏摸出了一根長烟,走進陽臺點燃時,夜晚的風吹拂著他更加的清醒了,狠吸了一口烟,他這才點開了手機。

只有一條簡訊。

西門還是挺識趣的。

“總裁,見到了嗎?”

不過這句真是一句廢話,就憑他簡非離都親自出馬了,能見不到陌英子的人?

“繼續查她的底細,然後,明天一整天都不許任何人騷擾我。”只這一句回了過去,他便隨手關了機。

正在飯店外拿著手機與蔡亞琪發短信的西門一聽到手機短信立碼就打了開來,看過了簡非離的簡訊後腦子裏只蹦出了一條來,他工作上的事情來問他也算是騷擾他嗎?

簡非離從什麼時候開始只重女色而輕工作了?

這是軟玉溫香在懷,君王從此不早朝了嗎?

看了又看,他真恨不得發給簡鳳樓,可想起之前的教訓,到底還是忍了,簡非離的老子根本管不了簡非離,這樣就比出誰高誰低來了,簡非離的本事高過簡鳳樓,所以他自然是要聽簡非離的多些,聽簡鳳樓的少些。

識時務者為俊傑,前人總結出來的最英明的經驗,他若不遵守就是傻子了。

標間裏的陽臺上,烟火明明滅滅,輕輕撚熄時,簡非離轉身便回了房間,長臂輕輕一擁,女人便如小猫般的偎在了他的懷裡,“非離……”這輕輕的一聲,讓他特別的滿意,睡夢中的夢話才能說明一個女人的心思,她心裡還是有他的,這便足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