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番外:勾夫手記(7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1:47
A+ A- 關燈 聽書

“撲哧”,英子笑了開來,嬌俏的小臉移前就停在了諾言的面前,兩個人離得特別的近,她燦爛的笑臉如花一樣的綻放著,“諾言,你的桃花不是我,是她呢。”說完轉頭看女孩,細細的打量著,“不錯,挺美的,真的比我漂亮。”

“對喲,我真的比她漂亮呢,帥哥,你選我好不好?”女孩不死心的伸出手就要搖晃諾言的手臂,以此來引起諾言的注意。

然,下一秒鐘,那張美麗的小臉一下子就垮了下來,濕濕嗒嗒的滴著酒液,“你……”

諾言輕輕放下手中才空了的酒杯,冷聲道:“最後再說一遍,滾。”若不是他一身休閒西裝很有總裁的範兒,而總裁從來都應該是溫雅的,他絕對一拳頭把女人打爆到馬蚤動的門口去,象這女人這樣倒貼的生物,能給他滾多遠就多遠。

女孩愣了一愣,這才發覺他不是說玩笑的,卻還是不死心,這男人看起來太帥太酷了,“有xin格,我喜歡,我就乖乖坐著不說話沒有存在感,這樣總行了吧?”

那個‘吧’字的尾音還未落,這一次,女孩徹底的知道了諾言是一個不會開玩笑的人了,卻,為時已晚。

“啊……”隨著尖叫的聲起聲落,還有身體落在橢圓形咖啡桌上的悶響聲,女孩就只剩下了慘叫。

“喂,你怎麼死xin不改呢,我才覺得你象個總裁的樣子了,怎麼一轉眼就原形畢露了?”英子掩唇低笑,這才是諾言嗎,剛剛那個假裝溫雅總裁的諾言彷彿被附體了一般,太不象他了。

諾言一張俊臉頓時黑了,手裡才倒滿的酒杯差點沒忍住的再次揚起也差點沒濺濕英子的臉,好在,他深吸了一口氣穩住了心神,然後,唇角强擠出一抹淺淺的幾不可見的笑意,“跳舞?”

“你會?”英子張大了一張黑葡萄般的大眼睛,象看怪物一樣的看著諾言。

“試試就知道了。”

這話,聽著有點耳熟,英子回味了一下,瞬間臉紅。

是不是男人試試就知道了。

這是簡非離說過的話。

男人似乎都喜歡‘試試就知道了’這句潛臺詞。

“滾……”她學著諾言的口頭禪回敬了一句。

“跳個舞也要我滾?”這一次,諾言起身了,身子一旋,不等英子反應過來,大手已經捉了她的小手,强行的就把她拖向舞池。

霓曉閃爍的光影中,諾言俊美的容顏透著些微的冷意,男xin的氣息張揚在英子的周遭,她抬頭看他,“喝多了?”

“嗯。”

聽他一個字承認了,英子反倒是不敢有什麼行動了,說自己喝多了的人有可能喝多嗎?

很有可能趁著‘多’了的時候為所欲為,把平時從來不敢做的此時都做了。

身子繃得緊緊的,感受著諾言落在她腰上的手,還好,不是很用力,也沒有與她跳貼面舞什麼的,可這樣的慢四難免不讓人想七想八,英子從不知道諾言會跳舞,而且還跳得這樣好,她只需隨著他手的力道移動身體便足可以優雅的穿梭在舞池中央了。

“諾言,你以後不會回沙州島了嗎?”做總裁多好,有豪車,還可以肆無忌憚的撩妹,不對,是剛剛那位妹妹撩他,不過沒撩成功,若是他反撩回去,她保證他今晚可以溫香軟玉在懷,要多愜意就有多愜意。

“應該是我問你吧,我從沒有離開過沙州島。”

好吧,看來是她想多了,“有份正經的工作不好嗎?你就那麼喜歡打打殺殺?”她輕笑反問,覺得眼前的諾言其實更真實,更有人氣。

“那你呢?簡氏的正經工作不好嗎?”

英子愣了一下,不過只有一秒鐘,就淡淡笑道:“我懷了孩子就回去了,我不喜歡結婚,這輩子,我都不會嫁給任何男人。”

“也包括簡非離嗎?”諾言揚眉低問,黝墨的眸色裏依稀可見一絲無奈的意味。

“當然。”英子想都沒想的直接回答了他,那速度讓緊擁著她腰肢的那只大手驀然收緊,“你說真的?”

“真的。”還是沒有任何猶豫的答案,她從來也沒有想過要嫁給簡非離,不過是覬覦他的良好基因罷了。

可諾言的眼神還是黯淡了下去,“你非要生簡非離的孩子嗎?”為什麼就不能是他的?這後面一句,他差一點就說出來,可到底還是忍住了,他以前說過,她當場笑噴,她說她只把他當好哥們,從來沒把他當過男人……

可他絕對是個徹頭徹尾的男人,如假包換。

問著這句的諾言的目光透過英子精緻的小臉落在了她的身後。

那是一個身形頎長,氣場强大到此刻已經讓舞池中很多男男女女停下來的男人。

簡非離來了,就在這一刻。

“不一定。”這話英子是說真的,簡非離居然有種去與林咪寶來了一場訂婚宴,而且還是背著她的,那她就有權力把他開掉。

主動權從來都是在她手上的,對不對?

她輕笑說完,生動的小臉若花開般的綻放在諾言的眸中,喉結滑動了一下,一下秒鐘,他微微俯首,卻是速度極快的一下子就吻上了英子。

絕對的猝不及防,帶著英子從來沒有想到的襲擊,兩片柔軟的薄唇吻上了她潤澤的紅唇。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四片唇相觸的那一刹那,她小手就去推諾言的身體,男人卻不管不顧,依然緊摟著她的腰身一邊旋轉在舞池中一邊淺淺的吻著她……

就在英子下意識的突然間頓住身形一脚橫掃向諾言的時候,只覺得一股風至,隨即,諾言終於鬆開了緊扣著她腰身的手,卻並沒有鬆開她另一隻手,拉著她往一側一閃一撤,便避過了那突然間襲來的一拳。

舞池裏突然間安靜了下來。

音樂彷彿不存在了一樣。

世界只剩下了三個人。

英子吃驚的看著突然間從天而降的簡非離,“你……你怎麼來了?”他此刻不是應該在與林咪寶的訂婚現場嗎?那麼大的一場訂婚盛宴,請了那麼多的客人,不是只吃個自助餐就會結束的吧,至少要與到場的達官貴人一一寒喧一下客套一番,她有觀察過了,T市的上流人士基本都到齊了,可是現在,簡非離卻來了馬蚤動。

英子困惑了。

“跟我回家。”簡非離冷冷睨了一眼諾言,卻不再理他,而是黑著臉把手遞給了英子。

溫雅不再。

只剩下了全身消也消不去的戾氣。

英子望著眼前的這只手,骨感修長,漂亮的幾近完美,這只手就在中午的時候還在車子狹小的空間裏撫過她的漫身,此刻回想起來,讓她不由得一陣輕顫,眯了眯漂亮的眸子,她輕笑,“憑什麼?”

“憑我是你第一個男人。”低低柔柔的聲音,目不轉眼的眼神,這樣的一句話,更像是一句情話,可是說出來卻讓英子漲紅了臉,“你……”

“走。”眼看著她不肯把手交給他不肯隨他離開,簡非離乾脆一彎身,强行的就捉了英子的手,帶著她就要離開馬蚤動。

“我……”‘不’字還沒出口,簡非離乾脆是抬手一扛,便將女人扛在了肩上,不由分說的扛著她就走。

“放下她。”眼看著英子掙扎扭動的身體,諾言的眸光彷彿淬了冰一樣,兩手緊握成拳,似乎是在極力的隱忍著。

“呵,原來是方先生,久違了。”

英子一愣,“你知道他是誰?”有些沒想到簡非離居然一下子道出諾言姓方。

“股市裏玩了那麼大的一筆,T市的商場上應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不過,你居然敢吻我的女人,方家的股票只怕明個又要跌停了。”簡非離漫不經心的笑著,可是說出口的話卻帶著說不盡的殺傷力,望著諾言的拳頭,他沉聲道:“沒有銷煙的戰場才最好玩,對不對?”

“簡非離,誰是你女人了,你放手。”英子抗拒。

“不是嗎?”他卻輕笑,“乖點,否則,我將你這裡……這裡……這裡有什麼秘密一一的說出來,如何?”簡非離邊說邊手指著她身上的一處處。

“你……”英子臉紅,他指過的地方她自己知道,那裡有著紅色的胎記,只是不大,每一塊最大的有指甲般大小,最小的也就大米粒那麼大,顏色不是很深,淺淺的,但是幾乎全都在她私密的地方……

諾言的臉色更黑了,“簡先生,女人是要用來寵的,不是用來……”

“我的女人我自己有分寸,就不勞方先生費心了,明早股市見。”說完這句,簡非離直接扛著英子往馬蚤動的門前走去,英子原本還要掙扎的,可想到他才說過的話,到底還是蔫了,她的胎記的位置真不能到處亂說的吧,好歹,她是女人。

“諾言,等我電話。”隔著看熱鬧的人群,隔著數不盡的霓虹閃爍,她望著那個彷彿置身在夢幻中的男人,眼底都是愧疚,他似乎受傷了,此刻如冰雕一般的伫立在舞池中,清冷若畫,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