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喘息未定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0:02
A+ A- 關燈 聽書

成青揚很快被抬走了,看臺上一片混亂,似乎,很多人都沒想到江君越會贏,就只有三年前看過江君越和成青揚比過的人才沒押錯人,嗯,這一次,贏了不少。

似乎,那每一次贏的人都是江君越,可是,成哥從來也沒有賴過帳,賭贏了的都有錢拿。

江君越一身如水洗一般的朝著後面的休息室走去,他得洗個澡,才打得一身是汗,還有胸口硬接的那一拳隱隱的還在泛著疼,果然是傷人一千內傷八百,可他還是用了那一招,對成青揚,只能出奇制勝。

45年的紅酒漾著滿室的香,透明的高腳杯裏酒液微微晃蕩,江君越才喝幹了一杯,風青揚就踉蹌的走了進來,人歪倒在江君越一旁的單人沙發上,離著江君越是如此的近,江君越輕輕瞟了一眼身側的人,伸手一踢,就踢著那下麵帶滑輪的沙發往一側滑去,“滾遠點。”

“越,雲飛的事兒跟我無關。”喘息未定,風青揚沉聲說道,灼亮的黑眸定定的落在江君越的一張俊臉上。

“叫我江君越,少他`媽`的只叫那一個字,噁心。”

“君越,雲飛的事真的跟我無關,我向你保證。”風青揚拿過紙巾擦了擦鼻子上又流出來的血,居然,怎麼止也止不住了,這小子,今晚上玩命的要傷了他。

“那跟誰有關?你說吧。”江君越輕晃了一下手中的高腳杯,越看那紅色的酒液越像是一灘血,卻是一仰頭,直接喝盡,彷彿在喝著風青揚的血。

“洛啟江。”

“是他?”江君越玩味的一笑,“那他膽子也未免太大了些。”

“他拗不過他媽他妹,人呀,總是會輸在感情上,你說是不是?”成青揚似笑非笑的睨著江君越,一雙眼睛從進來這房間後就從來也沒有從江君越的臉上移開過。

“走了。”“嘭”的放下手中的高腳杯,江君越抬腿就朝著更衣室走去,白色的拳服在走動中被微微帶起衣角,風青揚靜靜的看著他消失在自己的視野裏,隨手將他才放下的高腳杯拿起,杯中殘餘的酒液頃刻間被他一仰而盡。

開車回去小公寓的一路上,也許是打得痛快了,也許是喝了酒的緣故,江君越半眯著的黑眸中閃過一抹似笑非笑的意味,洛啟江,若真是他,那麼江氏和洛氏便有的玩了。

小公寓裏,小東西已經跟著保姆睡著了,江君越輕走輕脚的走進去,靜靜的看著小床裏的小東西,那眉那眼,象極了他。

不知道他身邊沒爹沒***時候是不是被人欺負過,突的,就有點心疼這小東西了,“先生,你回來了。”保姆醒了,發現床邊站著一個人,半天才反應過來是他。

“嗯,你繼續睡吧,明天一早把孩子的東西都準備好,我要帶他出去。”

“是,先生。”

江君越點點頭,轉身就去了客廳,這一晚,又要睡沙發了,闔上眼睛的那一刻,他忽然懷念起昨晚上的那張床上了,摟著的那個傻女人,這個時候,可睡了嗎?

天亮了,江君越是被一隻小手給弄醒的,“爸爸……爸爸爸……”小傢伙應該是早醒了,看見他就興奮著呢,小人還趴在地毪上,可是那小臉卻揚得高高的,手也落在了他的臉上,才不管他是不是在睡覺呢,想怎麼摸就怎麼摸,從眼睛到鼻子,再從鼻子到嘴唇,然後,就沿著他的下巴摸到了他的胸口,小爪子摸上了他胸上的一枚小圖釘,也許是好奇了,手停在那裡擺弄著怎麼也不移開了。

江君越伸手一拎,拎著小東西就坐在了自己的肚皮上,“淘氣。”

“咯咯咯……”小東西又笑了起來,手繼續往他的小圖釘上招呼著。

“拿開你的臭爪子,要摸也要去摸你媽***。”江君越也笑了起來,心情格外的好,不知道今天那女人見到兒子時會是什麼表情,若是再讓她抱抱,那又會是什麼的反應呢?

保姆已經做好了早餐,小東西的有Nai粉還有米糊,還有青菜沫和肉沫,就著那青菜沫和肉沫,小東西很快吃完了一碗米糊,於是,就直接忽略了那瓶Nai粉,只喝了兩口就丟到一邊不要了。

江君越一邊吃著早餐一邊欣賞著小東西擺弄著他新買給他的四驅小車,小車在地毯上跑,小東西就在車後追,那姿勢,或者就用連滾帶爬來形容最最貼切了,可他怎麼也追不上那小車,急得滿臉通紅的樣子讓江君越捧腹大笑,“行了,兒子,咱們走吧,一會兒,你老子給你找個能陪你玩的伴,就不用哪跟那小車較勁了。”這才多大的小人,追不上就急,這可不行,他要慢慢的培養小東西的耐心。

一手拎著保姆給小東西準備好的出門必需品,一手懷抱著小東西,父子兩個便上了車,小東西很調皮,不過帶小東西坐車江君越現在絕對有經驗了,只要給小東西系上安全帶,他就會乖乖的東看西看,就看車窗外的風景,江君越現在一上車第一件事就是按下開關把車門從裡面給反鎖了,所以,即使他那小爪子再調皮再亂按,現在也不怕了,有一次失魂的感覺就足以了,那樣的錯誤江君越不會再犯第二次。

歪頭看看兒子,江君越破天荒的沒有開音樂,而是好心情的吹起了口哨,那音樂也很好聽,惹得小東西驚豔了,扭過頭就看向他老爸,然後鼓起腮幫子忙了起來,可他怎麼忙也吹不成調,到最後,只能呆呆的看著他老子吹著,一張小臉上滿是羡慕的小眼神,讓江君越恨不得把車停下來把小東西揪過去放在大腿上狠狠的蹂躪蹂躪。

可是看看時間,他起晚了,再加上吃早餐又給耽誤了一點時間,所以,就快要到與吳總約定的時間了,晚了可不好,容易錯過好戲。

……

凱斯飯店,藍景伊也起晚了,這兩天都是躺到床上睡不著,可一旦睡死了就怎麼也醒不過來,再加上半夜裡總要迷迷糊糊的起夜給小沁沁喂Nai水,所以,她起晚了也屬正常。

洗了手臉,給小沁沁也洗乾淨了,先把小東西喂得飽飽的,她這才拿起電話準備叫餐,還是每天的那個接線生,“你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嗎?”

“叫餐,小米粥和小青菜,隨便來兩樣就好,再加一塊麵包。”

“藍小姐,真對不住,我們飯店今天餐廳不對外營業。”

“歇業?”藍景伊迷糊了,象這種服務行業從來都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關門的,飯店的餐廳也是一樣,大把的客人用餐,歇一天業那就是不小的損失呢。

“不是,被包場了,呵呵,聽說今天還會有小孩子到場,好象有一個跟你的那個孩子差不多大,不過,是帥哥。”

“哦,那就不麻煩了,我自己出去外面吃。”藍景伊說完便掛斷了電話,昨天一整天都沒出去了,她也該帶著小沁沁出去透透氣。

算來,那個包場的人也是給她提了個醒,出去走走吧,再不開心,可是女兒還在呢。

整理好了出門要帶的東西,藍景伊便抱著小沁沁背著背包出門了。

紅色的地毯一直延伸到電梯間,抱著小東西進去,裡面已經站了好幾個人。

“唉,江氏也真是的,T市那麼多飯店,為什麼非要包凱斯呢?”

一聲江氏,讓藍景伊的神經不由得緊繃了起來,耳朵也豎了起來,似乎,只要與江君越有關,她都會不由自主的要去關心。

“聽說是因為他客戶住在這裡,對方又有小孩子,所以,為了方便才包在這裡的吧。”

“哦,若是為了孩子也說得過去,聽說,那個江總的孩子是私生子。”

“什麼私生子,那孩子的媽很快就要轉正了,過幾天就要跟江總訂婚了,母憑子貴,洛家的千金終於要如願以償了,聽說她追江君越追了很多年了。”

藍景伊靜靜的聽著,電梯到了都沒有感覺到,直到裡面的人都走光了,外面的人沖了進來她才反應過來,卻已經擠不出去了,眼看著電梯門合上,她懊惱的撇了撇唇,怎麼又走神了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電梯門開,飯店的一個員工走了出去,正是飯店餐廳所在的樓層,藍景伊的目光下意識的掃過去,忽的,一個小東西落入了眸中,明明知道那孩子不是她的是洛美薇的,可是,就只一眼,她居然就抱著小沁沁不由自主的就跟下了電梯。

“小朋友,你要什麼?是想要那些花嗎?”一個服務生抱著小東西,指著電梯一側擺著的盆栽問道,而小東西的一雙大眼睛真的就在那盆盆栽上。

沒有江君越也沒有洛美薇,只有小東西和服務生。

藍景伊的心狂跳了起來,飛快的掃了一遍四周,真的沒有那個男人的身影,她太想抱抱那孩子了,哪怕只一下也行,彷彿抱著那小東西就能感覺到她自己丟了的孩子一樣,於是,藍景伊不由自主的就朝著那服務生朝著小東西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