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番外:勾夫手記(7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1:25
A+ A- 關燈 聽書

總會釣到男人的,她要相信自己。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夜晚的風打在身上凉爽而又舒服,到了,英子把車開到了停車場,車多,轉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停車位,終於看到一輛車開走了,她馬上調轉車頭就往那個位置開去,什麼也沒想的倒車再倒車,“嘭”,車身晃了,隨即是一聲悶響。

有接吻事件發生了。

卻是,她的車與別人的車。

英子迅速打開車門下車的時候,眸光已經透過後視鏡掠過了後面的情况,她確定她倒車的時候那裡絕對沒有車的,但是現在,居然就有了,而且居然還是一輛豪車,黑色的柯尼賽科神秘的停在她的車後,她皺了皺眉,就覺得今天真的是流年不利,被簡非離騙得失了身,這會子居然還撞了一輛豪車,先不說是誰的責任,就單說這輛車哪怕是只擦到了芝麻大小的漆,都要賠上個幾十萬。

她不是賠不起,而是覺得太浪費了有沒有?

狠狠的就關上了車門,就覺得簡非離這輛幾百萬的車在人家的車面前不過是小兒科罷了。

她不是嫌貧愛富,只是,覺得這一刻彆扭了。

“喂,怎麼賠下來說話,否則,我就走了。”才不管對方是不是有錢人呢,再有錢也不過是她與他的車撞了的關係,說白了,現在兩個人就是對頭了,說不定還得為賠償的事情對簿公堂,反正早晚都要得罪人的,她便不怎麼在意的手指敲打著柯尼賽科的車窗,彷彿那不是十幾萬一塊的玻璃,而是隨便的一塊普通玻璃似的。

然,車子安靜的停在那裡,車裏的人沒有半點反應。

英子有些惱了,不会的乾脆轉身,“既然你都無所謂了,那本小姐也無所謂了,嗯,本姑奶奶大人有大量,就不必你賠了。”她抬腿就走,恨不得多生兩條腿,不用賠更好,她巴不得。

“站住。”卻就在這時,身後響起了低沉的男聲,熟悉的讓她一怔,身體猛的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身,“方諾言……”

男人修長挺拔的身形赫然現在車前,“幹什麼來了?又找男人?”

“你管不著。”她笑咪咪,看到是他,立刻松了一口氣,這厮應該不會讓她賠車錢了吧,“你怎麼也在這裡?”

諾言墨眉輕挑,他為什麼在這裡?

還不是因為看到她來了這裡,所以才跟了過來。

英子只看人不看車,這會子心虛的緊,她猜測著諾言這車八成是借的或者偷的,若是偷的還無所謂的,若是借的撞壞了豈不是麻煩了?所以,提什麼也不能提車的事兒,“既然這麼巧遇到了,不如,一起喝幾杯?“

“好。”她只是隨口提議,不想,諾言連猶豫都沒有,直接就應了一個好字,然後,便並肩走在了她的身側,她步子快他也快,她步子慢下來他也慢下來。

這男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難道是因為她撞了他的車,他心情不爽?

騷動的角落,很不起眼的位置,但是很安靜,英子這一次沒有去申請當什麼調酒師,這次來就是想喝酒釣男人,卻不曾想,男人還沒釣到就遇到了諾言,有他這個英俊冷漠的小生往她身邊一坐,還有哪個男人敢跟她搭訕呢?

答案是絕對沒人敢。

英子覺得即使是有人敢,也是屬於不怕死的那種,他坐在她身邊就象是瘟神一樣,冰冷的俊容不見半點情緒,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白的。

每一杯都是白酒。

漸漸的,英子有些坐不住了,若是諾言與她說話也好,可是這人坐在她面前除了喝酒半個字都不說,莫名的,英子就覺得空氣裏全都是低氣壓了,“諾言,那車要賠多少,你開個價,我賠你就是了。”何苦要冷著一張臉呢,她受不了,乾脆一咬牙一跺脚拿出自己的棺材本賠給他就好了,然後,橋歸橋路歸路,她釣她的男人,他哪邊凉快哪邊去。

“真要賠?”諾言薄唇輕啟,在進來後第二次開口了,當然,他第一次開口也不是跟英子說話,是點酒。

“那是,又不是你的車,必須要賠。”

“簡單,把你那輛車賠給我,正好够賠。”

英子一下子就炸毛了,“你說什麼?”

“你可以選擇不賠。”相比於英子的炸毛,諾言卻是很平靜。

英子立刻就蔫了,小眼神瞟了一眼諾言,“我不知那部車多少錢,估計不够賠你的,乾脆我賠給你錢就好了。”好歹是簡非離的車,即便她現在不待見他,也不好真的把簡非離的車送給諾言,那樣太不道地了。

“呵,我又不缺錢,不過是要了你那部車送給我一個手下玩玩罷了,他是新手,剛領的證,正好可以練練。”

英子瞪圓了眼睛,新手練車要拿幾百萬的車嗎?

“諾言,你回方家了?”不然,他哪來的豪車?又哪來的手下?

“錯。”不想,諾言一開口就否决了。

“那你的車……”

“操盤一天賺了五千多萬,老傢伙送給我這一部車做獎勵,他還賺了三千多萬,他沒虧,而我不過是拿我自己應該拿到的而已。”

“哇塞,一天你就賺了五千多萬,諾言,你這也太神了,果然是股界傳奇小子,你也教教我玩那個好了,嗯,我也就玩一天,你賺了五千多萬,我賺五百多萬我就知足。”英子殷切的看著方諾言,她早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方氏家族唯一的繼承人,可惜,不管他老子如何軟硬兼施他都不肯回去,這一次,難道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不教。”然,男人只淡清清的給了這兩個字,就繼續喝酒了。

“呃,那我也不用賠你了吧,好歹我們是好兄弟。”

“好兄弟”三個字出口,諾言原本就淡冷的俊容忽而更冷了,冷的讓英子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就見諾言抬頭漫不經心的道:“親兄弟明算帳,你沒有聽說過嗎?”他從來只把她當女人,從沒當過是兄弟,‘好兄弟’這三個字聽著太刺耳了。

英子頓時如霜打了的茄子般,“那也是你撞的我的車,責任在你,我還沒讓你賠償我的車呢。”

諾言也不吭聲,而是抬手示意兩步外的侍應生走了過來,“去把停車場上那輛黑色的柯尼賽科一個小時內的監控錄影調過來。”

英子一愣,一個小時內的監控錄影,如果她記得沒錯,從她進來到現在也就半個小時左右,諾言這意思是說他的車最少停在那裡有一個小時了?

“先生,車牌號。”侍應生什麼也沒想的就問了過來。

一旁的一個女孩子卻笑嘻嘻的起身不請自到的就到了英子這一桌前,“你覺得這停車場上能有幾輛柯尼寒科?整個T市也就一輛呢。”

“哦,好的,我馬上去調。”服務生這才知道自己孤陋寡聞了,不好意思的去調監控了。

女生低頭注視了一下諾言,禮貌的笑問道:“我可以坐在這一桌嗎?”

“可以……”英子巴不得有個女人加入來救場。

“不可以。”然,諾言的聲音卻冷的拒人於千里之外了。

“先生,我一個人坐那邊好無聊,一起喝幾杯,好嗎?”女孩子卻是個自來熟的,漂亮的大眼睛緊盯著諾言,彷彿他是她相中的甜點一樣,就差沒流口水了。

“服務生。”諾言看都不看女孩,隨手打了一個響指。

“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的嗎?”

他依然不看女孩,視線全都在泛著漣漪的酒杯中,手指卻是指著一旁不請自到的女孩,“我不認識她,她在騷擾我。”

“小姐,麻煩請您……”

“呃,本小姐怎麼騷擾你了?本小姐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氣。”女孩應該是第一次在人前被這樣徹底的拒絕了,有些下不來臉面,不由得就惱了,小臉也漲得通紅。

諾言當她如不存在一樣,原本就冷得如淬了冰般的冷顏此時更冷了,那是他行將發怒的迹象,英子一笑,哥倆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不,我幫你打發了,你就消了你要的賠償,如何?”今個的諾言怪怪的有點難對付,她得花點心思了。

“不如何。”諾言端起高腳杯,骨節分明的手輕輕一搖,眸色迷離的看著輕輕晃動的酒液,“你那輛車,歸我。”

英子頓時就覺得這厮是故意的了,“那車不是我的,我早晚要還給人家的,給了你,我怎麼還回去?”等她在T市完成了借精子生個孩子的任務就要離開了,到時候那車自然是要還給簡非離的,她不是隨隨便便要男人東西的那種女人。

“你會還他?”諾言終於抬頭正視面前的女人了。

“自然,男人的東西我陌撒麗不屑要。”

“呵,那你覺得開那部車拉風還是開柯尼賽科威風?”

英子一愣,正要說話,一旁還是不肯走的女孩興奮的接腔了,“自然是柯尼賽科了,我選科尼賽科。”

諾言皺眉,“怎麼還不滾?”

“她不喜歡你你看不出來嗎?她也不比我漂亮,先生,你選我吧,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