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番外:勾夫手記(7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1:02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離長臂一勾,勾著女人隨他一起倒下,軟軟的地毯,落在上面的時候並不疼,只是被倒下的椅子硌了一下,他低嘶了一聲摟著英子一個翻轉,隨著慣xin的作用,刹那間,兩個人就交換了體位。

飄溢著飯菜香氣的公寓裏,女人的馨香男人的清冽氣息交織在一起,透過迷離的夜色,英子粗喘著氣望著身上的男人,緋薄的唇興感的讓人想要咬上一口,她咯咯一笑,“簡非離,你一點都不儒雅,以前那些說你溫文儒雅的人是不是腦子秀逗了眼睛瞎了?真是識人不清。”

簡非離望著英子一開一合的紅唇,佑人的宛若紅櫻,讓人只想一口吞吃入腹,只要一想像那種美味,他的身體便不受控制的起了反應。

又或者,但凡是一個正常男人,只要一開了葷,食髓知味後就再也撇不下那種佑惑了。

他俯首輕啄著她的唇,嗅著她身上的酒氣,“誰准許你去喝酒的?”

“你管不著。”啄了一下他還不過癮,又是啄了一下,撩著她的心尖尖癢癢的。

“是嗎?那誰能管得著?”簡非離的腦海裏閃過那個諾言,他突然間就想要把身下的女人揉進自己的身體裏,看她還怎麼好意思去勾搭諾言。

“怎麼,你想管著我了?”英子低低笑,瀲灩的唇上是他濕濕的印迹,在暗色燈光的映照下更顯嬌妹。

“不可以?”他低笑反問,這個樣子的簡非離真的是除了邪魅就是邪魅,沒有半點溫文,興感中透著一股子野xin的味道,她看著他輕輕湧動的喉結,深吸了一口氣,“可以呀,先說理由,通過了就可以。”

簡非離大手一捏她的小蠻腰,“就憑你是我的。”

“誰是你的?滾!”

“那你是誰的?”簡非離的一張俊臉一下子就沉了,黑的如墨一樣深冷的睨著還猶自不知死活的女人,看來,他要立刻馬上再把她變成他的一次,否則,女人好象不長記xin。

“反正就不是你的。”英子軟軟的躺在地毯上,呼吸著男人濃濃的氣息,兩隻手悄悄的摟上了男人的脖子,試試這樣的感覺,還好,不是很差。

這一句,簡非離徹底惱了,薄唇落下,狠狠的就吻住了女人的。

燈光依舊暗,眸色依然迷離,飯菜的香氣彷彿被遮罩到了兩個人的世界之外,有的,便只是兩個人絞在一起的氣息,濃濃的,卻再也無分彼此。

“咕咕……”忽而,兩聲低低的肚子叫打破了空氣裏的那份濃的化也化不來的欲的味道,英子頓時想找個地縫鑽進去,這肚子叫的,太不是時候了,怎麼就有一種大煞風景的意味呢。

簡非離落在女人身上的手一僵一滯,緋薄的唇輕抬,眸色掠過女人泛著紅潮的小臉,隨即,修長骨感的指在她的小臉上彈了彈,“喝悶酒了?”

英子抿抿唇,死不承認,“我才沒有,起開,我餓了。”

男人卻依舊沒有起身,先是惡狠狠的看了她足有三秒鐘,忽而低低笑了開來,“現在不氣了?”

“什麼叫現在不氣了?我從來也沒有生氣過呀,或者,簡非離你給我坦白,你做了什麼惹我生氣的事情了?”她一臉清純的看著他,那小模樣若不是他篤定她看到了他中午與藍景伊的一切,還真的會被她騙到,“以後改行去演戲吧。”

“你潜我,我就演。”

“為什麼?”

“萬一那個導演是個大腹便便一身肥肉醜的讓人噁心的怎麼辦?我不同意潜。”

他瞧著她一本正經的樣子又度笑開,“好,我潜你。”她這個樣子,讓他很樂意行駛這個潜她的任務。

“好呀好呀,那你給我弄個電影或者電視劇的小角色玩玩好不好?”

“認真了?”

“你沒認真?”她反問,小嘴微嘟。

他輕輕起身,大手遞給她,再拉她起來,“吃飯。”

“哦,原來是說說玩的。”

他淡笑拉她到椅子前,摁著她坐下,“吃飯。”

“好吧。”

他看她拿起筷子風捲殘雲的開始掃他煮的飯菜,餓了的胃抽了抽,等她這樣久,真的是他的極限了,先喝了一碗湯,胃才舒服了些,見她一直吃拔絲地瓜,不由笑道:“有點晚了,甜的炸的少吃。”

“我吃的多那能怪我嗎,都怪你做的好吃。”女人眸色微嗔,半點要停下來的意思都沒有,乾脆把那一盤子拔絲地瓜挪到了她自己面前,“既然你害怕長肉,那就都歸我啦。”

簡非離唇角差點抽搐了,他是男人,他怕長肉嗎?

“真是個奇葩。”他輕輕笑,旁的女人又是節食又是减肥的整天喊著太胖了,倒是她想吃就吃想笑就笑想罵人就爆粗……

想到她愛爆粗,他唇角的弧度越來越大,拿過紙巾寵溺的擦向她唇角粘著的糖絲,“這樣吃會吃膩的。”

“明個我要吃拔絲蘋果。”

“好。”

“你親自做?”英子吃東西的動作一頓,抬頭看他好心情的樣子眉頭皺了皺,“簡非離,我怎麼有種被你給算計了的感覺。”

“有嗎?”

“有,很有,說,你有什麼企圖?”

“吃。”

“我吃我的,你說你的,說,你有什麼企圖?”

“吃好了告訴你。”

“好的喲。”英子繼續風捲殘雲,許是真餓子,她的吃相半點都不優雅,更不淑女相,可是看在他的眼裡卻全都剩下了美感……

一餐飯,她悶頭吃他靜靜看,等終於吃飽了,英子一抬頭看到的就是靜靜看著她的男人,“看什麼?”

“猪。”

“你才猪呢。”

“不是猪的洗碗。”他淡淡笑,語氣卻極認真。

“好吧,你不是猪,你是猫。”

他失笑,伸手捏了她的鼻尖一下,“去看電視。”

於是,是猫的簡大總裁開始洗碗了。

這一整天發生的所有重繪了從他出生以來他所有的底線。

第一次為一個女人逛商場買日用品,第一次為一個女人買衣服,第一次為一個女人洗手做羹湯,甚至,還親自洗碗。

若是這樣的他被江君越那厮知道了,不知要怎麼損他。

“非離,我回房去了。”忽而,廚房的門開了,女人探頭看了進來,不等他回答又不好意思的道:“明個若你煮飯我洗碗。”

簡非離頓時龍心大悅了,“回去幹嗎?”

“呃,我回我自己的公寓不行嗎?”

簡非離骨節分明的手扯過手巾擦了擦,便一把扯過門邊的女人,“若我說不行呢?”

“打架,你要是能打贏我,我就聽你的。”

“呃,那多不淑女,再者,你確定你能贏了我?”

英子頓時心虛了,或者,隨便換一個她以前約會過的男人她都不會心虛,但是對簡非離,她真的沒有十分的把握,只有那個……四……四分的把握,“洗澡總要換睡衣的吧,你這裡沒有。”說完這句,她小臉一紅,其實她沒打算走的,既然已經决定要他的精子了,那便天天與他膩在一起才好,這樣才更容易受孕,她這個人,一向現實,决定了的事情就不會矯情的裝模作樣。

“原來是因為這個,自己去衣櫃裏拿吧。”簡大總裁的龍心更加愉悅了,她的這個要求讓他很受用,第一次覺得心頭甜甜的,原來這樣的感受這樣美妙……

“好吧,我穿你的,不過,要新的,舊的我不穿。”她好象還沒穿過男人的衣服呢。

“好。”他寵溺的在她的臉上輕啄了一下,一點也沒有覺得兩個人之間的進度是不是突然間快了,或者,男人和女人之間只要捅破了那最後的一層底線後,一切便都清朗簡單了。

十秒鐘後,簡非離聽到了一聲尖叫,手裡的碗差點沒掉地摔碎了,倏然的丟在洗碗池裏,顧不得擦手就沖出了廚房,“怎麼了?”

然,當他一眼掃到衣櫃前的女人時不由得失笑,她好端端的,只是表情誇張的看著衣櫃裏的衣服,“怎麼這麼多女人衣服?”

“……”他親自去買的,一次刷了他一年都刷不到的金額,能不多嗎?

“咦,這個尺寸不適合林咪寶呀,她應該比我小一個尺碼,非離,我能穿嗎?”

聽她自言自語的起勁,他低低笑,“標籤都在呢,都是新的,你隨便穿。”

“好的呀。”女人頭也不回的目光全都在那些衣服上,一點也不掩飾她的喜歡,比了比,拿過了一件就丟在床上,然後,開始脫起了衣服來。

突然間,好象又想起什麼的轉過了頭,頓時看到了斜倚在廚房門楣間的男人,“看什麼看?你不是讓我穿的嗎?”

“好看。”她身上的衣服拉鍊都開了,只剩沒脫下來了,回想著中午在車裏看到的那具女人嬌白的身體,簡非離全身頓時就起了反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果然是食髓知味了,再想忍都忍不了。

“切,我去洗手間穿,就不給你看。”英子大大方方的拿了那條裙子就真的走向了衛生間。

男人嗓音低低啞啞的道:“何不洗了澡直接換了睡衣再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