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番外:勾夫手記(7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00:32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離輕輕笑,抬眸看藍景伊的時候,眼睛裏都是促狹,“你也知道你失態了?”不過,他卻非常感謝藍景伊的失態,若不是藍景伊失態了發生剛剛的那一幕,他一點都不確定英子對他的感覺呢。

這會子,他很確定了。

其實原本他是打算先帶英子去見一個客戶的,結果車上的折騰把時間給錯過了,那乾脆就取消就答應了藍景伊和江君越的約會,沒想到陰差陽差的就讓他知道了英子的心,再想起她讓那個殺手組織放他一馬的談判精神,不管她是什麼人,他都不打算放過她了。

好人與壞人其實只是一個字的差別,也端看一個人眼裡的是非觀念,他只要她是真心對他的,那便好了。

想開了,突然間也不想去查她從前到底是什麼人什麼身份了。

她是什麼人又有什麼關係呢?

若不是她,也許他早就一命嗚呼,或者此刻已經殘了。

藍景伊望著對面男人的笑顏,一瞬間有些失神,“非離,很久沒見到你這樣發自內心的笑了,真希望你一直都會這樣的笑下去。”

簡非離挑眉,這次卻是心疼藍景伊的,“你一直在心疼我?”趁著江君越不在,他把他想說的都說出來,不然若是那個醋桶男人在的話,絕對不許他這樣問的。

“你知道就好,在我心裡,你就如我的親哥哥一樣。”

那聲‘親哥哥’讓簡非離心底一慟,靜靜的看著藍景伊足有三秒鐘,才溫溫笑道:“景伊,你知道心疼一個人的滋味嗎?”

“嗯,我想你每天都是開心的。”藍景伊帶著潮意的眸子看著簡非離,這世上,她最對不住的兩個男人一個是季唯衍一個就是簡非離了,初戀永遠都是最美的,每一次回味起來,簡非離都是她心目中最溫雅的那個王子。

“那麼,你是怎麼心疼我的,我就是怎麼心疼你的,景伊,不要再我讓和君越心疼你了,好不好?”

“我……”藍景伊有些沒想到簡非離會拿他自己和她來舉例,可他說的也沒錯,她也的確心疼他,那種心疼的滋味其實也並不好過。

“那次遊艇上的事件並不怪你,而且,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找到唯衍的屍體對不對?生不見人死不見屍,什麼也不能百分百的確定對不對?”第一次的,簡非離在藍景伊面前說起季唯衍把“死”字說了出來,他就是要認認真真的把藍景伊的心病解剖出來,不然,她越是想不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低頭,似是在沉思在思索。

簡非離手撫了撫江衍衍小朋友的小臉蛋,繼續道:“他那麼愛你,若是知道你現在因他而傷心他會有多痛呢,就象我一樣……,好在,我如今已經走出了那樣的心境。”

“他會心痛嗎?”

“會的,因為愛,都會心痛……。”

這一個中午,簡非離並沒有急著去追回英子,江君越不在的機會太難得了,他乾脆就把他想說的話一古腦的全都對藍景伊說出來。

他不知道他說了多少,只是離開的時候一看時間,有些傻了,居然就與藍景伊聊了兩個多小時。

其實飯菜真沒吃多少,時間差不多都是在聊天了。

第一次與藍景伊一起敞開心扉的說了很多很多,說完了,人就痛快了,他想他從此也會放下這個女人了,不管她因為季唯衍而有多傷心,可是在她的心裡她最愛的男人還是只有江君越一個人。

愛情是偉大的,愛情也是自私的,愛上的,被愛的,其實都是一種幸福,而得到與失去,從來都是成正比的,你得到的同時也在失去,你失去的同時也在得到,就比如他失去了藍景伊如今有了英子,而藍景伊則是有了江君越而失去了季唯衍。

人生,不必强求十全十美,只求努力過珍惜過,那便,不後悔。

從雅間裏出來,簡非離左手抱沁沁右手抱壯壯,而藍景伊則是抱著江衍衍隨在他的身側,兩個大人並肩走在一起的身影要多和諧就有多和諧,出了大門,江君越派來的司機早就開車等在那裡了,沁沁和壯壯俐落的從簡非離的身上滑下去就跑進了車裏,壯壯手裡是英子送給江衍衍小朋友的音樂盒,簡非離親自為藍景伊關上了車門,搖下車窗裏的女人面色已經比英子看到的那一刻平靜了許多,至少臉上的笑容已經真實了許多,“非離,謝謝你。”

“今個沒喝到酒,等君越哪天有空了,我和他約了再喝。”

“嗯。”藍景伊揮手,司機已經啟動了車子。

簡非離這才直起身形,眸色中染著莫名的笑意,倏然的一轉身,不遠處的一根柱子後一個男人的衣角入目,不知道那男人拍了他和藍景伊多少張照片,可是越多越好吧,若是江君越的人,被江君越看到讓他吃醋一下也是極好的,若是英子的人……

一想到有可能是英子的人,他的唇角便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一抹彎彎的弧度,今天他的笑絕對是發自內心的,她若知道是藍景伊是一個有夫之婦,不知還會不會那麼生氣了?

他想,英子應該是很早就知道他是喜歡過藍景伊的吧。

畢竟,在T市就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初戀是藍景伊,藍景伊的初戀是他的,所以,江君越每一次與他約飯局,都會忍不住的酸酸的調侃他幾句,而他也早就習慣了。

有些經歷,一旦走過,便再也無法改變,况且,他也從來沒有想過要把曾經的初戀從自己的人生軌跡中抹去。

那些,都是最最美好的回味。

下午上班的時間到了,簡非離卻並不急著上車,而是閑閑的走在這條人流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很久沒有一個人逛街了,突然間就覺得自己的公寓裏應該添一些東西了。

比如,一雙女款拖鞋。

比如,一隻枕頭。

比如,一套全新的餐具。

還有……

不過,在走進商場之前,簡非離還是打了個電話,卻不是打給英子的,她沒打過來,他也沒打算打給她。

就等她看過了照片再說。

冷處理其實是最好的處理管道。

“總裁,下午好。”沙小戀接到電話的時候有些詫異,沒想到簡非離會親自打回公司電話。

“MK公司的那份資料請陌英子錄入就好了。”簡非離並沒有直接問沙小戀英子有沒有回去公司,而是直接讓沙小戀派給了英子一份工作,那份資料大多都是表格,正是英子最近喜歡的,再有,這樣的一派發工作任務,自然就知道英子有沒有回去公司了,他大總裁傲嬌的就是不想親自問了。

“好的。”

沙小戀的回答讓他很滿意,英子回公司了,“蔡雅琪在嗎?”這一句,他只是隨口問問,畢竟之前他是要趕走蔡雅琪的。

“在,要安排她做些什麼?”

“沒什麼,你安排就好。”西門還是真是能呀,到底也沒有把他女人弄走,不過他今個心情好,也就放過西門放過蔡雅琪了。

愉悅的購物,一邊購物一邊回想著英子公寓裏的物品,那女人的水準每每想起都讓他搖頭了,她買東西應該是很少看質地的,只看款式,喜歡就買。

似乎是很喜歡可愛款的,所以她的東西看起來都萌萌的,那樣的她讓他怎麼也沒有辦法把她與殺手組織聯系在一起,只是凑巧與殺手組織有點關聯罷了。

那個諾言再帥,可是英子的第一次都是給了他對不對?

而且,她始終都是站在他這一邊的。

原本是想添一個枕頭的,結果買著買著就買全套了,全新的四件組合兩套,正好可以換洗,牙刷牙缸也是情侶款的,他試著買了一款看起來萌萌噠的從前絕對沒有觸碰過的,直到丟到購物車裏還看著彆扭,只是强忍著才沒有丟回去罷了。

大包小包的買好了,請服務員幫他送上車,再看時間,還有兩個多小時才下班,乾脆又逛了一下精品時裝屋,這似乎還是他第二次為女人買衣服。

可是想想,他第一次為女人買衣服也是陌英子,他中午為她買了一條紅裙子。

已經知道了她的尺碼,他只需選款式就好,於是,通常女人要一天才能完成的購買量到簡非離這裡只一個小時就搞定了,刷卡的時候服務生看著那組數位心裡羡慕極了,“先生對家後真好。”其實服務生很想說是對女朋友很好,可又怕說錯話,在服務生的認知裏,男人親自為女人選這麼多的高檔衣服,那**不離十一定是那啥那啥的不可說的關係啦。

簡非離輸入密碼的時候看都沒看消費的金額,這一下午,第一次明白女人為什麼喜歡逛街了,原來刷卡購物也是一件挺爽的事情,早知道這樣爽,他從前就這樣多買一些了,只是從前,他有錢也沒處花,藍景伊不需要,藍景伊只需要江君越送給她的。

而如今,他終於有一個可以幫他花錢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