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不想看到你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9:51
A+ A- 關燈 聽書

時間,有點難熬了一些,現在才上午,江君越就開始期盼著到明天了。

蔣瀚走了,江君越便吩咐秘書準備他明天去會見克鑫吳總時要用到的資料了。

這幾天,他什麼也不想做,可,又不得不做。

收回了心思,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去看手頭上的一份檔案,可,只看了一半,手中的筆就被他攔腰折斷,江君亮又悄悄挪用了二十萬的款項。

那點錢不多可也不少。

他皺眉,若不是看在老爺子的份上,他早就警告江君亮了,每一年給江君亮的分紅並不少,雖然江氏的工作都是他在做,可其實,他跟家裡的每一個成員分的紅都差不多,他這樣的花費都够花了,江君亮怎麼還會差外區區二十萬?

那不過是他分紅中的零頭而已。

江君越迅速的拿起了電話,直接撥給了財務經理,“將大款帳號的密碼改了,下次他再闖進財務室轉錢,直接告訴他密碼只有我知道,要他朝我要。”

江君亮這樣今天弄走二十萬,明天再弄走個二十萬,日積月累,那也不是小數目,而他,要維護江氏所有股權人的利益,還有三叔呢。

下班了,小東西今天交給保姆去帶了,再帶來公司就不好了,畢竟,他是總裁,要以身作則,不然,公司的員工全都效仿他帶孩子上班那公司豈不是成了幼稚園了。

下班了,江君越拿起了皮夾便進了總裁專梯,洛美薇倒是挺乖的,至少沒一天到晚的打電話給他讓他心煩,可這會兒,他卻想要喝上一杯了,滾動著手機荧幕,飛速閃動的號碼倏然停下時,‘成青揚’兩個字落在了眸中,那個死東西,真沒想到他會調教出雲飛那麼死心塌地的奴才,手指落下去,便撥通了成青揚的號碼,幾乎就在鈴聲響起的刹那,那頭立刻接起,“越……”

“江君越。”他吼道,聲音冷厲無比。

“是,江君越。”

“半個小時後我到拳場,你要給我在場。”再一次的吼過,有時候,他真的恨不得殺了成青揚。

“好。”輕聲一個字,那邊還在靜靜的等著他下指令。

“嘭”,江君越卻直接掛斷了電話,若是今晚不折騰折騰,他一定睡不著。

蘭博基尼飛馳在T市的馬路上,這條路他有三年沒有開車經過了。

半個小時,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流線型的車身一個漂亮的飄移,便穩穩的停在了那片草坪上,那個位置,似乎只要他來,便總是空著的。

“嘭”,長腿邁下,江君越狠狠的關上車門,隨即微微揚起峻峭的面容,視線正對上迎面棕櫚樹下成青揚的目光,相較於他的精瘦,成青揚就略略粗曠了一些,但是,那身材比例也絕對是惹人眼球的,只是,配上一張永遠看起來都是冰冷的俊容,便讓女人即便是有心也不敢上前搭訕。

“越……”他邁步迎向江君越,“想打拳了?”

“你知道就好。”狠狠的白了成青揚一眼,隨即,江君越便再也不理他,徑直的往拳場的入口走去,先是延伸到地下的臺階,越走越陡,足足走了有一分多鐘,但是,那仿如迷宮的路徑江君越一點也沒有走錯,“越哥……”守門的人見到是他,畢恭畢敬的為他推開了那扇門,頓時,一個寬敞的可容納一千多人的地下拳場便現在了眼前。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人很多,黑壓壓的一片,一眼看過去,拳場正中央的檯子上卻是空無一人。

他一邊走一邊脫著外套,隨手遞給跟在身後的人,等進了更衣室,便有人將疊好的拳服遞給他。

江君越迅速的穿上,是新的,不過尺寸剛剛好,居然不肥也不瘦,可他記得他今年比去年的尺寸多了一個碼,嗯,是該鍛煉鍛煉了。

“越哥,請。”

江君越淡淡的轉過身,白色的拳服襯著他格外俊朗,大步走出更衣室的時候,不遠處的過道上,成青揚也換好了一身拳服走向拳臺。

與他的不一樣,成青揚是一身黑色的拳服。

脚下的步伐加快,江君越很快就追上了成青揚,兩個人剛好一起抵達拳台前,看臺上的觀眾立刻火爆的吹起了口哨聲,“成哥……成哥……”

“成哥……”

拳場的老大親自上臺打拳,這絕對是少有的。

是了,三年了,成青揚已經三年沒有上臺打過拳了,通常,都是他在看別人打拳。

是的,通常都是他在欣賞別人挨打的狼狽樣子。

可是今晚……

“越哥……越哥……”突然間,場上一幫小子成了江君越的啦啦隊,那響亮的喊聲很就融合進了這樣的氛圍,很快的,就伴有了女孩的尖叫聲,因為,江君越已經縱身一躍就跳上了拳臺的一角,且不說那矯健的姿勢有多眩多酷,就那身板那張如妖孽般的俊臉都讓女孩們迷醉,似乎,從來還沒見過這樣瘦的男人來打拳。

江君越往那一站,很容易讓人把這拳臺想像成是走秀的舞臺。

江君越絲毫也不理會看臺上眾人的瘋狂喊叫,愛押誰押誰,贏了輸了都跟他無關,他今晚,只是要過過癮。

他手癢了。

他腿也癢了。

戴上了牙套,還有拳套,長腿一邁,人便站在了拳臺的一側,白色的拳服襯著他更像是一個學者一樣,若不是親眼所見,誰也不會相信他是來打拳的。

“越,後面備了酒,一會兒打完了過去喝一杯吧。”風青揚一向清冷的面容居然神奇般的帶上了點點的微笑,那難得一見的微笑讓看臺上的人全都驚豔了,據說成哥從來不笑的,可是今晚他笑了,據說成哥從來不打拳的,可是今晚他上拳臺了。

而且,對手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

那些人卻不知道,三年前,這拳臺上今晚的兩個主角不知道打過了多少次。

可是輸的,卻從來都是一個人。

“別玩假的,否則,我廢了你。”

“行。”成青揚微微一笑,身形一動,也擺好了出招的架勢。

似乎,拳臺上有些怪,不為別的,只為臺上沒裁判。

沒人敢裁判成哥吧,那穿白色拳服的小子一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挑戰成哥。

開始有人竊竊私語了。

江君越恍若不聞,手一送,一拳揮向成青揚的面門,成青揚頭一偏,直接避過,江君越的拳還沒有收回來,脚下已經飛踢了出去,成青揚架拳一擋,便以手臂擋住江君越這用了十成力道的一腿。

“嘭”,冷沉的面容上現出一抹吃痛,江君越絲毫不理,兩手同時發攻,連環拳一拳接一拳的飛向風青揚,看臺上的人一下子亂了,因為,風青揚居然是只避不攻,這樣打下去,他早晚要被打暈,要知道這拳臺上死傷都是常事。

可是,他是成哥呀,他是拳場的老大。

所有的人都看得眼直了,那些押了成青揚的人急得甚至跳了起來,“還手呀,還手……”

“你他`媽`的給我還手。”耳邊叫囂著那樣的喊聲,江君越微微煩躁了起來,“我不需要你讓著我。”

眼看著他雙目刺紅,成青揚這才伸手一擋,兩個人便糾纏在了一起。

一黑一白,拳臺上的兩個人如同兩條龍一樣的遊走在那小小的場地之中。

叫好聲頓起,好看呀,兩個人都使出了自己的本事,那當然是好看的。

江君越全神貫注的應付著成青揚,再也不敢因場外的喊聲而影響了自己的發揮,沒裁判,兩個人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一會兒的功夫就都呼哧呼哧的低喘了起來,“嘭”,當風青揚一拳擊向江君越的胸口時,他居然沒有閃避,硬生生的挨過那一拳後整個人便迅速後退,後背直抵在圍欄上,隨著圍欄的彈力而彈動著身體,“越……”風青揚的眼睛一下子紅了,一步沖過去,“你怎麼樣……”

“刷”,一字碼亮出,卻絕對是站立式的一字碼,江君越一脚踹在成青揚的鼻子上,這一下,他絕對用了十成十的力,“噗……”風青揚的鼻血瞬間就流了出來,隨即,他“撲通”倒在了地上。

“成哥……”有人驚呼。

成青揚卻揚手示意手下別喊,只以手抹了一下鼻子,頓時,一張臉上便全都是血了。

“服嗎?”江君越直起了身體,雖然看起來比成青揚瘦了一點點,可是,論個頭,他一點也不比風青揚矮了。

“呵呵,服了,不過……”風青揚的視線開始從江君越的臉上下移,最終,落在了他的腰腹處。

“你……”江君越這才發現自己拳服上的腰帶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解開了,此時,正露出他內裡精健的胸膛,還有,一條三角子彈內`褲,“你給我起來,你個狗`日的。”江君越一步竄上去,也忘記要重新系上腰帶了,狠狠的抬腳踹向成青揚,一脚又一脚,而躺下的成青揚居然不閃不避的任由著他踹著,直到踹累了,他才氣不打一處來的道:“滾,老子今晚不想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