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念念奕難忘(十九)

發佈時間: 2023-07-04 18:28:27
A+ A- 關燈 聽書

“是麽?可是昨天晚上明明是你先勾引我的,而且我沒有記錯的話,那個是誰在我的身下一直喊著很舒服,還叫我快一點,重一點的,嗯?”

宋曉念被他幾句話說的麵紅耳赤地跳起來就作勢要去打他,“珞奕我沒有看出來,原來你就是個流氓!”

珞奕看著她紅著臉,張揚舞爪地在自己的懷裏亂跳,他隻覺得心情大好,笑的眼角眉梢都舒展了開來,“怎麽是我流氓了?我記得表白也是你先表白的,然後昨天晚上的話……好像也是你先暗示我的,不是麽?”

書房的電腦裏麵的那些東西,他可還保存著呢,這個下丫頭那麽點小心思他哪裏還會不知道。。!

宋曉念越發的惱羞成怒起立,伸手就不知輕重地狠狠地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珞奕被她掐的措手不及,疼的差點跳起來,可是他剛“哎喲”了一聲,她的拳頭就如同是雨點一樣地招呼過來,“討厭討厭!珞奕,你就是一個大尾巴狼!你根本就是扮豬吃老虎,你得了便宜還賣乖。”

珞奕心頭越發的愉悅起來,用力地將她抱住,“這幾個成語用的還不錯,值得嘉獎。”

說完,就將她按在沙發上,給了她一個深深的吻。

兩人都氣喘籲籲地抵著對方的額頭,珞奕的身子就撐在她的上方,宋曉念剛想要說什麽,卻是發現他的身軀微微一怔,緊接著麵色都有些難看起來,她茫然地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珞奕就已經用力地推開了她,起身就往主臥室走去。

他的動作太快,宋曉念壓根就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聽到臥室的房門砰一聲悶響,她這才從震驚之中抽身出來,想到了什麽,手腳並用地爬起來就往臥室門口跑。

“阿奕……阿奕你怎麽了?阿奕你開門啊……阿奕!”

她趴在門板上使勁地拍門,可是裏麵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的反應,宋曉念隻覺得心驚肉跳的,他從來沒有這樣過,他到底是怎麽了?

“阿奕,阿奕你開門啊!珞奕!”

…………

“我沒事,你先回去。”好半響,裏麵終於傳來沉沉的男聲,雖是隔著門板的,不過宋曉念卻是聽得一清二楚,他的聲音分明是帶著幾分壓抑,像是正在被某一種極大的痛苦糾纏著。

她不知道他怎麽了,可是他這樣子顯然是把她給嚇壞了,她哪裏會肯離開,不依不饒地趴在門板上,恨不得都要掉眼淚了,“阿奕你開開門,你讓我看看你到底怎麽了?你好好的……你好好的怎麽突然就這樣了?……你開開門吧,阿奕……”

…………

裏麵卻是再也沒有了聲音,他把門給反鎖了,宋曉念根本就進不去。她一直都怕著門企圖他開門,但是他始終都沒有任何的動靜,她不肯離開,最後喊得嗓子都啞了,就隻能抱著膝蓋坐在地板上,眼淚不斷地掉下來,她是真的有點被嚇壞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過了多久,最後大概是哭的太累了,她將臉埋在了膝蓋中間,竟然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珞奕打開房門的時候,正好看到她淒淒涼涼地坐在地上,不過是因為背靠著門板的,所以他一開門,她的身體就下意識地往裏麵倒,他連忙伸手去扶,卻已經把她給驚醒。

宋曉念一睜開眼睛就看到珞奕一張安然無恙的臉,她什麽都不想,伸手就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拳頭卻是恨恨地落在了他的背部,“你到底怎麽了?你嚇我了!嚇死我了!為什麽不給我開門?為什麽不給我開門?嗚嗚……你是不是有什麽事情瞞著我?你為什麽不給我開門!我討厭你……討厭你……”

她的拳頭實在是沒有什麽力氣,珞奕絲毫不覺得疼,隻是她沒說一個字,他聽到著她沙啞的嗓音,卻是覺得心頭有些尖尖的刺痛。

他忽然就有些後悔。

自己在沒有搞清楚所有的事情之前,真的不應該把這個單純可愛的小女人給扯進來,她現在說著這樣的話,無疑就是拿著錘子在捶打他的心,每一個字都讓自己知道,他做了一件多麽愚蠢的事情。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的身體到底是什麽樣的情況,他絲毫不知道,剛才因為劇痛,他跑進房間找藥吃,發現那個白色的藥瓶裏麵所剩的藥已經不到十顆。按照之前的頻率,他基本是每一個月吃一次,那麽還不到一年……

如果那些藥是維持自己性命的藥,那麽他就隻剩下了一年的時間。

如果那些藥,如同是那個俄羅斯的女人說的那樣,隻是為了遮住他的眼珠色彩,那麽他的身份……是不是真的是莫斯科的某個貴族之後?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收回思緒,他輕輕地出聲,將她從地上抱了起來,溫柔地看著她,“我剛才隻是因為傷口疼的厲害,所以才進去找藥吃了,沒有什麽大事,但是我又不想讓你知道,你這個小傻瓜,不是讓你先離開麽?怎麽在房門口坐了那麽久?就算真的不想走,你也應該坐在沙發上,坐地板上很容易著涼。”

不管事實到底是如何,他知道,現在他必須要安撫好她。

其實以前完全可以走到無牽無掛,不管是命不久矣還是身份特殊,對於他而言,根本就沒有多少的區別。

耳明的你。可是現在……他知道自己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既然把她都給拉了進來,他就有義務,保證她的安全。這個單純的如同是一張白紙一樣的女孩,她看著自己的眼神是充滿了信賴的,他知道,其實就算現在逼著自己放手,他也不願意放手。

宋曉念那一雙紅紅的眼睛看著他,顯然還是有所懷疑,“你……真的隻是傷口疼麽?”

剛才他的樣子那麽嚇人,光是傷口疼的話也不必這樣啊。

珞奕輕輕一笑,“當然是真的。不過就是怕嚇到你了,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脫衣服給你看?”他曖昧地挑了挑眉,事實上自己身上的確是有不少傷口,這些都是以前留下來的,所以就算是證據,他也拿得出來。

一邊說著,一邊放開了她,還真的是要伸手去脫衣服。

宋曉念麵色微微一紅,見他也說得振振有詞的,不疑有他,伸手抓住了他正準備脫衣服的手,“你……我相信你,別動了。那現在還疼麽?”

“吃了點藥休息了一下,就不疼了。”真是個單純的丫頭,他這麽一說,她竟然也相信了。

不過轉念一想,他又覺得無比的滿足,她會這樣容易相信,隻是因為她是真的相信自己,她拿著她所有的一切在相信自己。

“那你以後要是還疼,你不能再這樣了。”她伸手抱住他的腰,將臉埋在了他的胸口,找了一個舒適的位置蹭了蹭,“阿奕,以前你是一個人的,可是現在你不是一個人了,所以就算有不愉快,有傷心,有難過,還有疼痛,你都要告訴我。你要記住,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叫宋曉念的人,在一心一意地愛著你,願意承受你所有的一切,好的壞的我都不怕,隻要是你的,我都願意接受。”

珞奕從未有過這樣的感受,她柔柔地叫著自己阿奕,她一字一句無比堅定地告訴自己,她愛他,願意接受自己的一切…

這是一種怎麽樣的感受?他其實無法找形容詞來形容出來,因為從未體會過自己被一個人在乎地感覺。隻是覺得心頭像是被灌了一種酥酥軟軟的東西,連同他自己也跟著酥酥軟軟起來。

他忍不住俯身下去親吻她的嘴,將她緊緊地抱在懷裏,有一句話好像就在喉嚨口了,卻久久沒有說出口,隻是在心中已經說了無數次。

宋曉念……宋曉念……宋曉念……曉念……曉念……念念……念念……

“肚子餓了。”兩個人膩歪在沙發上好久,最後還是宋曉念先開的口,因為肚子真的餓的咕咕叫了。

“想吃什麽?”。

“我們出去吃吧。”她想起之前報社邊上有一家小餐館的菜做的很不錯,而且她其實也要回報社一趟,應該要回去銷假了,這個月頻頻出事,下個月還不知道能不能領到工資呢,“我還要回去一趟上班的地方,正好吃飯就在那附近,那家菜館很不錯哦,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入了的你大少爺的胃啦!”

珞奕低低一笑,“吃什麽都好。你喜歡就行。”想了想又說:“報社你不用去了,我已經找人幫你把工作給辭掉了,以後安心待在我的身邊,嗯?”

宋曉念“啊”了一聲,十分意外,“什麽?你幫我把工作給辭掉了?”怪不得之前沒有去報社,那主編竟然也沒有奪命連環call過來叫她回去上班。

她的長發就垂在自己的手上,珞奕忍不住伸手輕輕地捧起幾絲,捏在掌心把玩,隻覺得發絲柔軟,他的聲音也是溫柔的…

“那份工作不適合你,而且之前不是都出事了麽?那次我沒有在你的身邊,要不是突然有人出來,你都不知道會經曆什麽。我不希望你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工作有很多,做狗仔真的不適合你,來來回回的奔波,如果你真的想要工作的話,我可以幫你找一份適合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