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念念奕難忘(二十)

發佈時間: 2023-07-04 18:30:04
A+ A- 關燈 聽書

宋曉念其實心中多少是有些不太舒服的,雖然她也知道工作的性質不是太好,加上卓依依的事情讓她現在還是心有餘悸的,但是……

總覺得這是自己的事情,何況她也不是那種喜歡依賴別人的人,這些年她都是自己一心操心自己工作上的事情,現在卻是橫空出來一個男人,插手自己的事情……

並不是排斥,可能還是有些不太習慣吧。‘.

不過心中想的是一回事,她表麵上並沒有表現出太多,更何況這件事情就算珞奕不說,她估計也不會做太久,想了想就欣然同意了。

“那你都幫我把工作給辭職了,是不是可以在這個上麵簽字了呢?”她一把抓起了茶幾上麵的紙,衝他晃了晃,“不可以賴皮的哦。”

珞奕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想了想才說:“要我簽字也可以,今天陪我出去逛一逛吧。”

“這麽便宜我呀?陪你出去逛一逛就行了?”

“怎麽?不願意麽?不願意的話……”

“願意願意!當然願意啊!”她連忙從一旁拿起筆,塞到他的手中,“快點簽字,快點簽字!”

珞奕輕輕一笑,還真的俯身在下麵欠下了自己的名字。這還是宋曉念第一次見他簽字,剛勁有力的筆跡,那種力透紙背的力度一如他的為人一樣,讓人過目難忘。

“好啦!”她拿起來,小心翼翼地將紙疊起來,然後放在自己的口袋裏,心情是極好的,“那我們現在就出去吃飯吧,我都快要餓死了。”

珞奕隻套了一件外套,就被宋曉念拉著出了門,他今天似乎是定下心來要陪著她的,出門的時候連手機都關機放在家裏。兩人像是普通的情侶一樣,出去找到了宋曉念之前說的那個小菜館點了幾道菜。

老板是認識宋曉念的,這會兒見她拉著一個男人進來,頓時曖昧地笑起來,“曉念,這是你男朋友?”

宋曉念還是第一次在公共場合被人這麽問,有些臉紅地看了珞奕一眼,他倒是落落大方地點了點頭,“你好。”

“哎喲,真是一個帥小夥子!長得可真是好看啊。”老板豎起拇指偷偷對宋曉念說:“你個小丫頭,沒想到平常大大咧咧的,這次倒是撿到寶了嘛。”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宋曉念越發的不好意思了,不過心裏卻是甜的跟抹了蜜似的。

菜很快就端上來,因為珞奕說自己隨便吃什麽都可以,所以是宋曉念拿的主意,都是一些比較美味的鎮店菜式。兩人一起動的筷子,宋曉念一看珞奕吃了一口,就迫不及待地追問:“怎麽樣?還吃嗎?”

“唔,還可以。”

“這個糖醋鯉魚也好吃,來,你嚐一下。”宋曉念孜孜不倦地給他夾菜,都是一些家常小炒,她吃的時候總是會想起小時候的事情,“這些菜我媽媽以前也經常做給我們吃,不過後來我們三姐妹都長大了,就經常往外麵跑,現在一家人能聚在一起吃飯的時間也是少之又少,而且曉蘇她……”

忽然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宋曉念連忙打住,她很少會在珞奕麵前提起曉蘇的事情,因為知道珞奕夾在中間很難做人,她決定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決定,曉蘇的事情就由著他們自己順其自然,而事實上,她也知道,如果曉蘇真的有什麽消息的話,珞奕肯定也會告訴自己的。

“宋小姐這段時間一直都沒有消息。”珞奕看了她一眼,主動開口說道:“曉念,如果有你妹妹的消息,我一定會和你說的。”

“我知道。”提起曉蘇,宋曉念不免還是有些落寞,她捏了捏筷子,主動轉移話題,“啊對了,我還不知道呢,你是哪裏人啊,你家裏還有親人嗎?”

珞奕夾菜的動作微微一頓,因為是低垂著眼簾,所以宋曉念並沒有看到他眼底一閃而過的情緒,他想了想,還是避重就輕地說:“就我一個人在c市。”

在沒有搞清楚事實的真.相之前,他也不想貿貿然和她說太多,畢竟自己的身份如果真的和莫斯科那邊的貴族有關係的話,他也同樣明白,她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

宋曉念顯然是誤會了他的話,以為他說的就是在c市沒有其他的親人,可能在別的地方還有。種多太少。。

不過她也看得出來,他大概是不想多說什麽,她也不想破壞氣氛,就沒有再追問下去。

老板不知道什麽時候端著一瓶老白幹出來,放在了桌上就對兩人說:“曉念這丫頭以前就經常關照我,我呢,也是把她當孩子一樣看待,這丫頭心腸好,長得好,人也可愛。這是她第一次帶著男朋友來我這邊吃飯,這是我送你們喝的,今天這一頓不記賬!”

宋曉念嘴角勾著甜蜜蜜的笑容,還想說什麽,珞奕倒是十分不客氣地站起身來,隻對老板說了句“謝謝”,然後大大方方地把那瓶酒給打開了。

等到老板一離開,珞奕倒是開口說話,“這都搞得跟見家長似的,小丫頭,你什麽時候帶我去見你真正的家長啊?”

宋曉念抿唇一笑,可是一想起自己父親目前的情況,她就有些說不出來話。

珞奕大概也覺得自己說錯了話,於是就慫恿她喝酒,結果這丫頭倒是也豪爽,一瓶老白幹他隻是倒了杯沾了沾唇,其餘都被她給一抿一口的喝掉了。回去的時候,宋曉念明顯是有些醉意了,臉蛋紅撲撲的,一雙大眼睛卻是比平日裏更加的明亮,顧盼生姿,看的珞奕心頭直發癢。

“阿奕哥哥。”她站在餐館的正門口,拉著他的手直晃蕩,“我還不想回家嘛,我的手受傷了,你背背我吧。”

她撒嬌的口氣疼的珞奕骨頭都有些發軟,整個人撲上來,他下意識地伸手接住,溫香軟玉就在自己的懷抱,他的心頭也是慢慢的,蹲下身子就將她給背了起來,和自己停在車子地方向反著走了起來。

今天晚上的月光很好,繁星滿天,月光落在馬路上,清白又安靜。晚間的空氣略顯清冽,走在月光與樹蔭之中,珞奕是真的覺得今天晚上太過美好。

其實他覺得自己應該是從未嚐試過這樣,不管有沒有那段記憶,他都覺得自己不可能有過像現在這樣美好的時光。

不然就算是再大的打擊,他都覺得自己一定會記得牢牢的。所有美好的一切,他都會記住,放在心裏最隱秘卻有安全的地方,永遠都不會讓任何人奪走。

“阿奕,爸爸中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這段時間他都不聲不響的,曉蘇不見了,對他的打擊太大了,我有時候都不敢回去,因為我怕看到他那樣子……我知道媽媽過的也很不容易,其實我也不是恨聶峻瑋,我雖然對他們的事情不太了解,可是當我自己嚐到愛情的味道之後,我就知道……其實愛情就是這樣……旁人永遠都無法指手畫腳的。”他的小丫頭此刻就趴在他的背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喝醉了,兩隻腳晃來蕩去的,說的話卻是格外認真。

他感覺到她下意識地抱緊了他的脖子,略略有些醉酒的氣息伴隨著他清新的那種體香撲鼻而來,她的聲音低低的,就在自己的耳廓邊上,“阿奕,不管爸爸同意不同意我們在一起,我都不會放開你的。阿奕,你還沒有跟我說過,你到底愛不愛我?”

這個小丫頭,估計是清醒的很吧?

珞奕輕輕一笑,隻是說:“把自己都賣給你了,就算是要反悔都沒有機會了,你說呢?”

他這麽四兩撥千斤的話對於宋曉念來說,還真是有點難度,更何況其實她現在還是有微醺,想了想,又是蹬了蹬雙腿,有些不太滿意地哼哼,“都不會正麵回答嗎?就說一個,愛,還是不愛有那麽難嗎?”

“不是心裏裝的都是一個叫宋曉念的丫頭麽?還說隻能用1%去思考自己的人生前途。”

宋曉念一聽,隻覺得他這是變相地在跟自己告白呢,心中樂不可支的,伸手擰著他的耳朵,“那你要說到做到的哦,那個簽了字的東西我會一直藏著的,你哪天要是愛上別的女人了,我一定拿著那個東西去法院告你!”凶巴巴過後就是溫柔地聲音,“我唱歌給你聽吧,我最拿手的歌。”

“你還會唱歌?”某人覺得她這樣個性的女孩子會唱歌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被打擊到了,宋曉念不滿地清了清嗓子,“我上學那會兒,唱歌可是得過是十佳小歌手比賽的亞軍的!你竟然敢看不起我,你給我聽好了”

“愛到心破碎,也別去怪誰,隻因為相遇太美,就算流幹淚,傷到底,心成灰也無所謂。我破繭成蝶,願意和你雙.飛,最怕你會一去不回,雖然愛過我給過我想過我,就是安慰……”

她顛來倒去地唱著她最愛的那首歌,最後拉著他的耳朵說:“阿奕,你千萬不要一去不回,我真的會流幹淚,傷到底,心成灰的,但是我肯定不會無所謂……”

珞奕被她的話說的心頭一顫,也不知道為什麽,總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而這個念頭才一閃過腦海,他都來不及跟他的小丫頭保證什麽,身後忽然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有人追了上來,直接攔在了他們的麵前。

“莫洛伊,你就是為了這個女人才不肯和我回俄羅斯的麽?你升為伊萬諾夫家的二少爺,你怎麽可能紆尊降貴背這樣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