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念念奕難忘三

發佈時間: 2022-12-15 06:22:56
A+ A- 關燈 聽書

番外 念念奕難忘(三)

珞奕身手再了得,也從來都不會出手打女人.:更何況宋曉念還是那種最喜歡胡攪蠻纏的人,動作又粗魯,他一邊要防着不會傷到她,一邊還要顧着她朝着自己砸過來的墨鏡,情急之下只來得及擋住她的攻擊,卻是被她掙扎出去了。

他捏着墨鏡,眼看着她就要奪門而去,連忙伸手去抓,正好抓住了她的衣角,用力一扯就將她給扯了回來。

宋曉念今天穿了一件藍色格子襯衫,下身一條淺灰色的牛仔褲,她比較怕熱,裏面就穿了一件內衣,珞奕的手勁太大,不知輕重地一扯,薄薄的布料頓時“嗤啦”一聲,在空氣中劃過一道格外尷尬的清脆聲響

兩人都是一愣,珞奕的手指微微一抖,宋曉念只覺得眼角猛地抽了兩下,腰間涼颼颼的一陣風吹得她一陣哆嗦。

“珞、奕!”

一陣河東獅吼,宋曉念氣得渾身顫抖,意識到自己遭遇了什麼,她揚手就想要給身後的男人一個耳光。

珞奕雖然是有些發懵,也沒有想到自己的手勁那麼大,不過應該是她的衣服料子不夠好吧?這麼一扯竟然就破了那麼大一塊?他臉色有些微妙的變化,眼神更是難得的慌亂一閃,只是臉頰一側呼呼而來的一陣冷風,讓他意識到這個女人竟然想要對他動手,他反射xin地也跟着揚起手來,一把扣住了她纖細的手腕。

“放開!你這個混蛋!你流氓啊!真是人不可貌相,放開我”

宋曉念瞪大了眼睛,大聲地怒罵着,可是手腕被他死死地捏着,她又掙不開,最後氣得拿腿去踹他。

珞奕避之不及,又不知道應該開口說什麼,只能一個勁地往邊上閃躲。其實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事實上能夠靠他這麼近的女人是真的沒幾個,至少這些年,在他有記憶的這些年,他從未遇到過這麼難纏的女人過

“冷靜點,你聽我說”

他張嘴剛想要說什麼,宋曉念哪裏聽得進去?不管不顧地捏着拳頭朝着他揮過去,一隻手被他抓着又動彈不得,又踢又踹的,珞奕又要顧及着她,結果兩人連連倒退,卻是不想身後就是樓梯的臺階,珞奕身型一個不穩就往後跌去,宋曉念因爲被他拉着,也跟着往後跌去。

宋曉念只覺得頭輕腳重,感覺到天地一瞬間急速地倒轉了一圈,身子就已經跌下去了,她尖叫聲音連連,嚇得心臟一緊,唯一的理智卻是讓她本能地伸手護住了自己的單反相機,腰間卻是在這個時候又是多出了一隻手來,牢牢地抱住了她。

她已經來不及想那麼多了,緊緊地閉上眼睛,等待着劇痛的降臨,最後卻感覺到自己好像是壓在一堵厚厚的肉牆上。

“唔”

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靜止了下來,宋曉念沒有等到意料之中的疼痛,只覺得背部火辣辣的,好像是貼着一堵胸膛,嗯,還有氣息的,心跳好像也很清晰,還有……呼吸,就在自己的耳廓邊上,一陣一陣,格外的粗重,帶着一股很是獨特的男xin氣息。

這種氣息不如她以往在任何一個男人身上聞到的那種,好像是有一種很清淡的薄荷味,不過還有一種淡雅的沐浴乳味道,結合在一起,並不濃烈,可是卻非常的獨特。她只覺得這股味道就好像是一隻手,慢慢地滲透進她的心臟某一處,然後那修長的手指就輕輕地波動了一下自己的心絃,慢慢地就覺得自己的血管不勝重負,從心臟裏開始漫延膨脹

咚一聲,那是……什麼聲音?

“該死,起來,快點起來……”

耳邊一陣壓抑的男聲,打斷了她的胡思亂想,宋曉念這才猛然一怔,發現自己是躺在了珞奕的身上,罪魁禍首雙手緊緊地扣住了她的纖腰,她摔倒的姿勢實在是太不雅觀。雙腿大大咧咧的打開着,臀.部最敏感的某一處,似乎正好是頂着男人更加敏感的某一塊凸起。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臉龐頃刻間就一陣緋紅,宋曉念又不是什麼無知少女,沒有吃過豬肉至少也見過豬跑,當然知道那是什麼男人的什麼部位。心臟砰砰亂跳,她手忙腳亂地想要爬起來,卻是因爲背對着珞奕的胸部,雙手雙腳都有些不受控制,越是心急,越是爬不起來,每一次擡起臀部,腳下一滑,竟然又重重地跌回去

兩次三番之後,她終於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了。

那地方……好像是……大了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宋曉念臉色紅的幾乎是可以滴出血來,只覺得自己的臀部下面就好像是抵着一把硬邦邦的槍,她渾身一個激靈,身體內部的每一個部位都在叫囂着,每一根神經都在顫抖,又覺得自己這個時候肯定是要說什麼話的,可是一開口,舌頭都打結了,“你珞奕你你這個流氓,你拿什麼東西抵着我?你這個流氓,啊!!!放開我!放開我!”

“不是……我……”

“你這個流氓……啊!”

“該死的,你別亂動!”

“你這個流氓啊!”

“該死!宋曉念,你給我站起來!”

珞奕忍無可忍,他哪裏知道事情會變得如此的尷尬?要是知道會這樣,他剛纔就絕對不會做好人托住她的腰,以免她會摔倒,而讓她躺在了自己的身上,結果卻是鬧出這麼一幕。他的心臟也有一些不同尋常的跳動節奏,只是他真的想要大聲地說,他是個正常的男人,雖然很少近女色,但是也不代表他不行。她這麼折騰幾下,他當然會有所反應了

他用力地扣住了她的腰,利索地翻了個身就直接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自己也跟着站起身來。

“宋曉念,我”

“啪!”

兩人剛站穩了身子,珞奕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說話,臉頰就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那隻呼嘯而來的手,狠狠地在他的臉上留下了清晰的五指印,伴隨着她惱羞成怒的一陣怒罵聲

“珞奕,你這個尾瑣男,你去死吧!靠”

“唔……”

一個巴掌不夠,她還趁機伸出腿狠狠地踹在了他的小腿上,珞奕悶哼一聲,下意識地彎腰,不過三秒鐘就聽到一陣噼裏啪啦的腳步聲,然後就是樓梯口的彈力門被人拉開,最後又是砰一聲巨響,樓梯口頃刻間就恢復了一派平靜。

珞奕急促地呼吸着,越來越沉,越來越沉,臉色也越來越黑,臉頰還有些疼,他伸出手來用拇指重重地按了按,腿部也有些疼

他只覺得自己是倒了血黴,這麼就會遇到這麼個野蠻的女人?

剛纔的事情,和他也沒有多大的關係吧?

真是女人果然是世界上最難纏的動物!

~~~~~~~~~~~我叫格外尷尬的分割線~~~~~~~~~~~~

宋曉念一口氣跑到了醫院的洗手間,將自己胸前的單反撥到了背部,打開了水龍頭就拼命地用冷水沖刷着自己的臉頰,如此反覆了好幾次,才讓臉上的那些血色慢慢地退回去。

可是一想到剛纔的情景,她的心還是忍不住一陣一陣的猛跳。

所以說人不可貌相這句話正是至理名言。朝也出從。

光是看珞奕那個悶蛋,有誰想到他竟然會那麼尾瑣?竟然……竟然對自己……

再看看自己衣服的一角,該死的,破了好大的一塊,晃晃蕩蕩的,腰部以上一尺的距離都已經暴露在空氣中。她慢慢地穩定了一下情緒,心想着既然都已經進來了,空手而歸肯定是不行的,於是整頓了一下自己,這才偷偷摸摸地走出了洗手間。

來醫院之前,她就已經從主編那邊拿到了一張醫院的草圖,此刻正好派上了用場,她躲在醫院長廊的一角,粗粗地看了一下圖紙,很快就找到了醫院的婦產科。

醫護人員來來往往,誰也沒有注意她,她很順利就摸到了目的地。卻不想,走廊裏就有娛樂公司的人,兩尊鐵塔式的守在那裏,盯着來往醫護人員的一舉一動,瞧那個樣子,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別說拍照,估計連只蒼蠅也飛不過去。

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認命地拖着不甘心的步子往外走,突然腦中靈光一現,那醫院的圖紙又是看了一下,很快就看到了消防通道正好是緊挨着那間病房的。

宋曉念馬上從消防通道出去,運氣真好,卓依依病房的落地玻璃正對着室外消防樓梯,她爬到樓梯上掏出相機,可惜角度不行,沒敢帶龐然大物似的長焦鏡頭進來,靠相機本身的變焦,根本拍不到。

真是功虧一簣,她不服氣,看到牆角長長的水管,突然靈機一動……

大太陽下水管摸起來也不覺得冷,就是有點滑,她有些緊張,手心有些汗,不過還能承受。艱難的一腳踩在了管道的扣環上,一手勾住管道,這樣扭曲的姿勢竟然還可以忍受。

不過有點高,於是又撅起了點屁.股,嗯,剛剛好

珞奕正好出了醫院,暗歎着自己今天太倒黴,卻不想耳尖地又是聽到了咔嚓咔嚓的相機快門聲,他一時間還以爲自己是魔掌了,估計是幻聽,卻不想那聲音好似越來越清晰,終於停下腳步,循聲擡起頭來

頭頂上方一根管道上,那個穿着已經被自己扯破了的襯衣的女人,此刻正撅着屁股,一手抓着管道,一手拿着相機,對着窗口一陣猛拍。

他眼角猛地跳了兩跳,這個女人……她在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