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念念奕難忘七

發佈時間: 2022-12-15 06:24:29
A+ A- 關燈 聽書

總裁大人,別玩我 番外 念念奕難忘(七)

“嗯,是生病了。.”宋曉情也不拆穿她,反而是鄭重其事地唔了一聲,“而且我看她啊,病的不輕。”

宋曉唸完全被糊弄住了,大驚失色,“什麼?真的病了?完了完了!我就知道我肯定是不正常了……”

“嗯?”宋曉情哼笑了一聲截住了她的話,“你……哦……原來真的是你,你居然敢欺騙我,嗯哼?”。

宋曉念這才驚覺自己太過慌亂把謊話給說穿了,她連忙“啊”了一聲,還想着圓謊,“不是啦!真的不是啦!大姐,你想哪裏去了啊,真的不是我的事情,你聽錯了,我就說我那好閨蜜,是好閨蜜啊,你沒有聽清楚,完蛋了,她真的生病了啊……大姐,她到底是什麼病啊?治得好麼?你說……會不會是那種花癡病啊?”

宋曉情一聽,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你還知道花癡是一種病?”

“那人家不是經常說什麼花癡花癡的,就是那種見到特別好看的男人的時候,容易臉紅心跳的那種……大姐,你說是不是那種?”

“那你有見過帥哥麼?”

“切,當然有了,世界那麼大,沒見過幾個慘絕人寰的帥哥,那做人多沒意思。”自己做了那麼久的狗仔,其實光是那些超級巨星,她也是很有機會接近的,所以帥哥,那算什麼?她見得多了去了,還不就是一雙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麼?

“那你每次見到帥哥的時候都會臉紅心跳,呼吸紊亂,有你剛纔說的那種症狀?”宋曉情慢慢的引導着這個情商幾乎是負數的妹妹。

宋曉念若有所思片刻,然後十分慎重地搖了搖頭,“那肯定不會啊,其實我覺得帥哥也就那樣,還不至於會瘋狂到讓人呼吸紊亂吧……”

“嗯哼,那答案不是已經出來了?”

“啊?”

“啊你個頭!一個女人在面對一個男人的時候會不知所措,會心跳加快,會呼吸紊亂,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了,你說這是爲什麼?”宋曉情恨鐵不成鋼地反問她,笨死得了,這個妹妹有時候就是不懂得開竅,不過聽她的話,估計是有心儀的男人。

宋曉念卻還是有些轉不過彎來,“我這不是在問你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宋曉情就知道會這樣,忍下了嘆息,“就沒見過你這麼笨的人,不過也不能怪你,誰叫你戀愛指數就是一個零呢?你這是……不是,你去跟你的那個好閨蜜說,就說,她這種狀態,是因爲她愛上那個男人了,只有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纔會變得手足無措,懂了沒?”

宋曉念幾乎是要把手機給摔了,她瞪目結舌地好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宋曉情已經掛斷了電話,她的心卻一直都在撲通撲通猛跳。

愛上……她愛上那個男人了?

這不可能……這根本就不科學啊,她怎麼可能會愛上珞奕啊?

可是……可是大姐說的話又好像有那麼點道理,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還有點燙燙的,再屏息聽着自己的心跳

還是那樣的急促,難道她真的……愛上珞奕了?

“如果……你喜歡上了一個你以前很討厭的男人……你會怎麼做?”

宋曉念躺在牀上,雙手抱着手機將一行字輸入在手機之中,等待着網絡那頭的網友給自己出謀劃策。

沒一會兒,手機就連續震動,很快就有消息彈出來

“很簡單,直接告白啊!”

“你確定你喜歡他嗎?因爲你說你之前討厭他的,不過這種事情也不奇怪啦,人通常都是犯踐的,而且很多美妙的感覺都是建立在相互厭惡的基礎之上的……”

…………

宋曉念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是什麼解釋?狗屁不通!拇指往下按,繼續看下一條

“可以先觀察一下,你是女生麼?如果是女生愛上了男生,就要確定一下對方是不是也喜歡你哦,不然你告白會很丟人的。”

“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先撲倒再說!男人嘛,都是喜歡xin感的尤物的!”

宋曉念忍不住垂眸看着自己的胸前眼角微微一跳,最後放下了手機伸出雙手往自己的胸口擠了擠,頓時沮喪極了,什麼尤物嘛,她好像擠不出c啊,難不成要買個東西墊着?

“你應該是個女生吧?因爲男人都不會問這麼有趣的問題,女人愛上一個男人的時候,就要看對方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了,如果對方是

一個很被動的人,那麼你就要主動出擊啦!機會難得哦,確定他身邊沒有其他的女人,然後先下手爲強,要是那個男人特別的出色,你可千萬不要猶豫不決哦,不然機會就會稍縱即逝啦,就算告白被拒絕了也不要覺得丟人。別人不是說了嘛?人這一生總是要爲了某一個人瘋狂那麼一次的,加油!(^^)”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宋曉念盯着最後彈出來的那條消.息,嘴角緩緩地勾起一個自信的弧度。

就是,畏畏縮縮的哪裏像她宋曉唸的風格?

勇敢出擊纔是她的作風嘛!

這麼一想,她倒是放鬆了不少,這幾天其實躺在醫院翻來覆去的倒是想了很多,珞奕離開的第二天,護士來爲她換藥的時候,見她一個,還笑米米地說:“今天你老公沒有陪你來嗎?”

當時宋曉念懵了一下,“什麼老公?”她還是黃花大閨女啊。

結果那護士滿臉羨慕地說:“那天送你來的那個帥哥啊,那天他可緊張了,抱着你橫衝直撞的,還差點和我們醫院的醫生動手呢,後來好像知道他的身份有點不簡單,大半夜還把我們最資深的腦科專家給請出來爲你看病的。其實你這個也是小傷,沒有腦震盪,都不需要住院,不過他非得讓我們給你安排住院。不是你老公也是你男朋友吧?這麼緊張你,還長得那麼帥,把我們醫院的小護士都羨慕死了。”

宋曉念還真是有些不敢置信,可是心頭那些涌上來的甜蜜蜜的滋味又是什麼?

她承認是有點受寵若驚,可是真的很開心。原來……那塊木頭好像很在意她的嘛,只不過這都已經過了快一個禮拜了,她今天都可以出院了,他卻再也沒有回來看過自己。

她覺得自己有點坐不住了,自動宋曉情給她分析了她的“病情”就是喜歡上了那個男人之後,她就覺得自己越來越確定對他的那種感覺,不管是不是被他的外貌給色.佑了,至少她覺得自己是真的動心了,所以她需要和他坦白自己的感情。

就好像那些網友說的,要是真的被別的女人捷足先登了,那她一定會後悔一輩子的!

她宋曉念可從來不會做讓自己後悔終生的事情!

因爲這段時間住院都沒有人知道,之前因爲跑新聞也經常不回家,所以家裏人也不會知道她住院了,她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幾件換洗的衣服,辦理完出院手續之後就離開了醫院。哼情反也。

她只去報社報了個道,順便又跟主編請了幾天假,主編見她腦袋上還纏着紗布,二話不說就批准了她的假期。宋曉念從報社出來的時候,拿了一頂帽子把頭上的紗布給遮了起來,這纔打車直接去了之前自己出事的那家kv。

因爲是下午,kv基本沒有什麼生意,門是虛掩着的,大廳有幾個大媽在打掃衛生,幾個侍者提前來上班的,都蹲在一起打牌。

宋曉念伸手壓了壓帽子邊沿,走過去,“我想請問……那個,珞奕在不在?”

有人擡起頭來,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地笑了一聲,“你找我們老闆啊?”

“是啊,他在不在?”

“老闆這幾天都不在。”

“他去哪裏了啊?那個……他什麼時候回來,你有他的手機號碼嗎?我找他有急事……”宋曉念原本就是一根筋的人,她決定要做的事情,那是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的,這好不容易決定要向他表白,哪裏會那麼容易就打退堂鼓。

那個回她話的男人手中正好抓着一副好牌,撒了網就等着收穫了,結果出來這麼個女人唧唧歪歪的,他有些不耐煩,“小姐,我們真的不清楚奕哥什麼時候回來,他原本也不是經常來這邊的人,你知道奕哥每天要管理多少場子麼?這c市的夜店都是我們奕哥的,你想見他的話,排隊等等吧。”

宋曉念有些不爽了,“我和珞奕認識的,什麼排隊不排隊,我就是不知道他手機號碼,你把他手機號碼給我,我自己打給他。”

那人“喲”了一聲,“小妞,你還真是撒謊不眨眼,認識的你還不知道奕哥的手機號碼?行了行了,你趕緊走吧,我跟你說,要我們奕哥手機號碼的女人太多了,你也不是第一個,走開走開,別影響老子打牌!”

宋曉念一聽,頓時火冒三丈!

靠,還真是看不出來,那傢伙竟然那麼吃香?還有很多女人要他的手機號碼?她這還要排隊?!

她只覺得胸口一股酸澀的泡泡涌上來,想也不想衝口而出,“我不是那種女人!你看清楚了,我叫宋曉念,我是珞奕的女人!”

“你***……啊,奕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