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念念奕難忘一

發佈時間: 2022-12-15 06:22:08
A+ A- 關燈 聽書

番外 :念念奕難忘(一)

俄羅斯已經是冬天?

珞奕就站在窗前,看着遠處的皚皚白雪,手中拿着油畫筆。?

“c,你在英倫長大的,一定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雪吧?”

珞奕緩緩地踱到油畫前,揭開畫布。?

亞麻布上一個穿着白衣牛仔褲的女子,蹲着身子,仰着頭,下頜的弧度很是柔和。

她粉色的脣瓣微微的撅着,在檸檬黃的光線下一如初綻的花骨朵兒,幾乎是可以看見那絲絨一般的光澤。

一蓬雪白的蒲公英紛紛揚揚地離開了話頭,在幫空中懸浮着,飛揚着。

她的身後就是高大的胡桃樹,翠綠的葉子閃爍着油潤的光芒。?

其實女子並不算是一個有着絕色容顏的女子,她的長相比較一般。

不過眉目之間的神態卻是讓人一眼看去就會覺得心暖,尤其是那一頭烏黑的髮絲,略略有些凌亂地沾在臉頰的一側,褲腿上似乎也是沾了一些泥巴。

但是絲毫不會顯得有多狼狽,反而是平添了幾分可愛之色。?

事實上,接觸過她的人都會知道,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乍一看不會給人留下多深的印象,可是她就好像是一道充滿了戰鬥力和生命力的光。

不管不顧地會照進人的心坎裏去,讓人再也忘卻不掉。?

珞奕拿起手中的畫筆,鼻尖在調色盤上沾了一點銀硃。

輕輕地點在了女子的脣上,但是很快他又用刮刀給刮掉了。?

重新拿起了玫瑰紅的顏料粉倒在了玻璃板上,他又慢慢地往玫瑰色的粉末裏倒入了亞麻仁油。

右手握住了調色刀,在圓形上耐心地進行着圓周運動,直到調出自己覺得合適的濃稠度爲止。

油畫的顏料裏所含有的化學成分的味道,使得他好幾次都忍不住捂住口鼻發出一陣嗆咳。?

“少爺,我求您了,別再畫了。醫生說了,您的身體會承受不住的,少爺,您休息一下吧。”

一旁被叫做c的男子,是一個比他年長几歲的中年男人,在珞奕很小的時候,他就照顧着他。

後來他離開去了別的地方,他一直都跟在夫人的身邊。

這一次珞奕重新回來,他自然又跟在了他的身後。

“c,這麼多年了,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讓我覺得心煩,太嗦了!”

珞奕下意識地接口。

“你放心吧,你少爺我大風大浪都見過,死不了,長命百歲!”

話音一落,自己倒是先愣住了。?

或許是連他自己都知道,這樣的話,別說是想要說服親密的旁人,就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真是一個十足的冷笑話。?

他慢慢地就放下了手中的畫筆,深邃的眼眸微微暗了暗,“怕是我真的沒有多少時間了。?

身後的c伸手一指他面前的油畫,語氣沉痛。

“每一幅畫都是這個女孩子,少爺,請允許我多說幾句,我調查過這個女孩子的背景,我知道她是在那個城市和你相遇的一個女孩,她的身份很平凡,我也知道你們有過一段……“

“之前菲奧多羅派人挾持的人就是她吧?“

“如果不是因爲她的話,少爺您也不可能會這麼快回來。“

“如果您真的有這麼掛念她的話,我去找人把她接過來……”?

珞奕迅速地轉過身去,眼神犀利……

“住嘴,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否則別怪我不給你面子!”?

c頓時頷首,不敢再多說一句。?

他忽然就覺得興趣缺缺,拿起一塊大布重新將油畫給遮了起來,這才擡腳走向了病牀。?

“吃藥的時間到咯!”

門外忽然傳來一陣輕巧的女聲,聽口音就知道是一箇中國的女孩。?

她是可以直接進入這個病房唯一一個不用敲門的,邊上站着的c看着進來的女孩,衝她微微頷首…….

知道自己也不需要再待下去,於是轉身就走出了病房,順便幫他們關上了房門。?

女孩子笑盈盈地看着牀上的男人,他的神情很是冷漠疏遠,其實他進來這個醫院也已經快一個月了。

當時自己見到他的時候,只覺得驚豔。?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長得這麼好看的男人??

他的皮膚很白,真的很想外面皚皚白雪一般,他的眼神格外的冷漠,裏頭又彷彿是滲了一種碎冰,一直能夠冷到人的骨血裏去。

可是他的眼睛,卻又是那樣的讓人着迷,那是一種和自己截然不同的色彩,深灰色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像是金屬的顏色,卻也像是金屬一樣,不帶一點感情。?

她知道,這個男人背後有一個很高貴的家族,在俄羅斯是叱吒風雲的大家族。

可惜了他的身體倒是不太好,雖然她不清楚他到底得的是什麼病,不過皮膚太白,眼神太淡,看上去顯然是一個病秧子…….

而且還是命不久矣的那種。?

但是這些都絲毫不影響她自己欣賞帥哥的花癡勁,她在進來這所醫院實習的第一天就撞見了他。

但是他只見了自己一眼,眸色之中卻是帶着幾分訝異,不過稍縱即逝,讓人懷疑那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只是不到半個小時,自己就已經被他點名專門照顧他。?

其實這對於自己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她還是個實習生呢,怕是自己不能被醫院錄取,現在這麼好的機會,她只要伺候好這位少爺,估計問題就不大了。?

“今天吃了藥還要打點滴的哦。”

女護士臉上的笑容格外的清秀,嘴角還帶着兩個小梨渦,更是可愛。?

珞奕看着眼前的這個女人,腦海裏卻是不由自主地飄過另外一張臉。?

看着她將藥遞到了自己的面前,他慢慢地伸手接過,然後一仰頭就將藥給吞了下去,最後看着她動作麻利地給自己打點滴,身體很快就有了一種清涼的感覺…..

那液體順着自己的血管在自己的身體裏肆無忌憚的流淌着。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苦澀的自嘲弧度?

是的,騙誰呢??

騙全世界的人,他不想她,可是隻有自己知道,他就是在自欺欺人。?

畫裏面的人是她,一副一副的畫統統都是她,就連自己身邊的護士,也要找一個和她有七分相似的女人。?

明明知道不是她,卻還是控制着不住地想要每天看到……

哪怕只是一個相似的笑容,哪怕只是說話的某一個發音相似,他卻還是願意飲鴆止渴。?

“嗨,莫洛先生,今天你想聽什麼故事?”

辦好手頭的一切之後,女護士就開始照例給他講故事,這個程序每天都會上演,因爲這個莫洛先生貌似真的很喜歡聽各種各樣的故事,所以這些日子她的小公寓裏面已經堆滿了各種書籍,都是一些故事書。?

珞奕輕輕一笑,手指漫不經心地撥弄了一下點滴管,這才淡淡出聲…….

“隨便。”

話音一落,就閉上了眼睛。?

他永遠都是這副姿態,懶散的彷彿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和他無關?

女護士輕輕地嘆息了一聲,腦袋裏搜索着昨天晚上看到的故事,剛準備開口講。

門口卻是忽然衝進來剛剛出去的那個中年男人,一貫都是嚴肅的臉上帶着幾分難得一見的緊張,話卻是對着牀上的珞奕說的……..

“少爺,是……“

“是宋曉念小姐……“

“她……“

“她就在門外,她來了!”?

牀上原本緊閉雙眸的男人卻是猛地睜開了眼睛,女護士清晰地看到他那雙迷人的灰色眼眸也緊跟着猛然一縮,緊接着,是連呼吸都是明顯的急促起來。?

她不由一愣!?

她是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男人如此驚慌的一面,他在自己的眼中就好像是一座雕像一樣。

完美的讓人不敢靠近,靠近了周身都是冰涼的觸感,可是此時此刻,她卻是在他的眼底看到了驚慌?

哈!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觀!?

而同一時間,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宋曉念身上只穿了一件毛呢大衣,她是從c市趕過來的,因爲離開的太匆忙,所以根本就沒有帶衣服。

要知道爲了知道他這個男人到底是在哪裏,她不知道求了聶峻瑋多少次,最後終於以把陌陌偷偷帶給他爲前提,聶峻瑋才勉強告訴了自己,珞奕不是意大利的貴族之後,他是俄羅斯最珍貴的世家之後。

中間的曲折是非她也沒有心情再去探聽,她只顧着上飛機,卻不想莫斯科竟然會這麼冷。。?

她就站在病房的門口,渾身冷的是連骨頭都在打顫,驚覺自己一開口呵出來的氣都會變成冰,而她的眼神卻是癡癡地望着牀上的男人?

終於見到他了,終於見到他了……?

終於……

見到他了……?

可是他瘦了,臉頰那邊都削下去了,一張臉的輪廓越發的深邃。

他也變了,他的眼睛竟然變成了灰色,但是她永遠都認得出來?

這個就是珞奕!?

不知道爲什麼之前他的眼睛色彩是和自己一樣的,這些她統統都不關心,她只關心他!?

“是誰讓你們放她進來的?”牀上的男人卻是忽然暴怒了起來,一把就扯掉了吊針。

火紅的血珠爭前恐後地從他的手背上冒出來。?

宋曉念泛青的脣微微動了動,似乎是想要說什麼話,卻是什麼都說不出來。?

她就這樣站在那裏,格外的安靜,卻是有大顆大顆的眼淚落下來,每一顆淚蜿蜒着她的臉頰落在了冰涼的地板上,那是傷心的聲音。?

“珞奕,你這個混蛋!“

“我恨死你了!“

“你爲什麼不辭而別?“

“你爲什麼要讓我找你大半個地球?“

“你知不知道我……“

“我……“

“懷孕了!”

亞天窗珞。?

首先要申明一下,之前寫正文的時候沒有具體提到珞奕的外貌身材之類的,那麼番外他是主角,肯定是會寫清楚的。

他就是一箇中俄混血,不過關於眼睛的色彩鴿子有點疏忽,大家就見諒一下吧,總之番外他是主角……

一切圍繞他來,色彩之類的,之後鴿子會想個辦法圓一下。?

另外就是,這個番外是倒敘的手法描寫的,你們現在看到的就是開頭的第一篇。

之後的內容會倒回去一年前!?

故事肯定會很精彩,所以大家不要錯過,千萬不要錯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