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結婚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39:07
A+ A- 關燈 聽書

總裁大人別玩我 決定結婚 都市言情

曉蘇驚慌的視線終於投降了聶鴻勳,他卻是一臉的淡然,彷彿是這一件事情根本就已經是太悶商量已久的,而她懷的這個孩子,也真的是他聶鴻勳的……

可是,可是事實並不是這樣的?

爲什麼他要這樣?

她的心太亂了,心臟一直都是咚咚的高頻率地跳動着,如果她有潛在姓的心臟病,她想自己今天一定會病發生亡。

可是等到她的視線不由自主地落在聶峻瑋的側臉上的時候,她的心卻是瞬間沉落到了無盡的谷底。

他其實沒有什麼表情,高大的身軀筆挺地站在那裏,收斂起了平常面對着自己的時候,那一身讓人顫慄的戾氣,雙手甚至還插在褲兜裏,整個人看上去平靜的毫無異樣,彷彿他真的是一個局外人,所有的事情,都和他無關——VEx6。

不知道爲什麼,曉蘇卻是覺得自己的心臟更是緊了緊,有一種不知名的尖銳鈍痛蔓延上來,她努力地深呼吸了一口,這才收回了視線,因爲這一次,聶父忍不住開口出聲了。

?這事情這麼突然,我們過來都沒有準備,我還以爲你和曉蘇她應該沒有這麼快……”

聶父並沒有太大的反對意思,只是覺得聶鴻勳的決定太過倉促。

聶家雖不是什麼大門大戶,但是一直也算是中上層人士。聶父當年也是從商的,不過近幾年因爲年紀大了,又要照顧常年有病在身的妻子,所以公司的事情他早就已經撒手不管,現在也都是由聶峻瑋派人在打理。他這樣的人也算是成功人士,說話做事自然是很有分寸,尤其是面對如此讓人尷尬的情況之下,他更是用詞謹慎——

?這……我和你媽這次主要還是來看你的,你看我們都還沒有和宋家的長輩見過面,你和曉蘇要結婚的話,一定要有禮節,我們可不能委屈了曉蘇。”

聶母也在邊上點頭符合,?你爸說得對,鴻勳,這事情就是你的不對了,你爲什麼不早點說呢?我這次來還真是……唉,我就是太開心了,就過來見見你,所以壓根就沒想到這個事情上面去。”

?爸爸媽媽,是我的疏忽,不過你們多待一段時間再回去就行了,至於爸說的那些,我想明天帶曉蘇先回去,到時候再和宋叔叔和宋阿姨商量一下,他們那邊沒有問題的話,我們就按照規矩來,你們看行不行?”

聶鴻勳說的一板一眼,聶父聶母對於這個失而復得的兒子簡直就是如珠如寶,想起當年要不是因爲他們也是一心的反對,自然也不會失去兒子五年,現如今,對於他們而言,只要是聶鴻勳喜歡的,他們都可以接受。

更何況,宋曉蘇這個女人,看起來也是身家清白,知書達理的,這些年一直都守着鴻勳不說,現在還懷孕了,同門自然也不會再有反對的聲音。

?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和你媽也沒有什麼意見,我看這樣吧,明天我們一起去一趟宋家。禮數也不能少了。”聶父最後下了決定。

聶鴻勳自然說好,曉蘇傻愣愣地站着,自始至終都沒有辦法插話,她彷彿是失去了言語的能力,喉嚨口像是堵着一塊硬邦邦的石頭——

明明知道自己已經被逼到了陡峭的懸崖之上,腳下卻彷彿是長了釘子,怎麼樣都無法向前邁開一步。

?那就先這麼說定了,鴻勳,你先帶曉蘇上去休息休息,我看她臉色很差,懷孕的女人一定要注意休息。”聶母倒是一臉的心疼,想着自己都可以馬上抱孫子了,自然是喜出望外的,只覺得這一趟的回國,豐收太大。

聶鴻勳微微用力捏了捏曉蘇的手,感覺到她的手依舊是一片冰涼,他眼底深處有深沉的光一閃而過,說話的時候卻格外體貼,?曉蘇,你還是去我房間休息吧,你的東西都在那邊。”

曉蘇有些茫然地回過神來,好幾次動了脣,卻始終都講不出一句話來。

?等一下。”

聶鴻勳扶着她才走到了門口,一直都站在一旁神色平靜,沒有開口說過話的聶峻瑋卻是突然出聲。

沒有人發現,他那看似隨意插在褲兜裏的雙手,卻是緊緊地捏成了拳頭,寬鬆的居家服下健壯的身軀也是緊繃着的,那漆黑的眸子深處,自然是有一團熊熊的怒火在燃燒。只是他一貫都能極好的隱藏自己的情緒,此刻當着自己父親的面不說,還有常年身體虛弱的母親,他自然是會將自己的自持力發揮到淋漓盡致。

只是嫉妒的火卻是越燒越旺,燒得他腦子都有些混亂。他忍了又忍,到底還是忍不住做到無動於衷,那個問題明明知道不應該問,卻還是忍不住從牙齒縫裏蹦了出來,?懷孕幾個月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聶鴻勳笑了一聲,回到的很是輕巧,?大哥,你這話問的,我是什麼時候回來的?算一算時間你就知道了,你難道還不相信曉蘇麼?還是不相信我?曉蘇她是一個好女孩,你以後就別再懷疑她什麼了。好了,我帶她上去休息了。”

聶峻瑋眼睜睜地看着聶鴻勳扶着曉蘇走出了房間,俊臉卻是越發的平靜下來,只是那雙陰鷙的眸子卻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原來的方向,沒有人發現,那裏頭翻滾着多少滔天的怒意。

宋、曉、蘇?

菲薄的脣瓣緊緊地抿成一條銳利的直線,嘴角微微下沉着,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這纔是聶峻瑋憤怒到了極點的表情。們以要有。

這一刻,仔細去看,纔會發現他的眼底正有一頭嗜血的豹在蠢蠢欲動,恨不得馬上衝出來,將眼前所有的東西都撕成碎片——

他倏地眯起眼眸,視線始終都在那個嬴弱的背影之上,深沉的眸光此刻毫不掩飾地跳躍着一種勢在必得的豪氣……

你以爲事到如今我還會放過你麼?

曉蘇每走一步都能感覺到背後那道灼熱的視線,火辣辣的彷彿是可以穿透自己的心臟,她腳下似是有千斤的重量,卻還是被聶鴻勳扶着強硬地走出了房間,只是那眼眶深處卻是有眼淚一陣一陣洶涌地衝上來。

說不清這是什麼樣的滋味,但是她知道自己很難受,心臟像是被人拿着刀子在一刀一刀地剜着,疼到不能呼吸。以前有人說過?心如刀割”,那時候不明白,現在終於明白,心如刀割,那是怎麼樣的一種滋味,是真的像是自己的一整顆心被人割開了一樣的鈍痛。

這一切,都是她自己找的麼?

不是,她根本就不希望是這樣的,可是爲什麼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這樣的局面?

她只是想要帶着這個未成形的孩子遠遠地離開這裏,可以安安靜靜的度過自己的下半生,可是老天爺是多有麼的殘忍?爲什麼連她這麼微小的一個願望都不可以實現?

她做錯了什麼事情?要這樣懲罰她?

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上的三樓,她一直都渾渾噩噩的,可是等到那房間的門被人大力地關上,?砰”一聲悶響在自己的耳側,她這才驚慌地回過神來。

手腕陡然被人大力地拽住,她整個身子都被拽的一個踉蹌,好不容易站穩了,一擡頭卻是見到了一個她從未見過的聶鴻勳。

他眸色暗沉,眼底深處跳躍着的都是憤怒的火光,更甚至還有幾分陰冷,那捏着她手腕的力道一點一點地加大,曉蘇只覺得吃痛難忍,終於忍不住皺起眉頭,?……鴻勳,疼……鴻勳,你放開我……”

這個……這個男人還是聶鴻勳麼?

他渾身上下都散發着一種冰寒的戾氣,讓人顫慄,這樣的感覺比起聶峻瑋更可怕。聶峻瑋憤怒的時候那種氣場雖然也是冷的,卻是帶着一種與身居來的霸氣。那種氣場會給人壓迫,卻不會真的讓人覺得驚恐。可是,此刻的聶鴻勳卻是不同,又或者說是更甚於那種冷。他的眼光是陰冷的,像是一個從九重的地獄之中走來的魔鬼,溫和的外表早就已經煙消雲散,眼底的光更甚是是可以將人活生生的凌遲,這種變化簡直讓人措手不及——

?爲什麼?”進屋之後,他說的第一句話,只有簡單的三個字,卻是如同有千斤重,狠狠地甩在了她的臉上。

?鴻勳,你先放開我,你弄疼我了……”曉蘇用力地搖着頭,她很想要解釋,可是這麼多的事情她要從何解釋?而且鴻勳他怎麼了?

他怎麼會變得這麼可怕?

是因爲出了這樣的事情所以纔會讓他變成這樣麼?可是自己心中的聶鴻勳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他不應該會有這樣的神情,恨不得將自己活生生給吞下肚子……

?我可以解釋,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樣……”

她吃力地開口,話還沒有說完,卻已經被聶鴻勳冷冷地打斷——

?事情不是我想的這樣?你知道我在想什麼?你以爲我在想什麼呢?你的肚子都大起來了,你卻還要瞞着我,我對你不夠好麼?你要給我戴這麼高的一頂帽子,這頂帽子上面還要刻着聶家的姓?”

——————

弟弟也有可怕的一面,啊啊啊啊??大家一定要多多支持,今天努力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