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172章 最美大結局(下)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56:32
A+ A- 關燈 聽書

相少柏痛苦的掃了一眼木菲兒,就是那一眼,彷彿紮在了木菲兒的心口一樣,讓她驟然灼痛了。

爲什麼?

爲什麼會這樣?

最初的恨也就在這一瞬間,已經徹底的被抽離了心底,不恨了,真的不恨了。

其實,受傷的何止是自己,也還有相少柏。

甚至還有阿茹和爸爸媽媽,這世上的人,生來就是要受苦受難的嗎?

她流淚了,靜靜的看着相少柏徐徐走回到曼曼的身邊,她想幫他,卻不知道要怎麼幫他。

梁祝的小提琴曲依然悅耳動聽,她的眼裏卻一直都不見那另一個熟悉的身影。

婆娑起舞,不知是爲洛北南,還是爲相少柏,還是,只爲自己。

此時的眼裏,就只有那蒼白着一張臉的阿茹,舞動着的身體緩緩的移向那個方向,她想救下阿茹,救下她的姐姐,最苦的就是姐姐呀,她心疼,她心顫着。

音樂依舊,響徹在她的心靈深處。

神父的聲音也依舊,什麼都在進行着,但是,不用很久,再過一點點的時間,教堂裏神聖的一場婚禮就結束了,但是,這婚禮真的神聖嗎?

身子,輕盈的舞向阿茹,迷朦的眸中,就在這一刻多了一道身影。

洛北南,他終於出現了。

手中的小提琴奏響着優雅的梁祝,腳下卻一點也沒有停下,他在快步的走向葉青楓,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但是現在,只是眨眼間,拉着小提琴的他就到了葉青楓的身後,木菲兒繼續的舞動着身體,也吸引了葉青楓的注意力,似乎這一刻葉青楓最擔心最怕的就是她吧,葉青楓說什麼也沒有想到此時她的身後已多了一個人。

音樂,就在瞬間突的嘎然而止,也是這一瞬間,木菲兒只覺眸中有什麼一閃,隨即,葉青楓的懷裏便少了阿茹。

“啊……”

葉青楓驚叫,卻也只有一聲,就被隨即踢起的一腳給踢掉了她手中的匕首,“哐啷”一聲落地的時候,教堂裏神父再一次的停下了就要舉行完的結婚儀式,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葉青楓的方向。

“哥……哥哥……”

阿茹一臉的淚水,她嚇壞了,抖動着的身體看起來越發的瘦削越發的讓人心疼了,已經隨後趕來的程如初推着木南生的輪椅到了洛北南的身旁。

“阿茹,過來爸爸這裏。”木南生輕喚,阿茹便把目光落在木南生的身上,然後,走了過去。

洛北南沒有攔她,而是任由她走向了木南生,目光安靜的落在木菲兒的身上,幸虧他趕來了,否則,今天的婚禮又會是一個悲劇。

“北南……”木菲兒衝過去,她趴在洛北南的肩頭,“北南,爲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呵呵,傻瓜,我爲什麼要對你不好呢?你知道嗎?你的舞真好看。”

“北南……”沙啞着聲音,木菲兒不知道要怎麼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了,多虧洛北南,阿茹現在沒事了,也安全了,而葉青楓也被隨後衝上來的人給制住了。

相少柏又把婚禮拋下了,眼看着木菲兒趴在洛北南的身上,薄脣微抿,淡淡的笑意掛在脣角,“洛北南,真沒想到你功夫見長了,也讓人刮目相看了。”

這一聲讓趴在洛北南懷裏的木菲兒驚醒了過來,也才發現現在好多人正看着她呢,臉紅紅的站到一邊,手絞着衣角,她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洛北南與相少柏相對而立,一雙黑亮的瞳眸看了相少柏足有五秒鐘,才沉聲道:“告訴我你心中真正想要的新娘是誰?”

“少柏……”曼曼奔了過來,手挽上了相少柏的手臂,眼看着葉青楓被人制住,她便已猜到她與相少柏的婚禮已經無望了,或者,這幾年她若是不自卑的把自己藏起來而是與他一起,那麼,她在他心中的份量也便不會這樣的漸漸的被淡去了,也就不會被木菲兒所取代了。

“曼曼,對不起。”

“呵呵,我知道的,我什麼都知道,你現在喜歡的就是她,你壓根就不喜歡我了,是不是?”憂傷的掃過木菲兒掃過相少柏,曼曼的眼淚流了出來,“好,我成全你們,我不會爲難你的,少柏,只是你要記住,小曼她是真的喜歡你,她走了,我的眼睛是你現在在這個世界裏唯一能看見的她留下的了,少柏,別忘了她,她比我勇敢,至少她走得不後悔,因爲,她一直都在努力着,卻只有我,鴕鳥的藏在不爲人知的角落裏天天的渴盼知道你的一切,少柏,媽媽或許錯了,但是,她是真心愛你愛我的,我不是她親生的,她卻爲我做了這麼許多,少柏,求你,求你一定要放過她。”曼曼輕搖着相少柏的手臂,爲着葉青楓求着情,原來,她和相小曼也並不是葉青楓的親生。

相少柏的眉頭皺起,對葉青楓他突然間的心軟了,畢竟,她是媽媽的親妹妹,是他的小姨,這個身份卻是一點也不假的。

“曼曼,你真的要爲她求情?”就在相少柏遲疑的時候,洛北南突然出聲了。

“你……”曼曼迷惑的看着洛北南,卻只一眼,就堅定的道:“是的。”

洛北南突的轉身,黑亮的眸子再度落在此時被制住的葉青楓的身上,他的小提琴早就交給旁人了,此時的他在木菲兒的眼裏依然風度翩翩,他一直都是她眼裏的一道風景,“葉青楓,那你告訴曼曼,她的眼睛是怎麼瞎的,我想,沒有人比你更清楚了?”

這一句,又是晴天霹靂,第一個把凌厲的眼神射向葉青楓的就是相少柏,老爺子死了,那麼……

“哈哈,洛北南,你胡說什麼,凡事,都是要憑證據說話的。”

洛北南隨意的掏出了手機,然後,就在人前點開了一段錄音,那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帶着蒼老也帶着滄桑。

“父親,爲什麼要這麼對青雅對她的女兒?”

“蠢才,你也以爲是我嗎?”

“父親,我沒做,那麼,除了你又能有誰?”

“你自己想想,誰有本事能知道青雅的落角點?又有誰會嫉妒青雅嫉妒的發了瘋?你捨不得青雅走又怎麼樣,她根本不愛你,她愛的是那個姓木的,青雅錯了,錯了不該跟着你,又愛上了那個人。”

“父親,那是我的錯,是我不該……”

“你知道就好,都說兔子不吃窩邊草,你招惹外面的女人也就罷了,我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當做沒看見,可是,你居然過份的連她的妹妹也要了,你……你……你這個蠢才,你給了那女人希望,卻又決絕的趕走了她,她自然認爲一切的錯都在她姐姐身上,現在,你認爲那一切還是我做的嗎?我再狠,也不至於趕盡殺絕,畢竟,青雅是我唯一的孫子的母親。”

…………

“媽……”

“小姨……”

錄音結束了,相少柏傻了,曼曼也終於明白了過來。

老爺子什麼也沒有做。

他一生陰狠,但是,對於他的孫子果然是沒有做過狠心的事。

葉青楓,這真的太不可思議了,“媽,真的是你嗎?”曼曼的淚流的越發的洶涌了,這麼多年來一直陪着她相依爲命的女人,原來,也是算計她最深的女人,她得不到幸福,就不要相少柏得到,也不要木菲兒得到,原來,葉青楓就是想要更多人的痛苦,來彌補她當初做不成相家少奶奶的痛。

“呵呵呵,原來老爺子早就知道,怪不得,他怎麼也不許他要我,他還下令趕走了我,哈哈哈,洛北南,你怎麼有這段錄音的?”葉青楓悲憤的吼着,眼睛裏的都是狂躁,好象是要殺人一樣,只是被人制着才無法行動。

“他回來了。”

只四個字,葉青楓便頹然的倒在了地上。

“洛北南,你去找他了?”怪不得這幾天他一直找不到洛北南的下落,也是如此,他纔沒有告訴木菲兒是洛北南爲木南生捐的肝,只是怕木菲兒去找洛北南,他都找

不到的人,菲兒又怎麼會找到呢?他不想影響婚期,可是這一天,還是影響了。

“是,我想知道你爲什麼那麼對菲兒,現在,我知道了,不怪她,不怪她媽媽,都是你小姨,是她……”

都說當局者迷,相少柏想過無數種可能,甚至也無數次的懷疑,但是,他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在媽媽死後一直陪着他把他送到相家的小姨,小姨對他那麼那麼的好,他真的沒想到原來自己的身邊一直生活着一頭母狼,不知道是他看走眼了,還是葉青楓隱藏的太過逼真太過徹底。

警車,呼嘯而來,停在教堂門前的時候,幾個女警過來架起了葉青楓,她悲哀的看着相少柏,“少柏,我是小姨呀,我是小姨,你,你讓他們放了我。”

相少柏一揮手,便有人走過去睹住了葉青楓的嘴,不管葉青楓對他有多好,她爲的都是她自己,她害死了母親,害得妹妹瘋了,害了曼曼……

歪頭看向相曼曼,此時的她的手卻是落在了一個男子的手裏,那站在她身側的人不是他尋找了很久很久的猛子又是誰,“你……你終於出現了。”

“少柏,別怪他,若不是他,我也不會查到這些,這次,都是猛子的功勞。”洛北南拍了拍相少柏的肩膀,笑道。

手一揮,“猛子是我的人,還有比我更瞭解他的嗎?洛北南,你少打猛子的主意。”相少柏果斷的衝着洛北南吼道,然後,轉向猛子和曼曼,兩個人牽在一起的手看起來是那麼自然,突然,他低聲道:“猛子,曼曼,你們兩個人要給我將功贖罪?”

“什麼?”異口同聲的,兩個人都沒反應過來他這是什麼意思。

“自己犯了什麼錯自己不知道?”

曼曼垂下了頭,猛子卻是擡頭挺胸,“不關曼曼的事,是我以爲曼曼的眼睛是木菲兒媽媽的所爲,所以,我就想替曼曼報仇,所以,我纔想要她死,我現在知道錯了,相少,我隨你發落。”

木菲兒看着猛子雖然接上卻完全不能回覆到最初的那隻手,都是因爲她,相少柏一怒之下才砍了猛子的手,卻不想猛子卻不後悔,依然是護着曼曼。

一直不說話的曼曼在聽到這一句的時候終於動容了,手背抹了一下淚,她擡頭勇敢的面對相少柏,“不關猛子的事,是我讓他……媽媽說……”

“少柏,都已經過去了。”那些誤會真的會讓人恨起來的,此刻想想,不管是誰被強了,不管是誰被瞎了,心,都是不甘的,好在,她現在好端端的活着,她沒死就好了,是不是?

“哼,既然是菲兒給你們兩個說情,那好,那我就給你們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去吧。”

“什麼?”又是異口同聲,兩個居然沒有一個是明白的。

一旁,半天沒吭聲的洛北南猛的一推猛子,“還不帶你媳婦去結婚,這教堂就是給你們兩個準備的,快去,將功贖罪。”

“哦,好的。”猛子面上一喜,抱起曼曼就衝到了神父前,於是,神父開始他第三次的結婚儀式,莊嚴而神聖。

木菲兒看着場中的那一對新人,心底裏百感交集,有情人終成眷屬,猛子終於如願了。

這一次,終於禮成了,豐慶看着猛子那個笑呀,要多燦爛就有多燦爛,居然還讓人按照所有的程序給曼曼送了一束花。

鮮花在手,遠遠的就有香氣飄來。

所有在場的只要是沒結婚的女子全都緊張了。

目光也全都落在那束鮮花上了。

木菲兒沒動,她只是安靜的站在相少柏的身側。

曼曼手拿着那束花,這一刻木菲兒突然間想明白了爲什麼都說結婚那天的女人最漂亮了,現在的曼曼就是漂亮,那雙眼睛就是小曼的嗎?

原來那個女孩已經走了,但是,她卻留了一雙會說話的眼睛在這個世界,即使她曾經很壞很暴力,卻依然讓人記住了她曾經的存在。

曼曼的手舉了起來,未婚的女子們再度把目光落在了曼曼的手上。

木菲兒微笑着,身前身後,慢慢的聚攏了很多人,木南生,程如初,還有,戰戰兢兢的看着這個世界的阿茹。

曼曼的花甩向了她的方向。

是猛子嗎?

還是曼曼自己要將功贖罪,那一次在遊艇上,她差一點就去見了閻王,現在,能活着,其實就是幸福了。

花,飛了過來,飄在空中,光鮮亮麗的一束,還飄着香,泌人心脾。

很多女孩子舉起了手,她們都想要接住那束花。

傳說接住那束花的女子就會是下一個新娘子。

傳說接住那束花的女子會一生幸福的。

木菲兒還是靜靜的站在原地,她沒有舉起手,也沒有想要接住那束花,但是,她一直放在身側的手卻被輕輕的輕輕的握住了,男人的手帶着微微的潮,卻也帶着不必言說的堅定,就是那麼悄無聲息的緊緊握住了她的。

花,落了下來。

教堂裏無數道的目光現在都在追隨着那束花。

就在那樣的目光中,木菲兒只覺身子一輕,隨即,她的人已經被抱了起來,“菲兒,我們走。”相少柏抱着她撒腿就撤,就在他移開了一步的時候,那束花終於落了下去,不偏不倚,剛剛好的落在了洛北南的懷裏。

衆人一下子就傻了,不是說這花應該是要被未結婚的女孩子接住的嗎?怎麼現在到了一個男人的手中了。

立刻的,就有一老奶奶替自己身邊的孫女叫屈了,“先生,你結婚了嗎?”

“沒……沒有。”洛北南有點囧,他有點糊塗了,真是想不明白這花怎麼就到了他的手上,但是現在事實是那花就在他的手上。

“那你接着也不好,你是男的呀,不如,你給我孫女兒吧。”老太太一把把孫女兒推到了洛北南的面前。

女孩羞澀的低頭道,“奶奶,沒接到就是沒接到,你別這樣。”

“沒接到奶奶給你要。”老太太是鐵了心的想要那花了,“先生,給我孫女兒吧。”

洛北南的臉紅成了茄子一樣,舉着那束花便遞給了女孩,“給你……”

女孩終於不好意思的擡起了頭,那小巧的下巴,挺而翹的鼻樑,紅潤潤的脣,那一瞬間,洛北南的腦海裏迅速閃過木菲兒,竟是,有着那麼一些些的象,他恍惚的看着女孩,聽見她道:“先生,對不起呀,我不要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給你……”他卻固執了,一束花硬是塞在了女孩的懷裏,真象,這女孩真象木菲兒。

“咔嚓”,那是相機的轉動聲,洛北南一聽到這聲音就下意識的轉過了頭,卻居然是成諾凡,“北南,你送花了喲,你要加油了,不然,我準備插一槓進去了。”

“喂,你……”洛北南一拳捶向成諾凡,當初就是成諾凡跟他爭木菲兒,現在又跟要他爭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了。

可是不對呀,他真的動心了?

真的怕他爭了。

那邊,相少柏抱着木菲兒左衝右突,早就衝出了教堂裏的包圍圈,“少柏,北南和阿凡……”

“放心,以後我一定給他們兩個都介紹一個絕對讓你滿意的女朋友。”

“喂,是他們要找,不是我要找,爲什麼要我滿意?”她迷糊,不懂咧,只是看着離自己越來越遠的人羣好象更熱鬧了,發生什麼了呀?她真想衝回去看看,但是,相少柏卻是抱着她離那裏越來越遠了。

“閉嘴。”一手拉開車門,相少柏便把她按在了副駕上,然後,立刻以脣封上了她的聒噪。

“喂……”抗議被淹沒了,可是,她更想要說的不是抗議,而是,他這樣把她放車上要幹嗎,但,這一刻的她已經說不出來話了。

終於終於,他鬆開了她的脣,因爲,再不鬆開她絕對會因爲窒息而……

漲紅

了一張臉,纔要說話,相少柏已經爲她繫好了安全帶,然後,一溜煙的就上了駕駛座,“老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然後,見一個人。”

“什麼地方?又是什麼人?”

“去了你就知道了。”

真能吊胃口呀,她一顆心懸在嗓子眼那,怎麼都是不舒服,但是很快的,她看到了海,也看到了那個曾經熟悉的遊艇,相少柏停了車,牽着她的手就往遊艇走去,手機,就在這時響了起來,看到號碼,她開心了,就是這遊艇讓她結識了甘家的老兩口,“媽。”開心的叫了一聲,她有兩個媽了,一個是甘夫人,一個是自己的親媽程如初。

“丫頭,你今天結婚呀,怎麼也不告訴我一聲?”甘夫人埋怨了。

“呵,沒結呢,媽,只是……”

還沒說完,手機就被搶了過去,相少柏不客氣的對着手機道:“媽,證已經領了,現在,馬上就去結,所以就不要再因爲你的電話而推遲我們的結婚儀式了,對了,禮物收到了,謝謝。”“啪”,相少柏果斷按斷了電話,扯着她就走。

木菲兒跟着他飛跑,登上游艇的那一刻才知道他是要帶她來見誰,來的目的地是遊艇,可是那個人卻居然就是教堂裏的那個神父,居然,比她和相少柏還來得更快。

牽着她的手就站在了神父的面前,“神父,可以開始了。”這一次,絕對不會被中斷了,因爲,在場只有他們三個人,只要他和木菲兒不開口阻止,神父一定會順利完成的。

又一次的聽到神父的聲音,明明是在重複着她之前聽過兩遍的話語,但是此刻,她依然會感動,原來,相少柏竟是安排的這麼仔細,彷彿,他早就預料到教堂的儀式會給猛子和曼曼一樣。

但是現在,她更喜歡此時這安靜的婚禮。

神父的聲音朗朗響起,“你願意這個男子成爲你的丈夫與他締結婚約,你願意這個女子成爲你的妻子與她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愛他,照顧他,尊重他,接納他,永遠對他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

“我願意。”相少柏立刻的就應到。

木菲兒的脣動了動,一時間竟是怎麼也說不出口。

相少柏急了,眼看着神父看着他的古怪的眼神,怎麼也不能在這一天裏第三次的把這儀式給NG了吧,那他也太窩囊了,手一掐木菲兒的手背,然後,脣貼上她的脣。

“快說我願意,不然,明早我讓你下不了牀。”

她臉一紅,神父還在呀,他居然說這樣的話,生怕他再說出什麼出格的話來,便急忙道。

“我願意。”

於是,相少柏鬆了一口氣,神父也鬆了一口氣,繼續道。

“我給你們這枚代表愛的象徵的戒指,以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義,宣佈你們結爲夫婦,上帝將你們結合在一起,任何人不得拆散。我見證你們互相發誓愛對方,我感到萬分喜悅向在坐的各位宣佈你們已經結爲夫婦,現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結束了,只要他吻了她這個儀式就結束了。

可,就在木菲兒垂着頭等着那必須要走的過場的吻的時候,突然間聽見相少後道。

“神父先生,你可以走了,這裏不需要電燈泡。”

“啊……”她驚詫擡頭的時候,脣正好被封堵上,而身後,是神父低沉的腳步聲,帶着點狼狽的步下游艇。

又一次的吻,吻着她全身都酥軟了一樣,大白天的,他根本不管太陽有多亮,抱着她就去了駕駛室。

遊艇啓動了。

就在海風中飛馳向她不知道的遠方,可是,她卻不怕,一點也不怕,身子靠在他的肩膀上。

“少柏,這是要去哪兒?”

相少柏看了一下前方,然後一歪頭就在她的臉上偷了一個香。

“去洞房。”

“你……”

良久良久,遊艇緩緩的停了下來,相少柏抱着她走到了甲板上,就在夜幕中,就在星空下,就在不知從什麼地方傳來的風鈴聲中,他放`倒了她的身體,隨即,壓`了上去。

夜色溫柔,依然還泛着迷一樣的神彩,“老婆,給我生個孩子吧。”他輕聲的說過,脣便落了下去。

於是,月亮鑽進了雲層再也敢看那羞人的一幕了。

甲板上是惹人心醉的喘息,可是,隨即,相少柏就被惱人的電話給打斷了,一看那號碼,他立刻吼過去,“洛北南,你要幹嗎?”

“什麼,成諾凡也在?你們要跟菲兒講電話?”

“去死。”

說完,他直接關機直接把電池都摳了出來。

眼看着木菲兒羞紅的一張臉,相少柏大刺刺的道:“你不用擔心,你老公我已經解決了那幫壞蛋,老婆,咱們繼續……”

眼前,是他精壯的胸膛,目光輕輕的落在上面,他身上,好多好多的疤痕,她才知道,她對他還有着很多很多的不瞭解,可是不急,她以後會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慢慢的瞭解。

“少柏……”低低的一聲,甲板上再度傳來佑`人的喘息聲。

一年後。

鳳園裏人滿爲患,木菲兒懷抱着才滿月的女兒穿梭在人羣中。

忽的,女兒的眼睛骨碌碌的望向不遠處的出口,木菲兒沿着女兒的視線看過去,她居然看到了很久不見的千晴還有沙逸軒,愉悅的走過去,瞧着已經變成奶爸的沙逸軒,他懷裏居然也抱着一個呢!

是呀,雙胞胎,他若是不幫千晴抱一個,那還不得把千晴給累壞呀。

“千晴姐,你來了真好。”

“嘿嘿,我是帶我們家小少爺來相親的,菲兒,快把你先生叫來,這事太重大了,得兩方家長一起坐下來好好談……”

千晴還沒說完,就被一道男聲給打住了。

“呵呵,這個好說好說,當初若不是千晴,我老婆可能都不是我的了。”被人看光光過的女人他想他是不會要的吧,所以這會看着千晴,怎麼看着都是比當初順眼多了。

這話才一說過,胸口就被猛的捱了一拳。

“親家,別這樣看我老婆,你未來女婿抗議了,你瞧,他尿溼了你家的地毯。”

果然,沙逸軒懷裏的小男娃正壞蛋的尿着呢,那尿正不客氣的噴向相少柏,可憐他一身帥氣的西裝呀,已經溼`了。

“你,臭小子,你居然敢對你岳父下手……”

“咯咯咯”,迴應他的是小男娃的爆笑,不過是個敢說不敢動手的傢伙罷了,他知道。

那一晚,木菲兒抱着女兒倚在相少柏的懷裏睡着了,可是睡着睡着,只覺渾身都不對勁,迷糊的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赫然就是她的色`狼老公,還不待她說話,他便道。

“老婆,咱們得加油了,以後也得生一對龍鳳胎,免得沙逸軒再在我面前炫耀,哼哼。”

於是,鳳園的天窗下,風鈴聲中,夜色再次的旖旎了起來。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