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痛永遠都無法忘記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43:42
A+ A- 關燈 聽書

有些痛,永遠都無法忘記

“宋曉蘇,爲什麼一定要自欺欺人?如果是我聶峻瑋想要的人,不管她是誰,那就一定會是我的。”那個霸道強勢的男人彷彿是瞬間回到了他的身上,低沉的語氣之中透着一種豪氣萬丈,“你也不會例外,你明白麼?我要你?”

是了,這個纔是真正的聶峻瑋,是她認識的那個男人——

只要是他自己想要的,又怎麼會顧及別人願意不願意?

有時候人總是這樣,好了傷疤忘了疼,農夫與蛇的故事不是很小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麼?人家咬了你何止是一口?可是她竟然被他這幾天突如其來的改變搞得暈頭轉向,是真的忘記他是誰了吧?也快忘記自己是誰了……

一再地提醒着自己,卻是一再地麻痹着自己。

她是多有矛盾?

她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明明知道不可以,卻還是情不自禁地沉淪下去。並不是沒有男人真心地疼愛過她,以前在另外一個男人的身上,她也享受過那種公主一般的生活,時時刻刻被人呵護着,偏偏還是兩張一模一樣的俊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時候還很年輕,以爲那樣就是一輩子的天長地久,可是一轉身,卻早就已經面目全非。

她走過了那麼多的路,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一直都覺得自己已經不會再感受所謂的心動是什麼。可是這個男人……他只是稍稍用了一點手段,她就已經神魂顛倒,不能自己……

她忍不住暗暗苦笑,用力掙脫了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語氣卻是淡淡的,“聶峻瑋,我知道你幾乎是無所不能,可是這個世界上很多人和事,並不是你想要,就一定會成爲你的。也許你沒有失敗過吧,所以你自始至終都覺得只要是你自己想要的,那麼就一定會是你的,可是我要告訴你,至少在我的身上是行不通的。”

她的眉心淺淺地皺了皺,卻並沒有露出什麼情緒來,“原本我答應了你和你出來十天,也答應了你什麼都不去想,可是既然你提起了,那麼有些話我也想要說清楚。有些事情你或許是忘記了,可是我不會忘記的。你曾經對我做過的那些事情,你不會知道,每當午夜夢迴的時候,它們都像是冤魂一樣,困擾着我。我無法忘記自己在那樣的情況之下失去的清白,我更加無法忘記你曾經給予我的那些羞辱,你讓人拍下你強.暴我的過程來要.挾我,你不折手段的想要讓我屈服在你的身邊,承受着那些最屈辱的事情,你還讓別的男人來碰我……”

說到了這裏,她才覺得自己的呼吸慢慢地沉重起來。原來是真的一點都沒有忘記,只是將那些最最痛苦的經歷放在自己內心的最深處,不願意去觸碰,因爲知道,只要一碰就會疼到窒息。

她深吸了一口氣,慢慢地就笑起來,只是那笑卻根本就不達眼底,聽到她斷斷續續地說:“你真的以爲,這些事情都可以徹徹底底地忘掉麼?”

聶峻瑋深邃的黑眸中倒映出她有些驚懼、有些扭曲、也有些蒼白的笑,恍惚着就想起了很久之前自己第一眼從照片上見到她的時候,那時候的她一眼就可以讓人看得十分的透徹,是一個單純可愛的女孩子,那時候她被鴻勳捧在手心上。

那時候的她還很小,很天真,笑容明妹,世界裏所有的一切大概都是美好的。

後來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她的世界驟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他知道,其實那時候的她還談不上絕望,如果是真的絕望就不會選擇另嫁他人。

真正讓她徹底絕望,讓她走到今天這樣千瘡百孔,不再相信任何人的人是他自己。

“曉蘇……”

他薄脣輕輕地蠕動,伸手似乎是想要再去拽住她的手腕,她卻是比他更快一步倒退了一步。

他的動作僵硬在半空之中,深邃的黑眸之中閃過一絲冷然——該死,兩人之間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氣氛,驟然間又回到了最初的原點。

曉蘇極快地別開臉去,她只是不想看到他臉上的任何情緒,她怕自己多看一眼都會忍不住動搖,她告訴自己不可以,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她許給自己的一場夢,是夢的話就一定會醒……

“別說了,我什麼都不想再聽,如果你的目的就是爲了讓我心甘情願地留在你的身邊,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我絕對不會再任由你擺佈我?”她說完,快步地轉身就朝着大門口走去。

聶峻瑋仍舊是站在原地,微涼的夜風吹在他的臉上,他的手慢慢地縮回來最後插在了自己的褲袋裏,筆挺如杉的身影就這樣立在夜色之中,花園裏的燈光落在了他長長的背影上,拉出了一個越發寂寥的弧度。

很身可有。他眯着眼眸一直都看着那個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最後寂靜的空間裏被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劃破。

這個時候會打他電話的人一般都只有珞奕,而且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他也不會打電話給自己。聶峻瑋收回了思緒,這纔拿出手機按下了通話鍵。

“聶先生,抱歉,這麼晚還打擾您。”

聶峻瑋“嗯”了一聲,語氣沉沉,“什麼事?”

珞奕在那頭沉銀了一會兒,最後纔開口,道:“蔣小姐找過您很多次,今天晚上她還特地過來,之前我還沒有得到什麼消息,不過我已經把她安置在別處。”

蔣正璇麼?

聶峻瑋有些意外地揚了揚眉,卻是並沒有多說什麼。他對蔣正璇還是有一份感激的心的,當初他在船上和縐澤楠一起遇難的時候,後來是蔣正璇派人救了他,他當時身體受了傷,如果沒有蔣正璇的人,估計自己也不會有命活下來。

之後他有問過她,是怎麼知道自己會在那條船上的,蔣正璇只是說,她一直都有留意他的動向,所以很清楚他上了船,沒有想到船會爆.炸,她在第一時間派人營救自己。

他知道蔣正璇對自己的心是怎麼樣的,不過自己對她一直都是冷冷淡淡,只是她那一次倒是算救了自己一命,不管怎麼樣,他如今對她自然是抱有一份感激的心。

他想了想,這才淡聲吩咐,“好好照顧她吧,就跟她說,我有事情出去了,讓她沒什麼事情就先回,等我忙完這一陣子自然會去找她。”

珞奕“是”了一聲,聶峻瑋頓了頓,又說:“這幾天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就別給我打電話了。”

“是,聶先生。”

他收了線,又在黑夜之中站了一會兒,這才轉身往大門口走去。

這一晚上,曉蘇並沒有休息好,心裏一直都不舒服。其實她知道,這原本是一趟非常有意義的旅程,可是現在卻已經被搞砸,她想自己明天還是跟他說回去算了。

兩人已經鬧得這麼不愉快,又何必再繼續下去?

她也知道,多待一天,自己的心就會多沉淪一點,也許告訴自己放任自己十天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有時候人總是這樣,永遠都不會知道滿足,有了一就會想要二,有了二更渴望得到三。

就這樣下去,難道十天過後,她就可以若無其事地抽身就走麼?

還有,聶峻瑋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到時候他就會放過自己了麼?VEx6。

未免想的太天真……

她翻來覆去的一直等到天矇矇亮才睡着,一睡倒是過了頭,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下午。迷迷糊糊還在睡覺的時候,就感覺有人輕輕將她搖醒的:“曉蘇,起牀了,不要睡了,再睡會頭疼的。”

很是熟悉的聲音,低沉悅耳,格外的惑人。

她半眯着眼睛,一個穿着圍裙制服的金髮姑娘正伸手拉開窗簾,春天淡淡的陽光照了進來,令人覺得和煦溫暖。

剛剛醒來的時候,人還有些怔忪,她下意識地嚶嚀了一聲,伸了一個懶腰,慢慢地轉過臉去,這才一點一點看清楚站在牀頭的男人。

聶峻瑋今天換了一身衣服,不再是他平常的那種規規矩矩一絲不苟的西裝,而是一套很是休閒的服飾。藍白條紋的針織衫,深灰色的亞麻寬鬆褲,只能說這個男人是一個天生的衣架子,氣質上更是可以收放自如,什麼樣的款式衣服穿在了他的身上都會變得格外有味道。這麼簡單的休閒裝,此刻卻是讓他收斂起了平日裏的那種冷漠疏遠的高傲氣質,取而代之的都是那種翩翩公子哥的不羈,連黑髮也沒有怎麼打理,劉海隨意地遮住了一部分飽滿的額頭,彷彿是一瞬間就可以晃人眼神。

她還在直勾勾地凝視着他,聶峻瑋倒是緩緩地勾起脣角,口氣帶着一種縱容的溺愛:“別睡了,你如果不下去嚐嚐蘇菲亞做的點心的話,她會傷心的。”

這般自然的語氣,彷彿昨天晚上所有的一切都不曾發生過。

不,或許只是自動刪掉了那段不愉快的經歷而已,他依舊像是一個沒事人一樣,見她還傻乎乎地撐在牀頭,不禁俯身下去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已經是下午了,你吃點東西,我帶你遊湖。”

——————

第一更到,今天6000字更新?

最近沒有留言,沒有推薦,沒有月票,

因爲沒有虐蘇蘇和妖孽麼?好吧,馬上開虐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