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想做的事情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19:59
A+ A- 關燈 聽書

最想做的事情

出了私人會所,珞奕又帶她去做了個頭發,配着她此刻身上的那套小禮服,髮型師將她的長髮柔和地擺弄在了左肩側,讓她整個人看上去更顯得溫婉可人。

“怎麼樣,宋小姐還滿意麼??髮型師在她的身後舉着一面圓形的鏡子,讓她透過面前的鏡子可以看到自己後面的樣子。

曉蘇一時間卻是有些恍惚。

鏡子裏面這個風情萬種的女人,真的是自己麼?

她的手緩緩地觸碰自己的臉頰,心頭酸酸甜甜的,也分辨不清楚那是什麼,只是想起了自己那時候和陳宇寧結婚,她穿上婚紗的樣子,似乎也沒有現在這樣耀眼。

出了門見到珞奕的時候,對方也明顯是和她如出一轍的,那眼底寫滿的是驚愕,曉蘇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垂了垂眼簾。

珞奕直接將她送到了目的地,隔着很遠,曉蘇就看到了,是一個宴會,她跟隨着珞奕下了車,直接走入了宴會的大廳。

打聽的水晶燈璀璨奪目,長桌上鋪着潔白精緻的蕾絲桌布,各式銀光閃爍的餐具,食物精美,酒水繽紛。

聶峻瑋就站在人羣的最中間,看得出來,他今天站在這裏的身份地位,是舉足輕重的,周圍亦步亦趨地跟着一大票的人,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堆滿了恭維的笑。

其實他的樣子還是很冷漠,可是曉蘇還是有瞬間的出神。

明明知道他不是,卻還是忍不住地去想,他如果是鴻勳那該有多好?他和鴻勳真的一模一樣,卻又哪裏都不一樣……

每次想起鴻勳她都會心痛得難以呼吸,可是現在,她卻覺得是酸楚。

她抿了抿脣,剛想着自己是不是應該上前打個招呼,卻是見到珞奕快她一步上前,俯在他的耳旁輕輕地說了一句什麼,他這才捏着酒杯,緩緩地轉過身來。

好像是一瞬間,所有的光線都聚在了她的身上一樣——

曉蘇手中挽了一個禮服的小包,盈盈地站在他的身後,長長的黑髮稍稍捲了卷柔順地聚在左肩上,長長的睫毛時不時地抖着,卻是格外的撩人。

也許是這個宴會廳的燈光太耀眼了,有一種層層碎裂的炫目波光,聶峻瑋本能地眯了眯眼睛,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只覺得金黃的燈光鋪天蓋地地將她籠罩在其中,滿目都是初夏明妹。

聶峻瑋這個時候並不知道,這樣一個畫面,彷彿是永恆了一般,從此之後永遠都刻在了他的心尖上,再也抹不掉。

曉蘇很是緊張,這麼多雙眼睛齊刷刷地看着自己,讓她覺得很不舒服,她目光更是不知道應該往哪裏放,幸虧聶峻瑋這個時候上前,牽起她的手就說:“跟我來。?

她跟着他一起走到了宴會廳最靠前的位置上,正好有主持人上前,開場詞說完了之後,曉蘇才知道,今天這是一個慈善捐款活動,出席在這裏的都是一些商業名流大腕,她倒是非常地驚訝,聶峻瑋這樣身份的人,竟然也有興趣做這個?

可是等到主持人介紹到這一次的捐款發起人就是聶峻瑋的時候,她更是驚愕連連地看着他。

只是很快,她就回過神來,剛纔主持人說的並不是聶峻瑋……

是的,她聽清楚了,主持人說的是——聶鴻勳。

她眨了眨眼睛,終於還是忍不住俯身過去壓低嗓音問他,“你……到底在做什麼??

聶峻瑋可有可無地掃了她一眼,他一直都沉默着,好半響過後,曉蘇才聽到他說:“你沒看到麼?只是做了一件鴻勳一直想做的事情。?

沒錯,曉蘇知道,鴻勳一直都很有愛心,以前她們在一起的時候,他還經常資助那些貧困山區的孩子,每個月都會從那些地方寄來一封一封的信,上面有好多小朋友,甜甜地他“聶叔叔?。她也一直都知道,鴻勳以前總是跟自己說,他很希望創建一個基金,專門用來資助那些上不起學,也吃不飽穿不暖的山區孩子。

可是他的願望還沒有來得及實現,就因爲自己的任姓早早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她從來都沒有想過,這樣一個偉大的夢想,還會有機會實現。她從來不願意去想,也不敢想,在她人生最低迷頹廢恨不得馬上就去死的時候,她自暴自棄地想過,她害死的何止是一個自己深愛的男人,他是一個那樣善良的男人,他死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可憐的小朋友沒有了一個溫柔可親的“聶叔叔?。

只要想到這些,她就覺得自己的罪孽深重。

之後的三年,她也有幫助那些小朋友,不過都是繼續用聶鴻勳的名義給那些人匯款,每個月依舊有接到他們的信,她卻一封都沒有再拆開來看過。

因爲太害怕,害怕署名是“聶叔叔?。

那段時間,她連想到“聶?這個字都會痛到無法呼吸,更沒有勇氣面對。

可是今天,她坐在這裏,見證了他那個願望變成了真實,她真的做夢都沒有想過,哪怕推動這個夢想的人並不是鴻勳本人,可是此刻她藉助着那些昏暗的燈光看着他的側臉。

明明是緊繃着的,明明他的氣場那樣的冷冽,爲什麼她心頭有一種暖暖的感覺?

如果說,聶峻瑋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魔頭,她知道,至少他對於鴻勳的感情是最真摯的。

這一刻,她不想去想,他爲什麼會要叫自己過來見證鴻勳的遺願變成現實,也許他只是爲了提醒自己,是自己害死了鴻勳,怎麼樣都好,她沒有不開心,反而是覺得欣慰。

“謝謝你。?她眸光閃了閃,將那些美好的痛苦的回憶咽回了喉嚨口,真誠地說,“這些都是鴻勳的願望,謝謝你幫他實現了。?

聶峻瑋看了她一眼,水晶燈雖然是被場地的工作人員給關了,此刻只有一束束的光圈,卻依舊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眼底的動容,他不過輕輕的哼了一聲,語氣有些不耐煩,“你用什麼身份來對我說這一句‘謝謝’?別想那些不應該想的。我帶你來,不過只是讓鴻勳這個名義顯得更飽滿一點,懂了麼??

原來如此……

曉蘇有些自嘲地揚了揚脣角,輕輕地點頭,“我知道,我並沒有多想什麼,只是……不管怎麼樣,你信不信都好,我一直都記得,這是鴻勳最想要做的事情。?

聶峻瑋的名字當然不能輕易地公佈,他的身份那麼特殊,哪怕是以前她和鴻勳的關係那樣的親密,她都不知道他還有一個孿生哥哥的存在。恐怕這個世界上知道聶峻瑋和聶鴻勳關係的人並不會超過十個吧?他帶自己來這裏,用聶鴻勳的名義,再加上自己又是聶鴻勳的未婚妻,這樣才更有說服力。畢竟自己和陳宇寧結婚的時候,他那樣出現,當時他的身份也是聶鴻勳。更何況,當年鴻勳和自己在日本遇難的事情,其實除了家人,沒有多少人知道,現在連家人都知道鴻勳回來了……

沒錯了,今天自己的出現,對於他來說,就是披上聶鴻勳這件外套的最有利的說服力。

回去的路上,曉蘇已經很累了,穿了一整晚的高跟鞋跟屁蟲一樣跟在聶峻瑋的身後周旋在好多人之間,她倒是很少碰到過這樣的情況,頭都大了,卻又不得不強打起精神來應付着。

回到別墅的時候,曉蘇一刻沒停留就上了樓洗了澡換了一套舒服的衣服,這才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舒暢了。

她躺在牀上翻了兩個身,又想起了聶峻瑋。

他今天倒是沒有跟自己說要去他的房間,不過如果自己不去的話,到時候他會不會趁機刁難自己?

可是她真的太累了,最近幾天他就跟一頭餓狼一樣,每天晚上都是不斷的索取,她一想起來都覺得後怕——VemF。

又翻了一個身,腦袋裏迷迷糊糊的,最後不知怎麼的,竟然就這麼閉上眼睛睡着了。

夢裏總是不太踏實,感覺有一雙眼睛在黑暗之中一瞬不瞬地凝視着她的臉,她好幾次都想要睜開眼看個究竟,可是就是沒有力氣,她翻了個身,嚶了一聲,又睡得更熟了一些。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天色大亮,曉蘇看着窗外的陽光,只覺得一身輕鬆。

不是在他的房間醒來的,牀邊也沒有別的男人,她扯了個笑容,給自己打氣,今天還要出去找工作呢?

洗漱完了之後,她特地挑了一套比較正式的衣服換上,這才下樓,傭人幫她準備早餐的時候,曉蘇問了一句,“聶先生呢??

“聶先生昨天晚上就出門了。?對方頓了頓,又笑眯眯地補充道:“宋小姐,聶先生每個月都會出國外一趟的,一去就是三五天的樣子,這個月的時間是差不多要到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只上來會。曉蘇“哦?了一聲,想起上一次他出去的時候,家裏的阿姨的確是告訴過自己,聶峻瑋不在,那就太好了?

三五天?

她連吃早餐的時候都覺得今天的粥帶着一種甜,是不是連老天爺都在幫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