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蘇我愛你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33:55
A+ A- 關燈 聽書

曉蘇,我愛你

胸口那種勃發的怒意和焦躁讓他全身上下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他無法控制住這種急躁的感覺,找不到一個宣泄口,所以他只肆意地破壞着房間裏的擺設和建築,幾乎是可以丟、摔,的東西,統統都已經面目全非,

聶峻瑋卻是依舊覺得不解氣,俊美無儔的臉龐緊緊地繃着,深邃的黑眸也是一片冷然,整整齊齊的房間都被他破壞得如同是狂風過境一般,只是就算是如此,卻還是不能消滅他心頭的那一把火,

宋曉蘇她到底是算什麼?她算什麼?不過就是一個女人而已,爲什麼她偏偏就是可以這樣輕易地影響自己的情緒?

她沒有絕色的容顏,個姓又傲嬌倔強的很,總是喜歡和自己作對,屢屢挑釁自己的底線,她到底是哪裏好了?

爲什麼……

他心中惡狠狠地詛咒着,猛地一拳就砸向了雪白的牆壁,暗色中,暗紅色的鮮血,頃刻間就沿着那一片潔白的牆壁,流了下來,鮮血打溼了他的手,沾溼了牆壁,留下的一條是觸目驚心的紅色猙獰痕跡,

他粗喘着,黑眸瞪着那一片緩緩留下的血紅,彷彿這樣才稍稍平靜了一點,最後慢慢的,終於是將心頭的那點焦躁難安給徹底制服了,

他保持着同樣的姿勢,又是站了十幾分鍾,這才緩緩地轉過身來,動作粗魯地扯了一下自己的領口,襯衣的扣子頓時迸裂,有幾顆咚咚地掉在了地板上,他卻仿若未聞,從書桌上抽了兩張紙巾,漫不經心地擦拭了一下自己受傷的手掌,最後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他出聲的時候,情緒早就已經穩定了下來,連同嗓音也都是平靜無波的,簡單的字句帶着他一貫的那種不容抗拒的氣勢——

“馬上去查一查鴻勳的事情,他在C市,”

電話那頭的珞奕顯然是被聶峻瑋的話震得懵了三秒,有些不太確定地反問,“……聶先生,您是說……小聶先生麼?”

聶峻瑋黑黑的眸子在暗色之中微微一眯,如同是優雅的豹子,任何人的詭計都逃不出他這一雙能夠輕易穿透人心的銳利眼眸,他“嗯”了一聲,聲線依舊是平穩的,“如果我沒有猜錯,他是剛剛回來的,具體的事情我還不是太清楚,你先去查一查,我要最最確切的資料,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他現在和宋曉蘇在一起,如果確定他真的是鴻勳本人,馬上把他接過來,”

珞奕終於確定,聶峻瑋剛剛說的話並不是玩笑,是真的聶鴻勳“

他卻更加的驚詫,死了五年的人,怎麼會這麼突然就回來了?之前他是沒有絲毫的消息,

雖然說五年前在日本的時候,聶先生親手把小聶先生的屍體給擡回來之後,他們的情報網的確再也沒有找過小聶先生的任何消息,因爲那時候所有的人都已經斷定他已經死了,

但是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小聶先生是平安無事的?而他們卻是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

這中間到底是有多少不爲人知的隱祕?

珞奕心中有太多的疑問,但是他都沒有再多問半句,他了解聶峻瑋的爲人,他是多麼小心謹慎的人,這樣大的事情自然不會隨隨便便就輕易選擇信任,恐怕這個時候,他也在懷疑那個聶鴻勳是真是假,畢竟聶先生在這個圈子裏的仇人諸多,有人想要陷害他也不是什麼太過稀奇的事情,

“是的,聶先生,我一定馬上查清楚“”珞奕恭敬地領命,剛準備掛電話,聶峻瑋卻又叫住了他,

他似乎是沉銀了一下,最後終於還是說:“這幾天你就派幾個人,暗中跟着宋曉蘇,”

珞奕也是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應聲:“是,”

曉蘇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她神色恍惚地剛進家門,宋曉念就蹦蹦跳跳地跑出來,“曉蘇,你怎麼纔回來?鴻勳都等你老半天啦“”

這幾天宋曉念在家裏休息,所以每次鴻勳來找曉蘇的時候,兩人都能碰上面,宋曉念還在鴻勳離開之後打趣道,現在的聶鴻勳比之前那個聶鴻勳討人喜歡,她說之前的聶鴻勳雖然也總是笑臉迎人的,但是她能夠感覺到他身上那種戾氣,臉上彷彿是寫着生人勿進幾個字,尤其是笑,每次都不打眼底的,讓人覺得慎得慌,

曉蘇聽到宋曉念這麼說,不過就是虛虛地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其實說起來,她真的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笨蛋,爲什麼所有接觸過聶鴻勳和聶峻瑋的人好像第一感覺就能分辨出兩人來,卻偏偏是她自己,在當初被聶峻瑋大腦婚禮之後,還傻乎乎的以爲是鴻勳?而如今,真正的鴻勳回來,她卻可以在見到聶峻瑋的時候,瞬間分辨出來,誰是誰……

以也卻個,到底是時間改變了什麼,還是因爲那個男人太過霸道強勢的氣息已經深入了自己的骨髓?

“曉蘇?想什麼呢?”書房裏,聶鴻勳隨手翻出了一本厚厚的舊書,見一旁的女人一副神遊太虛的樣子,他挑了挑眉,將手中的書遞給了她,溫柔地問:“很無聊麼?”

“沒有啊,”爲什麼總是想着聶峻瑋?那個男人和自己再也不會有任何關係了,她收斂起混亂的思緒,伸手捋了捋耳邊的碎髮掩飾了自己眼底一閃而過的尷尬和心虛,再次擡起頭來的時候,嘴角已經掛上了一抹淺淺的笑意,“我就是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嗯,以前讀大學那會兒,我最喜歡的就是和你一起去書店,或者學校的圖書館,”聶鴻勳並沒有懷疑什麼,十分自然地接下了她的話,他眼神放的悠遠了一些,彷彿是進入了某一個美好的時光隧道,那些過往的幸福點點滴滴,一直都烙印在他的腦海裏揮之不去,“還記得這本書麼?翻開來看看,第五百二十頁,”

曉蘇看着他手中的那本書,紅紅的書殼,是一本外國名著,很厚實,大學的時候她經常會翻開來看看,鴻勳那時候也喜歡看,所以這本是在鴻勳出事之後,她就買回來,一直放在家裏的書房裏,不過這些年她倒是再也沒有翻過,此刻聽到鴻勳這麼說,她詫異地揚了揚眉,在聶鴻勳堅持的眼神下,這才伸手接過,翻到了五百二十頁,

“有什麼不同麼?”好像也沒什麼不同,她看來看去都沒有看到什麼異樣,

聶鴻勳伸手寵溺地揉了揉她的發頂,修長的手指伸過去,點了點標寫着書頁數字的最最右下角的一塊地方,他說:“沒看到麼?小傻瓜,在這裏呢,”

曉蘇眯起眼眸看下去,這纔看到了那個地方的幾個字,

宋曉蘇520.

“原來這些年你還真是沒有發現過啊?”

聶鴻勳笑起來,他的笑聲還是一如當年那般的溫和,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讓人身心舒暢,他真的和聶峻瑋很不一樣——

聶峻瑋,他幾乎是不會笑,太多的時候,他嘴角的那一抹笑意,也絕對不會給人溫和的感覺,與之掛鉤的永遠都是陰冷、嘲諷、漫不經心,甚至是算計、邪氣、還有那些勢在必得的霸道,

陡然意識到自己的思維竟然又不由自主地飄蕩到了那個男人身上,曉蘇的眼皮重重一跳,此刻只覺得自己手中捧着的那本書彷彿是有千斤重,壓得她雙手在顫抖,連同整個身心都在劇烈地顫抖,

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爲什麼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緒,明明是和鴻勳在一起,卻總是會想到那個大魔頭?“

“……那時候你很喜歡看這本書,所以我就特地在第五百二十頁的地方寫上你的名字,不過我知道你這個馬馬虎虎的小丫頭是肯定不會發現的,當時還準備找到I LOVE YOU的英文,然後把一枚戒指放在那中間,跟你求婚的,”身邊一陣爽朗的笑聲,曉蘇倉促地回過神來,只見聶鴻勳雙眸都是亮晶晶的,像是沉浸在一段讓人難以自拔的甜蜜時光裏面,“曉蘇,後來我還沒有來得及跟你求婚呢,我們就分別了五年那麼久……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內疚,不過不是你的錯,還記得以前麼?你總是問我,爲什麼我要對你那麼好,總是對你千依百順,你大概不會知道吧,你真的是我心頭的一塊寶,誰都不能欺負你,所以更別說是我了,我怎麼捨得呢?你哭了,我會比你更難過,我希望你每天都笑,你知道麼?你笑起來的時候特別的好看,我希望那一份最單純的快樂,永遠都停留在你的身上,我希望把最好的一切都捧到你的面前,千依百順算什麼呢?只要你想,只要我有,我統統都可以給你,哪怕是我的生命,所以在日本的事情,你沒有錯,就算我真的回不來,你也不需要內疚,”

“曉蘇,我愛你,以前愛你,現在愛你,以後還是愛你……”

曉蘇傻愣愣地看着他,雖然鴻勳不管和自己說什麼,都算不上是遲到的表白,他們之間應該說的話,早在五年前就已經說得夠多了,可是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如此深情款款的眼神,溫柔醉人的詞句,爲什麼她的心尖卻是沒有任何動容甜蜜的感覺?

爲什麼……她有的都是恐慌和不安,甚至還有……抗拒,

所以當那張她幾乎是熟悉到了靈魂骨子裏的俊臉一點一點地壓下來的時候,曉蘇的心像是被蜜蜂給猛地蟄了一下,整個人瞬間回過神來,她的腦海裏卻是偏偏閃過另一張一模一樣的臉,唯一不同的只是那張臉不會有這樣溫柔的神色,可是……可是她控制不住地想着那張冰冷的俊臉,她控制不住地想起他霸道地吻着自己的畫面,他控制不住地想着他將她推到在牀上的換面……

手中那本厚厚的書啪嗒一聲掉了下去,雙手也像是條件反射姓地陡然用力一推——

那個吻沒有落在她的臉上,而面前的男人的右腳,卻是被厚厚的書本一角砸得正着,不過他臉上像是沒有什麼表情似的,只是被她推得一個踉蹌,高大的身子頓時有些不穩地往後跌去,幸虧身後的不遠處就是書桌,他雙手本能地往後一撐,這才倖免摔倒,

只是曉蘇沒有發現,聶鴻勳被他推開的瞬間,眼底閃過一絲慌亂,而他的身子更是有些異樣,而這些她因爲太過慌亂的心根本就沒有發現任何,

“我……我……”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曉蘇更是慌亂無措,她伸手似乎是想要去扶聶鴻勳,可是手剛剛伸出去一半,又有些懼怕地縮了回來,她面色蒼白,完全不知道如此尷尬的時刻,自己應該說些什麼,“……我、鴻勳我……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抿了抿脣,最後還是垂下了眼簾,“……對不起,對不起……我剛纔……我剛纔只是沒有……沒有準備好……”

“沒事,”聶鴻勳若無其事地開口,打斷了她不安的道歉,他已經站穩了身子,俊臉上也沒有太多異樣的表情,修長的手臂一伸,就將尷尬又慌亂的女人摟進自己的懷裏,他的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之上,低沉的嗓音越發的溫柔如水,“不要緊張,我知道你還沒有準備好,曉蘇,這不是你的錯,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一個很保守的女孩子,所以以前我也很尊重你,絕對不會在我們新婚之前對你做什麼越軌的行爲,現在我也一樣,我珍惜你,我也尊重你,我知道我離開了五年,有很多東西都在不知不覺發生改變,所以你會抗拒我,我也不意外,慢慢來好麼?曉蘇,只要你別徹底地將我拒之千里,我們一定可以走回到原來的那條路上的,相信我好麼?”

曉蘇一直都覺得,自己很堅強,她可以在面對聶峻瑋肆意羞辱挑釁的時候,強勢地還擊回去,她可以在最最絕望的時候,一次一次地告訴自己,她的人生纔是剛剛開始,所有的一切都會有解決的辦法,她甚至可以選擇一死了之,她是真的一直都覺得,自己早就已經不是五年前的那個宋曉蘇了,她不再和任姓掛鉤,她是一個堅強獨立的女姓,可是到了這一刻,她才知道,原來自己根本就是懦弱地可悲,

聶鴻勳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她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像是被人撥開了一樣的難受,心如刀割是什麼樣的感覺?

就如同是那四個字的表面一樣一樣,有人拿着刀,一寸一寸地在她的心上割着,痛不欲生,連呼吸都是痛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大概真的是這樣的感覺吧?

她是一個罪人,她卑鄙無恥,她有什麼資格去指責聶峻瑋?她不是一樣對聶鴻勳撒了謊?她不是一樣現在連告訴他的勇氣都沒有?她不是一樣決定把所有難以啓齒的事情永遠地埋藏在自己的心底?她不是一樣……在懷了聶峻瑋孩子的同時,還要依靠在聶鴻勳的懷裏,聽着他對自己說着那些曾經的過往——

那些往事,天下無雙,

只是,再也回不去了……

她從他的懷裏擡起頭來,只見到他明晃晃的笑容,很是燦爛,她卻是覺得喉頭苦澀,又酸又苦的感覺涌上來,她知道自己即將失控,終於不得不推開他,剛一別開臉去,幸虧寂靜尷尬的空間裏,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這才讓她稍稍鬆了一口氣,

電話是聶鴻勳的,曉蘇順勢蹲下身子去撿起地上的那本書,卻是意外地發現,那個書本的一角歪了一半,

這書本的是硬硬的外殼,這麼砸下去,也不至於會讓書角歪掉一大塊,她不由皺起眉頭,心中正詫異萬分,卻是意外地聽到聶鴻勳無比歡快地叫了一聲,“大哥“”

她的心重重地抖了一下,那些難以面對的負面情緒再一次涌上來,她連站起身子的勇氣都沒有,長久地保持着蹲着身子的姿勢,聶鴻勳在她的頭頂接電話,一字一句毫無偏漏地落在她的耳中,頓時激起了她心中的千層浪,

“……我不是不和你聯繫,我只是想先見見曉蘇,而且我怕我這麼突然出現,真的會嚇壞你們……我就知道以大哥你的本事,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找到我的,所以我就不費心找你這個神龍見尾不見首的神祕大人物了啊……我當然知道大哥很想我了,不過這五年我不是不和你們聯繫,是事出有因,我慢慢跟你解釋,我現在就去找你……別,你千萬別讓人來接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大哥,我真的平安無事,好得很,我馬上就去見你……”

“大哥,我都說不用了,你那排場一出門不是嚇死人麼……再說我是在曉蘇這裏,如果叔叔阿姨看到兩個聶鴻勳不是會嚇一跳?”

他彷彿是開玩笑的話,卻像是一根刺,狠狠地紮在曉蘇那早就已經千瘡百孔的心臟上,

聶鴻勳什麼都不知道,所以纔會這麼若無其事,他覺得他那個好大哥只是威脅自己丟了工作,讓自己欠下了鉅額欠債,卻根本就不知道,他和她之間早就已經……就連來宋家這樣的事情,他彷彿都沒有懷疑什麼,曉蘇喉嚨越發的苦澀起來,心中像是煮着一碗麻辣火鍋,真是什麼樣的滋味都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聶鴻勳相信聶峻瑋,所以他從來都不會懷疑什麼,他也相信自己,所以更不會去想別的,

她緊了緊手中的那本書,終於還是慢慢地站起身來,卻是沒有勇氣去看聶鴻勳一眼,只是默不作聲地轉過身去,將那本書放在了書架的原處,又聽到聶鴻勳說:“我是和曉蘇在一起,大哥,我一會兒來見你,”

電話終於掛斷,曉蘇的心卻是再也不能平靜下來,走到了這樣一步,她接下去要怎麼辦?

“是我大哥,”聶鴻勳十分自然地跟她解釋,大掌伸過來按住了她還隔在書架上的那隻柔然的小手,“曉蘇,我現在去找我大哥,我和他五年沒見了,我也很想他,你知道麼?我大哥那個人一貫都是很沉穩的,可是剛纔我聽得出來,他的語氣有點激動,可能他知道我在你這邊吧,不然一定會衝過來馬上把我接回去,我大哥他從小就對我很好,以前我和爸爸吵架的時候,他總是暗中幫着我,我讀大學所有的開銷,都是他出的,我能生活得這麼好,都是我大哥的功勞,”

其實這些,曉蘇略略知道一些,當然也是後來通過聶峻瑋知道的,不過這個時候她自然不能說太多,十分勉強地笑了笑,“哦”了一聲,“鴻勳,你去見聶峻……見你大哥吧,我也有點累了,想休息一下,”

“曉蘇,”聶鴻勳卻是牢牢地包裹着她的小手,微微俯身看着她的眼睛,微笑,卻又認真地說:“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原諒我大哥的,他做的一切都是爲了我,現在我完好無缺地站在你們的面前,所以他也不會再找你麻煩,你對他之前的過分行爲也要表示理解,他只是因爲太疼我了,”

曉蘇只覺得自己是一個啞巴,卻偏偏吞下一口黃連,

她嚥下了喉頭的那一口苦水,若無其事地搖了搖頭,“沒事啊,我不會怪你大哥的,何況我現在也好好的啊,你去找你大哥吧,我真的有點累了,”

“那好,我一會兒打電話給你,你累了就去休息一下,別亂跑了知道麼?”

“我知道了,”

“那我走了,”rBJo,

曉蘇沒有應聲,只是點點頭,看着聶鴻勳的身影慢慢地走出書房,在最後關門的時候,還衝她微微一笑,她只覺得自己的嗓子眼在發酸,在身體左邊第二根肋骨下面有一個地方,酸的發疼,鑽心一般的疼,像是有小錘子在那裏,搗進去,卻是再也拔不出來,房門終於被關上,她這才自虐一般地狠狠地咬住自己的脣,死死地忍住了那些即將從喉嚨口鑽出來的哭泣聲,眼淚卻好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不斷地掉下來,厚實的地毯極快地暈開了好大的一片,

————

這一章6000+,昨天月票207加更今天補上,一會兒還有更新

還是月票35加更,今天更新6000,月票加更3000,鴿子額外贈送1000

就是說更一萬字,月票到242的時候繼續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