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蘇懷孕了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38:53
A+ A- 關燈 聽書

總裁大人別玩我 曉蘇懷孕了

小女孩噼裏啪啦地說了一大堆,曉蘇站在原地卻是如同五雷轟頂,徹底僵硬了身軀。

“叔叔阿姨,那我帶貝利回家了哦,有時間的話你們可以來我家玩。”小女孩還十分熱情地衝聶峻瑋和曉蘇揮了揮手,“叔叔,今天謝謝你,再見?”

曉蘇整個人筆挺地站在那裏,渾身的血液都彷彿是逆流了一般,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惶恐感覺。

哪怕是以前算計他的時候,她都不曾有過這樣心慌,可是這一刻,她是真的害怕。

她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千算萬算,卻是獨獨算漏了意外,這可真是讓人措手不及的意外,她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手腕就已經被人拽住。

曉蘇倒抽了一口涼氣,剛想要開口說什麼,聶峻瑋卻已經拽着她就往門口走去。

她被他拖得踉踉蹌蹌地往前走,好幾秒過後才反應過來,這才劇烈地掙扎,“放開我,你要幹什麼?”

聶峻瑋腳步不停,臉色卻是沉鬱得可怕,他的聲音亦是冰冷刺骨,“你可以再嚷嚷得大聲一點,到時候讓鴻勳和我爸媽都過來看着一場好戲。”

她心頭一慌,下意識地閉緊了嘴巴,只能任由他拉着自己上了樓,卻是直接將她推進了二樓原本她睡的那個房間。

曉蘇一開始並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要做什麼,聶峻瑋一進房間就一腳踹上了房門,他什麼都沒有說,鬆開了她的手就徑直去翻抽屜。

曉蘇一見他的動作,陡然瞪大了眼睛,像是忽然想明白了什麼,她連忙跑上去,憤怒地攔住了他,“你幹什麼?”

聶峻瑋仍舊不說話,又去拿她的包,她不讓他動:“聶峻瑋,你想幹什麼?”

他站在那裏沒有動,終於問:“你那天去醫院的報告的,馬上給我?”

“我的報告,我憑什麼給你?你是我什麼人?你馬上離開這個房間,讓鴻勳知道——”

“你給我閉嘴,我只給你一次機會,馬上把那個報告拿給我,或者,讓我自己找?”

“聶峻瑋,你沒有資格跟我這麼說話,你現在要我的報告你是想做什麼?你以爲那個小女孩說的是真的麼?你不會那麼天真,把她童言無忌的一番話當成是真的吧?那不是太可笑了。”

聶峻瑋冷笑一聲,長腿邁開向前一步,伸手捏住了她微尖的下巴,“我當初會相信你的話,那纔是最可笑的。宋曉蘇我最後問你一次,報告在哪裏?或者你現在馬上跟我去醫院?”

“你放開我?你沒有資格這麼對我,放開?”

“該死,你一次又一次的欺騙我,還不願意承認是不是?那你現在就跟我去醫院檢查檢查?”

曉蘇此刻卻已經不在恐慌,而是氣憤,她氣得渾身都在發抖,狠狠地咬緊牙關,慢慢地擡起頭來,仰視着她,“你管的着我麼?放開?”

“你不承認沒有關係,現在就跟我去醫院?”

“我憑什麼跟你去醫院?你給我放手?”

“你說你憑什麼跟我去醫院?你是想要驚動所有的人?”

曉蘇漸漸覺得呼吸有些急促。

他看着她,這男人的目光跟箭一樣毒,似乎就想找準了她的七寸紮下去,逼得人不得不拼死掙扎。她抓着衣服的一角,十指不由自主地用力擰緊,聲調冷冷的:“放開我。”

“你不把事情說清楚,別想出這個門。”

她滿臉怒色,推開他的手就往外走。他手臂一緊就抱住她,不顧她的掙扎,狠狠地吻住她。她的背心抵在牆上,觸着冰冷的壁紙,她覺得自己像是一塊氈,被他揉弄擠壓,幾乎透不過氣來。

她覺得自己又出現了幻覺,又或者是幻聽,因爲她好像是看到了他眼中閃爍着某一種十分奇特的光芒,而他的力道中似乎帶着一種前所未有的痛楚,“告訴我。”

她緊閉着雙脣,雙手抗拒地抵在他胸口上,不管她怎麼掙,都掙不開他如影相隨的脣。他狠狠地吮吸,宛如在痛恨什麼:“告訴我?”他的呼吸夾雜着淡淡的菸草味道,混合着他身上那種獨特的氣息,彷彿是可以侵入人的心脾。

她覺得熟悉的晨嘔又涌上來,胃裏犯酸,喉嚨發緊。他強迫似的攥住她的腰,逼得她不得不對視他的眼睛,那樣像鴻勳的眼睛……

不,其實是一模一樣,除了那眼底的光是完全不一樣的兩種光……

只是這雙眼睛,越是讓她覺得自己太過可恥,她到底是在做什麼?她到底是做了什麼樣的事情,她怎

麼可以這樣對聶鴻勳?

那個全心全意爲自己的男人,她是有多對不起他,她怎麼可以這樣?

她推開他撲到洗手間去,終於吐出來,一直嘔一直嘔,像是要把胃液都嘔出來。

等她精疲力盡地吐完,這才感覺到身後一直都站着一道身影,聶峻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端着一杯溫水,見她差不多了,這才遞給她,還有毛巾。

曉蘇想也不想,一揮手把杯子把毛巾全打翻了,幾乎是歇斯底里,“聶峻瑋你到底想怎麼樣?你爲什麼就是不肯放過我?我到底是欠了你什麼?鴻勳都已經回來了,你爲什麼就是不肯放過我?你這個魔鬼,你不要自作多情,我宋曉蘇絕對不會爲你做任何的傻事,更別說是懷孕?就算我懷孕了,那孩子也絕對不會是你的?”

她都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說這些話,可是她就是忍不住。

憤怒、委屈、不甘、痛苦,所有的情緒都像是蘆葦一樣,兇猛地拍打着自己,她控制不住地落淚,眼前的世界開始扭曲不堪,卻是依舊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狠狠地瞪着自己——

她也狠狠地瞪着他。

聶峻瑋忍住想要把她撕碎的衝動,超前邁出兩步,伸手還沒有來得及拽住她的手腕,臥室門口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還有一道熟悉的男聲,帶着一種不敢置信卻又冰冷刺骨的語氣,冷冷地反問,“大哥,曉蘇,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兩人都是一愣,曉蘇趴在馬桶上的身子還沒有來得及站穩,連同臉上的淚水都來不及擦掉,就已經見到聶鴻勳站在了洗手間門口,滿臉憤怒卻又包含着濃濃痛楚地看着洗手間裏面的兩人。

饒是聶峻瑋再沉穩,遇到這樣的場面,到底還是有些意外。他俊朗的眉宇蹙起,菲薄的脣畔緊緊地抿成了一條直線,卻是久久都沒有開口說話。

曉蘇早就已經被嚇得不知所措,這下子好了,別說是聶峻瑋了,連聶鴻勳都瞞不住了。她做夢都沒有想到,連環效應會這麼強烈,一下子所有的事情竟然都會趕在一起……

只是她沒有想到的事情還有太多太多,光是一個聶鴻勳還不足以讓人震驚,曉蘇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緊跟着聶鴻勳身後進來的還有聶父聶母。

這下,她是真的連呼吸都忘記了。連同站在邊上的聶峻瑋面色也明顯是變了變。

“你們這是……出了什麼事了?”還是聶母率先出的聲,她上前倒是十分好心地扶起趴在地上的曉蘇,見她臉色格外憔悴,那馬桶裏面還有她吐出來的東西,當下面色一變,卻依舊是柄着良好的教養,慈眉善目地詢問,“曉蘇,你臉色看起來很不好,身體很不舒服麼?”

曉蘇終於不能不再開口,她動了動脣,只覺得喉頭一口的苦澀涌上來,那種噁心的感覺又來了,她花了好大的力氣也沒有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再一次失控,說話的時候,卻是舌頭一陣一陣的打結,“伯母我……我沒事……我只是……”

“媽媽,曉蘇只是懷孕了。”

平地一聲驚雷。

只是這一聲雷卻是聶鴻勳打響的。

曉蘇驚詫的眸光投向他,心跳加快簡直要從自己的喉嚨口給蹦出來,她不敢相信,可是剛纔那話真的是聶鴻勳說的,她瞪目結舌地看着他——VEx6。

他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他怎麼會知道自己懷孕了……還是剛纔他把自己和聶峻瑋之間的談話聽得一清二楚?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或者,其實他早就已經知道自己懷孕了?

太多混亂的思緒衝擊在她的腦海裏,曉蘇愣愣地站着,感覺着周身的氣壓一點一點的低下去,所有人的視線都彷彿在自己的身上,身上恨不得被穿幾個孔,她壓抑地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直都沉默不語的聶父終於發話,語氣低沉,帶着幾分不怒自威的氣場。

曉蘇身子一抖,來不及張嘴解釋,聶鴻勳快她一步開口,“爸爸,媽媽,原本這件事情我想等過幾天再跟你們說的,不過既然都被你們撞到了,我也不想隱瞞了。”他走過去從聶母的手中牽過了曉蘇的手,感覺到她的手一片冰涼,他甚至還溫柔地幫她揉了揉,慢慢地說:“曉蘇他懷孕了,這幾天可能是因爲妊娠反應,所以臉色很差。爸爸媽媽,大哥,既然你們都在,那麼我就當着你們的面說一件事情,我想和曉蘇結婚。”

裏身峻了。___

今天加更,一更到?推薦?訂閱?留言?打賞,啥都要,啥都要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