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蘇你以後也叫大哥吧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35:47
A+ A- 關燈 聽書

曉蘇,你以後也叫大哥吧

話音還沒有完全落下,她整個身子卻已經僵硬了,越過聶鴻勳的臉,她透過微微有些迷濛的視線,看到了不遠處站着的另外一個男人。

曉蘇整個人如遭雷擊,一瞬間,彷彿是連體內的血液都跟着凝固了。那張一模一樣的俊臉,就在距離聶鴻勳身後不遠兩米處——

聶峻瑋一襲剪裁得體做工精緻的西裝,如雕刻般深邃的俊美臉容,氣質卻是和眼前的聶鴻勳完全不同,遠遠望去彷彿是優雅,內斂深沈,眼角、眉間處的淡淡紋路讓他散發著成熟男人獨有的味道。整個人好似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深海,是平靜的。可是曉蘇知道,這一切都不過是旁人所看到的假象而已。至少她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看似平靜無波的眼底深處,分明就是醞釀着一場狂風暴雨,只要稍稍一眼,彷彿是可以將人給徹底地吸進去。

曉蘇心頭咚咚一條,不知道爲什麼,這一刻竟然會有一種被人?捉殲在牀”的窘迫。

可是分明,她什麼都沒有做,何況就算她做了什麼,她也沒有錯。

只是那種彷彿是下樓的時候一腳踏空的感覺,卻是空牢牢的格外難受。

似乎是感覺到了曉蘇的異樣,聶鴻勳這才發現她的視線並不在自己的臉上。他順着她的眸光轉過頭去,見到了不遠處的聶峻瑋,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十分自然地鬆開了曉蘇的腰,反手就牽住了她的手,拉着她就往聶峻瑋那邊走去,?大哥,你怎麼來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曉蘇被聶鴻勳拉着被動地往前走,她紅脣緊抿,呼吸有些凌亂,一直都是低垂着眼簾,其實此刻有些緊張,但是她知道那不是害怕聶峻瑋,只是因爲愧疚。

這樣三個人的同時見面,還是第一次,更何況是在這樣的公共場所。

雖然之前答應搬過去住,她就知道遲早要碰到這樣的局面,但是真的面對這樣兩個男人,她到底還是有些手足無措。

?我正好路過,聽珞奕說你們在這個超市買東西,所以就順便進來看看。”聶峻瑋語氣低沉,說話的時候,漆黑的眸光若有似無地掃過曉蘇的頭頂,最後落在兩人相握的手上,他眸光微微一頓,反倒是笑了一聲,語氣越發的放鬆,?家裏有的是傭人做這些事情,你們又何必親自來超市買?”

聶鴻勳牽着曉蘇的手晃了晃,笑的很是溫柔,?曉蘇說了,晚上要親自下廚做給我吃,所以我們就親自來挑選一些食材。”

?是麼?”聶峻瑋挑起一邊的眉毛,好似也十分期待的樣子,?真是看不出來,原來宋小姐還下得了廚房。”

他這句話聽起來像是無意的,彷彿真的很是意外的樣子,但是隻有曉蘇知道,聶峻瑋是故意的?

她怎麼可能會忘記那天晚上,就在山上的那個小木屋裏,他讓她下廚做飯吃,最後兩人還喝了酒,甚至是玩了那種幼稚的遊戲?

他現在點自己的名,到底是居心何在?VEx6。

她緊緊地抿着脣,一直都沒有開口說什麼,聶鴻勳大概是察覺到她的手一片冰涼,以爲她是緊張,倒是笑了笑,用力地晃了晃她的手腕,微微側身道:?曉蘇,你的手怎麼那麼冷?衣服穿的不夠?”

曉蘇終於不得不仰起頭來,她的表情已經十分的勉強,只能是胡亂地搖了搖頭。

聶鴻勳剛想說什麼,聶峻瑋卻在這個時候快他一步開口,語氣彷彿十分的溫和,?宋小姐這是對我還有點芥蒂?”

這個男人不去進軍娛樂圈,真的是演藝界的一大損失?

他怎麼就可以這樣的自然?甚至還用這樣一幅無所謂的嘴臉來問自己是不是對他還有芥蒂??

曉蘇真的好想甩他一臉的血,她氣得喉頭都在冒火,卻是沒有辦法,只能死死地忍住,半響過後,他纔不得不仰起頭來,灼灼的眸光直勾勾地凝視着聶峻瑋,她都不得不佩服自己,如此憤怒的情況之下,竟然還可以用這樣平靜的語氣開口接他的話。

大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句話真的是絕對的真理?

?聶先生言重了,你也說了是誤會,一場誤會而已,我也不是什麼小氣的人,自然不會把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放在心上。既然都同意搬過去住在一起,以後還希望聶先生多多擔待一點。”她完全是不卑不吭的語氣。

既然他都可以若無其事?爲什麼就要讓她一個人提心吊膽?

不過就是演戲,他會,她也會?

?你們就別先生小姐來來去去的了,曉蘇,這是我大哥,你以後也叫大哥吧。”聶鴻勳這個時候站出來插話,他又扭過頭去對聶峻瑋說,?大哥,你也叫她曉蘇好了,叫宋小姐這多見外啊。”

曉蘇臉色微微一變,卻是沒有說什麼,聶鴻勳扭過頭來的時候,她勉強笑了笑,算是同意了。

倒是聶峻瑋,還是那種波瀾不驚的樣子,?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們都買齊了是麼?買齊了就結賬回家吧,車子正好在門口,一起回去。”

聶鴻勳往推車裏面掃了一眼,點點頭,?差不多了,我去結賬吧。”

?我去吧。”聶峻瑋十分自然地上前,接過了聶鴻勳手中的推車,大步地朝着收銀臺走去。

曉蘇看着他挺拔如杉的背影,那種壓迫的感覺慢慢地消褪,可是她卻是有一種泄了氣的感覺。

?走吧,我們先去車上等我大哥。”聶鴻勳像是沒有發現她任何的異樣,笑眯眯地牽着她的手就拉着她往超市外頭走去。

司機和車子靜靜的停在超市外面。並不是曉蘇以前經常見聶峻瑋開的那一輛黑色的捷豹,而是部黑色的瑪莎拉蒂,這車跟主人氣質挺像的,內斂卻不失鋒芒。

而她只覺得一顆心沉下去,直沉到萬丈深淵。

?怎麼不上車?”他們還沒有來得及上車,身後那道低沉的男聲又傳來,曉蘇脊背一繃,隨着聶鴻勳轉過身去,只見聶峻瑋一手提着一個白色的塑料袋,和他的形象倒是大大的不符合。

聶鴻勳點頭,拉着曉蘇上了車。

聶峻瑋在鴻勳的面前永遠都是那樣的風度翩翩,又十分的客氣,讓聶鴻勳和曉蘇坐後座,自己則坐了副駕駛的位置。司機將車開得很平穩,而車內空調很暖,曉蘇低頭數着自己的手指,車裏面顯得格外的安靜,太過安靜倒是顯得有些詭異。

最後還是聶鴻勳先開口打破了沉默,他轉過臉去看了看曉蘇,體貼地問她:?累了吧?”

她搖頭,有幾莖碎髮絨絨的,落在後頸窩裏,聶鴻勳十分自然地伸手替她掠上去,他的手指溫暖,可是不曉得爲什麼,她心裏只是隱隱發寒,她幾乎是本能地擡起了眼簾,那眸光彷彿是不受控制一般,朝着車子的後視鏡瞄了一眼,而只有一眼,她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紮了一針,連帶着呼吸都紊亂起來——

那雙陰鷙的冰冷眸子,正好也透過後視鏡直勾勾地凝視着她,毋庸置疑,她和鴻勳之間所有的舉動,都被他盡收眼底,所以她知道不是自己的幻覺,她確確實實從那雙眼底看到了太多嗜血的光芒。

?我沒事。”她倉皇地別開臉去,手也跟着舉起來擋住了聶鴻勳太過親密的動作。

聶鴻勳被她的手一.擋,自然是有些尷尬,他的手有些僵硬地停在半空中,一時間車廂裏的氣氛顯得更加的怪異,幸虧車子已經到了別墅門口,一直都坐在前面沉默不語的聶峻瑋這才轉過臉來:?今天下午我和父親通過電話,我跟他說了一下大致的情況,他可能過幾天就會過來,母親因爲身體不太好,現在不能坐飛機。到時候可能你還是要去一趟國外。”

聶鴻勳笑着說:?行啊。”又對曉蘇說:?到時候等爸同意了,讓曉蘇和我一起過去吧。”

別點了名,曉蘇大致也瞭解了是什麼個情況,不過她此刻心緒混亂,一句話卡在喉嚨口還沒有說出口,聶峻瑋已經伸手推開了車門下車,?到了,下車吧。”

曉蘇推開車門下車,看到眼前這棟熟悉卻又陌生的別墅,她纔開始發抖,只覺得冷。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挪動腳步走進別墅的,裏面的暖氣充足,而她沒有脫大衣,跟着聶鴻勳一起坐在沙發上,還是覺得冷,渾身都冰冷着,彷彿是連血液都凝固了。你起峻不。

她還是高估了自己麼?

來到這樣一個地方,是她所有噩夢的根源,她此刻卻是和鴻勳一起坐在這個客廳的沙發上……

?宋小姐,房間已經準備好了,您上去看一看麼?”

管家的聲音打斷了她混亂的思緒,曉蘇擡起頭來,大腦還是一片空白的,驟然看到那張熟悉的臉,她只覺得頭皮都是發麻的,身子幾乎是不聽使喚地猛然從沙發上站起來,反應過來自己的動作太過激烈,她這才勉強動了動嘴角,?……哦,我、我上去看看。”

——————

年初一happy,大家走親訪友的同時,別忘記支持鴿子,求動力,新的一年,讓鴿子有一個好的開端哦,今天應該還有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