暈眩了他的一輩子反轉ing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28:12
A+ A- 關燈 聽書

總裁大人別玩我 暈眩了他的一輩子(反轉ing)

聶峻瑋叫管家過來是問了一下曉蘇的情況?原本以爲她會在房間裏?卻不想管家說?她天一亮就起牀去了花園散步。

他有些意外?站在書房的落地窗前望下去?正好可以看到不遠處蹲在花壇面前的嬌小背影。

此刻陽光正好?明妹的光線溫柔地照在人的身上?她不知道是發現了什麼?手下不斷地動着?不過從他的這個角度往過去?並不能夠看到她面前到底有什麼東西?卻是可以看到她的側臉?嘴角微微地上揚着。

他煩悶了一整晚的心情竟然出奇地好了起來?他更是沒有發現?連同他自己一直緊繃下沉的嘴角線條也慢慢地上揚……

或許?是他想得太多?這個女人從來都不會虧待自己?她的精神更像是頑固的雜草一樣?怎麼樣都折不斷?她會很好地活下去。

或者?從此之後她身上還會揹着更尖銳的刺?一次一次地來刺自己?他卻一點都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因爲這樣她纔有動力繼續堅持下去。

後來聶峻瑋才知道?原來那天公寓的大廈門口來了一隻流浪狗?宋曉蘇那個女人十分好心地收養了它。

那天晚上之後?因爲手頭有太多的事情要處理?所以聶峻瑋倒是沒有每天來公寓?不過每天都有傭人來跟自己彙報她的情況?聽到的多般都是——

“宋小姐今天帶着小狗出去在花園散步?回來還吃了一碗飯?後來還說要學插花。”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宋小姐今天還是帶着小狗出去散步了?回來又給小狗吃了點東西?還誇廚房的師傅手藝很好。”

諸如此類的彙報?讓聶峻瑋知道?那個女人這幾天生活的非常好。

…………

等到了第三天的下午?正好是夕陽西下的時候?他開車到了公寓大門的門口?剛一下車就聽到了不遠處一陣溫婉低柔的聲音?卻又彷彿是帶着嬌俏薄怒?“小黑?不要跑?”更曉好他。

他怔了一下?這個聲音他自然是無比的熟悉?只是這個語調?卻是他從未聽過的?銳利的黑眸不由自主地隨着那個身影而去?很快他就在花園的後面見到了拱起身子不知道在找什麼東西的她。

“乖啦?小黑乖啦?你出來阿?給你洗澡啦?快點把身體洗乾淨?晚上抱着你睡覺哦。”

這個音調?低柔佑惑?彷彿她叫的並不是什麼小黑?因爲他感覺自己的心瞬間變得酥柔。

或許他根本就沒有發現?此刻的他面部的表情有多麼的柔軟。

聶峻瑋?以往二十幾年的歲月裏?從來沒有過這樣的表情?也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他一貫都是冷血無情的代表?卻原來?每一個人都可以繞指柔……

很快?她又變了語調?這一次卻是威力十足?“小黑?你再躲?你再躲試試看?”

頓了頓?又變成了**赤果果的威脅?“宋小黑?你再跑?一會兒不給你吃肉了?”

無奈地威脅:“還跑“好了……你的肉逃不掉了?我給你吃嘛?你出來?我們去吃飯飯啦?”

聶峻瑋是真的從來沒有聽到過這個女人這麼多的俏皮百變的聲音過?在他的面前?她永遠都穿着一層防彈衣?築起了一層厚厚的牆?兩人隔着牆也不過都是彼此拿着弓箭刺傷對方。

可是她竟然也會有這樣柔軟的一面。

他忽然有些不受控制地嫉妒?嫉妒那隻狗?

該死的?VEx6。

她竟然對一隻狗都比對自己真誠溫柔許多?這個女人?真是該死的好極了?

他正準備大步上前?卻不想腳步才邁出兩步?忽然就看到她捏着水管?這麼冷的天竟然赤着腳在草坪上追着那隻黑乎乎的小狗洗澡?她今天穿了一件鵝黃色的針織衫?下面是一條淺藍色的牛仔褲?鬆鬆垮垮地卷着褲腳?長長的頭髮隨意地彎在腦後。奔跑追逐漸?她整個人就好像是一朵朵的花?翩然盛開。

追逐了許久?總算是喜好了?曉蘇取過了擱在一旁的毛巾?幫那個小黑溫柔地擦拭起來?低着頭的摸樣很是認真?讓人莫名其妙地更是嫉妒那隻蹭在她懷裏的小狗。

大概是她的動作格外的溫柔?所以那隻小狗很是聽話地趴在她的懷裏?不停地伸出舌頭舔着自己爪子上的毛?她的側臉弧度精緻柔和?露出一屆弧度優美的白皙脖子?不停地揉着小狗的脖子?嘴角的弧度更是溫柔起來。

陽光下蹭蹭碎裂着的炫目波光?讓聶峻瑋不由地眯起眼眸?他有一瞬間的怔忪?再睜眼?只覺得黃金的光線鋪天蓋地地將她籠罩在其中?滿目的光線都是明妹炫目的。

你閃耀一下子?我暈眩一輩子……

峻瑋這個時候並不知道?這個畫面後來一直都刻在他的腦海裏?再也無法抹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曉蘇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空氣之中似乎是有些異樣?她抱着小黑緩緩地轉過身來?再看到聶峻瑋的瞬間?嘴角的笑容頓時收斂了起來。她一言不發地轉身重新朝着公寓的大門口走去?家裏的傭人都已經有點習慣她每天都會這個時候帶着小狗散步洗澡之類的?所以她回去的時候?很自動地結果了她手中的那隻狗?照顧着它給東西吃。

曉蘇進房間換了一套衣服?出來的時候才發現聶峻瑋已經已經坐在了餐桌上?桌子上面已經放滿了了各式各樣的菜式?不過他的樣子倒是一副等着自己入席一起用餐。

曉蘇不動聲色地走過去?在他的對面坐了下來?聶峻瑋一見她坐下?就拿起筷子吃了起來?曉蘇也不矯情什麼?拿起自己手邊的筷子?兩人很是沉默地用餐?席間都是叮叮咚咚的聲音。

曉蘇吃得其實不多?平常她都是吃一碗飯?然後就喝一碗湯?不過今天她倒是喝了好幾碗湯?看着胃口大開的樣子?最後聶峻瑋要去喝湯的時候才發現那滿滿的一碗湯竟然都已經底朝天了。

傭人眼疾手快連忙上前?“聶先生?廚房還有湯?我去盛——”

“我去吧。”曉蘇站起身來?若無其事地端起那個大碗?在衆人驚愕的眼神下走進了廚房。

傭人有些巍巍顫顫?“那個聶先生?我……”

“沒事?你們都下去吧。”聶峻瑋擺了擺手?顯然也沒有多想什麼?以爲曉蘇今天心情不錯?而他更是很樂意接受她親自幫自己盛的湯?想起剛剛在花園裏看到她給小狗洗澡的樣子?他忽然有些怪異地想着?和那隻狗比起來?自己好像從來沒有在她的身上享受過那般溫柔的福利……

曉蘇走進廚房?她知道傭人把湯放在那裏?端着碗慢慢地盛着?眼角的餘光卻是不斷地掃着廚房的門口?片刻之後?還是沒有見到任何一個人?她臉上的散漫神色頓時一緊?連忙抓緊時間?極快地從自己的衣服口袋裏拿出了那包藏了好幾天的安眠藥?滑開袋口?將唐世邦給自己的一個禮拜的藥效全部都給放了進去?確定自己的行爲沒有任何人發現?她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這幾天自己所做的一切的一切?不過都是演戲?爲的就是放鬆聶峻瑋的戒心?然後一舉反擊?

她最初要了安眠藥就是準備給他吃的?但是她知道?想要讓他吃自己拿過去的東西根本就不太可能?兩人的關係太過僵硬?她必須要先做一點犧牲?放鬆他的戒心?這樣纔可以找機會讓他吃下這些藥。

其實連她自己都覺得?或許是連老天爺都在幫自己?她知道家裏的傭人每天都會跟聶峻瑋彙報自己的作息時間?所以她更是把每一天都過的井井有條的?爲的就是讓他知道?自己沒有任何的異樣。他還不想讓自己死?她雖然不知道自己在他的心中到底算是什麼?但是隻要他想要留下自己的命?那麼自己就有機會。

但是她同樣也知道?就算是把他弄暈了?自己逃出去了也未必是最安全的?相同的方法她不會用兩次?她太清楚這個男人的手段?她哪怕是逃到了雲南?他都有辦法把自己找到?那麼在這個世界上?她還可以逃到哪裏去“

所以這幾天她已經想好了一條全新的計謀?這一次?她再也不會那麼傻乎乎的任人魚肉了?就算不能讓他勝敗名列?她也一定要弄得魚死網破?

聶峻瑋?這一次?你等着?

澄澈的眸光閃過一道冷然的光芒?她咬了咬脣?確定湯裏面已經看不到任何的異物?這才端着湯走出了廚房。

聶峻瑋一個人坐在餐桌前?看着她端着湯出來?挑起眉頭將自己手邊的那隻盛湯的碗推到她的面前?這是他進屋之後和她說的第一句話?聲音低沉?倒是沒有多少的壓迫力?“狗是撿的“”

“嗯。”將湯盛滿推到了他的面前?她不動聲色地坐下來?爲了不引起他的任何疑惑?她給自己也盛了一碗?只是沒有馬上就喝。

“很喜歡狗麼“”聶峻瑋神態放鬆?曉蘇眼睜睜地看着他端起那碗湯?很是享受地喝了一口。

她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臉上卻依舊是面無表情的樣子?不過淡聲應答?“喜歡。”

————

曉蘇這一次用的是什麼計謀“嘿嘿下面就會揭曉?

求求求求求?大家投月票給鴿子?留言推薦?添加印象?別忘記哈?

今天6000字是更完了?不過如果大家希望看到鴿子加更的話?月票到了160?鴿子就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