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32:13
A+ A- 關燈 聽書

我回來了

她還沒有分辨出來到底是什麼,黑暗之中,忽而一道低沉渾厚的男聲響起,只叫了她的名字——

“曉蘇。”

曉蘇從未有過這樣驚悚的感覺,是真的驚悚。哪怕是當初她和陳宇寧結婚的時候,被突然闖入的聶峻瑋破壞,當時她以爲聶峻瑋就是聶鴻勳,她也沒有這麼害怕過——

這樣的聲音,太熟悉了,可是就是因爲已經知道了全部的事實,她纔會這樣的震驚。

她手中的包“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連同整個人都僵硬着連連倒退了兩步,最後腳步不穩,整個人猛地朝後仰去,差點就要摔倒,幾乎是一瞬間,那個原本隱匿在黑暗之中的男人陡然出手,穩穩地托住了她的。

那張臉終於清晰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曉蘇卻只是覺得五雷轟頂,不僅僅是連呼吸都屏住了,連同心跳也彷彿是停止了。

她整個人僵硬着,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雙脣在顫抖,連同喉嚨口都彷彿是失了聲——

路邊昏暗的燈光下,襯托着一張曉蘇無比熟悉的俊美臉龐,棱角分明,氣勢卻是凌人,她想自己一定是出現了幻覺,因爲這樣的氣場,她只能在聶峻瑋的身上感覺到,從來不會在另外一張俊臉上感覺到,可是此刻的她是真的分辨不出來眼前的人到底是誰。

只是心中有一個聲音在大聲地提醒着她,聶峻瑋,從來都不會叫你曉蘇的,聶峻瑋也不會這樣抱着你——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是聶峻瑋,他不是聶峻瑋……VEx6。

那麼他是……

“曉蘇,是我。”感覺到懷裏的女人一直都是僵硬着的,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是充滿了驚駭,男人輕輕一笑,像是爲了表明他是人,而不是鬼,伸手拽住了她的雙手,讓她觸摸自己的下巴,“摸摸看,真的是我,我回來了,我是人,不是鬼。”

他無比貪戀地摩挲着她的手指,下一秒,有些情不自禁地俯身伸手重重地抱住了她,沙啞的男聲帶着無限的眷戀,在她的耳邊低低地訴說着相思之苦,“曉蘇,我真的很想很想你,你想我麼?”

周圍所有的事物都彷彿是消失了容貌,全世界所有的聲音都在倒退,在耳邊剩下的都是一陣一陣無比清晰的心跳聲,此起彼伏,讓她可以更加清楚地感覺到,這個抱着自己的男人,是有體溫,有心跳的——

沒錯,他是人,他不是鬼,他是……聶鴻勳。

聶鴻勳……竟然沒有死?

沒有驚喜,不,只有驚,卻絲毫感覺不到喜,這是爲什麼?

曉蘇愣愣地任由他抱着自己,越是用力,她卻越是感覺到麻木,爲什麼,五年,他從來都不出現,爲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爲什麼?

“曉蘇,還不能接受現實麼?我是鴻勳……”那個男人的聲音又在自己的耳邊響起來,低沉渾厚,一如五年前那樣,他會輕輕地叫着自己的名字,對自己說每一句話語氣都是寵溺的,那時候的她覺得,全世界無數的人都叫過她曉蘇,卻沒有他叫的時候那麼動聽。

曉蘇……曉蘇……曉蘇……

可是爲什麼現在,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

不是感動和被疼愛的感覺,剩下的全部都是驚悚駭人的感覺——

“……你、你……”她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卻是僵硬着不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你……你爲什麼……”

聶峻瑋只當她是因爲太過震驚,他慢慢地鬆開了抱着她的雙手,然後才托起了她的下巴,讓她仔仔細細地看着自己,語氣溫和一如當年那般,“丫頭,真的是我回來了,我知道你一時間肯定很難接受,對不起,讓你擔心受怕了五年多,以後,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曉蘇雙脣在顫抖,整個人都在顫抖,連同她的聲音都在顫抖,“……鴻、鴻勳……”

“是我,聶鴻勳,最愛你的聶鴻勳回來了。”他重新將她擁入懷中,吸取着她身上那種淡淡的香味,只覺得渾身都開始放鬆,“曉蘇,這五年我不是故意不來找你的,只是因爲真的……這些事情,我以後慢慢跟你說。你只需要記住,我現在回來了,以後我會一直一直陪着你,以後,我們會回到以前那樣,曉蘇,這五年來,唯一支撐着活下來的就是你,我終於又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恐慌害怕的感覺終於一點一點地消褪下去,可是此刻涌上來的卻都是不安和焦躁,還有更多的茫然。

曉蘇猛地反應過來,本能地動作竟然就是伸手去推開身上抱着自己的男人,她神色明顯是有些尷尬,連同說話的語氣都是僵硬的,“……鴻勳,鴻勳你先放開我……”

“怎麼了?”男人依舊是笑眯眯地看着她,那種寵溺的笑容真的和當年如出一轍。峻說感一。

曉蘇卻越發覺得胸口沉悶,太陽血也是一陣一陣被針扎一樣的痛楚,她嚥了咽口水,都已經無法正常的思考了,所以她覺得自己說出口的話也顯得太不正常,“……我、我不知道……你先放開我……鴻勳,你……你突然這樣,我真的適應不了,我真的……”

爲什麼呢?

五年了,那過去的五年裏,她感覺自己生活在地獄裏面,永遠都沒有盼頭,所以她嫁給陳宇寧的時候都是毫無感覺的,只是爲了讓家人安心,只是爲了所謂的生活。她覺得自己這一輩子都只會愛聶鴻勳這麼一個人,直到後來聶峻瑋的出現,她一開始以爲是聶鴻勳,步步退讓,不管他對自己做什麼,她都覺得那不是罪不可赦的,因爲她愛他,所以他做了什麼,她都可以原諒。到了最後知道他並不是聶鴻勳,她發了瘋一樣想要報復回去,只是爲了證明,她愛的還是聶鴻勳。

彷彿是一場怎麼樣都醒不過來的夢,夢裏,她是多麼的渴望那個最初的男人可以回到自己的身邊,疼愛自己,遷就自己,不管自己說什麼,他都會笑眯眯地揉着自己的發頂,然後溫柔地點頭說好。可是一場夢真的醒來的時候,王子真的站在了自己的牀邊,她卻沒有絲毫的驚喜,反而是被震撼的只剩下了不安和恐慌……

哪裏出錯了?

到底是哪裏出錯了?

“曉蘇,是我,你還不相信?”男人卻沒有馬上放開他,他的神色瞬間變得凌厲了幾分,只是太過震驚的曉蘇此刻並不敢直視他的雙眼,也自然沒有看到此刻在他眼底深處一閃而過的一絲凌厲駭人的光芒,連同他一時間有些急轉而下的語氣,她都沒有感覺到,“怎麼接受不了了?是不是因爲剛纔那個男人?曉蘇,我不在的這五年,難道你真的已經移情別戀了?”

“沒有,我沒有?”曉蘇猛地驚醒過來,擡起頭來的時候,男人的眼底已經重複恢復了以往的平和,她用力地搖頭,像是爲了證明一些什麼,所以大聲地說:“我沒有,我一直都沒有忘記你,我今天還去你的墳前……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一直都好好地活在這個世界上,我以爲你已經……已經……”

“我知道。我知道。”他輕輕地拍着她的脊背,再一次將她擁入懷中,“是我不好,我不應該這麼晚纔來找你的,讓你受苦了,可是這些年我也過得很辛苦,我差點就活不下去了,如果不是爲了還想要回來找你,我想我一定堅持不下去了,曉蘇……你別推開我,你知道麼,你現在這樣的眼神,讓我覺得自己對於你來說很陌生,不應該是這樣的……”

“……不是的,鴻勳我……”

“別說了,今天太晚了,你先回去休息休息,明天我再來找你好不好?”

他不等她多說什麼,推着她就讓她進宋家的大門,曉蘇渾渾噩噩的,好幾次蠕動脣瓣想要說什麼,可是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她現在太過震驚了,她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所以聶鴻勳推着她的時候,她幾乎是半推半就地就進去了。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都不記得他到底是什麼時候離開的,只有她自己一個人,傻愣愣地站在家裏的花壇邊上,滿世界的黑暗,毫無預警地朝着自己襲來——

她茫然、無措、驚懼、恐慌、到了最後統統都變成了不安和懷疑。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家的,也不記得自己到底跟父母說過什麼,她拖着疲憊不堪的身子上樓,最後走進房間,鎖上了房門,坐在牀邊想了又想,一直等到後半夜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連忙找出自己的手機,把之前偶然的機會之下輸入的珞奕的電話號碼給找到了,她按通那個號碼,等了好半響才別人接起。

珞奕倒是十分的意外她竟然會主動打電話給自己,“宋小姐?”

“珞奕?珞奕是麼?”曉蘇伸出雙手緊緊地抓着耳邊的那隻手機,像是漂浮在海面上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她的聲音卻是依舊在發抖,好半天才哆哆嗦嗦地出聲:“我……我是宋曉蘇,聶峻瑋……聶峻瑋呢?”

————

童鞋們,寶貝們,baby們,你們的留言呢?

我什麼都要啊,看文的霸王每天胖三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