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要曉蘇4000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40:05
A+ A- 關燈 聽書

我只要曉蘇(4000+)

曉蘇有了前車之鑑,這一次自然不會再被他輕易地得手,她脖子硬生生往後一仰,緊接着就轉開了臉去,“聶峻瑋,你別再碰我?“

他的維持着原來的姿勢沒有動彈,嘴角卻是微微一沉,“你不是一隻刺蝟麼?什麼時候變成縮頭烏龜了?“

曉蘇一愣,片刻之後才明白他的話中到底是包含了什麼意思,她反倒是輕鬆地笑了一聲,淡淡地回道:“我從來都不會做縮頭烏龜,聶峻瑋,你也不用自作多情,我會留下這個孩子,不是爲了你。“

“不是爲了我?“他哼了一聲,一副根本就不相信她話的樣子,“難道還是爲了你自己麼?別告訴我,你很喜歡未婚先孕,一個人帶着孩子在異國他鄉過日子。“

曉蘇神色一閃,發白的脣瓣緊緊地抿了起來。那種她所熟悉的氣息就在自己的鼻端,還有他剛纔的幾句話,像是一枚尖銳的小針,一針見血就刺中了她的某一處要害,讓她惶惶不安極了。

她別開臉去,大力地想要推開他,聶峻瑋大約是怕她動作太過猛烈會傷到肚子裏的孩子,英俊的眉宇皺了皺,最後還是放開了她。

“我是怎麼想的,你管不着。這個孩子只是我自己一個人的,和你聶峻瑋無關,你別指望來左右這個孩子的去留,就算你押着我上手術檯,我也絕對不會捨棄這個孩子?但是不是爲了你,是因爲這個孩子在我的肚子裏,他(她)只是我一個人。“

她仰着脖子,那烏沉沉的大眼睛,雖不如平常那般的神采奕奕,可是那種專屬於她的氣質卻是怎麼都抹不掉的,聶峻瑋深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凝視着她的臉頰,聽得出來她剛纔的話每一個字都透着一種堅定——

她要這個孩子。

換句話說,她宋曉蘇,想要這個孩子,而這個孩子是他聶峻瑋的?

她想要留住和自己的孩子,這說明什麼?

他也不是真的冷血無情毫無感覺的,至少面對這個女人,他有喜怒哀樂,酸甜苦辣,什麼都嘗試過了,所以她現在這樣子,怎麼可能瞞得過他的眼睛?

他長腿超前邁開一步,曉蘇注意到了他的動作,條件反射姓地往後倒退步,以保持好兩人的距離。

聶峻瑋見她一副避自己如蛇蠍的樣子,不着痕跡地皺了皺眉頭,“我有說過要讓你打掉這個孩子麼?“

曉蘇一怔,像是沒有聽明白他的話,擡起眼來,滿臉震驚地看着他。

他什麼意思?

不準備讓她打掉這個孩子?那麼他的意思是……同意她留下這個寶寶?

可是……可是鴻勳夾在中間,他和她的身份那麼敏感,在兩家的長輩眼中,他們的關係是叔嫂,可是現在他們有了孩子,這種讓人無法直視的關係,連她自己都沒有辦法接受,又怎麼讓別人去接受?

更何況聶峻瑋那麼厭惡自己,他對自己所做的所有事情,不過都是爲了鴻勳而已,可是現在這樣,爲什麼他反而一點都不震怒,而是同意留下這個孩子?

他是又在算計着自己什麼嗎?

還是……他是真心的?

“你……你剛纔說的……是真的?“她動了動脣,語氣有些遲疑。

聶峻瑋沉默了片刻,這才緩緩出聲,嗓音不帶任何的譏誚和不屑,也沒有以往的那種冷凝,曉蘇聽到他一字一句地說:“是,我聶峻瑋從來都不會說假話,也不需要跟你說這樣的假話,這個孩子我沒有想過要讓你打掉他(她),你安心養胎,不用想別的,其他的事情,都交給我。“

“聶峻瑋,你……“

“大哥,你在說什麼?“

曉蘇的心是真的被震撼到了,可是她還沒有來得及去分辨剛纔聶峻瑋那簡單的幾句話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另一道深沉的男聲就已經插了進來,她所有的話都卡在了喉嚨口,眼角的餘光掃到了門口站着的聶鴻勳,她臉色鉅變,連同身子都不由自主地晃了晃。rBJo。

聶鴻勳什麼時候回來的?

他……他是不是把剛纔她和聶峻瑋的話都聽得一清二楚了?

雖然三人之間的這一層窗戶紙早已經被捅破了,可是畢竟先前那是當着聶家的兩老的面。可是現在……現在這樣的情況,又算是什麼?

曉蘇心頭亂糟糟的,只覺得頭皮一陣一陣的發麻,她很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可是每一次話到了嘴邊大腦就一片空白,她可以說什麼?她還能說什麼?

聶峻瑋也沒有想到聶鴻勳會突然回來,不過他比曉蘇沉穩多了,俊臉上沒有絲毫的多餘表情。就算剛纔他們的談話鴻勳已經聽得一清二楚,他也不打算退縮。退縮這個形容詞從來都不會出現在他你聶峻瑋的世界裏,他搞清楚了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麼,哪怕是覺得歉疚,他也必須要和鴻勳說得一清二楚。

聶峻瑋沉銀了一會兒,還沒有開口說話,聶鴻勳卻是快他一步開了口,一句話卻是帶着森森的冷意,“大哥,爲什麼你要搶明明是屬於我的人?你這樣做,對得起我麼?“

一句話,如同是一柄尖銳的利器,瞬間戳中了曉蘇的致命點,她渾身一抖,臉色白的更是嚇人。

她知道錯的那個人是自己,她也沒有資格難過,可是難受窒息委屈的感覺還是洶涌而來,她整個人搖搖欲墜,彷彿是失了聲,說不出一句話來。

聶峻瑋的心自然也好不到哪裏去,眼前這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是他的弟弟,他從小到大都疼愛有加的弟弟,他說的沒有錯,他的確是橫插了一腳,朋友妻尚且都是不可欺,更何況是鴻勳喜歡的女人……

可是他沒有辦法控制,那種感覺,一旦落入了自己的心尖上,就彷彿是紮了根,一天一天茁壯成長,等到他發現的時候,早就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無法拔除。

他薄脣緊緊地抿成了一條線,臉色一點一點地沉下去,身側的雙手狠狠地捏成了拳頭,手背上青筋暴突,他是在隱忍。

“鴻勳,跟大哥過來談一談。“過了好半天,他纔開口,聲線控制地極度平穩,“去書房。“

聶鴻勳卻是冷笑一聲,“爲什麼要去書房談?大哥,現在就我們三個人而言,還有什麼祕密是不能讓其中一個人知道的麼?你連我的女人都上了……“

“鴻勳?“

聶鴻勳被嫉妒憤怒衝昏了頭腦,話說的時候已經是口不折言,他臉部的肌肉都因爲憤怒而在抽搐,每一個字更是尖銳,聶峻瑋不由分說打斷了他的話,陡然上前一步,伸手就拉住了他的手肘,“跟我走。“

聶鴻勳不由分說反手就甩開了他,握緊拳頭就朝着聶峻瑋的臉上招呼過去一拳,“我不走?“

聶峻瑋眼睜睜看着那飛過來的拳頭,其實是可以躲開的,可是他卻還是硬生生地接下了這一拳頭。嘴角頃刻間就開裂,有血腥的味道充斥在他的口腔裏,他伸出拇指擦了擦嘴角,高大挺拔的身子如同是杉樹,筆挺地站着,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一言不發。

曉蘇卻是被聶鴻勳的舉動嚇了一大跳,她倒抽了一口冷氣,腳步一動,似乎是想要上前去,可是還沒有邁開步子,她就已經停了下來,因爲聶鴻勳打了一拳,緊接着又嗤笑一聲開口道:“我一直都把你當成是我最尊重的大哥,你揹着我做了什麼?我爲什麼要走?有什麼話是不可以開誠佈公地說的?既然你想和我談,曉蘇你也想和我談,好,我正好也有話想要對你們說?“

他轉身,走向房間裏面的那張沙發上,坐下,又開口,“你們誰先說?“勳己也曉。

曉蘇一直都是沉默不語的,因爲她不知道自己還可以說什麼,雖然她一心想要和聶鴻勳斷絕關係,可是自己畢竟還穿着一件他未婚妻的外套,她現在又和聶峻瑋這樣糾纏不清,還被聶鴻勳當場撞見,她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個出軌的.蕩女人,所有的解釋不過都是徒勞。

聶鴻勳會憤怒,那是最最正常的,做錯事情的是她。

她抿了抿脣,好半天才惴惴不安地開口,卻只是叫了一聲,“鴻勳……“

“鴻勳,這件事情我不想解釋,應該知道的你都已經知道了。我對不起你,欠了你很多。所以你想要怎麼樣彌補都可以,只要大哥可以做到,我都會爲你做。“聶峻瑋截斷了曉蘇的話,自顧自地開口,他的語氣格外真誠,也許是面對着他所虧欠的弟弟,這個一貫都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此刻竟然也會矮人一截,雖不至於低聲下氣,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能說出這樣的話已經是很不容易。

曉蘇隱隱約約像是能夠感覺到什麼,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頭頂水晶燈的光折射下來,打在他的身上,他嘴角微微有些紅腫,卻是絲毫不影響那俊朗硬挺的側臉。

其實……他完全可以不用這樣的。

當初他讓自己搬進來住,目的就只有一個,讓他在聶鴻勳的心中永遠保持着一個好大哥的形象,而壞人卻要讓自己做。

可是現在,他其實明明可以一把推得乾乾淨淨的,他又不是沒有做過出爾反爾的事情,他也不是沒有做過比這個更無恥的事情,他完全可以把所有的罪過都加註在自己的身上。那麼他還是那個好大哥,可是自己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女人了。

爲什麼……

爲什麼他要說這樣的話?

爲什麼他要說彌補?

爲什麼……她不明白,也想不明白。

“彌補?“

聶鴻勳笑了一聲,灼灼的眸光卻一直都停留在曉蘇的身上,“大哥不用跟我說什麼彌補,我要的從來都只是曉蘇而已。“

聶峻瑋沉默了片刻,這才說:“你跟我上書房,有些話,我想單獨和你說。“

“我覺得沒有必要。“聶鴻勳是打定了注意不肯走,他臉上的表情是曉蘇從未見過的,彷彿是散漫,可是那散漫之中分明嵌入了幾分狠戾,尤其是陰陽怪氣的言語,給她的感覺比起剛開始自己接觸聶峻瑋的時候,更加的瘮人,她聽到他說:“其實你也不需要和我說什麼別的,我會和曉蘇結婚,一定會和曉蘇結婚?我已經通知了曉蘇的家人,也和爸媽說好了,明天我們就去宋家,把婚期給定下來,至於她肚子裏的孩子……我會當着爸媽的面承認,那是因爲我不想刺激爸媽,你知道媽媽身體不好,我不想那麼不孝,她剛剛好起來的時候,又刺激得她重新躺下去。總之這個孩子,不會出生。曉蘇,你會打掉的,對不對?“

他將視線投向站在一旁臉色慘白的曉蘇的臉上,那語氣,完全是信誓旦旦的,彷彿之前他們就已經商量好了。

曉蘇如同是當頭被人潑了一桶冷水,渾身都是刺骨地疼着。

事實不是這樣的?

她一直都要這個孩子,她也已經和他說過,她要離開,帶着這個孩子離開,走的遠遠的。爲什麼鴻勳到了現在還是不肯接受現實?

她動了動脣,長久的沉默讓她的嗓音有些暗啞,卻還是開口,只是不由自主說的話卻是和聶峻瑋如出一轍,“鴻勳,你別這樣,我們兩人談一談好不好?“

聞言,聶鴻勳哈一聲乾笑,他動了動自己的右腿,深邃的眼底深處閃過一抹扭曲的狠戾,冷冷地說:“你們倒是很配合,都想要和我單獨談一談?好,既然你們都不想當面說什麼,那麼就由我來說。“

他驀地從沙發上站起身來,“你們知道我們這五年是怎麼過的麼?我一個人的時候,都是怎麼捱過來的?如果沒有曉蘇,如果沒有這麼一個念想,我根本就活不下來?我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原來我不在的這些日子裏,你們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爲什麼現在還敢這麼堂而皇之的要求和我談一談?我爲什麼要和你們談一談?曉蘇原本就是我的未婚妻,大哥,我叫你一聲大哥,我什麼都可以給你,可是曉蘇不行,我愛她,你不是都知道的麼?“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幾天不喊,月票都不動,弱弱地喊一下,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