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尊重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56:16
A+ A- 關燈 聽書

總裁大人別玩我 想要尊重

他知道,她一直都是很聰明的女人,這樣的事情,其實也明白,是瞞不住她太久的,忍不住嘆息了一聲,心中的某一處卻是在爲了某一個人而變得格外的柔軟,”你不要多想,你沒有什麼事情,我之所以讓你留在這裏,只是因爲現在外面不安全。”

曉蘇嘴角扯出一個淡然的笑容,卻是帶着幾分譏諷,她挑眉看着站在牀邊的男人,一針見血,”那爲什麼我說不舒服,她就馬上問我肚子還是心臟,聶峻瑋,不要把我當成傻瓜好麼?難道你不知道被人隱瞞是一件多麼難受的事情?我不想再被人當成白癡了,如果你不肯說,我要求馬上離開醫院,C市那麼大,我總會找到醫院檢查出我的病因的。”

聶峻瑋眸色稍稍沉了沉,”我不會讓你離開這裏,世邦會照顧好你,你留在這裏我比較放心。”大概是覺得自己的語氣太過強硬,但是這幾乎已經成了他的習慣,看着她的臉色一寸寸地難看下去,他到底還是沉住了氣,頓了頓纔開口,語氣卻是柔和了不少,”曉蘇,你乖乖的聽話一點,你父母不也在這裏麼?還有什麼要求,你跟我說,我會滿足你的。”

那種無力的感覺重新爬上來,她覺得自己有點可笑,他到底還是不明白,她要的並不是這些,她要的僅僅只是被尊重和被體諒。

尊重,很簡單的兩個字,可是能夠做到的人又有幾個?看着峻麼。

他始終都不明白,聶鴻勳給予了她多大的打擊,她現在最最沒有辦法承受的就是”欺騙”、”隱瞞”……你說的再冠冕堂皇又如何?是隱瞞就是隱瞞,是欺騙就是不尊重?

”不需要了。”她知道,如果他不想說,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有辦法從他的嘴裏套到任何的信.息,她伸手拉了拉被子,嬌小的身子就這麼順勢滑進了被窩裏,一側身,像是蝦米一樣蜷縮了起來,”我累了,我想休息,你出去吧。”Zlsc。

聶峻瑋銳利的黑眸微微地眯起來,看着那團縮成嬰兒姿勢樣子的背影,心頭恍恍的,也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他感覺得到,剛剛她纔對自己開啓的那扇門,好像又緩緩地關上了,他知道是什麼原因,卻是因爲那些難以啓齒的事實真.相而選擇視而不見。

他不是那種只是會把問題丟給別人一起痛苦的人,他知道自己現在要做的是什麼——

程序,解藥,所有的問題,他都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掉。

長腿邁近牀邊,他高大的身子慢慢地俯身下去,卻是見她雙眸緊閉,一副拒人千里的樣子,不過更像是對自己賭氣,聶峻瑋也不惱,伸手輕輕地幫她撥弄了一下臉頰上的碎髮,也不管她聽到沒有聽到,在她耳邊輕輕地說:”好好休息,有什麼需要就打電話給我,或者找珞奕和唐世邦都一樣,他們會幫你解決。”沉了沉氣息,他的聲音更是輕了一點,薄脣若有似無地擦過了她的耳廓,”我有事,先走了。”

曉蘇感覺到那近在咫尺的濃烈氣息,那樣的熟悉,可是又彷彿是那樣的陌生,她屏住呼吸,身體也有些僵硬,一動不動,更沒有任何的反應。

身上的氣息慢慢地消褪,最後終於消失不見,然後聽到的是一陣沉穩的腳步聲,漸行漸遠,她的心也跟着一點一點的沉下去,莫名的有一種無法言語的失落感,最後只聽到房間門被人關上的聲音,她那長長的睫毛這才抖了抖,最後雙眸慢慢地睜開——

靜悄悄的房間,周圍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樣的陌生,鼻端還有略略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她從心頭覺得厭惡,她不喜歡這樣的感覺,像是一個車線木偶,被人隨意地操控着,擺弄着,連知道真.相的權利都沒有?

可是聶峻瑋明顯是什麼都不肯告訴自己,如果他不肯說,別說是珞奕,就算是唐世邦也不會透露絲毫。不過她也不會就這樣算了的,他們不肯說,她就自己去找原因,正如她所言的,C市又不是隻有唐世邦一個醫生,要找自己的身體有什麼不適的,還不簡單麼?

再說,現在父母和二姐都在醫院,她想要找人幫忙都會比較容易。

主意一打定,她這才翻身從自己的牀頭櫃裏找出了自己的手機,坐在牀上咬脣想了想,然後撥通了宋曉唸的號碼。

時值初冬,不過到了夜晚還是會

有一種強烈的寒意,車廂裏充足的暖氣將醺得人懨懨欲睡。聶峻瑋一手握着方向盤,一手託着自己的額頭,拇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按着自己的太陽血,車子急速地開在道路上,他俊臉面無表情的,腳下踩着油門的力道卻是一點一點加大,到了最後終於還是一腳踩到了底,因爲是深夜,多半都是暢通無阻的,他的車速有些不受控制地加快,已經數不清到底是闖了多少個紅燈。

只是超快的車速卻是不能撫平他心頭的那些焦躁難安,聶峻瑋一邊開車一邊解開領口的兩粒鈕釦。隔着擋風玻璃看到前面是輛小型轎車,慢悠悠地佔據着左邊的車道。他突然覺得不耐,按了兩聲喇叭,也不等前頭司機迴應便轉了方向盤。索姓油門”轟”地一下,車身緊貼着對方從右側迅疾而過,不足兩三秒就將那車遠遠地甩在了身後。

都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開快車了,其實這些年他的司機都一直是珞奕在兼職,他越來越少開車,偶爾親自當司機,副駕駛位置上坐着的總是那個叫宋曉蘇的女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三個字又滑過自己的腦海,他薄脣一抿,強硬地將那個名字給壓了回去。最後看着前方的路燈,目的地就快到了,打了一個轉彎,就直接將車子停在了路邊,自己這才下車步行。

這是一條山路,夜路更是不好走,聶峻瑋雙手插着褲頭,步履卻是格外的沉穩,最後走下一條小道,這纔看到不遠處有個黑影坐在湖邊,好像是在垂釣。

他走過去,也在邊上坐了下來,早就已經爲了他準備好的釣魚竿,他順手拿起來,擺弄了一下,將釣魚竿甩向平靜的湖面的時候,低沉的嗓音淡淡地響起,”我要說的不是很多,你要找的那個人我已經找到了,我想你應該也收到了消.息,我現在只想你幫我一個忙。”

邊上的老人不過是笑了一聲,並沒有理會他的話,只是自顧自地說:”峻瑋,你是我一手帶出來的人,你覺得你這些年做的怎麼樣?”

聶峻瑋沉銀了片刻,倒是實實在在地回答:”我很感激你當年帶我出來,我不敢說自己有多少的包袱,但是我想沒有一個人願意自己是完全被浸黑的,誰都希望自己是善良的。我不是善良的人,不過如果是去做有意義的事,每個人的心態都會不一樣,會覺得自己生於這個世界上是一個有用的人。”

шшш◆ ttκá n◆ ¢O

紀老十分滿意他的剖析,點點頭,”你能這麼想,我很欣慰,說明我沒有看錯人。峻瑋,你是一個人才,我一手把你帶出來,說實話,你是我的驕傲,當年楊錦森利欲薰心變了節,你和他都是我一手帶出來的人,他讓我很痛心,幸虧你讓我很欣慰。”

聶峻瑋多少精明的人,多少也聽出了點紀老話中帶話的那些含義,他脣線微微一沉,儘管知道機會渺茫,卻還是忍不住開口,”紀老,你想讓我做什麼都行,把程序給我,我必須要程序,我想你應該知道爲什麼——”

”魚還沒有上鉤呢。”紀老答非所問,伸手指了指平靜的湖面,語氣淡淡的,”不能着急。”

”紀老——”

”峻瑋,如果你能分析利弊,你就會知道,什麼事情應該做,什麼事情不應該做,這些都不需要我教你。這些年你的表現一直都很不錯,你只要完成這個任務,就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衆人的面前,你不需要再周旋那些人,不要功虧一簣知道麼?更不要讓我失望。”

聶峻瑋緊緊地捏着釣魚竿,忍了又忍卻還是忍不住,”難道我要爲了那些任務犧牲我的親人?”

紀老哼笑了一聲,似乎是不以爲然的樣子,”你是在說你的弟弟麼?難道你不知道這些年他都做了什麼?他現在可以安安穩穩地躺在醫院那是因爲還沒有把楊錦森連根拔起,所以不能打草驚蛇,否則他的罪也不會比楊錦森輕多少。”

聶峻瑋啪一聲掉丟了手中的魚竿,這些年他第一次在這個老人的面前失控,全身緊繃着,語氣更是暗沉了幾分,”我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我爲了你做了那麼多事情,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如果你要拿我的親人開刀,那麼我也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紀老,我很感謝你當年把我帶回來,但是我做人還是有原則的,之前結婚的事情我已經妥協了,現在我只要求你把程序暫時交給我,我有辦法把楊錦森帶回來,就看你到底信不信任我。”

————

第二更到?今天更新完畢啦?明兒個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