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你去個地方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24:47
A+ A- 關燈 聽書

帶你去個地方

曉蘇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她原本以爲聶峻瑋應該已經出門了,傭人來敲她房門的時候,卻是告訴她,聶先生在樓下等着和她一起用餐。

曉蘇一個激靈,瞌睡頓時跑了一半,翻身坐在牀上好半響。其實她有點兒擔心,也有點兒害怕,她並不是膽小,她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而對方還是聶峻瑋這樣可怕的男人,她還真是害怕被他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到時候吃苦受罪的可是自己。

她並不怕死,反正二十幾層的高樓她都跳過,她怕的是聶峻瑋讓自己生不如死。U72l。

她打了個冷顫,暗暗告訴自己,應該不會那麼倒黴的,既然都已經做了,那麼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她簡單地洗漱了一下,換了一套衣服,最後才發現自己的脖子上一塊一塊的都是很明顯的吻痕,想起昨天晚上他花樣百出的折騰,她咬着脣,面色不自然地紅了紅。出了洗手間,她在衣帽間選了一條淡粉色的絲巾,在脖子上繫了一個蝴蝶結,這才下樓去。

一下樓,就看到聶峻瑋疊着雙腿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他今天好像不準備出門,因爲曉蘇眼尖地發現他身上穿着一套十分休閒的居家服飾,平常梳得一絲不苟的黑髮今天也是有些凌亂遮住了前額,他雙手舉着報紙,十分閒適的樣子。

聽到腳步聲,他頭也不擡,嗓音也是淡淡的,“帶兩套換洗的衣服,吃了東西先去一趟醫院,再帶你去另一個地方。”天有是瑋。

曉蘇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你要帶去哪裏?”

聶峻瑋依舊是頭也不擡,“去了就知道了,先去吃飯。”語氣不容置疑。

曉蘇伸手摸了摸鼻子,已經過去好些天了,算了下是到了可以拆線的時間了,他說帶自己去醫院肯定是去拆線的,不過還要帶自己去一個地方是哪裏?

不管是去哪裏,反正看樣子他也沒有打算提前公佈答案,她問了也是白問。曉蘇抿了抿脣,乖乖地坐下來吃了點東西,又按照聶峻瑋的吩咐,回到房間整理了兩套衣服,然後才和他一起離開別墅。

先是去醫院幫她拆了鼻子上的東西,其實已經過去好些天了,拆線的時候她也不覺得疼。不過曉蘇倒是真的挺擔心自己的鼻子會歪掉,不過顯然醫生的醫術非常的高超,拆下紗布之後,她對着鏡子照了半天,發現和原來的一模一樣。

“好啦,接下去一個禮拜還是要注意一下,不要太過用力地撞鼻子了,海鮮什麼的也儘量少吃,其他沒有什麼問題了。”醫生叮囑她。

曉蘇連忙道謝,離開了醫院之後,聶峻瑋親自開的車,曉蘇意外地發現,這傢伙今天竟然還戴了一副墨鏡,大大的黑超遮住了他那雙深邃迫人的黑眸,幾絲劉海垂落在前額,下身的鼻樑越發的顯眼,他今天穿着的是休閒的V領針織衫,敞開的領口露出紋理清晰的結實胸口。曉蘇知道他的身材極好,尤其是脫掉衣服的時候,胸口毫無贅肉,不過平日裏他都是穿着一絲不苟的正統西裝,像是今天這樣隨意休閒的打扮還是第一次見,但是不可否認,這樣子的他很是迷人,渾身上下都散發着一種翩翩公子哥的桀驁不馴——

意識到自己的思維總是在他的身上打轉,曉蘇的心跳加快了些,臉色也紅的有些不自然,她害怕被他看出什麼,連忙轉過臉去看着車窗外,又覺得這個車廂安靜得讓人覺得難受。

“……嗯,那個……你要帶我去哪裏?”她無話可說,只能找個話題出來。

其實沒有想過聶峻瑋會回答自己,他一路都是沉默地開着車,以往就猜不透他的思維,這會兒又是帶着墨鏡,心靈之窗都被遮住了,越是讓人捉摸不透他的喜怒哀樂。

“有三個小時的車程,如果累了就休息一下。”男人聲音低沉,說了等於沒說。頓了頓,又伸手打開了車子裏的音響,他彷彿永遠都有一種穿透人心的能力,好像知道曉蘇此刻在想什麼。

曉蘇“哦”了一聲,終於還是不再多問什麼,三個小時的車程,他是要帶自己去哪裏?

或者是,他發現自己在他的打火機裏放了監.聽器?所以打算毀屍滅跡麼?

她有些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在想什麼呢?就算聶峻瑋真的要毀屍滅跡,也不需要親自開車去那麼遠的地方,他手下有的是人,隨便找個人來收拾自己都是綽綽有餘的。

她決定不再胡思亂想,反正跟在他身邊那麼久了,也深知他的脾姓,他既然不想說,她問多了也不過只是自己找罪受,倒不如好好休息一下,昨天晚上也沒有休息好,現在可以養精蓄銳,萬一一會兒他真的把自己帶去什麼偏僻的地方打算毀屍滅跡了,她還有力氣可以逃跑?

車子一路顛簸着前進,曉蘇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最近神經真的太過緊繃了,明明是處於一種緊張的狀態,竟然也可以睡着。她是被人拍醒的,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一張放大的俊臉橫在眼前,面無表情的樣子,她隔了好半響才慢慢地反應過來,聶峻瑋不冷不熱的嗓音在她的上方說着,“你還真是放鬆,這樣都能睡着,到了,快點起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聶峻瑋在拍她的臉頰,車內的溫度有點高,曉蘇渾身都是暖暖的,臉蛋也是紅撲撲的彷彿是一個熟透了的蘋果,或許是因爲剛剛醒來,所以雙眸泛着一種迷惘,顯得格外的可愛。

聶峻瑋只覺得指尖一陣滾燙,連帶着心尖也跟着一陣不受控制的顫抖,他像是觸電一樣,皺了皺眉,收回了自己的手,語氣卻是不耐起來,“別磨蹭,下車。”

話音剛落,他已經轉身推開了車門走了出去。

曉蘇連忙打起精神來,伸手按了按太陽血,也跟着推門出去,這才發現,聶峻瑋帶她來的是一個碼頭,他已經從後備箱裏取了那個行李箱,將車子上了鎖,然後大步往前走。

曉蘇連連忙跟了上去,碼頭沒有什麼遮蔽物,風特別的大,曉蘇覺得有點兒冷,伸手攏了攏衣領,沒一會兒就見一艘船過來,最後停在碼頭邊上,聶峻瑋轉過身來對她說:“上船。”

曉蘇終於忍不住,“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裏?”

風吹亂了她的髮絲,她剛纔紅撲撲的臉蛋此刻已經有些發白,不過鼻尖倒是紅了,聶峻瑋移開了視線,聲音還是沒有什麼波動,“馬上就到了。”

他說完自己先跳上了船板,然後伸手想要拉着曉蘇跳上去。

曉蘇有些猶疑,這個大魔頭的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這麼千里迢迢的,又是開車又是坐船,連珞奕都沒有帶,他到底是要帶自己去哪裏?

“快點上來,等着我過去抱你上船?”見她傻乎乎地站在風中也不動,聶峻瑋提高了點嗓音,語氣帶着幾分命令的口吻。

曉蘇雖心中很是不安,但是她知道自己沒有退縮的資格。就算她不想去,聶峻瑋也會想辦法吧自己弄上船的,她從來都不是他的對手。退一步想,還是算了,都已經跟着他來到這裏了,再說不上船不是很可笑麼?

大不了就是一條命,要是他真的對自己心懷不軌想要弄死自己,她也認了,反正她早就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她暗暗嘆了一口氣,終於還是把手交給了他,跳上了船板,開船的是一箇中年男人,應該也是聶峻瑋的人,和別人一樣,十分恭敬地稱呼他爲“聶先生”。

一路上曉蘇都很是不安,不過船開得倒是很穩,她好像還沒有坐過船,也沒有暈船的跡象,聶峻瑋說了馬上就到,還真是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一個海島上。

等到下了船,曉蘇纔有些怔怔地發現,聶峻瑋三拐四彎地帶着自己來的這個地方,不是什麼偏僻地想要殺人滅口的地方,他帶自己來的地方的確很偏僻,但是這裏的一花一草,她都十分的熟悉,雖然沒有來過,但是她就是很熟悉。

這裏有一個村莊,有一所希望小學,這裏有很多的孩子——

這裏所有的一切,她都曾經在鴻勳的信上面見到過,這裏是她曾經和鴻勳一起資助過的一所希望小學,裏面有好幾個孩子曾經每個月都會給鴻勳寫信,每一封信的開頭都是歪歪扭扭的幾個字——

鴻勳哥哥,曉蘇姐姐,你們好……

曉蘇的心像是被什麼驚濤駭浪給衝擊了,喉嚨口堵着一塊大大的石頭,她不知道如何形容此刻自己內心的感覺,就好像她完全不懂,爲什麼聶峻瑋要帶自己來這個地方。

聶峻瑋顯然早就已經聯繫過了,他們站在學校門口沒多久,身穿樸實衣服的校長就笑眯眯地迎了出來,見到了聶峻瑋連連點頭打招呼,“你們一定是聶鴻勳先生和宋曉蘇小姐吧?你們好你們好?真的是太歡迎你們來到我們學校了,孩子們一直都很想見你們。”

————

提前跟大家預告一下,會先有一點小粉紅,後面會有大虐的情節,親們準備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