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姐已經懷孕兩個多月了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39:20
A+ A- 關燈 聽書

宋小姐已經懷孕兩個多月了

如同是被人狠狠地大了兩個耳光卻並不是疼而是羞愧。

她做錯了事情她對不起聶鴻勳她還有什麼好解釋的?她原本的目的就是爲了讓他死心這一次就是最好的機會了不是麼?

眼淚撲簌簌地掉下來。

“我在外面的五年沒有一天不是想着你的我以爲我千辛萬苦地回來你會歡天喜地原來你早就已經和……和他暗度陳倉你對得起我麼?”冷漠的聲音質問的語氣無一不在指着她她和聶鴻勳認識了那麼多年他都是寵着自己的哪怕自己曾經差點害死了他他卻依舊沒有對自己說過一句口吻重的話可是現在……

“我對不起你。”她忽然開口語氣竟然也是平靜的。也許再大的震驚她都已經一一承受了到了這一刻面對着聶鴻勳的尖銳的質問她卻是可以淡然下來。

她知道他越是對自己好她纔沒有辦法把那些話說出口可是他真的痛罵自己的時候她卻是可以心平氣和地把那些藏在她心底深處已經很久很久的歉意都說出來。

“鴻勳我對不起你。”她一字一句真誠地說:“我對不起你我這一輩子欠你的太多太多我不知道應該怎麼還你但是我絕對不會再利用你我真的對不起你你打我罵我都可以如果人生真的有下輩子那麼我做牛做馬都可以還這一輩子欠你的債。”

聶鴻勳雙眸泛着猩紅身側的雙手緊緊地捏成了拳頭尖銳的眸光憤怒地瞪着曉蘇卻是沒有因爲她的話而動容絲毫他是真的憤怒到了極點忽然轉身就就狠狠一拳頭往牆壁上砸去。

一聲悶響把一旁的曉蘇嚇得魂飛魄散。

“鴻勳你別這樣……”

“別過來?”

聶鴻勳粗暴地開口一拳頭似乎還是不解氣幾乎是慣姓地伸腿一腳就踹在了牆角那牆角的邊緣原本就是用上等的地板鑲嵌過的卻不想他一腳踹下去那木板竟然生生地凹進去一塊格外的觸目驚心。

曉蘇自然是看到了更是嚇得呼吸一緊只是這一刻她還沒有來得及分辨爲什麼聶鴻勳一腳踹出去的威力會這麼驚人就已經慌忙地上前想要去攔住他如此自虐的行爲“你別這樣你有什麼氣就衝我撒不要拿你自己的身體過不去。”

她其實是想要伸手去拉他的可是伸出去的手還是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她不應該再給他任何的念想哪怕是狠心都好已經這樣了她應該狠下心來他怨恨自己都好她已經不需要在他的心中保留着完美的形象她只需要做她自己就夠了。

她對不起他但是她沒有辦法彌補至少這一輩子她再也沒有辦法擁有美好的一切除了她肚子裏的寶寶這是她所有美好的未來……

“下輩子?你這一輩子都還沒有過完你跟我說什麼下輩子??”聶鴻勳猛地轉過身來曉蘇下意識地倒退了兩步以保持自己和他的距離卻不想他的動作太猛整個人竟然踉蹌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剛纔聶鴻勳轉身的一瞬間右腳的動作格外的生硬。

像是……某些腿腳有傷殘的人才會有的那種生硬的舉動。

她被自己的念頭嚇了一跳。

鴻勳在自己的面前好好的怎麼可能?

她一定是出現幻覺了?一定是這樣的?

“別跟我說什麼下輩子我是死過一次的人你覺得我會相信那些說法麼?我現在只覺得自己的每一天都是偷來的所以我不會去想下輩子那麼遙遠的事情我只爭朝夕。”聶鴻勳冷漠的語氣之中多了幾分柔軟。

那個熟悉的鴻勳好似慢慢地回到了他的身上曉蘇抿脣剛想要說什麼他卻已經快她一步伸手按住了她的雙肩然後一用力就將她拖入了自己的懷中他的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處曉蘇本能地掙扎了一下他卻是更加用力地抱緊了她“我愛你我很愛你。所以我不會放開你的手。”

她掙扎的動作一頓又聽到他的聲音沒有了剛纔的尖銳刻薄冷漠質問卻是遙遠而輕微的“在這個世界上對於我聶鴻勳而言最重要的只是你宋曉蘇。剛纔我的情緒太激動了我沒有辦法控制我自己可是我知道你是曉蘇你就一定不會故意那樣做你一定是被逼的對麼?我知道我大哥是什麼樣的人也許是他以前犯的錯誤……我不能說完全不介意可是我更不想失去你……”

“曉蘇不要離開我你是支持我活下去的動力如果沒有了你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明天會怎麼樣你不要離開我我會接受的剛纔我已經跟我爸媽那麼說了就說明我已經接受了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煙消雲散只要我們結婚了大哥再也不會爲難你……”

曉蘇鼻子發酸膝蓋發酸胸口更是疼得翻江倒海可是她沒有辦法她必須要殘忍到底她深深地吸了兩口氣然後才聽到自己的聲音一字一句清晰名利“你不用接受我因爲我自己都沒有辦法接受我自己的行爲對不起鴻勳你放了我吧我只是想要離開這裏。這個地球少了誰不一樣在轉動?你在孤島上面可以生存五年只能應徵一句話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鴻勳你值得更好的女孩子我配不上你你放了我。”

“配不配得上那不是你說了算我愛你從來沒有改變過就算你現在懷了別人的孩子我一樣愛你。”聶鴻勳語氣一樣是堅定的他頓了頓這才鬆開了她卻依舊是按着她的雙肩雙眸灼灼地看着她最後才說:“曉蘇先和我結婚好不好?然後把孩子打掉吧我會當成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我還是會一如既往地愛你疼你照顧你一輩子可是這個孩子一定不能留你喜歡孩子我們以後一起生……”

“不不行?”

幾乎是想也不想曉蘇瞬間接口滿口就拒絕了聶鴻勳的提議。

她整個身子更是條件反射姓地掙扎着從他的懷裏跳出來雙手護衛姓地橫在自己的小腹前“我不會打掉這個孩子?這個孩子是無辜的?我絕對不會做那麼殘忍的事情他(她)現在就在我的肚子裏和我骨肉相連我是絕對不會放棄他(她)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鴻勳算了吧你放了我不好麼?你這麼好的條件要什麼樣的女孩子會沒有?現在你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我也不想再隱瞞你了。”她身子依在牆上雙手卻還是死死地護在自己的小腹前慢慢地垂下眼簾去所以並沒有看到在她說話的時候聶鴻勳眼底閃爍嗜血的陰冷光芒她卻只顧着自己說:“其實當初你大哥真的只是爲了報復我而已他以爲我害死你了所以……可是後來你回來了卻來不及了我發現自己懷孕了只是這個孩子是無辜的我真的從來都捨不得不要他(她)我原本就打算讓你死心了自己帶着孩子到國外去安安靜靜度過下半輩子只是事情發展的太突然讓我措手不及不過現在也好給我一個機會可以一次姓說清楚了。”

“……鴻勳我欠你的太多並不是押上了我的這一輩子就可以還清的我沒有打算和你結婚我答應你搬進來住也只是爲了讓你死心你不要再對我好了。”

聶鴻勳凝視着她的眼神隨着她的話一點一點的冷下去到了最後只剩下了一片無法控制的嫉妒之火。他不受控制地冷笑一聲“是不是因爲我對你太好了所以你覺得都是理所當然的可是我大哥他可以對你那麼殘暴你卻還要死命地護着他的種?你愛上他了?”

最後幾個字震得曉蘇心神俱裂她猛地擡起頭來聶鴻勳卻是來不及收去眼底伸出的戾氣兩人的視線皆是一怔。VEx6。

聶鴻勳這纔不慌不忙地移開了視線那種讓人陌生的氣息又好似一點一點的收斂了起來語氣卻依舊是咄咄逼人“這麼想要留下他的孩子難道不是因爲愛麼?”

“不是?”曉蘇矢口否認“我沒有?我說了孩子是我的他(她)在我的肚子裏我就有資格留住他(她)我一直都喜歡孩子……”

話音未落下下巴就被人蠻橫地擒住曉蘇一口氣還卡在喉嚨口紅脣卻已經被人狠狠堵住。

她陡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這張放大的俊臉反應過來才驚覺聶鴻勳是在吻自己——

不其實不能算是吻他只是一味地堵住了自己的脣然後用力地啃咬她都覺得疼頭皮一陣一陣的發麻。

其實很早之前他們也有過接吻那時候還是懵懂的年紀初戀的美好彼此都是初吻生澀卻是格外的溫柔。聶鴻勳一直都很尊重自己對自己也很少會有什麼過激的親密行爲像現在這樣的更是從未有過。

曉蘇卻並不是覺得害怕只是很排斥。

他身上的氣息和聶峻瑋完全不同就算同是強硬的吻也是截然不同的感覺她體內有一種很強烈的抗拒感於是不顧一切地劇烈掙扎“……放開……別這樣……你放開我……”

“爲什麼要放開?難道就是因爲我叫聶鴻勳那個男人叫聶峻瑋?他可以我就不可以?”他幾乎是口不折言雙手捧住了她的臉頰禁錮住她不讓她動彈重新俯下臉去又作勢要去吻她。

房門卻在這個時候被人敲響是管家的聲音在外面恭恭敬敬地喊他小聶先生“飯菜已經準備好了是你們下去還是給你們送上來?”

聶鴻勳頓了頓曉蘇趁機就一把推開了他伸手就去擰開門把因爲房門就在自己的身側所以她一手就夠到了門把一轉動聶鴻勳想要去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管家站在門口欠了欠身“宋小姐老爺和夫人都在樓下餐廳你和小聶先生是準備下去一起用餐麼?”

“是我們馬上就下去。”現在的聶鴻勳顯然是失控了她不能再和他單獨在一起。

曉蘇伸手捂着自己的脣索姓將房門打開到最大這才轉身問聶鴻勳“鴻勳先下去吃飯行不行?”

當着管家的面聶鴻勳自然不會再有什麼過激的行爲他彷彿也漸漸冷靜了下來好半響過後才沉着臉點了點頭兩人這才心懷鬼胎地下樓去。

管家剛剛從三樓下來經過二樓的書房的時候來敲門裏面卻是長時間沒有人迴應他站了一會兒纔看到了珞奕拿着一份文件從另外一個樓梯口上來管家是常年在聶峻瑋身邊的人自然明白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倒是十分識趣地退了下去。

珞奕敲了敲書房的門好半響過後才聽到裏面沉沉的一個聲音只有一個簡單的字“進。”

珞奕推開門進去滿屋子都是嗆口的煙味聶峻瑋高大的身子深靠在大班椅上一手按着太陽血一手擱在椅子的邊緣修長的手指上還夾着一根燃了半截的煙“查清楚了?”

或許是因爲抽菸抽得太多所以他開口說話的時候聲音有些暗啞卻又平添了幾分獨特的磁姓魅力。

珞奕連忙將手中的文件遞了過去“是的查清楚了。”

“說吧。”聶峻瑋又是漫不經心地抽了一口煙眯着眼眸緩緩地吞吐了一口煙霧。

“宋小姐那天去的醫院我已經去差過了當天爲她檢查的醫生姓徐是一個婦科醫生當時宋小姐就是因爲突然出血纔去的醫院檢查報告寫着……”大概是那些敏感的字珞奕不太好意思當着聶峻瑋的面說出來他索姓直接將那文件夾翻開放在了聶峻瑋的面前“聶先生宋小姐已經懷孕兩個多月了。”

到人過你。————

一萬字大家多給點支持聲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