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值得更好的人生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46:51
A+ A- 關燈 聽書

總裁大人別玩我 你值得更好的人生

“從此以後你給我走得遠遠的?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否則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他丟下這句話?轉身?腳步一刻都不停?大步流星地走出了花房餐廳?曉蘇怔怔地看着他漸漸遠去的身影?高大之中帶着一種落寞的深沉?蕭殺之中帶着一種讓人揪心的脆弱?宛如一個孤獨的劍客?讓人一眼看過去?就會覺得自己的心也在跟着一陣一陣地鈍痛。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發現自己的脣瓣在蠕動?她似乎是想要說什麼?身側的雙手也好幾次都想要舉起來。

可是手腕卻是被人緊緊地拽着?她什麼都說不出口?腳下像是長了釘子?也沒有力氣再向前邁開一步?只能這樣眼睜睜地看着——

看着他越走越遠?漸漸的走出自己的視線?再也看不到任何。

她只覺得自己像是一個踩着樓梯下樓的人?陡然一腳踩空了?咯噔一下?那顆心也跟着一直沉下去……

“曉蘇。”聶鴻勳當然看得出來她臉色的蒼白怪異?他眼神一閃?只能別開臉去不去看她此刻滿臉痛楚的樣子?那樣子分明像是一把刀?狠狠地剜着自己的心?“走吧?我送你回C市。”

曉蘇像是陡然回過神來?猛地甩開了他的手?因爲動作太過激烈而讓她自己的身子微微晃動?她只能扶着凳子的邊緣才能站穩?好半響才慢慢地聚集那麼點力氣?終於慢慢地開口:“不用了?我自己會回去。”

聶鴻勳深深地看着她?她這樣子一副巨人千里之外的樣子只是讓他覺得更加的心痛和難以接受。

他驀地伸手?狠狠地按住了她的雙肩?卻是發現她滿臉都是淚痕?他只覺得那些淚痕刺痛自己的眼睛?咬着牙?惡狠狠地說:“宋曉蘇?你傻不傻?你是在怪我麼?怪我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逼着讓你做出選擇?所以你不得不說出那樣的話來?嗯?”rBJo。

曉蘇脣瓣發白?身體一陣一陣地發抖?她也不想在鴻勳的面前莫名其妙地掉眼淚?可是就是控制不住?眼淚無聲地流淌過臉頰?像是猙獰的小蟹?慢慢地爬過每一寸肌膚。

“知道剛纔我說讓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是什麼嗎?”聶鴻勳見她不說話?也不勉強?伸手扣住了她的下頜?強迫她擡起頭來?不管是有多麼的痛恨?可是見到她這樣一副傷心欲絕的摸樣?他還是狠不下心來?拇指慢慢地摩挲着她的臉頰?幫她溫柔地擦掉淚痕?“曉蘇?我和你認識那麼多年了?我怎麼可能真的一點都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知道麼?你就是一個傻瓜?有什麼心事都藏不住?一清二楚地寫在臉上?你這樣的人才會容易受傷?你不用一直都對我說對不起?之前太多的事情一下子撲面而來?我承認我是真的氣昏了頭?纔會對你做出那樣的事情。可是不管怎麼樣?就算是事情重新再來一遍?讓我選擇?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那樣做。”

“我知道大哥說得對?時間會改變很多人?它也無情地改變了你。我感覺得到?你變了?那段時間你變得很沉默?我不會真的一無所知。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你們存心的?但是你知道不知道?換位站在我的立場上想一想?你和他有可能麼?我的條件其實很簡單?你想要自由?我會給你自由?你想要愛情?我也會給你愛情?不管你愛的人是誰?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就是除了聶峻瑋不可以?你做得到?我也會放開你的手。你明白麼?不要走這樣一條路?他不適合你?我太瞭解我大哥?他對於自己想要的東西?從來都不會手軟?哪怕曾經你和我還有那樣一層關係?他都不會顧及。可是曉蘇?你能做得到不顧及麼?我不想你這麼痛苦下去?你走吧?如果你覺得你欠了我很多?那麼我讓你失去的那個孩子?就當是你對我的補償?我們差不多就扯平了。”

曉蘇被迫仰着頭?詫異地看着他?只是看着他?脣瓣動了動?卻是發不出聲音來。

那個溫暖的聶鴻勳好像又回來了?一心一意會爲她考慮的聶鴻勳又回來了?“鴻勳……”

他豎起食指在嘴邊:“聽我說完。”

“曉蘇?有很多事情?並不是你眼睛看到的就是怎麼樣的?你要相信我?不管我之前說過多少傷害你的話?我都不是存心的。每一個人都有底線?你就是我的底線?我承認我也有錯。五年的時間?我曾經天真的以爲?只要我回來了?你就一定會回到我的身邊?可是我想錯了?時間的魔力太大?我們渺小的人類根本就不足以和它對抗?我輸了。我一早就已經輸了?可是我就是不願意承認?讓你陷入在一個兩難的境地。只是曉蘇?你要知道?我這麼做是爲了你好?其實有一句話我必須要承認?如果那個

人不是我大哥?那麼也許我就不會這麼偏激?偏偏是他?讓我無法接受。現在我可以接受?一切都已經發生了?就沒有辦法再改變。你要記住?我讓你離開?只是爲了保護你。記住我今天對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這麼做?都是爲了讓你平平安安。因爲有很多的人?並不是你看到的那種?他們其實還有很多隱藏着的身份?忘記這些年所有的一切?你應該值得更好的人生。”

“不管你願意不願意承認?我知道你對他不是沒有感覺的?但是忘記?一定要忘記?他不適合你?”

曉蘇是震驚的?卻又好像沒有意外。

聶鴻勳會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來?這個男人才是她所熟悉的鴻勳?可是在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之後?他還可以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來……

她心頭大動?看着他?他的眼睛明亮?就像天上最亮的星光?浮着碎的影?與她的臉?也許她又哭了?也沒有並沒有。他說了這麼多話?與他以往那種說話的樣子沒什麼兩樣?但她知道?這一切?於他?於她?是如何艱難又困惑。

他曾經那樣愛過她?她曾經那樣愛過他?他們一直以爲?對方是今生今世?唯一與自己契合的那一半?不可離棄?不可抗拒?歷經千辛萬苦?終究會在一起。

可是?到底是誰在捉弄誰?

到頭來?不過就是老天爺無聊的時候跟他們開了一個玩笑?手指輕輕地一動?他們這些渺小的人類就已經要歷經千辛萬苦?嚐盡酸甜苦辣?卻還不能自拔。

而如今?她看着他的眼睛?那樣秀氣濃密的長睫毛?像是湖邊叢生的杉林?含着微瀾的迷茫水汽。

沒有人知道?她自己也不知道?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是怎麼樣發生的。

她一直都痛恨的那個男人?曾經恨不得他可以身敗名裂的那個男人?到底是什麼時候住進自己的心裏的?原來?就連鴻勳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她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自欺欺人。到了現在?她終於連自欺欺人的資格都沒有了。

“走吧?這裏是國內?坐飛機也不需要護照?身份證你自己帶着就行?機票我已經幫你訂好。外面也有車子在等?回去吧。”他伸手推了推她?往門口走去。

曉蘇每一步都像是踩在釘子上的?尖銳的刺在她的腳心中?她覺得太難受?很想要嚎啕大哭?可是就是哭不出來?眼淚只是無聲地流淌着。她的心很亂?可是她知道鴻勳說的話都是對的?雖然有幾句話她不太能夠理解?但是大概的意思她知道。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比他對自己更好?他是真的全心全意爲自己。

而她渴望的?離開?自由?終於得到了?以後再也不用面對聶家的人?真的擁有了自己夢寐以求的一切?卻是沒有任何如釋重負的心情……

算了?宋曉蘇?就這樣吧。

不管對和錯?也不用刻意去理解什麼?就這樣吧?走過去?走過去?一切都會結束?五年的時間她丟掉了自己和鴻勳的感情?那麼自己和聶峻瑋這樣不倫的感情?又何必再需要一個五年?

她還年輕?鴻勳說得對?她應該還值得更好的生活……

所以?所有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將會被埋藏起來?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她搖搖晃晃地走出了別墅?這裏真像是一個夢境?最美好的開始?最乾淨的結束。

很好?她走出來了?一定也可以走的更遠。

這是一棟老式的房子?有點類似四合院?不過因爲常年沒有人居住?所以四周圍都顯得有些荒涼。周圍的很多房子也已經都被拆遷?零零碎碎的?很少有人會過來。

個過情來。男人高大的身子就站在路邊的一棵樹邊上?他一手夾着一根菸?一手轉動着自己指間的那個打火機?手機就在這個時候響了三聲?他這才確定了四下無人?然後轉身大步流星地朝着房子的入口處走進去。

只不過他走的並不是正大門?邊上有大量的蔓藤遮掩着的一閃小門?他伸手一揮?揮開了那些蔓藤?這才微微彎腰走了進去。

————

還有更新?

鴻勳確實有隱瞞不少事情?但是後面就差不多都要浮出水面了

另外?可以懷疑他任何的不良居心?但是他對蘇蘇是最最真心的?

這一更也算是有所伏筆了?後面都會解開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