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槍6000長更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26:32
A+ A- 關燈 聽書

中槍!(6000+長更)

“……怎麼……怎麼回事?”她終於回過神來”聲音發抖”哪怕是再大膽都好”這樣火爆的場面”她是真的第一次遇見”簡直是比電影還要膽戰心驚。

聶峻瑋沒有出聲迴應什麼”他用力地拽着她熟練地在暗沉沉的屋子裏躲避着子.彈”曉蘇跌跌撞撞的被他拉着走”也不知道是不是蹭到了什麼地方”手腕一陣火辣辣的疼”她倒抽了一口冷氣”聶峻瑋已經將她帶到了一個偌大的櫃子後面。

她蜷縮在暫時安全的牆角邊”下意識地抱住後腦。

“待在這裏別動?”一貫低沉穩重的嗓音此刻帶着幾分顯而易見的緊繃。

曉蘇馬上就已經意識到這件事情不簡單”這樣的夜晚”在這樣的地方”忽然有槍戰?

她不禁呆了呆”很快就已經想到了什麼——縐澤楠??

對”一定是縐澤楠?

他處心積慮地拉攏自己”讓自己在聶峻瑋的身邊放着監.聽器”他的目的就是這個吧??也是”這麼好的下手機會”聶峻瑋的身邊除了一個對他懷有異姓的女人之外”什麼人都沒有”他的確會好好地把握”她緊緊地抿着脣”對於自己之前在他的身邊放下監.聽器的舉動”顯然後悔更深了一層……

如果今天他死在了這裏……

她渾身一抖”只覺得手足一片冰涼”不敢再多想什麼”有些倉皇地擡起頭來”透着黑暗看了一眼聶峻瑋”卻卻只見他的手上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支.槍。

通體烏黑的槍.身在她的眼前晃了晃”隱隱發出金屬的墨光。

下一刻”窗外似乎有探照燈射進來”穿透了原先的黑暗”從他冷峻的面孔上一晃而過。她看見他垂下視線迅速而熟練地上膛”似乎對這樣的突然襲擊早有準備。

僅僅是一恍神的工夫”第二輪掃射已經被啓動。

距離上一波的時間間隔不足一分鐘。

當凌亂的槍聲再度響起的時候”聶峻瑋突然伸出另一隻手護住她的肩”大力快速地將她扳向一旁。

空氣彷彿被高速運動的物體撕裂劃破”伴隨着清晰沉重的擊打聲以及隱約灼熱的硝煙氣味”適才所處的位置邊上赫然掀起碎屑的塵埃。

望着地上一片凌亂的彈殼”曉蘇心下陡然一涼。

只差幾公分”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小洞或許就會出現在她的身體上。

“發什麼呆?”耳邊響起的聲音帶着明顯的怒意”曉蘇回過神”直視那雙寒星般凜冽的雙眸。隔得這樣近”她似乎捕捉到了他眼底一閃而過的異樣情緒”卻又消失得那樣快”彷彿從來不曾存在過。

該死的縐澤楠”雖然她並不是很怕死”可是她卻不想死在這樣的地方?他之前不是說了麼”會保證自己的安全”說過的話轉眼就忘”看來她當初會相信他”甚至還幫他真是一個大大的錯誤?

至少”現在這一刻”聶峻瑋是不希望自己死的?

“怎麼辦?”她穩了穩心神”想着自己現在必須要配合聶峻瑋”先逃出去再說。

只是敵暗己明”也不知道外頭到底有多少支.槍在等着將他們射成血窟窿。單看對方這樣來勢洶洶”她甚至毫不懷疑只要稍有疏忽今晚便會成爲自己的死期。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縐澤楠好不容易逮着這麼一個機會”肯定會不折手段要了聶峻瑋的姓命?

說是完全都不害怕那是騙人的。

她是一個正常的女人”過去二十幾年裏最大的放縱也不過是被逼急了的那天晚上”她絕望到只想要一死了之”所以屏住一口氣去跳窗”可是現在”她知道自己還不想死。再說”她就算是有天生膽子再大”在如此硝煙紛飛的夜晚”她還是可以清晰地感覺到那種死亡的恐懼。

她心頭有些紊亂”兩隻手掌上都悄悄地覆着溼冷的汗水”她的也臉色有些失血”卻愈發襯得一雙眼珠異常黑亮。

她盯着他”黑暗之中像是眼神慌亂”卻又更像是全神貫注”似乎是想從他鎮定的表情裏尋找到一線可靠的支撐。

她需要從這個男人的身上獲得力量”即便此刻的危險恰恰正是他帶來的。

重重地吸了口氣”努力令自己的聲音安定下來”她又問了一遍:“我們怎麼辦?”

回答她的卻只有一個簡單的字:“等。”

等什麼?

她不知道”根本不明所以”彷彿頭一回覺得不但手腳被恐懼感束縛得不大靈活”就連大腦都因爲這一刻的恐慌而停止了運轉。

只是聶峻瑋的樣子看上去依舊是那樣的沉着冷靜”修長高大的身軀隱匿在暗處一動不動”卻散發出強烈的一觸及發的氣勢”如同一隻隨時進攻的獵豹”只是在等待着最佳的時機。

他的表情專注而冷酷”身上那種詭祕的氣息強大到甚至令她感到害怕。

——這個男人叫聶峻瑋”他確實很強大”他的手段是自己見識過的”所以她應該要鎮定下來”她應該要相信”他們不會在這裏喪命的。

有那樣短短的一刻”她似乎真的忘記了正在四周紛飛的子彈碎片”以及等在前方的未知的命運。

兩間臥室的窗外陸續有人翻進來”刻意放輕的腳步與地板上的狼藉磨擦出輕微的穸簌聲”時斷時續”顯然對方正在小心翼翼地搜尋着什麼。

腳步聲漸漸逼近”曉蘇不自覺地屏了氣”只見聶峻瑋在一旁對她做了個手勢。其實她還沒真正弄明白他的暗示”但是身體已經隨着他的動作而做出下意識的迴應。

她完全憑着自己的感覺”一邊緊盯他的表情一邊再度往旁邊縮了縮”就這樣恰好給他騰出了最合適的空間。還來不及接收到他眼裏一閃而過的近乎讚賞的訊息”她只是儘量地將頭向裏偏”感覺一側的耳廓已緊緊地貼住堅硬冰冷的牆面。

她在黑暗中半蜷着身體”而他持.槍的手臂就從她的頸邊伸出去。

兩人貼得那樣近”因爲位置狹小”她幾乎被嵌在他的懷裏。而一切發生得又是如此之快”她甚至沒弄明白他是怎樣出手的”只聽見一記悶響”一個黑影便倒在了他們的腳旁。

下一秒”她就被他拉了起來。

他的速度太快”她一時跟不上”腳步略微踉蹌着隨他迅速移動”退到幾步之外的廚房門邊。衣料摩擦聲近在耳旁”她想轉過頭看一眼”卻被他緊緊地護在懷裏”後腦更是被一隻大手摁住”根本擡不起來”就連耳朵都彷彿被遮住了”但卻仍舊不妨礙她聽見那近在咫尺的緊促而連續的槍.聲。

……

怦怦怦怦?

連續幾聲的槍.聲簡直讓她的心跳都停止了”她渾身都是緊繃着的”血液在汩汩的逆流”震撼、害怕、驚慌”所有的負面情緒涌上來”讓她下意識地伸手用力地拽住了他的衣角”指甲幾乎是要嵌入自己的掌心之中——

這不是拍電影”她知道”可是她也知道”這所有的一切”遠遠比電影要驚險得太多太多?

不清楚對方來了多少人”只是之前的幾輪掃射就已經足夠驚心動魄。曉蘇心裏清楚”他們這樣是逃不出去的。然而一念未歇”卻只聽見大門被人破開”突如其來的巨大的撞擊聲令她不自覺地神經再度繃緊了一分。

她在他的懷裏極輕的瑟縮了一下。

即使此刻的場面混亂危險”但聶峻瑋還是第一時間敏銳地感覺到了。

她在害怕。

她終究是個女人”他分神地想”卻不得不經歷這樣常人一輩子都不可能接觸到的危機。

他一言未發”只是將手臂又收緊了兩分”藉着及時趕來的支援者的掩.護”帶着曉蘇迅速退到相對安全的地方。

“聶先生?”竟然是珞奕”他彷彿是從天而降一般”忽然就這麼出現了”曉蘇眼角的餘光掃到他端着槍大步來到旁邊”帶來的十幾身穿黑衣的高大男子”所有的人手中早已拿着武.器一擁而上擋在前面。

珞奕原本是趕過來察看聶峻瑋是否受傷的”結果一低頭”卻恰好對上另一雙烏黑明亮的眼睛。

他看到聶峻瑋懷裏的女人”正用一種格外詫異卻又審視的眼神看着自己。

聶峻瑋的一隻手掌還護在她的腦後”她卻只是訝異地盯着珞奕”然後才注意到現場這突然逆轉的形勢。

屋子裏多出來的這些人恰好在他們最危急的時刻出現”彷彿從天而降一般”出現得這樣及時”甚至讓她吃驚到忘記體會化險爲夷的喜悅。

她將目光移向身前的男人”略怔了怔”喉嚨口似乎是有一句話滑了上來”可是分明已經到了嘴邊卻又重新咽回去。

問什麼?

難道自己對於這樣的發生還有什麼好懷疑的麼?

其實自己纔是那個始作俑者不是麼?今天就算是她死在這裏了”那也是她錯信了人”都是她自找的”至少剛纔聶峻瑋救了自己”她還有什麼好問的呢?她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到他們安全了”她找機會把那個放在他打火機裏的監.聽器給丟了?

以後”絕對不會再相信縐澤楠那個出爾反爾的小人?

可是”胸口爲什麼會覺得這麼不舒服?

爲什麼腦海裏就是有不斷的異樣情緒蹦上來”讓人沒有辦法控制?

聶峻瑋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讓自己置身在如此危險的境地之中呢?他之前帶自己去射.擊”之後又帶自己來打獵”他準備了那麼多的獵.槍”可是一直以來他的身邊什麼人都沒有”現在珞奕和這些保鏢又出現地這麼及時……

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巧合?

好不容易鎮定下來的思緒又重新開始混亂起來”這一次卻不僅僅只是因爲害怕那麼簡單……

聶峻瑋低頭低頭掃了她一眼”見她神色有些異樣”脣角緊抿”他黑眸微微一閃”然後鬆開手”“你去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一會兒我會來找你。”他邊說邊將子彈用盡的手槍丟到一旁”接過珞奕遞上來的輕型衝鋒槍”就要轉身離開。

恰恰是最混亂的時刻”兩派人馬分峙對抗正進行到最激烈的程度”房子裏早已是一片狼藉”桌椅翻倒”四處都是彈.殼和碎屑。

聶峻瑋走出兩步”鬼使神差地又陡然停了下來。

他回過頭”只見曉蘇依舊立在原處”窗外透進的微光將她籠罩起來”而她卻如同一團沉默的影子”深深地陷在虛幻的深處”彷彿靜止”又彷彿不可觸摸。明明這樣暗”他卻奇異地接收到了那雙眼睛裏所流露出來的訊息。

頭就裏不。——那樣模糊的猜測和不可置信”同時卻又如同利刃”直直地向他逼來”帶着鋒利的審視和求證。

他看着她皺了皺眉”薄脣微動”似乎想要說什麼”結果眼神卻在觸及某處的時候倏然一凜。

頃刻間”恍若有冰冷的氣息在空氣中瀰漫擴散。

他幾乎什麼都來不及想”只是下意識地上前想要拉過她”而曉蘇也若有所覺”順着他的目光轉過去”只見廚房的窗戶外頭似乎有一道光隱約閃過。

大腦反應的時間或許很長”又或許只有短短的一瞬”她便憑着本能動了動”可到底還是慢了一步。

手指剛剛觸到聶峻瑋的臂膀”曉蘇就聽到旁邊有人大聲喊了一聲“聶先生?”

語氣那樣緊促急迫”下一秒珞奕高大的身影便從幾米開外的地方飛奔過來。

聶峻瑋距離她那樣近”她像是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又像是還沒完全搞清楚狀況”然而就在那劃破黑暗的槍聲“呯”地一下響起的時候”她的身體恰好與他貼合在了一起。

緊接着”又是連續的幾次槍.聲……然後一切都彷彿突然安靜下來。

聶峻瑋被突來的力道牽引着向側邊退了一小步”肩膀抵在冰冷的牆壁上”他卻似乎什麼都沒感覺到。

槍口還冒出白色硝煙”珞奕放下舉着槍的手臂”奔上前來察看”連聲問:“聶先生”您沒事吧?”

聶峻瑋卻充耳不聞”手上涌過粘膩溼滑的液體。

他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咚咚地直跳”哪怕是數十支.槍抵在他的腦門上”他都不會有這樣驚慌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以前他從未有過”可是自從這個女人在自己的身邊之後”他就知道”他已經嘗試過幾次了”距離上一次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他用力地呼吸着”在這一剎那”整個空間裏只剩下曉蘇最後留在他耳邊的一句低呼。他抱着她溫熱柔軟的身體”再擡起頭來的時候眼神凜冽”如同沉封着萬年的寒冰。

周圍的一切都彷彿與他無關”而他只是收緊了手臂”妄圖阻止那源源不斷涌出來的暗紅色的血液。

“愣着做什麼?把人都給我處理乾淨了?還有”馬上叫醫生?”

…………

像是做了一個冗長而又時斷時續的噩夢”曉蘇睡得極不安穩。

夢中的自己一會兒是穿過乾旱沙漠的旅人”被熾烈的驕陽燻烤得口乾舌燥”感覺全身幾乎都要冒火了。然而下一刻卻又彷彿跌進冰川以下的無底深淵”被可怕的黑暗和冰凍包.圍”找不到出口”冷得牙齒咯咯打顫。

冰與火的折磨”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就是這樣冷熱交織的狀態一直糾纏着她”讓她一整夜都翻來覆去”可是無論夢到什麼”她始終感覺身體的某處似乎被某種尖銳的東西給貫穿了”以至於十分疼痛。模模糊糊的好像是想到了什麼”又好像是什麼都抓不住。

她想叫”卻只能偶爾聽見模糊沙啞的低銀聲”在那樣不清醒的狀態下”她甚至分不清那是不是屬於自己的聲音。

而且夢中的她總是孤身一人”四處尋去”在最痛最累的時候卻找不到任何依靠。她覺得想念”想念父母”姐姐們……

這其間也曾經醒過來兩回”她都不知道中間間隔了多久”反正周圍始終是昏暗的”牀邊隱約有人影在走動”眼皮睜開撐到兩秒”又極疲倦地昏睡過去。

等到最後終於完全清醒過來的時候”曉蘇看向正彎着腰替她檢查的醫生”動了動烏黑的眼珠”問:“我傷在哪裏?”

“左邊肩胛。”醫生手下動作沒停”臉上卻露出近似於讚賞的表情”“這纔剛醒過來”居然還能立刻記起之前發生的事?”

曉蘇淡淡一笑。

其實在睜開眼睛之前”她就在腦海裏將中.槍的事情回憶了一遍”當時只感覺身體不由自主地猛烈震動了一下”火辣的疼痛便從一點迅速蔓延至全身”直到昏倒。

她很安份地側躺着一動不動”只是皺了皺眉:“感覺很痛”嚴重嗎?”

“子彈已經取出來了”休息兩三個月就會好的。”

她似乎輕舒了口氣”點頭:“謝謝醫生。”

唐世邦還真是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冷靜的病人。他是聶峻瑋的私人醫生”聶峻瑋的身份特殊”處理槍.傷這種事情”自然不可能去醫院。但是這些年來”他雖然也見過聶峻瑋那樣冷峻沉着的一個人”卻是怎麼都想不到”就這麼一個看似柔弱的小女人”竟然面對這樣的事情的時候”會這麼的冷靜。

他揚了揚眉頭”眸光越過曉蘇的肩頭望向另一側”卻是沒有出聲說什麼。只是心想着”這個女孩子真的挺特別的”也難怪峻瑋那小子對她那麼緊張。

“好了。”醫生將身體直起來”收拾了手邊的紗布和剪刀”說:“今天的藥給你換好了”你記得別沾水”明天我會再來看你。”

等到那個風度翩翩的醫生一走”曉蘇這才意識到原來現在是晚上”大概爲了不防礙她休息”那醫生臨走的時候順手關掉牀頭的開關熄了頂燈。VEx6。

她微微闔上眼睛”傷口附近仍是火熱的疼痛”而傷口的最深處卻又彷彿冰冷徹骨”一直刺穿到骨髓裏”這種感覺很奇怪”竟和糾纏着她的那個夢境在某種程度上十分吻合。

她很安靜地休息了一會兒”憑藉着積蓄起來的力量嘗試着想要動一動。結果身體剛有這個意圖”只聽見一道聲音從某個角落裏平穩地傳過來:“不要亂動。”

曉蘇顯然是被嚇了一大跳”整個人一顫”卻是不小心扯到了傷口”她唔了一聲”皺着眉頭循聲望去。

仔細一看”她這才注意到房間里居然一直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

聶峻瑋靜靜地立在窗邊”修長的身體被林間稀疏的夜光投映在地上”形成一抹極淡的影子。他身後的窗戶玻璃早已不知所蹤”因此風毫無阻礙地拂過他的頭髮和衣角”正自微不可見地飄動。

倘若不是他突然出聲”曉蘇恐怕還不能這樣快地發現他。她用傷後缺乏精神的視力努力望過去”只是再一次覺得他彷彿已經與這無邊無際的黑夜融爲一體。

他在這裏站了多久?

難怪之前半夢半醒間”她總恍惚地以爲有一雙眼睛在旁邊注視着自己。

難道是他?

心裏揣着各種各樣的疑問”曉蘇終於開口”卻只是問:“幾點了?”

其實現在時間對她沒有任何意義”可聶峻瑋擡腕看了看手錶”還是回答她:“凌晨一點多。”

“那你爲什麼還不去睡覺?”

“這和你無關。”聶峻瑋的站姿沒變”連語氣也是一如既往的平靜”但她卻彷彿能感受到他直直注視過來的目光”帶着幾分未解的專注”甚至還有奇異的灼熱感。

他忽然又說:“你今天的問題太多了。”

曉蘇無聲地扯了扯嘴角”她其實躺着很吃力”因爲傷口一直都很疼。她真的沒有受過這樣的罪”但是現在想想”人的潛能還真是無限的大。有些事情”以爲自己做不到的”等到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卻原來也不是不可以承受的。

她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嘴脣”忽然說:“既然這個問題和我無關”那麼我想要問一個和我有關的問題。”

“你現在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十萬個爲什麼。”

“我只要問你一個問題”不需要十萬個。”

聶峻瑋看了她一眼”她眸光堅定”其實他大約是知道她要問的是什麼的”她那麼聰明謹慎。

他氣息頓了頓”“說。”

曉蘇垂下眼簾”沉銀了片刻”終於還是將那個一隻卡在她心尖上的問題問出了口”“在山上的槍.戰”到底是怎麼回事?”

——————

6000字長更”今天更6000字吧。

唉”你們的支持聲也不高”月票也不動”

這麼下去”鴿子的動力也沒了……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