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打他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53:53
A+ A- 關燈 聽書

總裁大人別玩我 不要打他 全本 吧

其實他曾經僥倖地想過,只要自己有能力,一步一步扶搖直上,他就可以反過來控制住楊錦森。雖然他不知道這個過程到底是幾年,但是他想,一定不會需要太久。

他不相信,大哥可以做到的事情,換做是他就做不到。如果聶峻瑋可以成爲n&s的首腦,那麼他爲什麼不能把楊錦森的一切都據爲己有?

他真的曾經這樣想過,所以他順從了楊錦森的意見,出演了海嘯捲走自己的一場好戲,當做自己已經死了。可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他的“死亡”會給曉蘇帶來這麼大的打擊,那幾乎是毀滅姓的。他覺得自己唯一對不起的人就是她,看着她一天一天的消瘦下去,他終於忍不住,好幾次都想要出現告訴她,可是每一次想到了自己的計劃,他還是犧牲了她,最後也不知道是不是鬼迷心竅了,找到了一個陳宇寧,讓他帶着她走出那些傷痛。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頓了頓,帶着央求的表情看着聶峻瑋,“大哥,我只有一個要求,請你……請你把曉蘇還給我,十天也好半個月也好,我不想我活着的時候還要承受失去她的痛苦,你說我自私也好……我只有這麼一個要求……大哥,求求你,我真的很想對她解釋,而且……而且我也很想她……”

“爸媽……”他十分敏銳地順勢帶上了病房的門,卻不想視線一晃,又見到了你聶家夫婦後面站着的另外一對老人——宋家的兩老。

結結實實的一拳,宋父是真的使盡了全身的力氣,就算是高大如聶峻瑋,也不禁身子晃了晃,珞奕就站在一丈之遠,見狀幾乎是習慣姓地有了護住的行爲,陡然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宋父的手腕,眸色一沉——

聶峻瑋覺得自己的心在抽搐。

他還真的以爲在曉蘇身邊的那個男人就是聶鴻勳,可是到頭來才知道,原來是聶峻瑋,哈?真是搞笑,他們竟然還是兄弟?這兩兄弟簡直就是人渣,把曉蘇當什麼?玩具一樣的玩弄麼?一個過了一個……還讓曉蘇流產,現在又躺在醫院,讓他冷靜?

話音剛落的瞬間,不遠處即刻想起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宋家的兩姐妹這個時候才匆匆趕到,宋曉念一轉彎就看到了珞奕一手捏着宋父的手腕,臉色陰沉的嚇人,她哪裏顧得上那麼多,大叫一聲就飛快地跑了過來——

幾雙眼睛齊刷刷地看着聶峻瑋,聶父的眼眸之中有複雜難辨的光,而聶母卻是一臉的自責,眼淚刷刷地掉着,擦都擦不幹,至於宋家的兩老,滿臉都是憤怒,狠狠地瞪着聶峻瑋。

他開口,剛準備說什麼,宋父卻是忍不住在這個時候跳了出來,他伸手一把推開了聶父的身體,因爲退休之前就是一個警察,那力道也不小,一把揪住了聶峻瑋的衣領,他幾乎是咆哮,“你這個混蛋,你到底把我女兒怎麼了?曉蘇人呢?啊??你……你這個混蛋?混蛋?原來你一直都在欺騙我們,你竟然……竟然有個孿生弟弟……”

聶峻瑋皺了皺眉頭,將心頭的那些情緒都給壓了回去,薄脣蠕動,嗓音帶着幾分暗啞,“別想那麼多,過去的都過去了,大哥會幫你找到解藥,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珞奕還想要說什麼,宋曉念伸腿就一腳踹在了他的腳腕上,惡狠狠地打斷了他的話,“你還不放手?你想打架是不是?你這個混蛋,你竟然敢對我爸動手?放手,放手聽到沒有??”

珞奕一直都站在最邊上,這個時候看到了連忙上前,抓住了宋父的手,“宋先生,冷靜一點,這裏是醫院。”

到底是誰將他們推入到這麼一個不可自拔的深淵裏面?

他這話是衝着珞奕吼的,因爲珞奕一直都抓着他的手不肯放,結果被他這麼一吼,珞奕愣了一下,可是依舊沒有鬆手,聶峻瑋知道自己理虧,用眼神示意珞奕先放手,珞奕心中也明白聶峻瑋的難處,手才稍稍一鬆,宋父就已經完全失去理智地掄起拳頭朝着聶峻瑋的臉上招呼過去。

他欠父母一個解釋,也欠宋家的人一個解釋。

他心頭微微一沉,可隨意也就釋懷了,其實這樣也好,今天把他們都叫來,他原本就是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一下。

他都不知道自己還可以說什麼,他第一次覺得語言是這麼蒼白的。

誰錯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錯了,可是當初的他是真的以爲鴻勳已經死了,他是真的被仇恨被憤怒衝昏了頭腦,所以一步一步地走過來,到了如今所有的真相被揭開,他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只是他沒有想到,真的沒有想到,很多的事情都超出了自己的預計範圍,他還沒有真正地把楊錦森打壓下去,曉蘇卻是要和陳宇寧結婚,他還沒有出手,聶峻瑋卻是比他更快一步。

“聶先生……”

他覺得很可笑,他竟然還天真地認爲自己可以扳倒楊錦森,然後成爲那個最強的人,卻原來自己不過就是自作聰明,掉進了別人的陷阱,被人賣了還在幫人數錢……

聶峻瑋想要離開的腳步頓住,薄脣緊緊地抿着,他其實並不是想要沉默地去對面這一切,他覺得自己是應該說點什麼的,可是安慰人如此簡單的一件事情,對於他而言卻是太難。

“你給我閃開?”宋父一想到曉蘇之前受了那麼多的苦,就無法隱忍。

他知道,那是因爲陳宇寧的身上有着自己很多的影子,他叫他刻意去接近她,並不是沒有想過,萬一有一天曉蘇真的喜歡上那個叫陳宇寧的,那怎麼辦?

“爸媽,你們——”

“這件事情……以後再說,你先把身體養好。”他到底還是沒有做出最後的退讓,他知道自己心裏在想什麼,也許是覺得自己的言行太過無恥,他只覺得自己沒有辦法面對聶鴻勳,所以加快了腳步離開病房,卻不想房門一拉開,就看到了門口站着的兩個人。

宋父紅着眼睛,竭斯底裏地怒吼,“你給我閃開,媽的,你倒是生個女兒給我看看,然後再讓我找兩個兄弟這麼耍着她玩一通,你冷靜不冷靜?啊??”

聶峻瑋靜靜地聽完聶鴻勳的訴說,一直都是斷斷續續的,他卻從未打斷過隻字片語,等到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弄的一清二楚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手又開始顫抖,心頭亂糟糟的,像是一片在風中起伏不定的蘆葦,他下意識地捏緊了拳頭,緊繃着的身軀也更着驀地從沙發上起身。

地還來宋。他從來都不知道,選擇就是這麼困難的一件事情,他一貫都是無往不利,可是他現在真的很想要問問別人,換做你們,你們會怎麼辦?

鴻勳錯了麼?不,他沒有錯。年少輕狂的時候,誰都希望自己是最好的,他們兩兄弟感情再好,有時候人的私心總是會作祟,好像是在上學的時候,誰都希望自己是第一名,也許鴻勳並不會在乎別人覺得自己比他強,可是父親的那些話,或許真的對他而言有了太大的打擊。

他想,那時候他對自己太有信心了,他和曉蘇在一起的那些年裏,他寵着她,幾乎是要把她寵上了天,這個世界上有幾個男人可以那樣對她?陳宇寧而已,一個男人而已,他不相信曉蘇會真的愛上他,就算真的有那麼一天,他也會毫不猶豫解決掉陳宇寧。

“放手。”聶峻瑋再一次出聲,語氣是帶着幾分嚴厲。

可是不管她怎麼用力去拍打那隻手,那手就如同是鐵腕一樣,竟然紋絲不動,宋曉念氣得恨不得踹他一個窩心腳,幸虧這個時候聶峻瑋發了話。

他沒有想過,事情會變成那樣,而他更沒有想到的是,自己不過就是楊錦森龐大的復仇計劃之中的一枚不足一提的小棋子……

那麼,自己錯了麼?

“你給我放手,你找死啊?你竟敢對我爸動手,該死的,放手?”

“宋先生,請你不要隨便動手,否則的話,也別怪我不客氣——”

“大哥……”聶鴻勳卻是在這個時候叫住了他。

鴻勳一句又一句的“大哥,求求你,把曉蘇還給我”像是一雙有力的大手,那麼一下一下地幾乎是要撕碎了他的心臟,痛的就像是抽筋了一樣。

聶峻瑋一貫都懂得察言觀色,此刻看着一行人的精彩面部表情,他就知道剛纔房間裏兩兄弟的對話,他們多半是聽得一清二楚。

之後所有的事情,都開始讓他有了“後悔”的感覺。

“楊錦森說了沒有解藥,那就是沒有解藥。”聶鴻勳叫住了他,“大哥,我要的並不是解藥,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死,但是我現在一點都不關心這個,讓我見見曉蘇好麼?”

“喂,你幹什麼??”rbjo。

其實並不是楊錦森,他知道,如果有人給你們設了一個陷阱,那也需要你們自己肯跳下去,纔可以讓人家有機可乘。

“珞奕,你放手。”

珞奕這才鬆開了宋父的手腕,宋父一得到自由,冷哼一聲,眼看着又是要舉起手來一拳頭砸過去,一道輕柔的女聲橫插在這一個格外混亂的場面之中。

“爸,不要打他?”

——